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我渣过的男人都回来了 > 第2章 第 2 章
  热火朝天一晚上。

  第二天,苏骄白挂着两个黑眼圈死活起不来逃课了。

  而被他骚扰了一晚上的顾金坞则精神奕奕的去上大课了。

  狗逼,嗑,药了吗这么嗨?

  苏骄白恶狠狠的瞪着人模狗样的顾金坞。

  这狗逼是遇到什么好事了吗?平时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现在怎么笑得这么骚?

  那边,跟苏骄白一起逃课的黄安安坐在下面舔屏,“陈姗姗真漂亮,这身材,这脸蛋……要是我,我也喜欢她,嘿嘿嘿……”

  黄安安发出猥琐的笑声。

  苏骄白立刻踹了他一脚。

  “闭嘴!”不准肖想他女神!

  黄安安学着苏骄白的样子翻了个白眼。

  不过没有表现出苏骄白的风采,反而像个傻子。

  “知道,知道,你的救命恩人嘛。”

  一年前,苏骄白去海边玩,溺水了。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他女神蹲在他身边安慰他。

  那一刻,阳光灿烂,女神的脸深深刻印在苏骄白的脑海中。

  苏骄白会考入s大,也是因为他的女神在这里。

  苏骄白兴奋道:“我跟陈学姐,简直就是现实版的王子与公主。”

  黄安安贱兮兮的凑上来,“难道不是现实版的小美人鱼?兴许那个时候,就有小美人鱼躲在礁石后面哭呢……”

  “滚滚滚,哪里有那么多狗血。”

  苏骄白一巴掌把黄安安拍下去。

  晚上,陈姗姗约了苏骄白去学校的咖啡厅。

  苏骄白在宿舍一顿折腾,把衣柜里面的衣服都翻了出来。

  不仅把黄安安的床铺给占了,甚至还殃及到了顾金坞的床铺。

  “我穿这套好不好?”

  “我的娇啊!现在是夏天,你这是秋天穿的吧!而且这他妈是礼服吧!”

  黄安安都快被苏骄白的衣服、鞋子、帽子等等东西堆的没地方站了。

  顾金坞打开宿舍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矜持高贵的小少爷穿着一整套高级定制礼服,细软的黑发抹了发胶,服帖的梳到脑后,露出那张精致漂亮的脸。

  侧对他,微微抬着下颚,像只高傲的小孔雀。

  “太夸张了?”

  苏骄白托着下颚沉思。

  可这是女神第一次约他。

  “哎,顾金坞,帅吗?”

  虽然苏骄白很讨厌顾金坞,但不可否认,从顾金坞的穿着来看,他品味极好。

  当然也有可能只是人家颜值高,穿什么都好看。

  顾金坞的视线深邃幽暗,在走廊半暗不明的灯色下轻轻闪动。

  “丑。”

  苏骄白怒了。

  “顾金坞!你他妈再说一遍!”

  “哎哎哎,冷静冷静,娇,你打不过他。”

  苏骄白:……

  面对尽说大实话的黄安安,苏骄白决定忍气吞声,从别的地方找回场子。

  憋着一股气的苏骄白换了普通的短袖短裤,去找陈姗姗。

  “小白,你去帮我问问,顾金坞喜欢什么样子的女生,好不好啊?”

  陈姗姗上来就直奔主题,完全没有注意到苏骄白的精心装扮。

  苏骄白:……委屈。

  陈姗姗,“哎,还有还有,你帮我观察一下他的喜好,比如他喜欢吃什么,穿什么,用什么呀……”

  陈姗姗说话的时候还拽着苏骄白的袖子撒娇。

  苏骄白最受不了美人撒娇了。

  只能委屈的答应去打探情敌。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

  苏骄白回去的时候,顾金坞正在写实验报告。

  苏骄白把陈姗姗给顾金坞买的奶茶往他桌子上一放,“喏。”

  顾金坞瞥一眼,“奶茶?”

  “陈学姐让我给你的。”

  顾金坞伸出去的手转了个弯,拿起水杯喝了一口白开水,“我不喜欢甜的。”

  “爱喝不喝!”

  苏骄白抢过奶茶,吸溜溜的吃一口,满嘴的芝士草莓味。

  真好喝。

  不过他没忘了正事。

  苏骄白翘着腿坐在顾金坞身边,用脚蹭了蹭他的小腿,“哎。”

  顾金坞浑身一僵,往旁边躲了躲。

  苏骄白毫无所觉,凑过去,“你,喜欢什么类型的?”

  顾金坞按着鼠标的手一顿。

  他目不斜视,看着电脑屏幕上印出来的那张苏骄白的脸。

  纤细漂亮,张扬美貌。

  像颗小太阳。

  “漂亮的。”顾金坞从干涩的喉咙里滚出三个字。

  苏骄白翻了个白眼。

  切,肤浅。

  “漂亮是指脸蛋吧?那身材呢?你喜欢一马平川的,还是峰峦叠嶂的?”苏骄白往自己胸前划拉了一下,然后没忍住,又蹭了蹭顾金坞。

  他怎么觉得自己的脚那么痒呢?

  顾金坞身体紧绷,视线下移,又紧了紧喉咙。

  “腰细的。”

  腰细?

  苏骄白皱眉想了想,陈学姐的腰是挺细的。

  那为什么顾金坞不喜欢?

  这狗逼要求还挺多。

  “那,你喜欢吃什么?”

  顾金坞终于把目光从电脑屏幕上移开。

  “茭白。”

  “嗯?”叫他干嘛?还叫的这么亲密?

  苏骄白一脸疑惑的看向顾金坞。

  顾金坞重复道:“茭白,炒肉丝。”

  苏骄白:……

  原来不是在叫他啊。

  真是的,说话总是一个词一个词的往外蹦,装什么高冷。

  “皎白,又白又嫩又滑,”顾金坞的指尖摩挲在水杯边缘,清冷眉目下垂,语气温柔,带着隐忍的古怪,“很好吃。”

  苏骄白浑身一抖,直觉从脚底酥到了天灵盖。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

  “啥又白又嫩又滑?”黄安安突然推开宿舍的门,看一眼苏骄白,傻笑道:“哦,娇啊,他确实是又白又嫩又滑,嘿嘿嘿……”

  嘿你妈!苏骄白一脚把黄安安踹进了被窝里。

  “他说的是吃的皎白!”

  踹完黄安安,苏骄白又开始挠自己的腿和后背。

  “卧槽,娇,你是出去养蚊子了?”黄安安从被窝里冒出一个鸡窝头。

  苏骄白皮肤白,刚才出去一趟,身上被咬了很多蚊子包。

  一个个的鼓涨起来,非常明显,看起来有些可怖。

  “牺牲一只娇,养活全宿舍。”黄安安摇头晃脑的赋诗一句。

  “滚滚滚。”

  苏骄白痒的厉害,不停的抓。

  “别抓了。”

  顾金坞一把抓住他的手,扔给他一个清凉油。

  “先洗澡,再抹药。”

  苏骄白立刻一溜烟的去洗澡,然后带着一身水汽,一屁股坐到黄安安的床铺上开始抹清凉油。

  怪不得刚才他老是觉得痒。

  这些蚊子是要吸干他的血吧!

  抹完了脚,苏骄白又去够后背。

  够不到。

  “黄安安,帮我涂一下。”

  “老子在拉屎!”

  黄安安这个人喜欢蹲厕的时候玩手机,没有半个小时不会出来。

  迟早得痔疮!

  苏骄白把目光转向顾金坞,男人已经准备上床了。

  “哎,顾金坞,你帮我涂一下。”

  顾金坞没有动。

  “大家都是舍友,你帮个忙嘛……”

  要不是实在痒的不行,苏骄白也不会找顾金坞帮忙。

  顾金坞拿过苏骄白手里的清凉油,声音低哑道:“把衣服掀开。”

  苏骄白背对着顾金坞,掀开了身上的睡衣。

  露出纤细白皙的后背,下面两个腰窝,再下面是紧窄的腰线。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顾金坞眸色一暗,想起这劲瘦的小细腰扭起来时,那疯狂的诱人弧度。

  “不用掀那么多。”男人的声音有点哑,呼吸之际都是沐浴露的香味。

  “你怎么这么墨迹,屁事真多!快点,快点!”

  苏骄白又扭了扭腰,一边抓,一边催促道。

  “急什么。”

  顾金坞不紧不慢的给苏骄白涂药。

  苏骄白不仅皮肤白,肤质也十分细腻。

  顾金坞指尖轻动,涂完了药,身上出了汗。

  他站在空调口,呼吸有些重。

  苏骄白眼疾手快的拍死一只蚊子,觉得身上又开始痒了。

  “哎,顾金坞,你有蚊帐……”苏骄白突然仰头,一脸垂涎的盯着顾金坞的蚊帐。

  苏骄白嫌麻烦,没弄蚊帐,晚上睡觉总是被蚊子吵得难受。

  “我今天晚上,跟你睡吧。”

  反正宿舍里有空调,两个大男人睡在一起也不会热。

  “黄安安也有。”

  顾金坞面无表情的盖好清凉油。

  “他打呼噜!”

  说完,苏骄白不等顾金坞反应,直接钻进了他的床铺。

  虽然苏骄白不喜欢顾金坞,但有便宜不占白不占。

  他就喜欢折腾他。

  晚上熄灯后,一股清凉油味道的苏骄白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皱着眉头,一副十分不开心模样的顾金坞,笑得嘴都快要到耳朵根了。

  顾金坞不喜欢别人侵占他的私人领地。

  苏骄白偏要。

  他使劲挤他,把他挤到墙边。

  然后又抱着他的被子,八爪鱼似得缠上去。

  背对着顾金坞,露出那双大长腿。

  不过现在上面全部都是还没消下去的蚊子包。

  黄安安出来的时候宿舍已经熄灯了。

  他没往上铺看,直接滚进了自己被窝。

  然后三秒入睡,呼噜声震天响。

  智商低的人就是没有烦恼。

  苏骄白翻了个身,“哎,顾金坞,你睡了吗?”

  身边人自从上来后,就一动没动过。

  连呼吸都变得若有似无,像是在极力控制。

  “哎。”

  苏骄白去挤他。

  男人勉强从喉咙里哼出一个音。

  “嗯。”

  “顾金坞,你有喜欢的人吗?”

  身边的人长久没有说话,苏骄白觉得自己都快要睡着了,才听到一声淡淡的,“嗯。”

  有?

  苏骄白顿时一个机灵。

  狗逼,有喜欢的人还跟他聊骚,还去勾引学姐!

  苏骄白气得把被子全部都卷了过去。

  狗逼,我冻死你!

  顾金坞热了一晚上,早上五点就起床了。

  等苏骄白裹着顾金坞的被子醒过来,宿舍里哪里还有那只狗逼的人影。

  不过不得不说,顾金坞的床是真舒服啊。

  毕竟这是一只爱干净的狗逼。

  哪里像苏骄白的猪窝……

  ……

  中午,陈姗姗来送午餐。

  皎白炒肉丝。

  顾金坞目不斜视,留下美人独自垂泪,午餐便宜了苏骄白。

  苏骄白一边吃,一边骂。

  猥琐!这只狗逼太猥琐了!

  装得一本正经的,却把陈学姐迷得五迷三道!

  这只狗逼不会在玩欲擒故纵吧?

  苏骄白顿时被自己的猜想惊到了。

  一边跟他在微信上聊骚,一边还勾引学姐!昨天晚上还说自己有喜欢的人!

  苏骄白气得跳脚。

  这种人,就是人渣!

  他一定要替天行道,救学姐于水深火热之中!

  百因必有果:“今天下雨了,宝贝好寂寞哦【心疼的抱住瘦瘦的自己】。”

  金屋藏娇:“嗯。”

  嗯你妈,你他妈便秘啊!整天嗯嗯嗯的!

  百因必有果:“马上就要端午节了,我给哥哥准备了礼物哦【笔芯笔芯笔芯】。”

  金屋藏娇:“什么?”

  百因必有果:“哥哥自己去取快递看鸭~”

  晚上,顾金坞上完大课回来,手里拿着一个快递。

  苏骄白躺在上铺瞥他一眼。

  顾金坞打开快递,里面是一件衣服。

  骚包的粉红色,上面还有一只奇丑无比的盗版凯蒂猫。

  百因必有果:“哥哥,收到我的礼物了吗?你喜欢吗?【爱心爱心爱心】这是人家精心挑选的【真的,骗你是小狗】。想要哥哥穿给我看【捧心期待】。”

  金屋藏娇:“你知道我是谁?”

  百因必有果:“当然啦,我是暗恋哥哥的人。【害羞害羞(ω)】我正躲在某个角落里看着哥哥呢~【暗中观察JPG】。”

  我他妈吓死你!

  顾金坞拿着手里的衣服,眉眼微微上挑。

  苏骄白躲在被子里,发出“嘿嘿嘿”的声音。

  百因必有果:“哥哥一定会穿的吧~”

  金屋藏娇没有说话。

  顾金坞放下了手机,慢条斯理的抬眸朝上铺看过去。

  苏骄白裹着被子,露出一双腿,搭在床沿边,轻轻的晃。

  脚趾粉白细腻,腿型流畅诱人。

  随着他偷笑的动作微微抖动。

  顾金坞低头,拿起手机,慢吞吞的打字。

  金屋藏娇:“见面,就穿。”

  苏骄白手机一晃,砸在了脸上。

  操,这只狗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