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强制宠爱 > 第7章 第 7 章
  在处理伤情这一块周焯似乎很有经验。

  钟黎想起,他上学的时候似乎经常打架闹事,也经常受伤。

  那个时候钟黎偶尔听到爸爸钟玉树提起周焯的名字,无非都是:“这孩子又逃课了”、“这个孩子把人打伤进了医院”、“这个孩子太无法无天了”云云。

  听多了,钟黎就会好奇,这个周焯平时没事就是以打架为生吗?

  钟黎自幼生活在象牙塔,实在无法也想象不出来周焯到底为什么会和别人打架。到后来亲眼看到周焯脸上的伤,她对他的印象就更加难以形容。她似乎有点讨厌他,却又是说不上来的讨厌,似乎有点害怕他,但又不知道为什么害怕。每次看到周焯的眼神,钟黎只会下意识地想要躲闪。

  有一年中秋钟黎见到周焯,他的眉角就带着一条大约有三公分的伤口。伤口已经结痂,却让人忍不住好奇。

  那个时候的周焯十六七岁,正上高中,而钟黎也已经上小学,知道分辨是非善恶。

  看到这样的周焯,钟黎总是觉得有点淡淡的渗人,她便跟爸爸说,希望以后周焯再也不要到她家里来。

  钟玉树听后只是笑笑,说:“周焯爸爸妈妈都死了,我们应该关爱他。”

  钟黎好奇问:“周哥哥爸爸妈妈为什么都死了呀?”

  钟玉却怎么都不会再回答这个问题了。

  膝盖上微微的疼痛唤回了钟黎的出神。

  钟黎坐在桌子上,周焯坐在她面前的椅子上。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他身穿一件亚麻质地的黑色衬衫,此时袖口卷起,露出结实有力的手臂。

  钟黎知道周焯的身材不错,而这种身材少不了每日的锻炼。

  书房里的电话会议还在进行,周焯毫无顾忌地把钟黎抱到书房,好像一点都不在意会被她听到什么商业机密。他拿来了医用箱,一面帮钟黎处理伤口,一边一心二用地听着电话会议里别人的声音。

  “目前星空娱乐签约的新人都还在培养当中,计划想让他们参与一些电影制作,让他们露露脸。另外,公司投资的《召集令》已经开始筹拍,原定的女演员方璐因为丑闻原因,剧组准备找个新人换上……”

  钟黎两边的膝盖都破了点皮,伤口倒不严重,却钻心的疼。

  看到钟黎紧皱的眉头,周焯抬头看了眼她,低声问:“很疼?”

  钟黎摇摇头。

  本想说不关他的事,但一想到他正在电话会议,于是住了嘴。

  周焯帮钟黎处理完膝盖上的伤,继而抓住她的手腕。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他轻轻转了转她的手腕,基本就可以判断伤情。

  “不严重。”周焯说。

  钟黎也奇怪,这个时候却很相信周焯说的话。他说不严重,她也觉得没有什么大不了。况且,本来就是小小的摔伤而已,能严重到哪里去?

  既然处理完了伤处,她是不是可以走了?

  她实在不想和他待在同一个空间。

  钟黎打算从书桌上下来,却被周焯按在原地。

  他的掌心带着灼人的温度,隔着布料似乎都能烫到钟黎。

  两人四目相对,周焯缓缓靠近钟黎。

  钟黎进退不得,身体本能往后仰,又被周焯伸手扶住脊背。

  他的气息逼近,薄唇贴在钟黎的耳边,似乎是不想让电话会议那头的人听到自己的声音似的,他低声在她耳边道:“不谢谢我?”

  钟黎咬咬牙,深吸了一口气。

  莫名的,一种羞辱感在她的心头蔓延开来。

  想到他这个时候正开着电话会议,于是钟黎大声说:“周焯,你是想让我谢谢你让我家破人亡吗?哦,还要谢谢你侵犯我的人身自由?”

  原本电话会议里还在说话的某个人,顿时鸦雀无声。

  钟黎以为周焯会生气,只见他俯身将电话连接一关,继而看着她。

  “我说错了吗?”钟黎下意识道。

  面对他,她的内心深处始终还是有那么一点害怕。这种复杂的胆怯并不是一日形成,而是从小听过他骇人的经历。

  钟黎也有理由确定,周焯生气了之后会打她。他从小就是以打架闻名的不是吗?

  但钟黎没有想到,周焯不怒反笑,他说:“没错,你说得没错。”

  钟黎手握成拳,很想伸手击碎周焯笑面虎一样的伪装。

  “你是混蛋!”钟黎咬着牙,她不敢轻举妄动,连伸手打他都不敢。

  反倒是周焯,他又朝她靠近了一点。

  他逼得她无处可退,看着她涨红脸。

  “变态、混蛋,还有什么?”周焯问。

  钟黎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忽然开口库说:“男人不能动手打女人。”

  “打女人?”周焯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似的,问钟黎:“你以为我会打你?”

  钟黎大眼眨巴眨巴看着周焯,像是受惊的小鹿,一脸的警惕。

  周焯把额头抵在钟黎的肩膀上,笑着说:“放心,我不会打女人,更不会打你。”

  钟黎对周焯的这句话持怀疑的态度,但也不打算想太多,她说:“我要走。”

  周焯抬起头:“去哪儿?”

  钟黎老实说:“我爸一个人在医院,我要去照顾他。”

  从下午到现在,她已经离开医院太久了,万一爸爸这个时候醒了怎么办?

  周焯玩味地说:“如果我不让你去呢?”

  “你凭什么不让我去?”钟黎说着伸手猛一推周焯,想让他离自己远一点。

  周焯反而一把抓住钟黎的双手紧紧地按在自己的胸膛。

  “凭什么?”周焯反复琢磨着这几个字,哼笑一声,“你还以为自己是钟家的大小姐?还是你以为这里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钟黎闻言,整颗心顿时冰凉了大半截。

  原本她还抱有那么一点点幻想,以为周焯或许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坏。可眼前的人告诉她,这一切不过是她自己的幻想。

  钟黎暗下眼,机械地看着周焯:“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要什么?”周焯伸手轻轻撩开钟黎脸颊的发丝,“我没记错的话,我好像说过不止一次。”

  钟黎问:“你要我是吗?你喜欢我吗?”

  周焯顿了一顿。

  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让他也答不上来。

  钟黎笑:“你要我,是因为你想羞辱我,你想看到我痛苦,是这样对吗?”

  周焯没有说话,只是抿着唇看着钟黎。

  事实上,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只知道,看到她在别的男人面前笑得那么开心时,他觉得碍眼。

  钟黎咧开嘴轻轻一笑,继而伸手勾住周焯的脖子。她的手微微在颤,但她不在意。

  缓缓靠近,用尽了她所有的勇气和决心,钟黎把自己的唇贴在周焯的唇上,继而狠狠地咬了一口。

  红色的血液很快在两人唇齿之间蔓延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