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我渣过的男人都回来了 > 第11章 第 11 章
  就着这个别扭的姿势,苏骄白被顾金坞带了进去。

  里面觥筹交错,人声嘈杂。

  苏骄白不太适应这样的场面。

  “去见我妈吧。”

  幸好,顾金坞也不准备让苏骄白去应酬,径直带着人从旁边的小道走廊上了楼。

  相比楼下,楼上很安静。

  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墙壁上挂着一些欧式风格的抽象画。

  顾金坞径直走到最后,打开门。

  欧式风格的装修室内,花色软沙发上坐着一个女人。

  她穿着黑色的晚礼服,头发挽起,露出那张妆容精致的脸。

  她长得跟顾金坞很像。

  眉眼皆是淡淡的远山青黛感,带着看不出年纪的优雅端庄。

  “妈。”

  顾金坞喊了一声。

  苏骄白神色微愣,张了张嘴,跟着喊,“妈……”呸,“阿姨。”

  女人站起来,气质柔和,微笑道:“是苏小姐吧?金坞跟我提过很多次了。”

  女人的谈吐,礼仪都很不俗。

  苏骄白莫名有点紧张。

  他一向不擅长应付这么温柔的人。

  这种如水般的浸润感,让他浑身不适。

  “苏小姐长得很漂亮,平时有什么爱好吗?”

  苏骄白机械道:“打篮球,游戏,飙车……”

  金夫人一愣,笑了,“很特别呢。怪不得金坞会喜欢你。”

  苏骄白干笑两声,越来越心虚。

  这只狗逼,连这么优雅的美人都骗。

  金夫人似乎真的对苏骄白很有好感。

  “听说苏小姐跟金坞是一个学校的?”

  “对,我们还是一个寝……一个系的。”

  苏骄白及时住嘴,差点露馅。

  看着在自家老母亲面前一副小学生坐姿,一问一答,乖乖到完全没有那种嚣张跋扈感的苏骄白,顾金坞觉得有些惊奇。

  这一惊奇,男人就忍不住开始动手动脚,试探苏骄白的底线。

  毕竟这个样子的苏骄白太乖了,他忍不住想欺负一下也是很正常的。

  一会子摸摸他的手,一会儿碰碰他的脸,最后去扯苏骄白领口挂着的一朵小饰物花。

  被不堪其扰的苏骄白恶狠狠的拍开。

  被打了的顾金坞也不恼,就那么笑盈盈的看着他。

  笑起来的顾金坞,跟面前的美人十分相似,苏骄白有一瞬恍惚。

  那边,金夫人还在温温柔柔的说话,苏骄白坐在沙发上,捧着手里的红茶,无意识的一边答话,一边盯住桌子上的蛋糕。

  主要是他不好意思看人。

  蛋糕小小一块,上面点缀着新鲜的草莓。

  是小女生都会喜欢的款式。

  不过苏骄白是个大老爷们,他盯着只是因为紧张。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现在看到的是个什么玩意。

  一只手突然伸出来,把蛋糕推到苏骄白面前,还贴心的给他塞了勺子。

  男人握着他的手,语气亲昵,“多吃点,你就是体质太弱了。做的时候总喊疼。”

  “噗……”

  苏骄白一口红茶喷了出来。

  尽数落到了对面的女人身上。

  “对,对不起阿姨……”

  “没事,没事,我去换套衣服。”

  金夫人脾气极好,笑盈盈的走了。

  苏骄白立刻怒瞪顾金坞,“你他妈说什么呢!”

  男人长眉一挑,穿着笔挺西装的男人莫名透出一股与自身气质不符的匪气。

  “做戏嘛。”他看着苏骄白,视线落到他微微泛红的面颊上,“谅解一下,嗯?”

  最后那个尾音,骚气十足。

  苏骄白气得面色涨红,咬牙切齿。

  “金坞,过来一下。”

  里面传来金夫人的说话声。

  顾金坞脸上笑意未褪,在苏骄白吃人的视线中起身,走了进去。

  “操!”

  房间里只剩下苏骄白一个人坐在沙发上。

  他先是扯了一把身上的礼服裙,然后又恶狠狠的踹了一脚面前的软沙发。

  这狗逼,给他憋屈的。

  “苏,苏小姐?”

  门口传来一道细细的声音。

  苏骄白转头,看到一个女人。

  莫名觉得有点眼熟。

  “我是朱冉冉。”

  顾金坞上次的相亲对象。

  苏骄白一拧眉,看向朱冉冉的视线带着凌厉的探究。

  苏骄白即使脸上画着浓妆,也依旧掩盖不住他那股张扬劲。尤其此刻他还臭着一张脸。

  朱冉冉立刻就想到了这位苏小姐以前的英姿。

  “那,那个,我是来找金夫人……”

  听着朱冉冉哆哆嗦嗦的声音,苏骄白面色微红,不耐烦道:“在里面换衣服。”

  朱冉冉畏畏缩缩的进来了,站在离苏骄白三米远的地方。

  苏骄白虽然不算聪明,但也不傻。

  他大剌剌的摊开在沙发上,搭起腿,问朱冉冉,“顾金坞家到底是干什么的?”

  朱冉冉一脸震惊,发出鸡叫,“你不知道?”

  苏骄白翻了个白眼。

  我他妈知道还问你。

  朱冉冉立刻坐到苏骄白对面,开始滔滔不绝。

  从顾金坞穿开裆裤解救迷路小萝莉开始讲到他小学毕业,被苏骄白粗暴打断,“说人话。”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朱冉冉轻咳一声,“你知道金家吗?”

  “海市金家?知道。”

  如果说苏家是豪门的话,那金家就是顶级豪门,完全没有可比性,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

  “顾金坞这个名字,其实是双姓。他爸姓顾,在顾金坞很早的时候就去世了。”朱冉冉说到这里,偷觑一眼苏骄白,“他妈姓金。就是金家的那个独生女。”

  操,果然,这只狗逼真的在骗自己!

  正巧这时,顾金坞从房间里出来,人模狗样道:“妈说让我带你先逛逛。”

  苏骄白双手环胸坐在沙发上,冷笑着盯住顾金坞。

  顾金坞看一眼苏骄白,再看一眼心虚的朱冉冉,面色不变,只是朝他伸出手,“走吧。”

  “呵。”苏骄白没搭理他,直接就往外走。

  顾金坞跟出去,还没走上几步,就被苏骄白拽着领子压在了墙上。

  虽然矮了半个头,但苏骄白气势不减。

  老子可以踮脚!

  “你骗老子?”苏骄白恶狠狠的瞪着顾金坞,语气有些冷。

  顾金坞指尖搭着烟,看他一眼,没有说话。视线落到那近在咫尺的唇上,微微咽了咽喉咙。

  苏骄白见顾金坞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也不准备解释的样子,已然确定。

  这狗逼就是在骗自己。

  他冷笑一声,转身就走。

  亏得他还把这玩意当小可怜,三番五次的救他。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敢情他在耍猴呢!

  而他就是那只猴!

  不过没走出三步,苏骄白就又返回,表情惊恐至极,就跟看到了鬼一样。

  “那老东西怎么在这?”

  顾金坞眉眼一挑,看到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目的性极强的走过来。

  与他对上了眼。

  中年男人长得跟苏骄白有五分相似。

  乍眼一看,就跟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苏田舟远远就看到了顾金坞。

  作为金家独子,顾金坞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

  自小万千宠爱在一身,就算是要星星,要月亮,都有人上赶着给他摘。

  苏田舟急急上来问好,不愿意放过这只肥羊。

  顾金坞揽着怀里的女伴,淡定应对。

  苏田舟一向听说这位金家公子洁身自好,低调行事,没想到居然会在这种角落里跟自己的女伴不清不楚。

  他有意想看看这位女伴是哪位豪门小姐,却不想这女伴是过于害羞还是不愿露脸,始终黏在顾金坞身上,只留给他一个后脑勺。

  刚才,电光火石之间,苏骄白在光秃秃的走廊和顾金坞之间选择了顾金坞。

  他猛地一下扎进顾金坞怀里。

  把人撞到了墙上。

  顾金坞轻咳一声,下意识伸手揽住人,那边苏田舟就过来了。

  “这位是……”

  听到苏田舟的声音,原本摸着顾金坞脑袋装亲昵的苏骄白猛地手劲一紧。

  顾金坞差点以为自己要英年早秃。

  “我女朋友,喝醉了,在撒娇呢。”

  撒你妈的娇。

  苏骄白在心里怒骂,手劲更重。

  顾金坞微微偏头,顺着苏骄白的力道弯腰,凑在他耳朵边上,“宝贝儿,乖一点,嗯?”满眼宠溺。

  然后慢条斯理的伸手压住他的脑袋,反手扯住了他假发里面的真头发。

  操……

  苏骄白头皮一疼,松了力气。

  这狗逼。

  这边两方僵持不下,那边苏田舟还在跟顾金坞套近乎。

  苏骄白一向知道自己这个老父亲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

  就是没想到他对着比自己小了一轮的顾金坞还这么能说会道。

  苏骄白觉得现在就是让苏田舟认顾金坞作义父,苏田舟都能立刻跪下来三拜九叩,把他当亲爹一样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