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左道之士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剑修
  “此为青葫芦,贫道自昆仑山阴葫芦仙藤摘取,其中蕴含乙木之精,原本打算以此襄助人参果树蜕变晋升,没成想心急了些,还未彻底成熟,故此有些遗憾。”

  地仙之祖伸手摩挲着青玉葫芦,表面油青苔痕纹理,不过简单的寥寥几笔,却宛如自然天成,不由地暗叹一声,轻轻一推,就晃悠晃悠地飞到叶知秋的桌面上。

  紫红青三色葫芦聚在一起,叶知秋看见细微的灵气颗粒徐徐浮现,缓缓地互相交换,隐然产生某种常理无法解释的共鸣,顿时心里莫名惊喜。

  他暗中询问过紫葫芦,方才得知青玉葫芦摘地过早,实为未足月的早产儿,如今正和真灵苏醒的红葫芦,联手弥补折断缺憾,助其彻底成熟。

  事关重大,叶知秋也不想隐瞒,直接将这一幕奇景缘由,与镇元子和陆压分说,地仙之祖自然是喜出外望,西昆仑散仙却混不在意,毕竟都是与自己无关的“小事”。

  随着三色葫芦不停地交换,尤其是天地玄黄气地滋养,青玉葫芦毫无生气的冰冷质地,渐渐地活泛开来,生机勃勃的草木灵光氤氲其上,并不断地往外扩散,呈现为一波波的葫芦形。

  乌木桌案受到影响,竟然生出繁复的根系,萌发出幼嫩的苗芽。距离最近的叶知秋身上,接二连三地生出紫叶灵芝,不是三叶、四叶的凡品,而是至少七叶以上的灵物。

  “乙木之精!三色葫芦聚首,竟然补全了缺憾,可喜可贺,实在是可喜可贺!”

  叶知秋仔细察看,自然知道这番异变的缘由,对于紫葫芦联手红葫芦,将半成品的青葫芦自然抚育成熟,心里莫名喜悦,不慌不忙地站起身,向地仙之祖稽首相贺。

  镇元子见此自是又惊又喜,喜的是青玉葫芦圆满无暇,若是取来与人参果树相合,甲木之精糅合乙木之精,必定能令其蜕变晋升。惊的是,不仅没有让叶知秋欠下人情,自己反而倒欠一个天大的人情,这笔帐从头到尾算一算,都是稳赚不赔的亏本生意。

  地仙之祖知道日后免不了要出山,为叶知秋挡一波三灾六害,没准还得与他直面玄门三教教主,甚至域外魔神垂降的真身,不过事已至此,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稍倾,叶知秋将红葫芦、青葫芦都物归原主,有把身上的紫叶灵质摘下,都送进紫葫芦内部刚刚出现的小天地内抚育,毕竟浑身上下挂满灵质,是在是有些不美,甚至有些影响得道仙真的出尘之相。

  其实,叶知秋心里很清楚,人参果宴至此已差不多结束,三方盟约已成既定事实,谁都不是蠢人,都看出合者两利,分者两害的道理。

  席间,西昆仑散仙陆压道行大进,地仙之祖镇元子弥补缺憾,自己付出许多,反而成了最大的赢家。毕竟可以在关键时刻,请两位仙道巨擘出手襄助,实在是一笔再好不过的生意。

  人参果宴结束前,地仙之祖镇元子先后为陆压和叶知秋,引见了门下众多的散仙弟子,以及大雪山剑派和太白剑宗的道主。

  叶知秋也算是剑道宗师,不过仅限于人间武道,唯有施展出裂地一剑,在万寿山福地劈出百丈长的深邃壕沟后,两位剑修道脉之主才稍微动容,却忍不住技痒难耐,开始点评起来。

  从两位道主的话中,叶知秋才知道大雪山剑派走的是剑阵的路数,太白剑宗却是一剑破万法,一人成军的路数。孰优孰劣暂时分不清楚,不过双方能入地仙之祖镇元子的眼界,自然是有他们的独到之处。

  西昆仑散仙陆压在此期间默然不语,似乎对于剑修道脉并不看重,不过叶知秋却很清楚,这位三足金乌的化身,身怀纯阳法宝斩仙飞刀,恐怕也是一个了不得的此道高手。

  “陆压倒是很沉地住气,不知道是不是受过什么刺激,竟然对两位剑修道脉之主的剑理不闻不问,莫非他根本看不上?”

  叶知秋没有多想,毕竟在场的都不是凡人,思绪散逸很容易让人获悉,也就不再继续想下去了。

  大雪山剑派和太白剑宗都依附在地仙之祖镇元子麾下,剑修的战斗力远超同侪自然不消多说,不过若是想进军更高境界,似乎并非被自身资质所限,更多的桎梏来自剑修心血祭炼的剑器,以及后勤保障方面。

  天地之间,庚金、辛金之精少之又少,得其一都是千载难逢的机缘,转而求其次,寻求四方真金、星辰铁之类的特殊材料,又得具备练剑之法。只要用心去找,并不是很难实现。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难就难在后者,寻常修真之士,吐纳天地灵气份量有限,祭炼法器、提炼法力,揣摩法决、凝练真文,花费在这些方面的消耗都不少,哪来的余力分心旁顾。

  剑修则与众不同,尽管出自五行金德一脉,却超出五行之上,一身本事至少有五成,尽在心血祭炼的剑器之上,道行修为很难提升上去,若不是镇元子为两大剑派开辟福地,汲取川林地气补充消耗,艰难传承的剑修道脉,怎么可能像现在这般开枝散叶?

  叶知秋在了解到剑修的窘迫内情后,忍不住开口指点的地方,正是自己擅长的领域:“不得不说,地仙之道实为剑修最好的归宿。现如今,不管大雪山剑派,又或者是太白剑宗,都是福地真人层次,左右不过剑修,还未成正牌剑仙。本道有一个大胆设想,说出来可供诸位参详。”

  说完,叶知秋看了一眼镇元子,似乎接下来说的话,与这位地仙之祖有些妨碍。

  太白剑宗道主乔馗是个直爽脾性的人,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根本不会顾忌太多,尤其是这种事关剑修一脉的出路问题上,有意无意地忽视了镇元子的立场,直截了当地开口。

  “道友有话直说,切莫耍弄那套‘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讲’的路数?”

  叶知秋看到地仙之祖脸上微微露出好奇的神色,同时轻轻额首示意,当下笑道。

  “本道听闻前汉旧事,说汉孝武帝时,淮南王刘安招募方士炼丹,不知耗费多少钱财。丹成之日,淮南王取用服食,果然得道长生,白日化虹飞升。而后家中豢养的鸡犬,啄食丹炉药饵,竟然化成鸾雏、麒麟,足下生风,双脚踏云,甚至连淮南王家宅都受了丹气影响,携带淮南王家人、仆役,一并飞升上天。于是好事者传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又说拔宅飞升,直入仙界。”

  说了一些前朝细故,不问世事的剑修道脉之主,听地津津有味,就连西昆仑散仙陆压,也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唯有地仙之祖镇元子,微不可查地笑了起来,旋即潜隐平复如初。

  叶知秋换了口气,继续说道:“地仙之道实为入主名山大川自然生成的福地洞天,以此为不竭源泉铸就仙真道业。可惜,福地洞天有数,现如今大部分都被玄门三教弟子占据,另行开辟难度太大,没有几百年经营根本不可能。”

  “原本此为无解的难题!没成想,本道今日应邀入席人参果宴,与西昆仑散仙陆压道友相识。由葫芦结缘相交莫逆,得知其有一宝红葫芦,内中自有一方小天地,实为可随身携带的福地。”

  “于是,本道有一个设想,诸位同道剑修,可依此宝所示妙理,其一,不假外物,自行开辟内天地,收纳心血祭炼的根本剑器;其二,寻得法宝,本道有天地玄黄气,可为诸位点化小型福地。”

  镇元子闻言暗笑:“原来如此!这是故意向我示好,顺水推舟之下,又趁机卖了一个人情!此事与我两利,只是人情越积越多,日后想得徐徐还清才行,否则耽搁了道业,就天仙无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