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 儒武争锋 >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节:他……他真的回来了!
  面对儒道众圣的困惑,秦枫看向圣殿护持大阵之中,林立的诸多人影,淡淡说道。

  “我,末代儒君秦晓枫……”

  “在此等候诸位多时了!”

  秦枫虽然比这些儒家大贤都要晚,但他身为真正的儒君,级别与他们平起平坐。

  倒也不必刻意低了他们半截。

  如邹春秋这般,只能称为儒道至圣,或是因为儒道修炼之路断绝千年,再无新圣,而一度称为儒圣。

  秦枫却是真正一脉相承的儒家最强者——儒君。

  众圣虚影,旋即错愕。

  浑厚古音也是微微一愣,半晌之后,方才徐徐说道:“原来是故人……”

  “竟是误会一场!”

  “我等也无力助你什么,送你出去吧!”

  “窃取《春秋》书和戒子尺的宵小,不可轻饶!”

  旋即上百道人影也不多言,纷纷化为虚影,霎那之间,圣殿护持大阵之中,圣殿、书山、文海竟是如冰雪消融,迅速剥落消失,露出大阵幻境之后的真实的世界来。

  与此同时,上百道诸圣虚影各自化为一道气息,径直飞回到了稷下学宫的核心阵台位置上……

  “你……你们怎么都回来了?”

  还跪在核心阵台上的方运一下子就愣住了。

  “圣殿护持大阵……圣殿护持大阵怎么……怎么消失了!”

  再看上百道圣影各自回到石质蒲团之上,一言不发的神态,方运蓦地就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正当他留神去看的时候……

  “不对,这些先代儒君的虚影里,怎么会没有他!”

  “怎么会没有……怎么可能会没有末代儒君秦晓枫?”

  方运的目光骤然闪烁,喃喃自语道:“秦枫……秦晓枫,秦晓枫……秦枫……”

  他的眼神之中蓦地闪过一丝寒芒。

  “难道……真的是他回来了!”

  就在此时此刻,所有的儒圣虚影竟是一齐抬起右手来,伸出了一根食指,不约而同地指向方运。

  浑厚古音如千万人齐吼,浩然正气,滚滚咆哮而来。

  “汝为奸佞小人,必遭天诛!”

  霎那之间,方运只觉得天地塌陷,自己的识海之内,更是如五雷轰顶,摇摇欲坠。

  儒道秉承的是天地意志,只有写出顺应天道的文章,才能够获得文曲星的恩眷。

  每一尊儒道至圣都代表着与天道高度的契合。

  每一位儒君甚至可以代表那个时期的天道。

  这等可怕的能力,哪怕只是留下了一道虚影,一道气息,一齐将诅咒施加在一个人的身上……

  谁能够承受得了?

  换成是秦枫,恐怕也难以承受!

  何况是识海刚刚在圣道雷音中开裂,又在齐王宫遭秦枫重创的方运?

  就在所有儒生看到圣殿护持大阵迅速消散,秦枫人影屹立于稷下学宫正门之上……

  正惶恐不安的时候……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呃……啊!”

  一声惨叫蓦地从中央石台升起,直上云霄。

  所有稷下学宫的儒生都听到了这一声惨叫。

  无一例外也都听出了这声惨叫的主人是谁……

  “方圣……这是方圣的声音?”

  “怎么可能?诸圣显化之下,秦枫毫发无损,方圣反而受伤了?”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怎么可能?”

  更有头脑还算清醒的儒生蓦地就意识到了什么。

  “外面有传言说,秦枫也是儒道中人,他可能是儒武双修……”

  “有人传说,昨天晚上邹圣在临淄城显化,拼尽全力,帮秦枫战胜了太子……”

  “但是这个消息一直被封锁,所以也不知道真假。”

  “难道说……秦枫才是……才是真正的……”

  皇甫奇这时蓦地做浩然吼道:“方圣必是被秦枫用什么手段暗算了!”

  “我等舍生取义,就在今时今日了!”

  “绝不可让武家人踏入稷下学宫半步……”

  “岂能让千年之前的耻辱重演?”

  听得皇甫奇慷慨激昂的话音,再看向天空之中似随时都有可能冲下来大开杀戒的秦枫……

  无数儒生的热血瞬间就被激发了起来。

  “林暗草惊风,将军夜引弓!”

  “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

  “剑气纵横三万里,一剑光寒十九州!”

  无数战诗光华瞬间从稷下学宫之中,密密麻麻地亮起。

  其中还夹杂着“以我丹心化碧血”的浩然正气激荡其中……

  很显然,此时此刻,秦枫作为武帝的真武圣脉传人,被认为站在了整个儒门的对立面上。

  所有的儒生都认为,秦枫要做的就是武帝当年做的事情……

  攻破稷下学宫,尽灭儒道修炼传承,断绝儒家修炼之路,让好不容易立起脊梁的儒家人再趴下去,做他们武家的守户之犬。

  无论方运如何……

  在儒家人看来,此时此刻的秦枫,已经踩在了儒家人,而不仅仅是稷下学宫的底线之上。

  “哥哥!”

  “秦枫!”

  “秦圣……”

  “枫儿!”

  除了秦弑双手搭在手肘之上,御空而立,仿若袖手旁观的模样。

  霎那之间,所有秦枫世家的人纷纷御空而起,朝着秦枫身前冲来。

  突然……

  “都别过来!”

  “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过来!”

  秦枫话音如雷霆,所有秦枫世家的人几乎同时停住身体,就这样停在了距离秦枫只有百步的天空之中。

  只听得下方的皇甫奇大声道:“秦枫,你这是看不起我们稷下学宫,觉得你自己一个人可以对付我们所有人吗?”

  又有儒生热血沸腾,大声喊道::“士可杀不可辱,秦枫,你不要忘记,当年武帝攻打稷下学宫也付出了折损十名真武至尊,百名武神,数百名武圣的代价!”

  “你若不怕,尽管来吧!”

  又有凭借几次天地异象,以及身正道直晋升半圣的老者,气沉丹田,声绽春雷道:“秦枫,你若执意挑起武家与儒家的全面战争,不过是叫妖族和鬼道渔翁得利罢了!”

  “让人族内讧,痛失中土,继而沦为妖族奴隶和血食的罪过,你担得起吗?”

  听得众人鼓噪,皇甫奇更是大声道:“秦枫,当知道,即便是你的前辈武帝,也从来没有真正地征服过我们儒家人!”

  “现在退回去,并向皇甫奇和整个儒家道歉,今日之事,还有回转的余地!”

  秦枫听得这话,忽地一笑,淡淡说道:“我……为什么要向整个儒家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