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强制宠爱 > 第9章 第 9 章
  很难得,周焯居然害羞了。还是被一个小屁孩的一句话给弄害羞的。

  钟予安一脸好奇,问:“周焯哥哥和姐姐在谈恋爱对吗?”

  “没有!”钟黎立即反驳。

  钟予安皱了皱眉:“你们没有谈恋爱为什么会亲亲啊?电视里都说了,只有谈恋爱才会亲亲的。”

  钟黎咬着牙:“我是被迫的。”

  钟予安:“姐姐,被迫是什么意思?”

  周焯饶有兴致地看着钟黎,微微扬眉:“我没记错的话,是你主动先亲我的。”

  虽然她一开始并没有抱好意。

  钟予安闻言立马又做羞羞的动作,说:“姐姐不害臊!姐姐不害臊!”

  钟黎气不打一处来,顺势从书桌上下来。

  “钟予安,我再问你一次,跟不跟我回家?”钟黎问。

  钟予安看看钟黎,又转头看看站在一旁的周焯,一时之间竟然拿不定注意。

  钟黎说:“你想清楚了,不跟姐姐回家,你就没有姐姐了。”

  钟予安这才闷闷不乐地点头:“姐姐,我跟你回家。”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一直不出声的周焯这是淡淡道:“友情提醒,这里到市区,二十公里,没有车经过,也不好叫车。就你们两个人走路的速度,保守估计大概要走到天亮。”

  周焯说完这句话,钟予安就立马意识到什么,紧紧地抓着门框不肯离开。

  “我不走,我不走了。”钟予安大闹。

  钟黎手腕还疼,一时之间也拉不过钟予安,索性放弃。

  “行,你不走,我走。”钟黎冷声。

  怎料她还未迈开步子,就被周焯拉住手腕往卧室带。

  “安安乖,先和阿姨去睡觉。”周焯拉着钟黎,让她无法逃脱。

  到了卧室,周焯放开钟黎,难得好心肠地告诉她:“好好休息吧,我还忙的很,没空跟你姐弟两人玩。”

  “忙着吞掉我们钟家的家产对吗?”钟黎嘲讽。

  周焯点点头:“你这样说也没错,我刚把你们钟家的一切收入囊中,可不得好好欣赏自己的战利品?”

  钟黎妥协:“既然你得到了钟家的一切,你是不是可以发发慈悲?周焯,好歹我以前喊你一声哥哥。我爸爸现在在医院昏迷不醒,我要去病房守着他。”

  周焯眼神冷了冷,想到钟黎第一次喊自己的哥哥的时候似乎是很害怕。那个时候她躲在她妈妈的身后,好像深怕周焯会吃了她似的,只敢偷偷地打俩他。

  想到这里,周焯对钟黎说:“喊一声哥哥我听听。”

  “喊你一声,你会让我走吗?”钟黎问。

  周焯笑着摇头:“当然不会。”

  他永远都是这副慵懒的调子,仿佛万事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偏偏是他这副样子,让钟黎觉得无力。

  钟黎侧开脸,冷着声说:“你觉得,你配我喊一声哥吗?”

  “配吗?”周焯斟酌了一下,“还是你打算换一个叫法?老公?”

  “呸!”钟黎一脸嫌弃地看着周焯,想不明白他怎么能够如此厚颜无耻。

  钟黎就差给周焯吐口水:“你自己难道不会觉得恶心?”

  倒是周焯,被自己这个突如其来冒出来的念头怔了一下。

  恶心吗?

  他并不觉得恶心,反而觉得挺有趣的。

  让她换一种叫法,是不是会更加有趣?

  “你家破人亡,我也家破人亡,你看看,我们是不是很般配?”周焯说。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若不是这个男人长着一张好看的脸,猥琐男这个称呼非他莫属。但是在这个看颜的社会,排着队想叫周焯老公的女人就不计其数。他说这话非但不会让人觉得猥琐,反而像是一种诱惑。

  钟黎觉得恶心,却苦无办法,她想过报警,但周焯拿她的爸爸生命威胁。

  “你可以离开,但你离开的后果就是,躺在病床上的钟玉树下一秒断气。”周焯说着塞给钟黎一个手机。

  这个手机屏幕上正显示着医院病床上的钟玉树,还昏迷不醒的钟玉树正戴着氧气罩安详地闭着眼。

  曾经,她有一个美好的家庭,爸爸和后母恩爱,还有一个可爱的弟弟。

  现在这一切都没了。

  钟黎死死地攥紧手机,迅速点开拨号键按下110.

  周焯双手抱胸玩味得看着钟黎,仿佛是在期待她按下拨通键。

  钟黎想赌这一场,她按下绿色的拨通键,刚嘟了一下,就见到周焯将另外一部手机递到自己面前。

  那部手机上显示的也是躺在病床上的钟玉树,不同的是,这个时候钟玉树的病床上多出了一个人。

  眼看着那个人下一步会有所动作,钟黎啪地一下将正在通话的手机按掉。

  “好玩吗?”周焯问。

  “你去死!周焯你去死!”钟黎大喊,上去就要和周焯拼命。

  她现在是真的要疯了,如果可以的话,她想杀了他,马上杀了他。

  钟黎双手掐着周焯的脖子,可她不知道,练过闭气的周焯能够十分钟不用呼吸。而她的那点力道,对他来说不过是挠痒痒。

  周焯好笑地看着钟黎的反抗,在她即将崩溃失去理智的时候抱住她,安慰她:“有人守着钟玉树,你不用担心。乖乖地留在这里,只要你让我高兴了,我能把天上的星星摘下来给你。”

  她累了。

  她真的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了。

  “周焯。”钟黎轻轻地喊了他一声。

  “嗯?”他低着头看她,看着她这张憔悴的,无助的小脸,忍不住低头亲亲她的唇。

  钟黎说:“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周焯笑:“是啊,我以前不是这样的。”

  在钟黎的印象里,周焯总是很少说话,他虽然在外名声不好听,可待人处事很有礼貌。有一年冬天见面时,有个人当着周焯的面说他死了爹妈是个没人管教的孩子,但他也只是笑笑不在意,仿佛一点都不放在心上,也不会生气。后来钟黎好奇问他为什么不生气,他只是说嘴巴长在别人的身上。

  现在的他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呢?他让她完全不认识,也非常陌生。

  钟黎绝望地承受着这一切,“你不要动我爸爸,你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

  周焯高兴:“这样才乖。”

  钟黎面无表情,机械地呼吸着。

  周焯伸手摸了摸钟黎的脸,对她说:“你先休息吧,我还有工作要处理。”

  钟黎点点头,乖乖地走到床边坐下。

  原本准备离开的周焯却突然掉头回来,他走到钟黎的面前,居高临下,笑着说:“过些日子,我们结婚吧。”

  钟黎呼吸一滞,本能想要摇头。

  周焯歪了歪脑袋:“你不想和我结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