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强制宠爱 > 第6章 第 6 章
  睡了整整一个下午的结果就是,到了夜晚,钟黎清醒地像是一只猫头鹰。

  大理石地板一尘不染,甚至能够反射天花板上水晶灯的光亮。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周焯的别墅装修地及其奢靡,但钟黎见怪不怪。原本钟家住的地方也不差,只不过破产之后被法院查收,所以最近一段时间钟黎在城东租了一套三室一厅。过惯了大小姐的日子,猛然间从天堂坠入凡间,钟黎适应地还算快。只不过跑了妈妈的钟予安就没有那么好对付了,若不是保姆陈阿姨还愿意留下来照顾,钟黎真的有点不知怎么对付这个臭小子。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眼下,这个臭小子正在欢快地玩滑滑梯。

  周焯这里最不缺的就是地方,也不知道何时置办了全套儿童乐园的设备,占地足足有百来个平方,钟予安正玩得不亦乐乎。

  钟黎也不知怎么,这个时候心里一肚子的火,越是看到钟予安开心,她越是怒其不争。

  “钟予安!”钟黎喊了一声,“你玩够了没有!”

  钟予安正在往滑滑梯上爬,闻言高兴地朝钟黎招手说:“姐姐,你过来跟我一起玩呀。”

  钟黎耐着性子:“钟予安,你给我过来。”

  “啦啦啦……我来啦!”钟予安说着往坐在滑滑梯口,“咻”地一下滑了下来,直接掉在海洋球里。

  七彩的海洋球和这套别墅的奢靡仿佛有些不太搭,这也是临时搭建的一块儿童游戏场所。

  钟黎以为钟予安是真的要过来,朝他伸手,没想到钟予安转个屁股又爬上了滑滑梯。

  “钟予安!”钟黎简直是气得火冒三丈。

  这样还不算,钟予安似乎是故意气钟黎,溜得飞快不说,还朝钟黎做鬼脸。

  以往在家里,钟予安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少爷。钟玉树老来得子,对这个儿子宠溺的不得了,只差把天上的星星摘下来送给他当玩具。钟予安毕竟也还小,对家里的变故一无所知,只是搬到城东的那套小房子时咕哝了一声没有玩具房。

  钟黎不知道是气钟予安还是气自己。

  这个时间点,周焯似乎因为要处理公事去了书房,而她却只能待在这个狼窝里哪里都去不得。钟黎心里记挂着还躺在病床上昏迷的爸爸,心急如焚。现在她想做的事情只有一件,带钟予安离开这里。

  偏偏,这个臭小子还沉迷玩乐不肯离开。

  深吸了几口气,钟黎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冷静。钟予安毕竟也才四岁,她和一个小孩子计较什么呢?

  钟黎脱了鞋子,光着脚走进海洋球里准备拉钟予安出来。

  海洋球阻力不小,钟黎走得缓慢。钟予安知道钟黎是要来抓自己,高兴地跳起来逃跑。以前在家里的时候钟予安就喜欢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下意识觉得是在和姐姐玩游戏。

  钟黎哪里追得过钟予安,两个人你追我赶,最后钟黎败下阵来气喘吁吁。

  钟予安倒是一脸得意,高兴地说:“姐姐你来追我呀。”

  “安安,听话,出来。”钟黎柔声,“你听姐姐说,现在天黑了,我们要回家睡觉了。”

  钟予安闻言犹豫了一下,问:“姐姐,我们可以住在周焯哥哥这里吗?我喜欢这里。”

  钟黎摇头:“不可以,我们要回自己的家。”

  “可是我们没有家了。”钟予安说,“我们现在住的地方也不是自己的家。”

  “安安,你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没有家吗?”钟黎问。

  钟予安想了想,摇摇头。

  钟黎说:“因为周焯,因为你的周焯哥哥他把我们家害了,所以你爸爸现在躺在医院里,你妈妈也走了。”

  钟予安坐在滑滑梯上,有一搭没一搭听着钟黎说话,不忘反驳:“才不是呢!周焯哥哥可好了,他给我买好吃的棉花糖,还给我买很多很多玩具,他比姐姐都好!”

  “那你还想要妈妈吗!”钟黎问。

  钟予安顿了顿,“姐姐你不是说妈妈去出差了吗?过几天妈妈就会回来了。”

  “所以你就是要待在这里是不是?”钟黎仅有的耐心也全部消失殆尽。

  看着钟予安仍然倔强点头,钟黎抬起脚准备掉头离开。

  “行,你要留在这里就留在这里,从现在起,你没有爸爸没有爸爸也没有姐姐了,你就跟你那个周焯哥哥永远在一起吧!”钟黎说着掉头就走,一点不留情面。

  钟予安这个时候有点慌了,也抬起脚跟着过来,着急地在后面喊:“姐姐你不要走,姐姐你不要走!”

  钟黎没有料到这一招居然管用,于是她加快脚步,打算引导钟予安出来。可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因为光着脚的原因,刚好又碰上大理石地板上有点滑,钟黎直接滑到摔在地上。

  这一跤着实摔得不轻,让钟黎一时半会儿的没能爬起来。

  钟予安追了上来,小小的身子企图去搀扶钟黎,还不忘关心:“姐姐你是不是摔疼了?姐姐你快起来让安安看看。”

  小孩子总是这样,说他乖,他能把人气死,说他不乖,他有时候冒出来的话总能让人心里一暖。钟予安到底是力气小,根本扶不动钟黎,情急之下,他大喊:“周焯哥哥,周焯哥哥你快来,我姐姐摔倒了!”

  钟黎一把捂住钟予安的嘴巴,低声呵斥:“钟予安!你闭嘴!”

  很不幸的,钟黎的手腕扭到,膝盖也在地上重重磕了一下,她是真的爬不起来。

  像是屋漏偏逢连夜雨,钟黎不知道自己是因为心里憋屈还是摔倒太痛,眼眶瞬间潮润了起来。

  幸好,在周焯赶来之前,钟黎从地上爬起来了。

  狼狈、丢脸、尴尬统统隐藏。

  钟黎有些站不稳,微微弓着身子扭了扭自己的手腕。

  “嘶……”真疼。

  周焯大概是从楼梯上下来的,到钟黎面前时还带着微微的喘气。

  “怎么回事?”他冷声问。

  一旁的钟予安连忙把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还一脸天真地问周焯:“哥哥,你真的把我们家给害了吗?”

  周焯并没有理会钟予安,而是看着钟黎。

  钟黎动了动自己的脚,抬腿要走,可刚迈开一个步子,她就疼地拧起眉。

  “你要去哪儿?”周焯问钟黎。

  钟黎没有回答,强忍着疼痛继续走。只是她还没走两步,就被周焯抓住手腕。

  “啊……”手腕上的疼痛让钟黎倒抽一口气。

  周焯松手,“手腕伤到了?”

  钟黎仍是闭口不言。

  她低着头,眼眶里满满的泪水怕是兜不住了。不想看周焯,也不想说话,只想离开。

  但很显然,周焯并不会让她离开。

  男人一把将她打横抱起,也一并看到她从眼角滑落的泪水。

  他轻蔑地低低一笑,对她说:“你是不是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