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我渣过的男人都回来了 > 第1章 第 1 章
  “哎,娇,看看看,学校论坛的帖子。”

  苏骄白的损友黄安安突然从下铺蹦起来,举着手机一脸兴奋。

  盘腿坐在上铺的苏骄白一边啃饼干,一边低头看。

  “惊,s大校园女神陈姗姗泪洒情人湖。原因竟是……”

  “这狗逼三足乌,居然敢拒绝我女神!”

  苏骄白立刻撅蹄子,踢翻了隔壁床那豆腐块一样的被子。

  “果然是顾金坞,连校园女神都能眼不错的拒绝了,啧啧啧……”黄安安摇头叹息。

  顾金坞就是苏骄白嘴里的三足乌。

  S大的首席男神,颜值,身材,家世,没得比。

  这外号还是苏骄白起的。当然只有他跟黄安安在没人的时候会喊喊。

  外号的起因是入学分配宿舍时,第一次在上铺的牌子上看到这名字,苏骄白一句无意的调侃。

  “顾金坞?哈哈哈,是三条腿的金乌吗?”

  由此衍生而来三足乌之说。

  后来,事实证明,人家确实是三条腿的。

  还是谁都赶不上的那种。

  主要表现在那三条腿上厕所的时候基本不会有人往他身边站,就怕自卑。

  而顾金坞除了身体条件格外出众外,智商也是碾压众人,一路成神的那种。

  他作为高考状元,一进s大就引起了轰动,因为他那张帅得惨绝人寰的脸。

  “老子没那三足乌帅吗?”苏骄白不服的挺起单薄的胸脯。

  “当然……没有。”黄安安看着苏骄白那张漂亮的小脸蛋,诚恳的实话实话,“他是校草,你是校花,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你看,多好。”

  “滚!”

  虽然顾金坞备受所有人的赞誉,但苏骄白知道,这就是一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他可不是平白诬蔑他。

  苏骄白曾经半夜看到顾金坞拿着手机自我安慰。

  那手机里面有一段视频。苏骄白没怎么看清楚,只隐约看到一个后背。

  纤细,白瘦,还有两个腰窝。那腰扭得叫浪啊。一身子白皮就跟剥了壳的鸡蛋一样。

  不过最重要的是,苏骄白一看就知道是偷拍的。

  你看看,拿着偷拍的玩意自我安慰,这不是伪君子是啥?这简直就是禽兽!禽兽不如的狗东西!

  女神怎么会看上这种人的呢?

  苏骄白百思不得其解,然后觉得女神一定是被这只狗东西的外表给迷惑了。

  他一定要让女神看到这只狗东西的真面目!

  ……

  “咔嚓”一声,宿舍的门开了。

  拎着午饭回来的顾.狗东西.三足乌.金坞身材颀长的站在门口,那双冷淡的眸子稍稍往上一瞥。

  苏骄白立刻把自己手里啃了一半的饼干藏到枕头底下。

  黄安安立刻正襟危坐,顺便把自己狗窝一样的被子叠成了猪窝。

  顾金坞掀了掀眼皮,目光落到自己被踢翻的被子上。

  黄安安捅了捅苏骄白。

  苏骄白不情不愿的准备去扶,却不想顾金坞猛地出声道:“别碰。”

  苏骄白小脾气上来,立刻甩手。

  切!狗毛病逼事多。

  他们宿舍是四人位,两张上下铺,拼在一起,贴墙而放,一共住了三个人。

  除了黄安安,苏骄白和顾金坞一起住在上面。

  上铺中间有个低矮的床栏杆,抬脚就能跨过去。

  顾金坞有洁癖。

  苏骄白跟他住了半年的贴铺铺友,什么不要在床上吃东西,没换睡衣不要上床,床单被套一个星期一定要换一次诸如此类的鸡毛蒜皮的事情数不胜数。

  弄得苏骄白都以为自己身上藏着成千上万的细菌就差玷污了这位男神的清白。

  要不是因为住在顾金坞下铺比住在黄安安上铺更难,苏骄白早就换地方了。

  “哎,顾金坞。你为什么会拒绝陈学姐?”苏骄白不是个藏的住事的,虽然他很不开心自己的女神居然去跟顾金坞告白了,但更不开心的是这狗逼东西居然敢拒绝他女神。

  顾金坞拎着手里的蛋炒蛋,迈着大长腿,慢吞吞的往宿舍里走。

  路过苏骄白时,轻启薄唇,施舍般的吐出一个字,“丑。”

  丑你妈!

  “顾金坞!你他妈说什么呢?”

  苏骄白正坐在上铺,他气急之下一脚踩住了顾金坞的肩膀。

  顾金坞穿着白色的衬衫,扣子扣到最上面那颗。

  外面那么热,他都没有流汗。

  整个人透出一股禁欲般的无性繁殖,有丝分裂气息。

  顾金坞脚步一顿,呼吸微滞。

  他微一偏头,就能看到苏骄白的腿。

  他穿着半旧的红色大裤衩,大叉着腿,大剌剌的悬在床沿。

  一双腿又白又细,流畅紧致。标准的腿玩年。那抵在他肩膀上的脚蓄着力,带着主人明显的怒气。

  可即使如此,这也是一只好看的脚。

  常年不见日光,脚趾圆润可爱,令人生出一股想把玩的冲动。

  顾金坞只要一偏头,他的脸就能碰到他的脚。

  男人咽了咽喉咙,喉结滚动。

  苏骄白继续踩着他骂骂咧咧,“陈学姐这样的你都看不上,你要什么样的啊!”

  顾金坞拒绝的女生不计其数。

  大家都说,s大的情人湖里流的不是水,而是全校女生的泪。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男人的手修长白皙,指骨分明。

  带着夏日的热气,搭住苏骄白的脚踝,虚虚往上一滑。

  “你这样的。”

  苏骄白像是被烫到了一样,立刻缩着往后退,后背撞到上铺的墙,吓得面色发红。

  “……操,你变态啊!”苏骄白捂着酥麻麻的腿骂。

  顾金坞随意瞥他一眼,放下蛋炒饭,拿了衣服进浴室洗澡。

  仿佛刚才只是在说天气不错。

  苏骄白还要骂,被黄安安阻止了。

  “娇,别骂了,赶紧走吧。当心顾金坞出来打人。”

  从苏骄白踩住顾金坞肩膀开始,黄安安就被吓得连话都不会说了。

  现在才勉强恢复语言功能。

  苏骄白哼一声,从上面跳下来,轻巧落地。

  他一边懒洋洋的应声,一边弯腰提裤子。

  腰身纤细劲瘦,单薄的似乎一折就断。

  顾金坞从浴室慢吞吞的走出来,双眸漆黑。

  “看什么看啊!死变态!”苏骄白挑着那双漂亮的桃花眼怒斥。

  顾金坞呼吸微滞的移开视线,拿了换洗衣服又回了浴室。

  他靠在门上,伸手捂住鼻子。

  流鼻血了……

  ……

  陈姗姗的事情闹得挺大,她过来找苏骄白哭诉。

  苏骄白一边安慰美人,一边在心里骂顾金坞那个狗逼。

  其实苏骄白跟陈姗姗表白过,但是被拒绝了。

  原因就是……他太矮了。

  苏骄白一米七一。

  一厘米,是苏骄白最后的倔强。

  而陈姗姗一米七三。

  两人走在一起,除了像姐弟,还像……母子。

  因为陈姗姗打扮成熟,而苏骄白长得像未成年,太嫩了。

  陈姗姗曾经直言不讳道:“我怕别人以为我犯法。”

  苏骄白苦啊,他苦着苦着就把目光瞥向了正在下面写实验报告的顾金坞。

  他一定要揭穿这只狗逼的真面目。

  苏骄白拿出手机,开始搜索,“如何让一个男人原形毕露”。

  很好,有一个楼。

  所有男性都默认一条:“美人计”。

  苏骄白皱眉,哪里去找美人?

  幸好,有人跟他有一样的疑问,下面有人回答:“网恋嘛,男扮女,女扮男的多了去了。”

  男扮女?

  苏骄白盯住这三个字,摸了摸下巴。

  不行,不行,太掉节操了。

  苏骄白把手机放好,准备睡觉,突然瞥到顾金坞的手机,想起那段模糊的偷拍视频,又是一个机灵。

  他怎么能轻言放弃呢?

  他怎么能让女神被这只狗东西玷污呢?

  鉴于顾金坞这狗逼太能装,苏骄白觉得这事交给谁他都不放心。

  为了女神的幸福,他决定自己上。

  苏骄白注册了一个小号,微信名:百因必有果。

  呵,顾金坞,你的报应就是我。

  ……

  顾金坞有一个骚包的微信名:金屋藏娇。

  呵,呵呵。

  看看,这种名字只有禽兽才会用!

  闷骚,禽兽,变态!

  苏骄白躲在被子里,只露出一颗脑袋,开始打字。

  百因必有果:“千里一线牵,珍惜这段缘。哥哥,在吗?”

  没回?

  苏骄白低头看。

  顾金坞看了一眼手机,没有动。

  明明看到了啊!

  难道是头像不吸引人?

  一颗大萝卜……确实好像不吸引人啊……老子现拍!

  苏骄白看了一眼正一本正经写实验报告的顾金坞。

  想了想,伸出自己那双又细又长的大白腿,往对面顾金坞的枕头上一搭,然后来了一张美腿照。

  苏骄白不会玩滤镜美颜,用的是手机自带照相机。

  像素贼高,拍出来跟高清大片似的。

  可就是这样的手机,那双腿还漂亮白皙的不可思议。

  苏骄白曾经一直为自己的皮肤而苦恼。

  他认为,作为男人,就应该体毛旺盛,八块腹肌,肱二头肌蓬蓬,这样才能吸引美人的注意。

  可现实是,他身上光溜溜的一根毛都找不到。

  “叮咚”。

  好友验证通过了?

  他不过就是换了双腿而已!

  操!杂种,色狼,禽兽!

  苏骄白恶狠狠的唾弃,开始咬牙启齿的打字。

  百因必有果:“哥哥~【亲亲亲】”

  金屋藏娇,“嗯。”

  秒回?狗逼!让你装!看小爷不把你底裤都给扯出来!

  苏骄白捧着手机,翻滚在上铺,露出那头细软的黑发和半截纤瘦的腰身。

  那腰又细又白,扎眼的很。

  顾金坞坐在下面,眼稍一瞥,然后又收回来,落到那个头像上。

  百因必有果:“哥哥,我好喜欢你哦【飞吻飞吻飞吻】。”

  金屋藏娇:“哦。”

  哦你妈!

  金屋藏娇:“头像,是你腿?”

  百因必有果:“是哒~【亲亲抱抱举高高】。”

  金屋藏娇:“看看手。”

  禽兽!

  苏骄白又把自己蒙起来,背对着顾金坞拍了一只手。

  修长白皙,干净漂亮,很适合牵手。

  顾金坞看到小指侧端那颗不显眼的红痣,轻轻勾唇笑了。

  这颗红痣,可能就连主人自己都没注意到吧。

  晚上十二点,黄安安已经开始打呼噜了。

  苏骄白踹了他一脚。

  黄安安翻个身,呼噜声停了。

  苏骄白偷看一眼顾金坞。

  男人一边写实验报告,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搭理他。

  苏骄白打了个哈欠,继续微信轰炸。

  顾金坞关上电脑站起来,拿着手机,似乎是准备上床了。

  苏骄白立刻假装已经睡着,躲在被子里,飞快打字。

  百因必有果:“想要哥哥给我唱摇篮曲【拜托拜托】。”

  金屋藏娇:“宿舍有人。”

  百因必有果:“不嘛不嘛,就要就要【狐狸打滚打滚打滚】。”

  顾金坞盯着手机,没有动。

  苏骄白一咬牙。

  百因必有果:“哥哥不想给宝贝唱摇篮曲吗?【委屈的吃手手】”

  金屋藏娇:“不想。”

  狗逼!

  苏骄白怒摔手机!小腿一蹬,“哐”的一声,脚踢到了铁栏杆,疼得一阵龇牙咧嘴。

  顾金坞抬脚准备上床的动作一顿,他看了一眼那个抖成筛子的被窝,想了想,拿着手机去了浴室。

  虽然浴室的隔音很好,但大半夜的,顾金坞的声音还是传了过来。

  苏骄白一手捂着脚,一手拿着手机。

  手机一滑,直接砸到脸上。

  操!这狗逼居然真的在唱歌。

  金屋藏娇:语音条。

  苏骄白手忙脚乱的找到耳机,插上,点开。

  确实是顾金坞唱的。

  去年新生晚会的时候,顾金坞用一首法文浪漫情歌唱进了全校女生的心里,轰动整个s大。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虽然那种鸟语根本没有几个人听得懂,但并不妨碍顾金坞散发他的个人魅力。

  不过至此之后,他再也没有唱过歌。

  现在,苏骄白有幸听到了他的歌声。

  不可否定,这只狗逼唱得很好听。

  金屋藏娇:“好了,晚安。”

  百因必有果:“嘤嘤嘤,哥哥唱得真好听,以后每天晚上都想听。”

  我累死你!

  金屋藏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