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强制宠爱 > 第1章 第 1 章
  十月的烽市,气温骤降。

  连绵不断下了几场秋雨,空气潮湿而冰凉,不过中秋,甚至有了些许初冬的影子。

  市中心医院住院部大楼十一层的某间单人病房,窗户开了莫约手掌大的缝,冷风缓缓吹进来。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凌晨三点,钟黎是在梦中惊醒的,整个人都在颤栗。

  她用力喘息,梦境中的一切仿佛都是真的。一直到她慌忙起身看到躺在病床上的父亲,才确定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梦。

  看着仪器上平稳的波动,钟黎的心也渐渐平静下来。

  爸爸还活着。

  钟黎缓缓走到窗户旁,看着这座即将苏醒的城市,思绪横飞。

  可有些事情,却不是梦。

  不过短短一个月,钟氏集团从一个拥有三万员工的实业公司到破产欠下巨款,让整个商界唏嘘。

  一周前,钟家被法院查封,钟黎的继母突然消失,只留下一个才年仅四岁的钟予安。

  十个小时前,主治医生告诉钟黎,她的父亲病重,让她做好心理准备。

  钟黎是一周前才回国的。

  在此之前她一直留学国外,对集团事物一无所知。

  得到通知后匆忙回来,家中破产、父亲病重、后母逃离……从天堂到地狱。

  昨天护士拿着缴费单过来催促钟黎时,她才惊觉,自己早已经不是象牙塔里的公主。

  *

  一直到旭日缓缓升起,钟黎都没有再闭眼。她静静地站在窗边,让冷风浇灌自己的身体,等到自己的手心变得冰凉,身体渐渐无法支撑这股寒冷,她才缓缓关上窗户。

  八点一刻,医生查房,一脸惋惜地看着钟黎,道:“钟先生出现昏迷不醒的情况,初步认定是由于遭受严重打击后神经系统创伤的表现。目前他情况比较严重,现在的治疗方案是和神经内科联合治疗为妥,促进神经系统功能的恢复……”

  太多的专业术语钟黎其实并没有听懂,但这个时候她却无比信任医生,连连道谢。

  现在的钟家,亲离众叛,所有人恨不得都离得远远的不沾上一点关系,也就只有这些医护人员始终一视同仁。

  查房结束后钟黎就一个人坐在病房里发呆。

  单人病房里很安静,没有一个探望的人,只有医用机械的声音。

  钟黎没吃早饭,到了午饭的时候也没有半点胃口,索性也不打算去觅食。

  午后,钟黎接到来自男友陈星晖的电话。

  电话那头,陈星晖语气温柔:“小傻瓜,缺钱了为什么不告诉我?周氏的债务我虽然帮不上什么大忙,但叔叔的医药费我还是出得起的。”

  “星晖……”钟黎捧着手机,忍了一周的泪水终于从眼眶里落下来。

  陈星晖淡淡叹一口气,对钟黎说:“转身。”

  钟黎转过身来,就见男友正站在病房门口。她抹了抹泪水,朝陈星晖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原本就巴掌大的小脸,在这短短的一周时间内似乎变得更小了。她的五官分明,皮肤本就白,此时显得毫无血色。可即便是这样,也丝毫无法阻挡她的美。

  陈星辉一时之间看呆,很快反应过来缓缓朝钟黎走过来抱住她:“乖,不要哭,有我在。”

  钟黎从回国就开始忙着家里的事情,和男友陈星晖一直没有什么时间团聚。加上她总觉得自己现在一身的债务会连累到了他,更没有勇气主动去联系。

  此时此刻,钟黎紧绷的神经因为陈星晖的出现渐渐放松,她紧紧抱住自己的男朋友,希望他能给自己强大的依靠。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星晖……谢谢你。”

  “谢什么,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两人难得你侬我侬,却突然听到一声淡淡的笑声。

  这笑声里带着浓浓的嘲讽,让陈星晖下意识放开了钟黎。

  循着声音望去,此时的病房门口正站着一个男人。

  男人脚踩一双黑色手工皮鞋,有“分寸”地站在门口没有进去。

  见眼前两人分开了,男人才缓缓迈开脚步进来。

  脚步声几不可闻,可却像是电影里的放慢镜头,一步一步带着骇人的力道。

  他一身的黑,黑色衬衫加上黑色西裤,脸色也是阴沉沉,似笑非笑。

  莫名的,眼前的男人给陈星晖一种无形的压迫感,让他喘不上来气。觉得眼熟,却一时之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于是下意识问:“请问你是?”

  男人并未理会陈星晖的问话,而是朝躺在病床上的钟玉树走去。

  一旁的钟黎轻轻扯了扯陈星晖的衣角,示意他不要说话。

  眼前的人是谁钟黎再清楚不过。

  就是这个人,他害得钟氏集团破产,逼得她的父亲走投无路,让她的家分崩离析。

  看到这个人,钟黎打从内心深处都是排斥的。她的双手紧握成拳,全是防御姿态。

  随着周焯进入病房,他身后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也跟着进入。一时之间,狭小的病房显得十分逼仄。

  “你要干什么!”钟黎走到周焯前面,良好的家庭素养让她忍住没有像一个泼妇似的骂街。

  周焯这才给了钟黎一个正脸。

  男人的五官如刀凿一般,眉尾带着一条淡淡的疤痕,模样乖戾。

  最近一段时间周焯频频出现在财经新闻以及财经杂志上,若是关注社交媒体,更会知道,周焯几乎成了新晋的国民老公。原因无他,这个男人不仅拥有强大的商业手腕,模样更是不输给时下的荧屏男星。

  此时周焯脸上是让人捉摸不透的笑意,他懒懒对钟黎道:“听说钟叔叔昏迷不醒,作为晚辈,我过来探望。”

  这样一个极具侵略性的男人,即便是陈星晖看了都觉得有些怵,钟黎却瞪着他说:“周焯,你不必虚情假意。现在钟家已经如你所愿,你是不是满意了?如果满意,请你离开!”

  周焯还没回答,倒是他身后的两个保镖怕钟黎会冲上来对周焯动手,立即做出攻击姿态。

  站在一旁的陈星晖想拉住钟黎,可在看到那个男人的眼神之后下意识退后一步。

  钟黎却没有丝毫惧怕,反倒朝周焯更靠近一步下逐客令:“请你离开!”

  她比他矮上大半截,仰着小脑袋,一脸的倔强。

  周焯背对保镖,伸手轻轻示意,身后两人立即退下。

  “如果我说我还不满意呢?”周焯笑看着钟黎。

  两人靠得近,钟黎甚至能够闻到周焯身上淡淡的草木清香。

  可周焯实在太高了,钟黎只能仰着头才能正视他的脸。

  她冷冷一笑,死死地瞪着周焯:“你还想从钟家得到什么!”

  还想得到什么?

  许久,周焯伸出手轻轻抚上钟黎的脸颊,眼底是叫人看不透的浑浊。

  他缓缓对钟黎说出一个字:“你。”

  钟黎“啪”地一巴掌打掉周焯放在自己脸上的手,眼底都是厌恶:“你!他!妈!做!梦!”

  生平第一次,她说了脏话。

  周焯脸色平平,甚至微微朝钟黎扬眉微笑:“不喜欢我?”

  他的声音很轻,很缓,仿佛是真的带着疑问。

  钟黎笑出声,惊讶于眼前这个人的厚颜无耻,“周焯,你是不是有病?”

  周焯没有回答,只是淡淡看了钟黎片刻。

  继而,他点开手机递给钟黎:“可是我很喜欢安安,安安可真是乖,见到人就会喊哥哥。”

  钟黎看到视频上的小家伙,瞳孔渐渐放大,她一把抢了周焯的手机,满脸防备:“你对钟予安做了什么!”

  周焯微微弯腰,暧昧地在钟黎耳边低声道:“你猜我会做什么?”

  此时,作为钟黎男友的陈星晖再也站不住,他大概也算是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刚想上前一步就突然被两个大汉一把撂倒在地上。

  陈星晖的侧脸被踩在地上,挣扎着大喊:“小黎!你走!去报警!”

  任凭钟黎刚才伪装地再强大,这个时候也尽数崩塌,她死死看着周焯,咬着牙道:“周焯,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说过啊。”周焯说着轻轻揽住钟黎的腰,让她发软的双腿免于支撑,“我要你。”

  钟黎挣扎,却无济于事。男女体力悬殊,况且这几天她早已经耗尽了所有的力气。

  周焯的双唇贴着钟黎的耳,低哑沉声:“你给不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