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811章 灵体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叶伏天的话犹如一道晴天霹雳,杨潇等人只感觉脑袋一阵发懵。

    师尊,要以他们为祭?

    大周圣朝和西华圣山此刻也有强者站立于棋圣所困的阵法区域,他们脸色也尽皆大变,目光朝着棋圣望去,即便他们对叶伏天有些成见,但这话,他们不得不慎重。

    “师尊。”杨潇的妻子乃是棋圣三弟子,她美眸望向棋圣,脸色略微有些苍白,事实上,从小追随师尊修行阵道,虽然师尊并未教过他们这种紧急之阵祭阵,但她其实也感觉到了自己一行人所站立的方位有些不对劲,是大凶阵势。

    诸圣地的人尽皆望向棋圣,这一刻,时间像是停止了般。

    叶伏天神色锋利至极,原来从一开始,棋圣就没有相信过有人能够来此助他破解这超级剑阵,即便破了天龙棋局也一样不可能,他当初没有做到的事情,其他人怎么可能做得到?

    所以,棋圣他在棋圣山庄布局,只是为了挑选适合的人选。

    在这样的情形下,他和柳宗应该选谁,根本不需要考虑。

    柳宗也是有野心的人,而且他能够带西华圣山的强者进来,一起入祭阵。

    从柳宗此刻所站立的位置叶伏天就知道,他是知道的,棋圣和柳宗之间,必然达成了某种协议。

    否则,他不会牺牲西华圣山的强者,甚至还有大周圣朝之人。

    当然,和之前闯阵一样,最核心的那几人,譬如周独、周亚他们,都是在安全的方位,显然柳宗也不敢肆意妄为。

    叶伏天甚至在想,这件事的背后,西华圣君,知道这一棋局吗?

    如若不知,棋圣脱困,西华圣山强者丧命,柳宗要如何交代?

    叶伏天他知道,这句话说出,他直接将棋圣得罪死,但棋圣他竟然想要用荒州的来献祭,他怎么可能答应?

    既然如此,只能翻脸,让杨潇等人撤离,不让棋圣计谋得逞从而脱困。

    “一派胡言,你看清楚,这是什么阵。”棋圣双眸射出可怕光辉,顿时周围诸人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力量,所有人仿佛都化作一体,强大的引力吸附着他们的身体,棋圣身上,一缕缕可怕的力量流动至他们身躯之上。

    “还不撤,都想死吗?”叶伏天大喝一声。

    “撤。”大周圣朝的人最为果决,无论是不是祭阵,先撤离,他们没有义务助棋圣脱困。

    西华圣山的人同样开始撤,然而就在他们想撤离的时候,虚空中剑图直接笼罩着他们的身体,所有人,全部入阵。

    天地间那副巨大的棋盘垂落而下,这一刻,他们仿佛都是棋盘之上的棋子,剑图诛向棋圣的力量,尽皆朝着他们的身体流动而去。

    “师尊,为何如此?”杨潇脸色苍白,凝视他的师尊,他如今,哪里还不明白。

    他们弟子九人,一直以师尊为骄傲,师尊被困,他们依旧听从师尊指令,追随柳宗,入禁地营救,不惜危险。

    诸圣地来此是为了虚空剑冢之秘,而他们,只是为了救棋圣。

    然而,他们的师尊,布局,以他们为祭。

    “天道为棋,众生为棋子,我愿为执棋者,此为棋道。”棋圣声音肃穆,目光没有一丝的迟疑,他修行至今多少岁月,成为世人敬仰的圣人,为九州第一阵而不惜闯入禁地虚空剑冢,但他又怎甘心被困于虚空剑冢内。

    “弟子不懂。”杨潇道。

    “所以你未能成圣。”棋圣淡淡开口:“杨潇,师尊对你一直非常看重,但你心性还是差了些,若你入圣,或许无需如此,也可助我一臂之力,修行即掠夺,掠夺天地之道。”

    听到棋圣的话在场的许多圣地强者都内心微颤,修行即掠夺吗。

    棋圣认为修行本身便是掠夺天地之道,那么还有什么不能掠夺?

    天道为棋,他想要做执棋者。

    “如此无情之道,修行有何意义?”叶伏天神色极不好看,没想到还是慢了,棋圣竟如此果决,直接发动,那些入阵之人想走都走不了,显然棋圣早有准备。

    “大道本无情,你懂什么叫修行。”

    棋圣目光扫了叶伏天一眼,神色寒冷至极,这混账东西竟然能够看出祭阵,难怪没有沦为他的棋子,少了荒州之人的力量,祭阵威力会小不少,把握便也小了几分,他甚至不得不因叶伏天而提前发动。

    此时,在他那双冰冷的眼瞳中,叶伏天宛若死人般。

    看到棋圣那充满杀意的眼神,叶伏天豁然间转身,没有再去看棋圣那边,他知道此刻该做什么,若是棋圣真的脱困,他会死的很惨。

    他必须要找到破阵之法,也许会有一丝机会。

    “杨潇,你们为为师而死,也没什么值得遗憾的了。”棋圣声音传遍天地,使得诸圣地的人都感觉到了阵阵寒意,若非是棋圣命令不动他们,或许也会想要借助他们的力量献祭,刚才威逼利诱叶伏天,便是想让荒州之人一起入祭阵。

    轰隆隆的声响传出,棋圣身躯动了,他想要冲出阵道,剑图之威镇压而下,恐怖剑道流向一处方向,在那里,有一位大周圣朝的强者惨叫一声,随后被撕成粉碎,一枚棋子落在那里取代了他的位置,为棋圣承受阵道攻击。

    “棋圣,你杀我大周圣朝之人,即便今日脱困,圣王如何会放过你。”大周圣朝有人冰冷开口,他话音刚落,便见恐怖力量流向他,直接诛杀,而棋圣身上承受的压力又小了几分。

    对于棋圣而言,如今他要做的就是出去,哪里还能顾及其它,而且,他已经尽量做到牺牲最小,但若真不得已,一切皆可杀。

    不杀,他就将死于阵中。

    “他真有机会破阵。”诸圣地之人凝视棋圣,他的阵道本就九州无双,被困剑阵之中依旧不死,和剑阵对峙,如今有许多强者入祭阵,他将剑阵威力引向其他人,将平衡打破,有机会脱离困境。

    如若棋圣出来,会如何?

    能否破解这大剑阵?

    目光转过,他们又望向叶伏天那边,只见此时叶伏天也在破阵,甚至,没有再借助万象贤君的力量,没有时间了,不能每一步都卜卦。

    他速度很快,但连续多次,都又退回原地,脸色难看。

    破解不了,此阵无缺,不存在破绽,比天龙棋局更可怕。

    他虽拥有剑图,但也并未完全参悟第十幅剑图,否则早就入了禁地,不会等到现在,但诸圣地的人到来,让他没有时间等,只能进来。

    脑海之中,棋盘以恐怖速度进行演化,但还是没有用。

    此时,他回头看了一眼。

    “依。”

    一道撕心裂肺的声音传出,他便见到一道道可怕的剑意穿透了杨潇妻子的身体,那位玉京城的第一美人,此刻身影渐渐变得虚幻,她看着虚空中绽放无尽光辉如神明般的身影,眼眸中有着强烈的怨念,那是他最敬重的人,却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了她的性命。

    眼角有泪水流淌而出,她最后凝望了一眼杨潇,随后烟消云散。

    “师姐。”其他人喊道,但随之,一道道剑意降临而下,棋圣弟子,一个个陨落,化作尘埃。

    很快,九大弟子,只剩下三人,杨潇、李开山、九公子。

    杨潇乃是圣贤榜中强者,抵抗力最强,九公子最弱,他献祭也分担不了多少力量,棋圣看不上,因此反而幸免,李开山,他竟然退出了阵中。

    “你知道!”

    杨潇神色冰冷的望向李开山。

    “大师兄,为了师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李开山对着杨潇开口道。

    “你怎么不去死。”九公子咆哮道,以他的性子,看到师兄师姐一个个死于眼前,都陷入疯魔,看着那伟岸的师尊,就像是看魔鬼般。

    “好惨。”

    诸圣地的人见到这一幕心头颤动着,入阵之人,除了柳宗等少数一批人外,其他人几乎死绝,绝大多数人不是死于破阵之中,而是死于献祭的阵法里面。

    棋圣,他好狠,亲传弟子都杀,没有一丝的犹豫,狠辣果决,心志至坚,不可动摇。

    “咔嚓。”

    可怕的剑图出现裂痕,棋圣身躯越来越高达,陡然间,有无尽大道棋子飞出,一道恐怖的虚影穿透阵法直接破阵而出,朝着前方飞去。

    “精神意志凝聚实体。”诸人心头颤动着,棋圣本尊并未脱困,庞大无比的肉身依旧还在阵中,但却有另一道棋圣身影冲出,直接朝着前方那柄巨剑扑去。

    那柄巨剑铮铮而鸣,像是有一道冰冷的目光朝着棋圣望去,苍穹之上血色的剑眼下,流动着无边可怕的剑意,苍穹之上的剑图疯狂翻滚着,随后一柄柄从苍穹落下,如同天外之剑垂落杀向棋圣的身影。

    “大道为棋。”一道冰冷的声音传出,天地间出现无数棋子,朝着苍穹飞去,化作天地棋盘。

    “轰。”一声巨响声传出,一柄剑追杀而下,却被一枚横亘于天的棋盘挡住。

    “轰、轰、轰……”剧烈的碰撞之音不断传出,虚空颤抖,地面震荡,苍穹之上,出现了无数黑色棋子,化作棋盘,大道棋盘,挡住那疯狂垂落而下的剑。

    但即便如此,大道棋盘出现裂痕,棋子似也要破碎般,但却为棋圣争夺了片刻时间,他的身体已经朝着那巨剑之地落下,手掌朝着巨剑抓去。

    柳宗目光望向那边,锋芒闪耀,此剑,是虚空剑冢的关键,极可能掌控一切剑意。

    就在棋圣的手掌落下的刹那,一股锋利至极诛杀一切的力量从剑中绽放,下一刻,那柄巨剑竟爆发万丈杀伐之光,随后,剑消失,取而代之的竟是一道人影,仿佛由无数柄剑铸就而生的人影,他眼神如剑,双手如剑,身躯如剑,即便是满头银发也皆为利剑。

    “真的是他?”夏家强者目露锋芒,莫非,他真的猜中了,这柄巨剑,真的是当初追随虚空剑圣的剑奴,以身祭剑,守护虚空剑圣。

    难道,这里真的埋葬着虚空剑圣?

    这是,苍穹之上的剑阵突然间暴动,无尽剑气疯狂垂落而下,剑阵威力更强了。

    只见此时,棋圣回头冷漠的扫了一眼叶伏天这一方向,顿时虚空中的一枚棋子崩灭,一道剑气从天而降。

    “小心。”叶伏天大声喊道,便见他身前方向,一位守墓村之人直接被诛杀,让叶伏天他们脸色苍白。

    呼啸的剑道气流无比的狂乱,棋圣和那尊剑道身躯僵持在那,两人的身体周围出现一股惊天风暴,棋子笼罩天地,剑幕隔断虚空,毁灭的气流肆虐于天地间,但即便如此,棋圣还想顺势将叶伏天他们诛杀。

    “方伯。”丫丫脸色苍白。

    “你们现在去祭阵之中,或许能够不死。”棋圣声音冰冷。

    丫丫眼神冰冷至极,那双眼瞳化作血色之瞳,仿佛有一柄剑,她身上,无比可怕的剑意流动着,身体缓缓漂浮于空,一股古老的气息绽放。

    这一瞬间,天地间的剑意仿佛和她的身体共鸣。

    那股熟悉感,越来越强烈了。

    丫丫抬起头,朝着虚空中的血色剑眼望去,她眼瞳之中也出现了同样的画面,这一瞬间,那血色的剑眼竟释放鲜艳如血的光泽,璀璨到了极致,剑眼的背后,无尽的虚空中,竟有无尽剑意流动而出,化作可怕的风暴朝着丫丫的身体而去。

    不仅如此,虚空之中的剑阵,仿佛也和她产生了某种共鸣,阵法绽放无尽光辉,像是被彻底激活了般。

    “丫丫。”叶伏天抬头看向丫丫,他并没有感到太意外,之前他就有一些猜测。

    棋圣目光朝着丫丫望去,那双眼眸之中释放出无比锋利的光芒。

    天地之阵,活了。

    原来如此,难怪他破不了阵。

    因为,之前这片空间的阵法是死阵。

    “柳宗,她是灵体,拿下她站在她的方位破阵。”棋圣大声开口说道,丫丫,可能是剑灵或者阵灵体,乃是这阵法的关键。

    这虚空剑冢竟然有两大根基,这凶剑主阵,而这丫头,才是阵道根本!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