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小说 > 圣龙图腾 > 第1435章 大结局(1)
  第1435章大结局(完本感言)(2万字章节)

  “凡是最壮阔的使命,肯定需要牺牲,所有人一起牺牲,才能成就未来世界的千秋万代。生命很可贵,可能大家都不想放弃,但是,请大家能够深思熟虑,一个时代的毁灭,可以换来无数的时代的永恒。”

  姜自在已经杀了一千万人,这只是他的开始,是一个小小的尝试。只是现在,似乎有一群人用生命在阻拦自己,姜自在知道他们是谁,他们都是自己最亲的人,也是自己打算最后再送他们上路的人。

  他的父母、兄长、妻子、女儿,所有的至亲都在这里。

  姜自在还是渴望他们能够理解的,所以他近乎苦口婆心的跟他们说。

  他们仍然是一脸呆滞,姜自在叹了口气,从他们这种完全没法理解的表情来看,他们已经和自己不在一个境界上了。

  这让人难过。

  他是想着,就算自己送这个世界终结,他们是能够理解的。

  “既然如此,只能让你们看着,和这破旧的世界一起毁灭。”

  姜自在觉得自己并非是无情,他只是终于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深情大义。

  抬手之间,无尽的空间在眼前崩溃,这次他没有杀人,但是却让这起源之地,巅峰圣龙山附近的大片疆域,都破灭在毁灭力量之中,成为毁灭力量的一部分。

  毁灭的力量,像是毒药一样扩散,根本无可抵挡,世界万物在这种力量面前,一碰就碎,在破碎了大片的疆域之后,姜自在更强了。

  他有预感,破灭这个世界之后,杀死众生万物,诛灭所有天道之后,他的毁灭力量会强悍到最巅峰的程度,那时候,他就能创造一个世界了,因为所有的天道,都已经成为了滋润毁灭的养料,都还藏在毁灭的力量之中。

  他现在不是一个人,他是一个毁灭力量的聚合体。

  世界破灭,他的力量,再次让人颤抖。

  “这只是稍微展现一下,毁灭的话,还是得从图腾世界开始,这个比较简单。将这些如同纸糊一样脆弱的世界毁灭掉之后,再轮到小神域,然后是四十九神域,最后才是起源之地,所以大家不用担心,等我破灭到这里的时候,你们还有一些时间可以生存。”姜自在淡淡的说。

  没有人敢攻击他,因为他现在已经不是天神了,哪怕是半祖的力量,也只能给他挠痒痒。

  他们都低估了毁灭,不知道毁灭之花里,藏着的是世界破灭的钥匙。世界起源于起源神花,看似只是其中一部分的毁灭之花,却是的这起源神花的暗面,花会盛开,也终将凋零。

  如今,就是天地宇宙凋谢的时候。

  “青阳界,这里是一切开始的地方,我看到了,大姜王城、天龙圣朝、起源神宗、符海,他看到了他们了,那个女孩,叫做风潇潇,她现在还想念着我。有趣。”

  姜自在看到她了,他承认自己有些感慨,但是他并没有留情,因为凡人的感情没有什么意义。

  他伸手一握,抓住了这个青阳界,这个有着深刻记忆的地方,他直接拧碎了,世界的破灭非常璀璨,看起来就像是烟花盛开一样,姜自在还专门让周围的人和自己观赏了一下,确实非常美妙,在世界的破灭面前,常人根本没有反抗的力量,他们的生命在烟花盛开的时候戛然而止。

  每个人的表情,都定格在最初的瞬间。

  然后,他们死了。

  包括那个风潇潇,她安静的躺在床上,她可能梦到了自己吗?

  “美妙的是,她在做梦之中结束了。”

  姜自在面向众人,他问他们:“世界的毁灭,是不是很好看?”

  他是专门展示给他们看的,想让他们能够理解自己,但是让他觉得遗憾的是,这些众生的灭亡,只能让他们痛苦,他们含着热泪看着这一切,他们的眼泪让姜自在觉得无趣,向他们展示这些,他们根本不能理解,那又有什么用,所幸自己还是做自己的吧,根本就不用搭理他们。

  毕竟,最后杀死他们的时候,他们肯定也是不理解的。

  他开始毁灭第二个图腾世界,这些年衍生的图腾世界实在是太多了,简直不计其数,根本不知道有多少,一个个毁灭还比较费力,但那是因为姜自在现在的毁灭力量还不够强,当他毁灭的图腾世界多了,可能就可以一次十个,然后一个一百个,然后是一千个,一万个!

  这样一来,众生不就只是符号罢了。

  那些凡人,短暂不到百年的寿命,有意义吗?这个世界太残酷了,有些存在可以永生不死,有些人则如蜉蝣,朝生暮死,这么不公平,真正完美的世界,应该是每个人都拥有相同的寿命,相同的人生。

  他还在继续,他已经面无表情了,但是此刻,忽然有一个人来到了自己的面前,她义无反顾的走向自己,跟她一起的还有其他人,她是九仙,她怀里抱着的是铃铛,然后他的父亲母亲,他的兄长,他所有的亲人都来了。

  “想阻止我吗?”姜自在问。

  他的语气很平淡,但是说实话,他已经有那么一些不高兴了。

  “不是,我们想帮助你。”九仙眼眶是红润的,可是她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柔和,她对此刻的姜自在温柔的笑着,好像不再恐惧他了,这种改变,难道是因为她终于理解了自己吗?

  这让姜自在郁闷的心情,稍微有些缓解了,虽然说对方本质上和母狗没什么区别,但是毕竟曾经和自己爱得轰轰烈烈过,有这段经历人生,如果她能理解自己,那么至少也算是收获了。

  “爹爹。”她怀里那个孩子,怯生生的看着自己,眼中还有一些恐惧,但是说实话,她这个样子,还是有那么一点可爱的,那个脸蛋胖嘟嘟的,眼睛又大又黑,十分闪亮,上面有些泪珠,反而更好看了。

  姜自在不太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心情忽然好了一些,可是看到这孩子,哪怕自己觉得她刚出生,不配拥有这么好的条件,但是她这样眷恋看着自己的样子,还是让姜自在想起了自己曾经想念她的时候,他忽然觉得,其实人的感情还是挺美好的,但是可惜了,苍生大义,世界轮回,他必须要舍生取义。

  “到一边玩耍去哦,爹爹有正事要做。”

  姜自在摆摆手,微微笑了笑,他觉得,一定要最后再杀这个可爱的孩子。

  “时间多得是,不用这么着急嘛,我们可以聊聊天,其实,我想了很多,我忽然能理解你了,你做的是对的。”九仙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她抱着孩子靠近着自己,其实她在恐惧自己,她在害怕死亡,但是她说出的话,却让姜自在舒服很多。

  她挺勇敢的,这让姜自在稍微有些欣赏,总算顺眼了一些。

  在她身后,那些亲人们忽然也舒展了起来,比如自己那位父亲,他沉吟了片刻,也道:“她说得对,其实我们都能够理解你,你继承的使命是我们想象不到的,人生确实需要有取舍,你做的非常对,你心里的牺牲,肯定是最大的。”

  听到这样的话,姜自在忍不住有一种热泪盈眶的冲动,他们终于能理解自己了,这样一来,自己再也没有负罪感了,姜自在这才回忆起来很多的点点滴滴,想起自己和九仙的所有瞬间,他忽然觉得,其实爱情也没有那么无趣,相互之间总是有一些感动的事情的,那些美妙现在想起来,其实也还不错。

  他们确实是世界上最好的亲人,他做了如此难以理解的事情,他们竟然能够理解自己。

  “铃铛,你说说。”九仙亲了一口怀中的女儿。

  “爹爹,铃铛爱你。”那小丫头嘟着嘴,眼神迷蒙的看着姜自在,她眼里有些无限的感情,那是对自己的依赖。

  姜自在忽然颤抖了一下,看着这可爱的小东西,哪怕心里还是觉得她不配一出生就有这么好的条件,可是还是忍不住想要疼爱她,也许这就是矛盾,他没想到自己的身上,会出现这样的矛盾。

  “爹爹要做很重要的事情,你不要怪我哦。”姜自在轻声说。

  “我知道,铃铛的生命是爹爹和娘亲给的,爹爹想收回去也可以,铃铛死了之后,也会挂念爹爹的,爹爹是一个伟大的人,是一个斗士。他从来都没有辜负过亲人,也没有辜负过众生,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在我心里最伟大。”铃铛一边说一边掉眼泪,她已经不小了,很多事情,她都已经能够想明白了。

  “哦。”姜自在又颤抖了一下,他有点头疼,没想到她这么崇拜自己,这么小的姑娘,都能这样理解自己,真是太让自己难受了,因为自己后面会杀了她,动手好难。

  好难啊!

  他一想到自己要杀了她,他非常难受,他开始痛苦了,为什么要让自己继承这样伟大的使命,如果可以,他想直接选择死亡!

  “可以抱抱你吗?”那个女人忽然说,她知道自己难受,所以她也难受了,她说出那句话后,就来到了姜自在的眼前,她把铃铛放在了姜自在的手上,然后伸出手把他们拥有,她将脸蛋靠在姜自在的右胸上,而铃铛的脑袋则在他的左胸上,他抱着生命之中无比重要的两个人,她们都抬起头,那含着泪花的眼睛看着姜自在,她的拥抱如此用力,仿佛担心自己从她的怀里离开。

  她的怀抱很柔软,很温暖,姜自在太熟悉了,每一次自己都窝在她的怀里,闻着那幽香,那简直是人生最美的享受啊。

  “你是说,这个世界无比狼藉,它已经生病了,需要毁灭,才能够重生,才能够建立新的规则是吗?这样,它才能够千秋万代是吗?”九仙问。

  “是的。你说的没错。”姜自在松了一口气,她终于能明白和理解自己了,能被理解的滋味,心里没那么难受了,本来以为成就大事业,所有人都会站在自己的对立面,没想到竟然不是!

  这样的使命,她都能理解,而自己却如此看待她,这让姜自在有些羞愧,他想起曾经的点点滴滴,想起在一开始,是她帮助自己,自己猜能走出大姜王城,此后还有无数的细节,他们的生命早就已经羁绊在了一起。

  “那你肯定很难受,不过没有关系,我们都可以死,我们愿意成就你的使命,你千万不要对我们留情,我们不想成为历史的罪人,只是不管过去多少年,你一定要记得,你有一个愿意为你的使命而牺牲的妻子,她无怨无悔,还有你的女儿,她虽然还小,她虽然什么都不知道,可是她永远都不会忘记她有一个爱她的父亲,是你的爱让她也愿意为你去死,还有你的父母,他们什么都没说,可是你看到了吗,如果你的使命也需要他们的牺牲,他们绝对不会多说什么的……”

  九仙用力的拥抱着自己,含着热泪和自己说这些话,不知道为什么,每一句话都刺痛着自己的心。让他颤抖而难受。可是现实不应该是这样的。

  “我知道,我会记住你们的,会记住你,会记住铃铛,会记住我的父母,我的兄长,我的亲人们……”姜自在发现自己说话都难受了。

  怀抱如此用力,他忍不住伸出手用拥抱这个可怜的女子,她实在太伟大了,没想到她的爱和自己一点冲突都没有。

  “要不,你先杀死我吧,开了这个头,你心里就会好受一些,小坏蛋,没关系的,我愿意为你去死,一点都没关系,曾经是你救了我的性命,我这一生就是为了你而活着,你先杀了我,我一定不害怕,我不会生气,我想死在这个世界之前,我不想留在后面了,姜自在,杀了我吧。”

  她忽然激动了,她握着自己的肩膀,非常用力的跟自己说。

  姜自在伸出手,他现在可以轻易的杀死她,在她殷切的要求之下,姜自在只能动手了,开了这个头,先让她为了这伟大的使命而牺牲,后面自己应该不会这么难受吧。

  “我会记住你的,你别害怕,死亡只是一场游戏,一下就过去了,往后你什么都不会存在,再也不会有转世重生了,你以为那是终结,其实那是解脱,因为生命是一场苦海旅行,人死灯灭之后,就等于上岸了。”姜自在非常深情的说。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好。杀了我。”九仙闭上了眼睛,两行热泪落了下来。

  “爹爹,求求你,求求你……”那个孩子挽着自己的脖子,脸上遍布着泪痕,她说:“你别先杀娘亲,你让铃铛去死吧,铃铛不怕死的,铃铛只想让大家都好好的活着,我们很快乐,我们用不着这样。”

  “孩子太小,她什么都不懂,你别听她说。”九仙睁开了眼睛,虽然脸上带着泪水,可是她还是微笑。

  “好,好……”

  杀死一个天神,多么简单啊。

  姜自在的手掐在她的光洁的脖子上,只需要一扭,她就一命呜呼了,九儿这个名字,彻底终结了。

  可是,为什么手会有点颤抖。

  “我爱你。”被自己掐住了那个女人,她的热泪哗啦啦的流下来,她温柔的看着自己,好像是在看着一个孩子,她容许自己所有的犯错,

  “嗯?”姜自在觉得有些模糊,他心里的颤抖,都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了。

  “我爱你。”她重复了一遍,然后说:“谢谢你,让我知道什么是爱情,上辈子,我只是一个悲哀的人,我不懂这些,现在我懂了,你送我走吧,我想回家,我想回到我的地球去,我想念我妈妈了,我走之后,她一个人肯定过得很辛苦,我想念她了。”

  地球,地球……

  对了,她来自另外一个世界,那个叫做地球的世界。

  那个世界,毁灭重生过吗?

  “杀了我!”她见姜自在迟疑了,她忽然有些激动,她握着姜自在的手。

  在她后面,所有亲人们都为她的疯狂而颤抖,到底是怎样的勇气,让她敢站在这个地方,敢对现在的姜自在,说出这样的话来。

  “杀了我,杀了我……”

  杀!

  杀!!

  杀!!!

  姜自在心里疯狂的咆哮着,这是伟大的使命啊,这是自己的宿命,他肩负着世界重生的使命,这个使命必须要毁灭一切,除了自己,旧世界的一切都不能再存在,杀死自己最爱的人,不就是一场完美开局吗!

  可是,我的手,为什么要颤抖?

  为什么要颤抖……

  杀死她,不是轻而易举吗?

  头疼。

  他的脑袋刺痛,刺痛到无法容忍。

  “太痛了,太痛了。”到底是什么,让自己如此痛苦。

  是爱吗?

  爱,怎么会是如此锋利的武器。

  但是,要是不锋利,怎么能刺穿黑暗!

  太虚,太虚宇宙炼魂术,这是父亲给自己的绝学,姜自在知道,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缓解痛苦,他想起来了,每一次缓解痛苦,都是使用这样的方式。

  谁在说话?

  他说:往生魂主,不是你最大的敌人。

  你最大的敌人,是毁灭诅咒,是毁灭之花,它才是这世界上最可怕的魔鬼,因为它是世界破灭的钥匙,是终结的符号,直接世界终结,毁灭之花才能取代起源神花,成长到极致,成为‘原之空间’之中,一朵盛开的魔花!

  你被欺骗了。

  根本不会有新世界。

  旧世界,也从来都不会生病,圆满的世界,本来就永无止境,它只是至今没有真正的主人罢了。

  这个声音在说什么。

  姜自在用太虚宇宙炼魂术才缓解痛苦,他每次都是这样做的,可是当他来到太虚宇宙之后,忽然看到,那天地磨盘上,站着一个男人,他身穿着红黑相间的衣服,他显得如此高大,如此狂傲,那到底是怎样的力量,才能有如此的威势,这根本不是人能够拥有的力量,只有毁灭之花才有可能有这种级别的力量!

  姜自在蒙了。

  “我开辟一个世界,让你看到它真正的样子。”

  那个男人对自己说。

  这一刻,好像是晴天霹雳,他忽然之间想起了很多的事情,想起了毁灭诅咒,想起了毁灭之花,想起了九仙冒着死亡的危险,让自己走到了这一步,她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女人,想到自己竟然毁灭了那么多的图腾世界,竟然杀死了上千万的巅峰龙族,他心如刀割。

  怎么会这样!

  他还没来得及悔恨,没来得及颤抖,他就站在了一艘船上,那是一艘破烂的木船,随时都有可能破碎,眼前是灰色的沧海,无穷无尽,根本不知道尽头,姜自在莫名其妙就知道,这就是原之空间。

  那么这艘船,到底是什么?

  他明白了,船的中央,是起源之地,周围是四十九神域,然后无数的图腾世界环绕其中,这艘船,就是一整个天地宇宙!天地宇宙,在这原之空间之内前进。

  这是什么意思?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姜自在骤然发现,他好像回到十五岁之前,完全没有觉醒图腾的时候,那时候就是彻头彻尾的凡人,一点能力都没有,顶多只能逮几只野鸡。

  他仍然记得,是刚才那个声音,将自己送到这里来。

  那人站在天地磨盘之上,他如此陌生,他到底是谁?

  为什么,自己会失去所有的力量,站在这艘船上?

  又为什么,这分明是一艘船,自己却能看出来,这就是包含着起源之地的天地宇宙?

  太多的疑惑,根本没空思考。

  但是姜自在却清楚的知道,他已经毁灭了好几个图腾世界,他杀了一千万的巅峰龙族,已经犯下了滔天的罪孽!

  这是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的事情。

  他彻底清醒了。

  他差点杀死了九仙。

  幸好,他最后混乱了,没有扭断她的脖子,否则的话,他现在的心情只会更加凄惨!

  此刻他的人生,实在太混乱了,自己方才表现的一切,所谓的伟大的使命和宿命,那真的是自己吗?

  姜自在呆滞了。

  心里太过纷乱,他感觉自己能逃出来,绝对是九仙的功劳,她非常聪明,反其道而行,她没有不理解自己,而是在理解的基础上,真正让自己怜惜她们,让自己想起了爱!

  他已经没功夫想这些事情了。

  因为这艘船上,出现了新的东西。

  那是一棵植物。

  这一棵植物,通体黑色,根茎和叶子都是黑色的,最重要的是,最上方长着一朵黑色的花。

  那黑色花朵如此娇艳,现在更是盛开得非常灿烂,姜自在看了一眼,这朵黑色花朵无比熟悉,这是他身体里的东西,他绝对不会看错,这一棵植物,这一朵黑色的花,就是毁灭之花!

  一艘船,是天地宇宙,一棵植物,扎根在这艘船上,这黑色花朵的根茎,可以看得见的已经穿透了一整艘船,将这一艘船缠绕的密密麻麻,它的根茎正在吸收这艘船的一切,也就是天地宇宙的一切,然后开的无比妖娆!

  明显可以看到,这一艘船已经开始腐朽,破灭,而吸收了这艘船的一切之后,那黑色花朵更加娇艳,这黑色花朵就像是一个吸血鬼,在将这艘船吸收成空壳!

  如果成为空壳,那么这整个世界就真的毁灭了。

  看到这样一幕之后,姜自在忽然想起了那个人说的话。

  他说,自己被骗了。

  根本没有新的世界!

  世界毁灭之后,只有毁灭之花,得到了空前的成长,它会变得无比强大,代替了世界。

  只有毁灭了世界,毁灭之花,就能代替起源神花,代替整个世界,成为整个原之空间之内的一朵魔花!

  它成为了魔花,而魔花不是新世界,根本不会有新世界,一切灭亡都是灭亡,姜自在帮助它毁灭了一切,到最后,连姜自在自己都会成为这朵花的养分,为魔花而献祭!

  他惊呆了。

  这才是真正的真相!

  所以,世界根本就没有生病,世界生病,是因为毁灭之花诞生了,它吸取了世界的根基!才会让天地宇宙枯萎,是它导致了天地宇宙生病。

  它要加把劲,让姜自在帮助它彻底毁灭掉这一切,这样的话,它可以更加轻松了将整个天地宇宙,成为自己的养分,它可以超越极限,成长到极致!

  真相就是,从来都没有什么狗屁使命,从来都没有毁灭和创世,有的只是毁灭,所谓伟大的使命,所有全世界的牺牲,都是为了让一个真正的魔鬼崛起!

  而现在,在这艘船上,姜自在终于看清楚了魔鬼的真面目。

  原来,魔鬼一直都在自己的心中,往生魂主不算什么,眼前这个家伙,才是世界诞生至今最可怕的存在,它不是起源神花的一部分,第七片花瓣,是起源神花的敌人!

  它是起源神花的寄生虫!

  它吸取着天地宇宙的养分,滋润着自己,以天道为食,以万物生命为食物!

  它似乎从来没出现过,它隐藏被姜自在的身体之中,来到这里,姜自在才看到了他的真面目!

  真相终于大白了。

  毁灭之花和毁灭诅咒重新聚合,它借助了姜自在,掌控了姜自在,欺骗了它,让他走上了毁灭之路,它万万没想到,一个聪明的女人,带着一个小女孩,就把姜自在从深渊之中拯救出来!

  要不然,姜自在根本不会有机会!

  他明白了……

  在毁灭之花的掌控之下,错误已经犯了。

  但是,现在来到这里,自己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这毁灭之花,将整个天地宇宙,继续毁灭吗?

  姜自在眼睛红了。

  他所爱的人,他要守护的人,都还这艘船上,一块木板的破灭,那就是一个世界的毁灭。

  是无数众生的毁灭。

  “这是我的一道至高的规则,在原之空间都能行走的规则,叫做‘一花一世界’,世界就是这艘船,你和这朵花,回归到最为原始的时代,以最原始的力量交锋,这是我的规则之力,我曾经在另外一艘船上,以手无缚鸡之力,打败过一头猛虎,所以少年,看你的了。”

  那个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来。

  “这是属于你的世界,我干涉不了,我也拯救不了你们的世界,如果你失败了,那么你们的天地宇宙就会成就这一朵魔花,这里所有的苍生都是这朵花的养料,它和我打败的那一只老虎十分相似。你们的命运如何,只能看你自己。”

  他再次说了一句,让姜自在醍醐灌顶,他知道这个人在帮助自己,以他的实力,他根本没打败毁灭之花的办法,但是这个人却可以给自己一个方式,这一花一世界,就是让自己看到原之空间,看到毁灭之花的真实面目的至高规则!

  那绝对是天道之上的力量!

  那,也许才是姜云霆所追求的至高境界!

  “前辈,你是谁?”姜自在有些颤抖的问。

  “我?我是祖龙塔的主人,另外,我也是一个想揍你一顿的人,如果你能活下去的话。”他带着笑意的声音,在姜自在耳边回荡,然后彻底消失了。

  果然,是祖龙塔的主人。

  祖龙塔的来历,终于清楚了。

  姜自在当然知道,既然存在地球,那么这原之空间内,肯定还有其他世界,所有的世界都是这原之空间的沧海上的一艘船,这个声音,肯定来自另外一艘船。

  真相大白!

  他明白了一切!

  他已经犯下罪孽,他对不起这个世界,对不起苍生,对不起巅峰龙族了。

  但是,他至少还有拼命一战的机会啊,那个声音说了,只要杀死这一朵花,他就能化解这前所未有的危机。

  和这朵花比较起来,那往生魂主算得上什么?真正的魔鬼,在自己的心里。

  姜自在盯上了这一朵花,这黑色花朵,也盯上了他,黑色花朵没有眼睛,但姜自在确实有一种被盯上的感觉。

  然后,他看到这黑色花朵的枝叶之中,出现了十条带着毒刺的藤蔓,那就像是人的手臂一样,开始活动,像是在疯狂的跳舞,而这毁灭之花,轻蔑的看着自己,忽然,姜自在听到了他的声音。

  “他救不了你,这一位存在,他的世界在太久远的原之空间,他能提醒你,但是,他来不到这里,姜自在。”

  果然,它说话了。

  它不只是一朵花,它还是一个生命!一个在姜自在的图腾里存在了很久的生命,这一点,恐怕姜云霆和往生魂主都没想到过。

  “厉害。”姜自在深吸一口气,就这样的看着它。

  “你是在说我么?”毁灭之花微微笑着,道:“这本就是注定的事情,我自诞生,就是高于起源神花的生命,它分化演变,创造天地宇宙,不过就是为了给我提供养料,我们两位互相造就,我成就了它创造天地,它以天地反过来成就我蜕变,和你们这些渺小的寄生虫,本来就没有任何关系。”

  “你再扯?”姜自在不信。

  “算起来,起源神花是我的兄长,这算什么扯呢?你只是无法触摸罢了。我们相辅相成,互相成就,对我们彼此来说,只是一个完美的流程,我将力量借给他创造,他最后将力量还给我,对我们来说,这是很平淡的事情,唯独你们这些无聊的寄生虫,给这件事情定义了善恶。何其无聊。”

  它忍不住笑了。

  “我且问你,你种了一棵树,果实成熟的时候,你摘了果子,清洗果子的时候,你捏死了果子上爬着的蚂蚁,那些蚂蚁和虫子是来坐享你的劳动果实的吧,请问你最终吃了这个果子,你就是罪恶吗?”它招摇着藤蔓说。

  “同样道理,天地宇宙是我的果实,我现在只是清洗掉上面的蚂蚁和虫子,然后吃掉我种下的果实,解决我的温饱问题,请问,我错了吗?”

  它的语气冷静而平淡,它轻松的问姜自在。

  “其实也没错,只有果实上无知的蚂蚁,才会觉得我大逆不道,觉得我残害苍生,可是啊,这些可怜的小东西,它们并不知道,如果没有我种下这颗果实,它们根本就不会存在,更不会生存繁衍,是我创造了它们,让它们有果肉可以吃,可以变得强壮。”

  它说的很有道理。

  在他话中,所有的苍生,就是他种下的果实里的寄生虫。

  没有这果实,就不会有寄生虫活下来。

  但是,他如果选择取下果实,杀死虫子,享用果实,它确实不算罪恶。

  更不能用魔鬼来形容。

  “姜自在,你说,我错了吗?”它花枝招展,询问着姜自在。

  “起源神花还有意志存在吗?”姜自在忽然问。

  “没有了,创造世界的代价,就是化身为世界,再也没有意志了。”毁灭之花说。

  “那死无对证啊,谁知道你是不是骗我,谁知道你是哪里来了?说不定你才是寄生虫,我们才是原主人。”姜自在道。

  “你这个角度,倒是挺有想象力。”

  “还有,你为什么和我说这么多话?”姜自在问。

  “哈哈……”他笑了,“作为你眼中的大反派,为了丰富你的传奇经历的剧本,我不多说几句话,直接就把你杀了,岂不是高.潮戛然而止了吗?这不符合戏剧的规律。”

  “我看,是你怕我,你在拖延时间。好让你吸收更多的养分,让你更强大。因为,你对这至高规则,一无所知!”姜自在道。

  “无知,也是一种笑点,而你笑点挺多。”毁灭之花道。

  “是吗,等我捏碎了你这狗头,你就不会这样说了。”

  原始的力量?

  那个存在,他在船上打死了一头猛虎,他很凶猛啊。

  自己堂堂正正一个人,要捏死一朵花,那还不容易吗!姜自在现在别的不行,他觉得,把这一朵花拔起来,也没那么难吧!

  他朝着这朵花而去,这朵花扎根的地方,是这艘船最稳固的位置,是起源之地!

  “我只是觉得悲哀。”那黑色花朵低垂了下来,他声音变得惋惜。

  “我没有错,我种下的果实,我为什么不能采摘,我为了这果实,我耗费了无数的精力,我付出了那么多,为什么我不能拿走属于我的东西。真是悲哀,原之空间里,什么才是真正的道德观念?”

  毁灭之花惋惜痛苦的说。

  “你想这么多逼事干嘛?对我来说,道理很简单?”

  “如何简单?”

  “你且不用关心善恶,就我们两人来说,你要杀我,杀我亲人,要毁灭我的家园,我就要弄死你,就这么简单,谁关心你他娘的是谁种下了这个世界啊!命都快没了,我还要支持你的权利吗?”姜自在无语道。

  “有道理。你给我解惑了。”它忽然笑了。

  “然后呢?”

  “没有疑惑的我,更强了。你无法理解的。”它继续笑了。

  “滚你爹!干你菊花,操蛋!”姜自在忍不住了,他直接冲了上去,手上一点武器都没有,身上关于武道的一切全部消失,他只能亲自冲上去,把这朵花给撕了。

  “你就是一朵花,老子摘了你。”姜自在说。

  “你错了,我是一朵花没错,但是你,只是一颗微尘,你连寄生虫,连蚂蚁都算不上。”毁灭之花的声音带着笑容,当姜自在冲上去的时候,他的十条藤蔓陡然刺了出来,那是此刻的姜自在无法闪避的速度,刹那之间,这带着倒刺的藤蔓,瞬间贯穿了他的身体!

  噗嗤!

  这声音倒是清脆。

  这痛苦倒是舒爽。

  低头一看,透心凉,冰冰凉。

  鲜血,染红了藤蔓,染红了这艘船。

  “这不科学,你这朵花,比人家的猛虎要可怕吧?”

  姜自在懵了。

  他还没动呢,十条藤蔓就穿过了自己的身体,将自己钉在了船上,然后来回纠缠,直接捆死了,完全成了一个粽子,连动弹一下都难,这还打个屁哦!

  就算是猛虎,至少也能周旋一下吧,这朵花如此可怕了,根本动弹不了,他现在都成马蜂窝了,还没死都是奇迹,五脏六腑都被贯穿了,血不要命是的往外流,眼前的一切都开始迷糊了,唯有那毁灭之花,还在淡漠的看着自己,在他眼前,自己果然微不足道。

  “你刚才说了这么多,不是拖延时间吗?”姜自在问。

  “不是,是我不舍得杀你。你是我的孩子。”毁灭之花道。

  “……我是你爹。”姜自在郁闷道。

  “……”

  欢乐吗?

  其实是苦中作乐,这时候时真正的生命正在消逝,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根本活不长了,他被毁灭之花杀死了。

  对方完全掌控住了他,居高临下看着他。

  它没有眼睛,此刻也没有感情,也许有那么一点,但是也不能阻止它杀死姜自在,这是它唯一的拦路者,它有点惋惜,但是,在这么重要的事情上,如今陷入到这至高规则之中,它更不会给喘气的机会。

  “你死之后,我会记住你的,一个被我记住的微尘,是你此生最大的荣耀。”它说。

  “要是我杀了你呢,那是什么级别的荣耀?”姜自在满嘴是血,张口笑着说。

  “哦,那是做梦级别。”

  “你还挺幽默的。”姜自在道,“而且还挺好吃的。”

  他已经死定了。

  没有希望,没有未来。

  他什么都敢做,比如说眼前的藤蔓,看起来鲜嫩可口,他忍不住张开嘴咬了一口,竟然撕碎了之后,咬出了汁液,张口就是一嘴,非常好吃。

  那黑色的汁液瞬间遍布全身,刹那之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姜自在赫然发现,他的身体有了无比磅礴的生命力,那是可怕的生命力,直接让半死不过的他回复到了生龙活虎的状态,这种感觉太爽了,哪怕身上还有很多藤蔓插在上面,但是只要这些藤蔓抽出来,伤口马上就会回复!

  姜自在怔了一下。

  对方也怔了一下。

  下一个瞬间,姜自在疯了,他抓住了眼前一根藤蔓,直接咬着吃,囫囵吞枣,简直跟吃西瓜是的,一张嘴就是大口,窸窸窣窣,在很短的时间内吃个干净,然后无尽的力量疯狂的跑进了他的身体,这是毁灭之花所有的养分!

  姜自在笑了,他强壮之后,跟疯了似的,直接从身体里把那些藤蔓拔出来,二话不说,就是一顿吃。

  “姜自在!!”毁灭之花一声怒吼,直接抽回了所有的藤蔓,看得出来,它微微颤抖,它被姜自在吃掉的部分,已经没法复原了,而现在的姜自在,手里还拿着一根拧断了藤蔓,直接吃了进去,一点汁液都没流下来。

  “干嘛这么凶?是害怕了吗?”姜自在笑着看着它。

  毁灭之花声音严肃道:“我本想留你一命,别逼我,千万别逼我。”

  “你的恐吓如此无力,你吓不住我了,小花朵。”姜自在一步步走向它。

  “你错了,错的离谱,毁灭之花,你被困在这里,就注定你死定了,你知道为什么吗?”姜自在笑着靠近它。

  毁灭之花没有回答。

  姜自在一字一顿道:“那是因为,你是植物,我是动物,我们这些动物,天生就吃你们这些植物!你这朵花再大又怎样啊,老子这小虫子,迟早把你吃干净啊,而且你养分如此充足,吃一口我就能变强,吃一口我就能延年益寿,在生命的层次里,你就算能动,你也比我低级!你养分越高,给我的造化就越高!”

  “你闭嘴?”毁灭之花道。听出来了,它的声音有了恐惧。

  如果它是普通的植物,姜自在吃了它不会如此,可是它是毁灭之花,姜自在吃了一口,几乎都不死不灭。

  它越强,就越是危险。

  ……

  大结局2章,每一章都是平时4章的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