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强制宠爱 > 第4章 第 4 章
  快到目的地的时候周焯扔了一件衣服在钟黎的身上。

  钟黎刚套好衣服不久,就到了周焯的住处。

  建在郊区半山上的别墅,占地有十个足球场那么大。

  周焯大概是穷苦的日子过久了,有了钱就开始暴发户的做派,选房子不选最好的,要选最大的。这一带虽然说离市区远,却是寸土寸金的地方。

  钟黎知道这个地方,因为之前后母曾经嚷嚷着自己的姐妹团在这里有房子,所以曾向钟玉树钟提出想在这里买套房子。钟家家里虽然有钱,但钟玉树却是舍不得把钱花在这种地方。

  一进门,钟黎就听到钟予安的声音:“姐姐姐姐!你来啦!”

  小家伙快速跑过来抱住钟黎的小腿,显然是想及了她。

  钟黎蹲下身,伸手抱住钟予安,“你怎么会来这里的?姐姐不是告诉过你,不能随便要别人的东西的!”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小小的钟予安委屈地嘟着嘴巴,说:“可是我好喜欢那个玩具哦,上次我让姐姐买,姐姐就是不买给我。而且,周焯哥哥也不是别人啊。”

  钟予安说着就要挣脱钟黎的怀抱,转而投靠周焯。

  周焯顺势一把将钟予安抱起。

  钟黎想从周焯手里抢回钟予安,但为时已晚。

  快四十斤的小二人,周焯单手就抱起来,丝毫不费力气。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安安在家里乖吗?”周焯说着还亲昵地在钟予安脸颊上亲了一口。

  钟予安眼里哪里还有姐姐钟黎,双手勾着周焯的脖子,谄媚地说:“我可乖了,中午还吃了一大碗饭呢。”

  周焯笑:“真棒,那哥哥也兑现了诺言,给你买了礼物。”

  话刚说完,之前一个保镖就朝钟予安双手奉上一个大型的玩具。

  钟予安看到那个玩具就两眼发光,甚至高兴地拍手叫好。

  钟黎实在忍无可忍,大喊一声:“钟予安!你给我下来!”

  在钟予安的内心深处到底还是姐姐钟黎所占的分量大,意识到姐姐好像真的生气了,他连忙从周焯的怀里下来。

  钟黎又气又急,走过去一把拉住钟予安,伸手狠狠地在他屁股上用力拍了几巴掌,“你是不是傻?你爸爸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你在这里是要认贼作父吗?”

  钟黎说着又红了眼,语气里带着怒气,带着委屈。

  钟予安从小聪明伶俐,一下子也跟着红了脸,明明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事,却说:“姐姐,我错了,我不该随便要别人的玩具。姐姐,你不要生气,你不要哭。都是安安的错……”

  姐弟两人很快哭作一团。

  周焯冷着脸让佣人把钟予安抱下去,接着拉着钟黎的胳膊,拎小鸡似的把她拉到餐桌上坐下。

  “跟小孩子置什么气,有气朝我来。”周焯说着把一碗白米饭推到钟黎的面前。

  一整天过去大半,钟黎的确滴水未进。

  不过她哪里来什么心情吃东西。

  下午两点,周焯似乎也并未吃午饭,他从容地在钟黎身边的位置上坐下,拿起碗筷用餐。

  餐桌上的菜看起来色香味俱全,全都是新鲜的菜,应该是算着周焯会回家,所以是刚做好的。

  周焯没管钟黎,自顾自坐在一旁吃得很香。

  钟黎气归气,恼归恼,但生理上的饿是自己阻止不了的。

  她看着桌子上的菜,闻到大米饭的饭香,原本不觉得饿,可这会儿突然食指大动。

  周焯丝毫不避嫌,这个时候也不说洁癖不洁癖,用自己吃过的筷子加了块糖醋里脊放在钟黎的碗里。

  “你不是爱吃这个?”他说。

  钟黎看了眼白饭上色泽鲜美的糖醋里脊,下意识咽了咽口水。

  在国外待久了,她尤其想念家乡的美食,其中最喜欢的一道菜就是糖醋里脊。

  而这餐桌上的菜,可以说每一道都是钟黎喜欢的。

  钟黎犹豫了片刻,拿起筷子,吃饭。

  不吃饱,怎么有力气跟周焯这个大变态抗争呢。

  午餐很快吃完,钟黎还一口气吃了两碗大米饭。

  周焯满意地看着,还不忘调侃:“饿鬼投胎是不是?也不怕噎死。”

  钟黎反驳:“噎死了不正合你意?”

  周焯起身,拉着钟黎的手腕。

  钟黎挣脱不了,只能被周焯从位置上拉起来。她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也琢磨不透他想做什么。她被他拉着手腕,穿过空旷的餐厅,再来到空旷的客厅,继而走到电梯前。

  电梯感应到人打开门,周焯又拉着钟黎上了电梯。

  全程钟黎都没有开口说话,等上了电梯,周焯反而问她:“怎么不问我要干什么了?”

  钟黎看着周焯:“问了,你就会回答吗?”

  周焯笑:“你不问怎么知道我会不会回答?”

  钟黎忍着想骂人的冲动,问周焯:“钟予安呢?他在哪里?”

  说话间,电梯已经到达指定楼层。

  电梯门打开,周焯拉着钟黎的手腕没有松手,牵着她走出电梯,一边回答她刚才的问题:“他在他该在的地方,只要你乖乖听话,就不用安心他的安危。”

  钟黎冷声:“周焯,你这是在侵犯人身安全,你就不怕我去报警?”

  “去啊,随时欢迎你去报警。”周焯笑着侧头看钟黎一眼,“如果你认为报警有用的话。”

  说吧,两人停在一闪大门前。

  周焯伸手推开房门,拉着钟黎进屋。

  很快,钟黎意识到,这大概是周焯的卧室。

  卧室很大,先进门是外面的小厅。说是小厅,其实占地面积也至少有近百个平方,这里简单地摆放着沙发和按摩椅。再往里面走才是放着大床的卧室。

  卧室门推开后,周焯直接拉着钟黎将她推倒在床上。

  即便一直强装淡定,这个时候的钟黎也有些慌乱起来。刚才在车上的时候周焯没有对她做什么,不表示现在不会做什么。

  钟黎下意识是想逃,但她能逃到哪里去?

  周焯站在钟黎的面前,缓缓解开袖口,继而再一颗颗解开衬衣纽扣。

  钟黎坐在床上心跳加速。

  她脑子里迅速闪过一切拒绝周焯的方式,但短短的时间里还不等她想出个所以然,周焯已经将她推倒在床上。

  “躺进去。”周焯掀开被子。

  钟黎怔怔地往里面躲过去,企图逃离周焯,被周焯一个手臂圈住禁锢在怀里。

  “周焯,我……唔……”

  周焯大掌捂住钟黎的嘴巴,胸膛贴着她的后背,脸埋在她的颈侧低声道:“别吵。我很困。”

  他已经整整七十二个小时没有闭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