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强制宠爱 > 第5章 第 5 章
  卧室很大,却针落可闻的安静。

  住在郊区的好处之一,大概是远离城市的喧嚣,没有一丝声音污染。

  周焯似乎能够猜到钟黎会做什么,还不等钟黎挣扎反抗,他淡淡开口:“别动。除非你想我现在干你。”

  钟黎立马不敢造次。

  但周焯贴在她耳边留下的温度却异常的灼人。

  钟黎的耳朵慢慢开始发红发烫,实在不习惯自己身后的炽热呼吸。

  房间窗帘厚实,若不是留了一条缝隙让些许阳光偷偷溜进来,整个房间怕是伸手不见五指。

  周焯的睡眠质量一直不太好,这两天一直忙着公司的事情连喘气的时间都没有。安静和黑暗一直是他睡眠的习惯,他不喜欢闹,也不喜欢光亮。

  钟黎的后背紧贴着周焯,她连大气都不敢乱出,深怕自己这个时候动静大了会招惹到他。

  但很快的,钟黎感觉到了背后的人呼吸渐渐变沉。

  周焯睡着了。

  他竟然用了不到一分钟时间就睡着了?

  钟黎有些不敢置信。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那么心安理得睡觉的?

  那只手臂用力地禁锢着她,钟黎别扭又难受。虽然钟黎有男朋友,也和男朋友陈星晖交往了三年,但她还没有和陈星晖有过那么亲昵的身体接触。原因很简单,钟黎的爸爸钟玉树一直不同意她和陈星晖交往。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陈星晖家境不算顶好,胜在长得阳光帅气,算是钟黎喜欢的类型,但钟黎也不是非他不可。三年前陈星晖追求钟黎的时候钟黎一直没点头答应,可爸爸一句不同意她谈恋爱,她打心底里反抗,便使性子和当时正在追求自己的陈星晖交往。没想到,这一交往就是整整三年。这三年钟黎一直在国外留学,和陈星晖一直没有断了联系,算是名副其实的跨国恋。

  原本钟黎以为患难见真情,以为陈星晖会是自己的一个依靠,却万万没有想到事情的演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现在到底算什么?

  难道她真的要出卖自己的□□?

  钟黎心里乱,脑袋昏昏沉沉的,不知不觉间思绪也渐渐浑浊。

  从凌晨醒来到现在,她似乎也累了。不知何时闭上眼睛,呼吸开始平稳。

  这一觉钟黎睡得并不算踏实,她的梦支离破碎,一下子是在上学,一下子又是在家里。

  后母离开,爸爸昏迷,钟予安坐在地上哭,乱成了一团。

  梦里自然也少不了周焯的身影,钟黎梦到自己被周焯狠狠地压在身下。可很奇怪,她似乎知道这是一个梦。她拼了命地想让自己苏醒,可身上却好像压着千斤重的东西,让她怎么都翻不了身。

  醒来的一瞬间,钟黎不知身在何处。她瞬间从床上坐起来,花了三秒钟的时间才响起睡前所发生的一切。

  身边的周焯早已经不在,窗外的天似乎也已经变暗。

  她这一觉到底睡了多久?

  钟黎拿起手机看了眼,竟然已经晚上七点。

  也不管三七二十一,钟黎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套上单鞋就往外冲。房门一打开,她就看到了不远处坐在地上的两个人。

  周焯已经换了一身居家服,依旧此刺短的发,但整个人看起来似乎柔和许多。

  眼下,周焯正和钟予安坐在地上一起玩玩具。

  地上铺着毛绒绒的地毯,一个大男人,一个小男孩。

  周焯对钟予安说:“你看,这样是不是成功了?”

  “哇!哥哥你也太厉害了吧!”钟予安拍手叫好。

  似乎是一个很复杂的玩具,光是零件就七七八八的摆在地上。

  周焯伸手轻轻“嘘”了一声,说:“小声点,你姐姐还在睡觉。”

  “嘘嘘嘘。”钟予安也学着周焯的动作。

  这一幕,饶是钟黎也难免动容。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其实一直以来,周焯对钟家人似乎都挺不错,而且他尤其喜欢小孩子。钟予安刚出生的时候周焯就特地来看过,后来逢年过节的都会给钟予安买各种礼物。钟予安周岁生日的时候认了周焯当干哥哥,可见钟家拿周焯也从来没有当过外人。

  如果没有发生那一切的话,钟黎和周焯也会当一对好兄妹吧。

  可是没有如果。

  钟黎必须清楚,这一切都是周焯的伪装。周焯就是这样一步步赢得钟家人的心,再重重地给钟家人致命一击,他这个人根本没有心。

  突然,钟予安一脸天真地问周焯:“哥哥,姐姐是猪吗?为什么睡那么久?”

  钟黎忍无可忍,大喝一声:“钟予安!你才是猪!”

  钟予安被吓了一跳,转头一看是钟黎,立马笑嘻嘻地躲到周焯身边,好像是认定了周焯会帮自己。

  周焯也的确如钟予安期望的那样,伸手将他拢到怀里,甚至还帮着钟予安嘲笑钟黎:“安安说得没错,你看看现在几点了?”

  钟黎瞪了周焯一眼,没有开口说话。

  房间内的气氛很快降了下去。

  周焯低头轻轻摸了摸钟予安的脑袋,说:“走,吃饭去。”

  钟予安又是高兴地拍手叫好:“耶,终于要开饭了!”

  钟黎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每每看到钟予安和周焯那么亲近,总有一种被背叛的痛心。

  钟黎一把将钟予安拽回自己身边,忍不住教训他:“就知道吃吃吃,你不是猪是什么?是个人你都要跟着一起走吗?”

  钟予安闻言满脸委屈:“姐姐,可是我肚子好饿哦。”

  “你肚子饿我带你去吃东西!”

  “可是姐姐你刚才睡得太香了,哥哥说你为了照顾爸爸很辛苦,所以我才没有叫你的。”钟予安说着又突然发现新大陆似的指了指钟黎的脖子,“姐姐,你脖子上那个红红的是什么?”

  钟黎下意识捂住那个红红的地方,看了周焯一眼。

  那个始作俑者没有半点羞耻之心,反而朝钟黎淡淡地抬了下眉。

  钟黎也不故弄玄虚了,大方坦诚地露出自己脖子上的吻痕,咬着牙对钟予安说:“没什么,就是被一只疯狗咬了一口。”

  钟予安大惊失色:“姐姐,你不会得狂犬病吧!”

  他可是在幼儿园学过的,被狗狗咬了一定要去医院打狂犬疫苗。

  钟黎跟着说:“还真的不一定,毕竟是一只疯狗。所以安安你要注意了,小心身边的疯狗。”

  钟予安连忙点头:“我记住了!”

  一旁的黑脸周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