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我做科技那些年 > 第101章 chapter 101
  叶溪的出现,霍家并没有瞒着,尤其是那天霍母拉着两姐妹大张旗鼓的出去逛街,其他人多多少少也听到了一些消息。

  当初叶溪被拐走的时候还小,这么多年过去了,许多人都不知道霍家竟然还有个女儿,也就有些人对她还有些印象。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霍家的那个大女儿啊?我记得应该是叫霍珠吧,这姑娘竟然被找回来了?嘿,我还记得当初霍家丢了这孩子,差点把b市翻了个底朝天了,又找了这么多年,还以为找不到了了。”

  是啊,许多人都以为霍家是找不到这个孩子的,谁想到,竟然突然又找回来了。

  所以,接下来的这段时间,在霍思每天咬着笔头,努力做着试卷的时候,叶溪倒是见了不少人。

  大家看见叶溪的第一反应,那就是这姑娘长得真标致,那眉眼就跟画一样。

  回头这些人一说,圈子里的人倒是都知道了,霍家的那个大女儿,是个大美人了。

  当然,对于叶溪这位“霍小姐”以前的生活背景,大家还是挺感兴趣的,免不了背后有些讨论,多加猜测。

  当然,他们对自己的讨论,叶溪并不清楚,也没关注。她耐心好,在连续好几天招待客人以后,也没有表现出什么不耐烦和不满来。

  倒是霍母他们,有些不乐意了。

  在又一批客人打着上门做客的名头、实际上只是想来看看霍家这个被拐走多年的“霍珠”是长什么样子的时候,霍母就直接开口道: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半个月之后,我家打算举办一个酒会,也让珠珠和大家见见面,免得大家心里好奇。”

  她的表情笑眯眯的,话中意有所指,就差没直接说,半个月之后就能见到人了,所以别有事没事就上门来做客了。

  闻言,做客的夫人笑了笑,她也知道霍母的意思,当即就顺着话道:“那我回头可得跟其他人说一说,他们可好奇你这新女儿了,都想见一见了。”

  说着,她忍不住又瞥了一眼霍母旁边的女孩。

  这女孩眉目一片沉静,即使一直陪在他们这些长辈身边,她的面上也没有任何的不耐烦,仍然是不骄不躁,不慌不忙的,没有一点的小家子气。

  这位夫人心里忍不住感叹,这霍家这女儿,长得着实好看了些,性子也好,还坐得住,可真是难得,瞧着倒也不像是小门小户出来的。

  ……

  等奖最后一批客人送走,霍母扭头看向叶溪,有些心疼的问道:“累了吧?”

  叶溪摇头,道:“我没事,就是坐着招待客人,哪有什么累的?”

  霍母摇头,她换位思考,要是自己是她家珠珠,天天都要应付这些怀着好奇而上门来的客人,怕是早就已经不耐烦了,难得她家珠珠一直不骄不躁的。

  可是一想到这不骄不躁的脾气是因为吃多了苦才有的,她心里却忍不住泛着疼,要是可以,她倒是希望叶溪能更加骄纵任性一些,不要这么懂事。

  “对了,妈妈。”叶溪叫了一声,脸上露出几分犹豫的表情来,道:“过两天,我想回A市。”

  闻言,霍母目光顿时一暗,心里有些心酸。

  一个“回”字,就已经代表了一切,这表示在叶溪的心里,a市那里,才是她的根,才是她的家。而a市那里,也有她深深惦记着的人,因为说到a市的时候,她的眼里有种名为思念的光。

  霍母明白这是不可避免的,叶溪在那里生在那里长大,对那里有感情也是无可厚非的,只是她心里还是有些难过。要是她家珠珠没被人抱走,只有霍家才是她的家。

  “可以啊,这样吧,我和你一起回去吧。”霍母笑着说,“我听你哥哥说过,你隔壁邻居对你一直很好,把你当亲女儿看待的,我早就想见一见他们了。”

  说到这,她笑了一下,道:“我记得,你邻居家,是姓舒吧?他们这么照顾你,我们也要好好的感谢感谢他们,那得好好准备礼物。”

  叶溪嗯了一声,看着霍母思考着要准备啥礼物,说道:“他们待我好也不是为了什么,所以礼物也不用太贵重的。”

  正和霍母说着,她的手机突然响了,她拿起来一看,却是自家老师唐老师,她和霍母打了声招呼,去一边接电话了。

  “老师!”接起电话,她立刻叫了一声。

  唐老师乐呵呵的叫了她一声,道:“你们几个人的采访,在这周五就会播了,到时候视频也会传到网上去,你记得去看啊。”

  叶溪嗯了一声,道:“我知道了。”

  正事说完,接下来便是师生聊天了,唐老师问:“你最近看书做题了没?你要知道,这学习啊,就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你千万不能懈怠的……”

  唐老师叮嘱了她几句,又突然想起一件事来,道:“对了,天才现在在我家了,你要和他讲电话吗?”

  “天才?”

  “嗯,他们福利院最近有个孩子得了病,里边的工作人员有限,对他们肯定有些照看不周的,我就让他在我家先住着了,等那孩子病好了再说。”

  叶溪了然,让唐老师把电话给华天才。

  一接到电话,华天才立刻就兴奋的叫了一声:“姐姐!”

  “天才……”叶溪叫他,脸上的表情忍不住变得柔和了几分,对于这个小了她好几岁的弟弟,她心里也是有几分疼惜的。

  华天才在电话里叽叽喳喳的跟她说着自己在唐老师家的一些事情,然后又说到福利院那个生病的孩子。

  “生病的是珊珊,院长说她有先天心脏病,需要做心脏手术……”说到这个,华天才的声音免不了低沉了几分。

  小小年纪,他并不是很清楚心脏病究竟是什么病,但是却知道这个病是会要人命的。当初那个叫珊珊的孩子会被抛弃,就是因为心脏病,这个病哪里是一般人家治得起的?

  而珊珊来到福利院,因为心脏病的原因,不能跑也不能跳,就连情绪激动一些也不行,因为这些,都有可能让她死去。

  华天才小声和叶溪道:“我听院长爷爷他们说过,珊珊的病需要换心脏,可是我们没有钱,没办法给她做手术……”

  叶溪默然,她不是医生,对于这件事情,她也完全没有办法,能做的事情也只能在心里为那个叫珊珊的小女孩祈祷一下。

  华天才吸了吸鼻子,懂事的道:“对不起姐姐,我跟你说了这么多不开心的事情。”

  叶溪摇头,道:“没关系,你要是有什么事情憋在心里,也可以跟我说的。”

  华天才重重的点了点头,这也是他为什么喜欢叶溪的原因。叶溪不仅有耐心,在她的身上有种包容性,似乎所有的错误,她都会包容。

  又和华天才聊了几句,电话又落在了唐老师身上,唐老师随口问了一句她回a市了吗,却听见了叶溪在b市的答案。

  “……你怎么还在b市?”唐老师惊讶。

  叶溪沉默了一下,手指无意识的摩挲着自己的衣角,道:“我找到我的亲生父母了。”

  啥?

  唐老师愕然,旋即很快的就反应了过来,问道:“那你的亲生父母,对你好吗?他们当初,又为什么会丢弃你?”

  “他们也不是故意丢弃我的,这是有原因的。”叶溪解释了一下。

  等听完所有的来龙去脉之后,唐老师也忍不住感叹:“你这丫头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叶溪默默点头。

  还那么小就被保姆给抱走,后来又被叶家夫妻拐走,因此亲生父母也没找到她。至于后来,又被叶家人不当人的使唤,怎么看怎么倒霉。

  “……虽然倒霉,但是我也遇到了很多的好人。”叶溪又说,“就像唐老师您一样。”

  “……”

  唐老师忍不住咧嘴笑,道:“你这丫头就是会说话,对了,你刚才跟我说你父母姓霍,他们也是b市的人吗?叫什么啊?”

  叶溪道:“我爸爸叫霍深,妈妈叫齐芫茜,哥哥叫霍殊……我还有个妹妹,有点笨,叫霍思,您也见过的。”

  霍深、齐芫茜、霍殊,还有霍思?

  唐老师越听越沉默,到最后道:“你爸爸是齐盛建筑的老板?”

  “齐盛建筑?”叶溪有些疑惑。

  唐老师听她语气疑惑,明显一副不知道齐盛建筑的名字样子,便给她科普道:“这么说吧,b市那么大的一片地盘,这么多的楼盘,其中齐盛建筑便占了一半的楼盘!”

  换句话说,整个b市,几乎有一半的地方是齐盛建筑的。

  “霍家在b市很有名,霍家一共有三兄弟,其中老大从政,老二倒是搞艺术的,而老三,便是霍深,则是从商,齐盛建筑便是他一手打下来的。”

  换句话说,这霍家,在b市,完全就是有名有姓的名门贵族!

  “你爸爸真的就是那个霍深?”唐老师忍不住问。

  叶溪回忆了一下,道:“可能是吧……我家和越泽他家是邻居,我哥哥是tech的老板。”

  “……”

  唐老师深深的吸了口气,发出了来自内心的呐喊,忍不住问道:“溪溪啊,你怎么就这么倒霉啊?”

  要是没有被拐走,她就是霍家的大小姐,那肯定是千娇万宠的长大的,完全就是泡在蜜罐里,就和霍思一样。哪里像现在这样,被欺负了这么久,完全就是个小可怜。

  但是,这世界上就是没有“要是”。所以还是,叶溪倒霉啊。

  和唐老师聊了几句,知道霍家人对她挺好的,唐老师倒是放了心。只是叶溪和家人,怎么也十几年没相处过,霍家又是这样的背景,所以唐老师心里免不了有些忧虑。

  “如果受委屈了,就回来,老师给你做主,我们不受这气!”他说。

  闻言,叶溪心里一暖,道:“我知道的,我不会让自己受委屈的。他们要是对我不好,我也不会跟他们回来的……”

  正是因为他们待自己太好了,她这才忍不住心软。

  等挂了电话,叶溪回到客厅,霍母将一碗刚熬好的汤推了过来,道:“李嫂刚炖的汤,怒快趁热喝。”

  叶溪坐下,将汤碗端起来,捧着小口小口的喝着。

  这几天,她基本每天都在喝汤,美其名曰,给她补身体。霍家其他人,一致认为她实在是太瘦了,就需要好好补一补。

  “霍思喝了吗?”她抬起头来问。

  霍母点头,道:“早就让李嫂给她端上去了,不过这丫头不喜欢喝汤,她怕胖。这一点也不知道是像谁,小小年纪就开始爱美了。”

  母女两人温言细语的说着话,家里的佣人匆匆走进来,道:“夫人,齐老爷子来了……”

  齐老爷子……

  叶溪脑海中闪过这个称呼,便见一个头发花白,精神矍铄的老人匆匆走了进来。

  “爸!”

  霍母立刻站起身来,叫了一声。

  “您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