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我渣过的男人都回来了 > 第10章 第 10 章
  苏骄白没有答应顾金坞,没想到他爸居然真的给他找了个男人来相亲。

  他怎么就从来都没有发现那老东西是个这么开放的玩意呢?

  苏骄白沉思了一个小时,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

  没办法了,只能把顾金坞带回去了。

  “行啊,不过你要先帮我一个忙。”

  对面的狗逼面对他的要求,开始拿乔。

  苏骄白道:“不会缺你钱的。”

  “我现在缺的不是钱。”

  “那你要干什么?”

  顾金坞沉吟半刻,慢条斯理道:“今天晚上,陪我去参加一次宴会。”

  “宴会?”苏骄白很疑惑,“你去参加什么宴会啊?”

  “唔……”顾金坞沉吟半刻,道:“我妈生日,想见见未来儿媳妇。”

  看到苏骄白一副古怪表情,顾金坞继续道:“放心,见完就散了。不用你跟我结婚。”

  “谁他妈要跟你结婚。”

  男人勾唇一笑,又加了一个条件,“穿女装。”

  苏骄白:……

  “你他妈,不缺女人吧?”

  虽然现在顾金坞名声不好,但在s大的人气却不减反增。

  以前的他是朵高岭之花,可望而不可及。

  现在的他是朵人间富贵花,谁都想过来掐一把。

  想包他的人从校门口排到了校门尾。

  这只狗逼却偏偏掐着他不放。

  顾金坞从口袋里掏出线条流畅的银制打火机,放在手里把玩,然后点了一根烟。

  “啪嗒”一声。

  青烟笼起,缥缈虚拟。

  苏骄白皱了皱眉,却没说话。

  顾金坞最喜欢隔着烟雾看苏骄白。

  这个时候,少年凌厉的眉眼被青烟笼罩,整个人似乎都柔软了下来。

  尤其是那双眸子。

  让顾金坞想到那日复一日的梦中,被泪水浸透的模样。

  张扬又娇气。

  他的视线落到苏骄白身上,就像是有实质一样,压的人喘不过气。

  空气突然变得粘稠。

  苏骄白下意识往后退一步。

  顾金坞咬着香烟,声音低沉道:“我不缺女人,缺你。”

  操……

  苏骄白顿时浑身恶寒。

  这狗逼的本质就是太骚,见到谁都想撩的职业病简直就是只变态!

  不过苏骄白想着他现在需要这狗逼帮忙,他们这样也算是互相帮助了。

  而且他女装后谁也认不出来。

  帮他也不是不行。

  “行。”

  苏骄白答应了,但他没想到,今天晚上就是宴会。

  苏骄白眼睁睁的看着顾金坞从衣柜里拿出一个盒子。

  里面赫然就是一套新礼服。

  “放心吧,是按照你的身材量身定制的。”

  苏骄白:……为什么他觉得自己在往套里钻?

  这礼服看上去不是一天就能准备出来的吧?还是按照他的尺寸来的?

  “现在就换上试试。”

  苏骄白怒掀盒子,“你他妈变态啊!被人发现怎么办!这是在宿舍!”

  “穿不穿?”男人淡定的掀了掀眼皮。

  ……穿!那,也,也不用从里到外都换吧……

  苏骄白看着那被压在盒子最下面的玩意,眼角抽抽。

  这几根线的玩意,能穿吗?

  “不换就算了。反正我也能找别人帮忙。不过你嘛,好像找不到别人了。”

  狗逼。

  苏骄白骂骂咧咧的开始脱衣服。

  男人坐在桌子上,搭着一双大长腿,好整以暇的欣赏,然后看到苏骄白奇怪的动作。

  “你干什么呢?”

  苏骄白一边扯,一边面无表情道:“勒裆。”

  “哦,那是你穿反了。”

  苏骄白:……他妈的,老子迟早弄死你这只狗逼。

  突然,“咔嚓”一声,是钥匙开门的声音。

  苏骄白吓得面色惨白,立刻就要脱衣服,却被顾金坞一把按住了胳膊。

  “操,你他妈放手……”

  苏骄白急的不行,压低声音使劲踹顾金坞。

  男人纹丝不动,甚至还帮苏骄白把后背的礼服拉链拉了上去。

  “刺啦”一下。

  少年纤细的后背被礼服包裹,显出窄窄的身段。

  从后面看,完全不会想到这是一个男人。

  顾金坞双眸深谙,指尖滑过细腻的布料,似是欣赏,又似感叹。

  苏骄白一偏头,就看到了顾金坞的变态表情。

  他瞪眼,表情嫌恶,“你不会是有什么特殊癖好吧?”

  男人的指尖落到苏骄白后颈处,带着微微凉意。

  这种命脉被捏住的感觉让苏骄白不适的皱了皱眉。

  “我说过了,不管什么癖好,只针对你。”

  果然,这只狗逼就是看他不顺眼,在折腾他!

  从第一天见到顾金坞开始,面对男人那饱含深意的视线,苏骄白就知道这只狗逼绝对是对自己有意见。

  不然怎么哪哪都找自己的茬?

  外面的人都说顾金坞性情冷淡,只有苏骄白知道这个人骨子里有多恶劣。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呵。”苏骄白冷笑一声。

  你这个半夜看黄片的变态,下次我他妈一定要给你录下来。

  “咔咔咔……”外面钥匙甩动的声音更加响。

  苏骄白咬牙切齿的瞪顾金坞,“你他妈别玩了。”

  “你求我啊。”顾金坞叼着烟,凑近苏骄白。

  苏骄白被那烟味熏得双眸泛红,眼尾沁出漂亮的粉。他扬着下颚,单薄劲瘦的身体站在那里,居高临下的看他。

  要多张扬,就有多漂亮。

  顾金坞神色微怔,就看到那漂亮的嘴唇轻动,吐出三个字,“你好贱。”

  “哦,多谢夸奖。”男人脸上笑着,从善如流,照单全收。

  “娇?娇?你在不在啊?”黄安安开始在外面拍门。

  苏骄白急的一脸大汗。

  “噗……”顾金坞突然笑出声,“门我已经反锁了。”

  怪不得黄安安开了那么久都没打开,现在改拍门了。

  苏骄白:……操,这只狗逼。

  苏骄白觉得自己迟早要被这变态玩死。

  ……

  苏骄白原本以为这只是一场普通的家宴。

  却没想到来了这么多人。

  单单外面的豪车就已经能开一场史无前例的豪车展览了。

  “你家……”

  “嗯?”顾金坞从喉咙里哼出一个音,然后下车,绅士的替苏骄白开车门。

  苏骄白大剌剌的提着裙子,露出一大截白腿,被顾金坞眼疾手快的拽了下去。

  面对顾金坞娘们唧唧的动作,苏骄白不耐烦的推开他,叉开着腿往前走。

  顾金坞看到他的动作,一愣,然后上去一把将人按住,抵在车门上。

  “你干嘛?”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苏骄白嫌弃的推了推,没推开。

  “宝贝儿,你如果不好好走路的话,我不介意让你以后都合不拢腿。”

  苏骄白:……你他妈才骚的合不拢腿。

  少年骂骂咧咧换了走路姿势,别扭了好一阵才适应。

  “这是你家?”

  苏骄白指着那硕大的花园别墅。

  此刻里面灯火通明,宾客往来不绝。

  “不是。”

  顾金坞否认。

  这只是一幢临时收拾出来开宴的别墅而已。

  苏骄白轻轻吐出一口气。

  也是,这种别墅虽然豪华,但想租也是能租到的。

  苏骄白只以为顾金坞是为了面子才会搞得这么隆重。

  至于那些豪车,可能都是他“服务”过的富二代过来捧场的吧。

  一瞬间,苏骄白看向顾金坞的视线就跟在看名牌交际花一样。

  “兄弟,挺辛苦吧?”

  顾金坞:???

  “哎,你家什么条件啊?”苏骄白迅速转了话题。

  “家里就我一个。我爸走的早,我妈身体不太好。”

  苏骄白顿时脑补出一场大戏。

  怪不得顾金坞会走上歧路。

  小小年纪,带着重病的母亲,因为皮相,被那些脑满肠肥的有钱人看中,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啧啧啧。

  想到这里,苏骄白突然觉得顾金坞的变态癖好还情有可原。

  这种童年创伤变身成年癖好的事,他是能理解的。

  不过……“你有病还是要趁早看病。没钱就跟我说。小爷别的没有,钱最多。”

  顾金坞:……

  完全不知道苏骄白脑补了什么玩意的顾金坞伸出自己的胳膊,递到苏骄白面前。

  苏骄白想了想,艰难的从紧绷的礼服里掏出两个硬币递给顾金坞。

  这是他准备坐公交车的。

  不过这人怎么要钱都要的这么含蓄。

  伸个胳膊干什么?要伸也要伸手啊。

  顾金坞低头看着那两个硬币,面无表情的收好,然后把苏骄白的胳膊挎在了自己的臂弯上。

  “卧槽,娘们唧唧的。”

  苏骄白正想甩开,却不防顾金坞胳肢窝猛地一夹。

  就跟扑兽夹似得,死死咬住不放。

  任凭苏骄白怎么抽都抽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