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强制宠爱 > 第8章 第 8 章
  对于接吻,周焯是陌生的。那一瞬间他脑袋里甚至有短暂的空白。

  唇上疼痛袭来,周焯也不觉得疼,只想贪婪地感受这份温热和柔软。

  原来这就是接吻。

  他自幼有洁癖,即便是身边莺莺燕燕的围了一堆,但他始终孑然一身。原因很简单,他不喜欢被别人碰过的东西,女人也是一样,宁缺毋滥。

  曾经的周焯以为自己是洁癖,后来底下的人以为他喜欢雏,便自作主张送到他房里。看着床上的女人,周焯才惊觉自己不想要的是什么。在他内心深处的强烈欲望告诉他,他想要的是钟黎。

  即便钟黎和别人有过,他似乎也不介意。

  接吻这件事情,钟黎还算有经验,但很笨拙。

  从小到大,爸爸周玉树在任何方面都不会亏待她,但对她和异性交往这一块尤其严格,几乎到了她和只要和男孩子稍微靠近一点,当天晚上就会被周玉树提醒的地步。

  一次两次钟黎还会觉得这是一种关心,但久了她就忍不住反抗。让钟黎爆发是一次同学聚会上,当时她和一个男同学聊到一个试下流行的明星,讨论地还算起劲,后来男孩子顺路就送钟黎回家,在到钟黎家附近的时候钟黎不小心被石头绊了一跤差点摔倒,幸好这个男同学帮主搀扶了她一把。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举动,恰好被当时回家的钟玉树看到。

  当天晚上钟玉树就把钟黎好好的教训了一顿,说她小小年纪不学好居然学会了谈恋爱。

  钟黎那时也正值叛逆期,被钟玉树一顿说只觉得莫名其妙,于是父女俩第一次吵了架。

  那天钟黎质问钟玉树:“在你眼里,是不是我永远不能和男同学一起玩?那好,你就把我关在家里好了。”

  钟玉树叹了口气,说:“你要警惕,男孩子本质是个男人。”

  “所以呢?”钟黎逼着问。

  钟玉树没有解释,只是说:“反正,你不满十八岁不要谈恋爱。就算以后谈了恋爱,也要经过我的同意。”

  因为钟玉树是个男人,他做过这个世界上最恶毒的,最恶心的事情,所以才会把所有男人都视为自己的同类。他拼了命地阻止钟黎和男孩子交往,以为这样钟黎就不会受到伤害,却忘了物极必反。在钟玉树一次次的压制下,钟黎最终还是和陈星晖交往。

  钟黎的初吻,就是陈星晖夺走的。

  作为钟黎的第一任男友,陈星晖十分骄傲,最让他得意的也莫过于得到了钟黎的初吻。

  钟黎不知道的是,她和陈星晖第一次接吻的不远处,周焯正好坐在车上看着那一幕。

  那日黄昏夕阳,周焯忙完一天的工作,独自驱车准备回家,不巧碰上路上施工,所以他调转了一个方向,就在他准备经过一座桥的时候,看到钟黎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

  鬼使神差的,周焯踩下了刹车。从小看着长大的女孩子,现在出水芙蓉,成了一个女人。那一刻周焯意识到,她不再是小妹妹。

  男人抱着钟黎,自以为无人看到这一幕,他用手指勾起钟黎的下巴,低头吻住钟黎的嘴唇。

  周焯不知如何形容当时的感受,只觉得碍眼,甚至,想上去狠狠地推开那个男人。但他没有这么做,他只是静静地看着。最后看到钟黎害羞地将那个男人推开,他一脚踩下油门扬尘而去。

  心里不知道被什么堵地出不来气,周焯又调转了一个方向,将车开去了酒吧。

  或许很多年以后,对于接吻的初次印象,周焯只能用血腥来形容。

  钟黎大概是恨极了他,将他的唇咬出了一道重重的伤口。周焯却就着这伤口,加深了这个吻。

  蔓延在两人唇齿之间的只有浓浓的血腥味道,没有半点美好。

  钟黎很快后悔自己这一冲动的举动。她推不开他,也躲不开他,就好像是第一次接吻那样,她明明不想陈星晖的靠近,却无法阻止男人与生俱来的力量。

  可周焯的吻似乎和陈星晖的不同,渐渐的,钟黎开始沉沦。她的双手攥着他的衣角,躲闪不掉,只能被迫接受。

  周焯仿佛是在品尝一道饕餮美食,不同于她的粗鲁和凶狠,他轻轻地,慢慢地吻她。像是害怕弄碎了心爱的瓷娃娃,周焯小心翼翼。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钟黎确定自己已经陷入了一片温柔的沼泽里,她想从中抽身出来,无奈越是挣扎,越是深陷。

  “不要……唔……”她攥着他胸前的衣襟,摇着头拒绝。

  周焯双手捧着钟黎的脸颊,微微放开,笑道:“是你招惹我的。”

  “我……”不等钟黎开口说完,周焯又封住了她的唇。

  自作自受说得大概就是钟黎。

  最后钟黎准备再咬周焯,被他机警躲过。他学着她咬他的方式,咬住她的唇。

  只是轻轻一咬,钟黎就疼得低吟。

  周焯两只手捧着钟黎的脸。

  巴掌大的小脸,在他的大掌下衬托地更小。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知道疼?”周焯朝钟黎展示了一番她的杰作,“咬我的时候你怎么不体谅我疼?”

  “呸!”钟黎没好气,“我就是要咬你,你这个混蛋,变态!大猪头!”

  “哦,又多了一个大猪头。”

  周焯的心情似乎还不错,回味着钟黎给自己的各种标签。目前为止,大猪头这个标签他觉得还算马马虎虎。男女之间谈恋爱,似乎都会起各种小绰号,周焯记得姚良骥似乎也给自己的女朋友起了个绰号叫兔兔。

  周焯问钟黎:“我是大猪头,那你是什么?”

  “我当然是超级无敌美少女。”她说着,仍在努力要推开他。

  但没用,他像是一尊铁。

  钟黎推不开周焯,无奈眼下这种古怪的姿势。她坐在书桌上张开双腿,周焯毫无顾忌地就站在她双腿中间。

  男人和女人毕竟构造不同,很快钟黎就感受到了一丝异样,是男人身体上的变化。

  于是钟黎又是一脸戒备地看着周焯,很怕他会有逾越的举动。

  “让我下来。”钟黎打算换一种攻势,既然硬的不行,那就尝试好好说话。因为她发现,周焯似乎还没用到丧心病狂的地步,还可以挽救一下。

  但周焯并不打算放钟黎下来,他再次低下头,准备继续刚才那个吻。

  钟黎意识到危险,连忙躲闪。

  “你不要动我。”

  “偏要呢。”

  周焯笑着看她,心里莫名一股无法控制的酥酥麻麻,终于他还是吻住她的唇。

  只是不巧,刚吻上,就听到一声尖锐的大喊声。

  钟予安不知何时驾到,还把周焯和钟黎刚才追逐的一面都看到了眼里。小家伙不是没有在电视上看到辨认接吻,但真人秀还是第一次。他意识到这是什么,不由大喊:“啊啊啊啊,哥哥姐姐你们在偷亲啊!我要长针眼了!”

  钟黎闻言,下意识狠狠推开周焯。而周焯也少了戒备,顺势被她推开。

  不远处,钟予安双手捂着自己的小脸,从指缝脸看到两人分开,于是伸着食指在自己脸上做羞羞的动作,“你们偷亲你们偷亲!你们要生小孩啦!”

  钟黎:“……”

  生平第一次,周焯几不可闻地红了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