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我渣过的男人都回来了 > 第13章 第 13 章
  试衣间内剑拔弩张。

  苏骄白看着面前双眸阴暗的男人,努力咽着干涩的喉咙。

  他也不是怕,就是觉得腿软。

  苏骄白挪着身体往旁边躲。

  顾金坞领口的衬衫扣子被扯开两颗,露出纤细优美的锁骨。黑发尽数在发顶,露出一点细细的美人尖。

  原本应该清冷平和的一个人,此刻却张牙舞爪,气势吓人。

  他垂眸,盯住面前的苏骄白。

  苏骄白一边企图转移话题,一边一点点的往门口挪去。

  在这种气氛下,他甚至都忽略了自己身上要人命的束腰。

  “你,你怎么在这?”

  “检查。”

  顾金坞是学生会长,元旦节目都要过他的眼。

  所以出现在这里也不奇怪。

  见男人虽然阴沉着一张脸,但居然还肯跟他说话,语调似乎也平稳,苏骄白觉得气氛渐渐和缓下来。

  他的指尖触到身后的门把手,胸口憋着的那股气缓慢下沉时,面前的男人突然动了。

  苏骄白下意识伸手,朝前一拍。

  “啪”的一声,就是一个巴掌。

  男人愣在那里。

  苏骄白也愣住了。

  他抬着手,掌心刺麻麻的疼。

  “那,那个,顾金坞,你冷静一点,我不是故意的,是你自己把脸伸过来……”让我打的。

  苏骄白声音干涩,指尖都在抖。

  打人不打脸,苏骄白也不是故意的。

  刚才只是一个巧合,不能算打巴掌,毕竟只是轻轻拍了那么一下。连点痕迹都没有。

  就跟调戏人似得滑过去。

  可这无意识间的动作似乎彻底惹恼了男人。

  “呵。”

  男人低笑一声,猛地朝苏骄白扑过去。

  苏骄白被突如其来的冲击力撞得一个踉跄。

  身体往后倒,撞到身后的门。

  却不想他倒下的趋势并没有停下来,反而被身上的男人压着,直接就把门给撞破了。

  可怜的锁“啪叽”一下飞了出去。

  薄薄的一扇木板门,彻底跟试衣间分离。

  顾金坞下意识伸手护住苏骄白的脑袋。

  他也没想到这试衣间的门这么不结实。

  “啊!”

  最可怜的不是被顾金坞压在身后的苏骄白。

  而是躲在门口偷听的陈姗姗。

  她来不及撤离,被压到了腿。

  “啊!我的腿断了!哇啊啊!”

  陈姗姗一路哭天抢地的被人抬上了救护车。

  她只是想吃个瓜啊!

  顾金坞看着急忙慌跳上救护车的苏骄白,微微蹙眉,艰难的动了动刚才压在苏骄白脑袋下面的手。

  ……

  苏骄白是个男生,呆在病房不合适,在外面走廊将就了一晚,第二天去帮陈姗姗买早餐。

  路过吸烟区的时候,看到顾金坞穿着昨天的衣服,站在安静的吸烟区里鹤立鸡群,身边的垃圾桶上已经堆了十几根香烟屁股了。

  装模作样。

  苏骄白轻嗤一声。

  要不是他昨天突然发神经,陈学姐也不会被压到腿。

  苏骄白正准备目不斜视的过去,突然瞥见男人垂在身侧的另外一只手红肿青紫,甚至还有点僵硬。

  不会是昨天伤到了吧?

  哎,这是医院,他操什么心!

  苏骄白甩了甩脑袋,去找陈姗姗。

  陈姗姗的情况不严重。只需要打个石膏静养就好了。

  单人病房里,陈姗姗打着石膏吊在病床上,一边吃炸鸡啤酒,一边兴奋的拉住苏骄白说话。

  “那个,我都这样了,也不能演王子了。今天早上我想了一下,觉得白雪公主和王子都用两个男生来演的话,会更吸睛。”

  苏骄白:???

  “这个意思呢,就是,就是……”陈姗姗欲言又止。

  苏骄白脸上的表情渐渐扭曲。

  “小白啊,你别担心。我给你找了一个超级帅的。”

  陈姗姗心虚的去拍苏骄白的肩膀,努力安抚。

  苏骄白原本不想答应,但看着陈姗姗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还是决定舍命陪美人。

  但他万万没想到,接王子这个角色的人,居然是顾金坞。

  “怎么是你!”

  顾金坞叼着嘴里的烟,靠在墙上,身姿散漫又随意。

  那边陈姗姗拄着拐杖,刚一回话剧社,就已经乐颠颠的忙活开了。

  “哎呀,小白,你来了。顾学弟,早上好啊。”

  “陈学姐,你没有跟我说……”

  “我听说你们是舍友,这样再好不过了!距离元旦还有一个月,你们好好培养感情啊!”

  陈姗姗一咕噜说完,就去检查道具了。

  苏骄白扭头,恶狠狠地盯住顾金坞。

  “看屁看!”

  “哦?”

  男人一挑眉,视线下移,落到苏骄白的屁股上,神态依旧懒散。

  苏骄白下意识捂着屁股往后躲,“你变态啊!”

  顾金坞无辜道:“是你让我看的。”

  苏骄白那双桃花眼气得都要瞪成牛眼了,“你不好好去练你的钢琴,来凑什么热闹?”

  作为学生会长,顾金坞在元旦晚会上的节目是弹钢琴。

  听说这位会长大人一个人就是一支乐队,谁也别想赚他的钱。

  对此,苏骄白觉得虚伪至极。

  你这么能怎么不去跟郎朗pk呢?

  顾金坞弹了弹手里的香烟,另外一只手插在裤兜里。

  “昨天的门,是我和你一起弄坏的,作为赔偿,我答应陈学姐来演王子……”

  “要不是你发疯撞我,那门能坏吗?”说到这事苏骄白就跳脚。

  他立刻截断顾金坞的话,一副“你这只狗逼”不要推卸责任的样子。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眼睛红红的像是委屈。

  顾金坞眉眼下垂,按灭指尖的香烟。

  顾金坞确实没有推卸责任。

  他答应了陈姗姗的“无理”要求。

  苏骄白又问,“你昨天发什么疯?”

  顾金坞没有说话。

  “你不会是喝酒了吧?”所以来找他耍酒疯?

  苏骄白努力回想,昨天到底有没有在顾金坞的身上闻到酒味。

  顾金坞偏头,深邃的轮廓侧脸在氤氲灯色下罩着一层朦胧感。

  他吐出一句意味不明的话。

  “大概,是醉了吧。”

  ……

  既然是醉了,苏骄白也不好多计较。

  毕竟人家正式受害人都不计较了,他也不能多事。

  确定了主演人员,大家立刻开工。

  本来为陈姗姗量身借来的王子服当然不能给顾金坞穿了。

  陈姗姗就立刻又去借了一套。

  然后催促着顾金坞换上。

  男人在试衣间里面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又被造型师折腾了好几个小时,才面带薄汗的走出来。

  刹那间,整个舞台的光都被吸引了过去。

  这是一套中世纪的欧式风格服装。

  男人身穿白色外衣紧贴腰身,腰线劲瘦,侧边挂着一柄骑士剑。只有手臂四分之三的短袖口收紧,露出里面的花边袖口。

  裤子宽松,垂直长袜处,用玫瑰花式带子绑起来,还是骚包的蝴蝶结。外罩一件圆形斗篷,固定于一肩。

  虽然衣服廉价,但穿在男人身上,立刻就变得十分华贵。

  甚至顾金坞那头黑发还被挑染成了金色。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他原本就五官深邃,再加上造型师的刻意烘托,乍眼一看,整个人就跟从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真正王子一样。

  男人漫不经心的站在那里,一点也不局促的让人审视。

  浑身气质清冷,总是带着一股高高在上的气质。

  尤其是垂眼看人时,那股缱绻温柔,令人无端动容。

  周围传来抽气声,大家纷纷拿出手机拍照。

  如此盛世美颜,简直是人间极品。

  陈姗姗抖的连手机都快拿不住了。

  拍完照,她立刻扯着苏骄白去换衣服。

  苏骄白艰难的套上那个束腰,然后换上那条十分繁复的公主裙。

  这条公主裙在白雪公主的设计上略微进行了改良。

  领口宽,衣领低,露出臂膀,腰线提得很高。

  细腻的蓝,衬在苏骄白细腻的肌肤上,更显白净。

  苏骄白艰难的提着裙,一步一挪的走。

  硕大的裙撑像棵面包树似得把人托起来。

  苏骄白一脸苦相,却不知现在的他在别人眼里是何等风情。

  窄肩,细腰。红唇,黑发。

  下颚扬起,眉眼如星,像颗熠熠生辉的小太阳。

  带着与生俱来的骄纵贵气。

  真是十分符合公主的人设啊!

  “一个男的都美成这样,我不活了……”

  “呜呜呜,果然是我们校花,真是太漂亮了,崽,妈妈爱你……”

  顾金坞是s大公认的男神校草。

  苏骄白是s大公认的“女神校花”。

  听说这还是本来的校花看到苏骄白那张脸后自动退位的。

  而对此,苏骄白一无所知。

  毕竟在苏骄白的暴脾气面前,谁也不敢提这事。

  “好好好,完美!”

  看着站在一起的两个人。

  陈姗姗激动的差点把拐杖甩飞。

  顾金坞眸色幽暗,盯着少年被勒得极其纤细的腰身。

  果然,腰很细。

  而且,也很软。

  苏骄白似有所觉的抬眸,顾金坞神色自然的将视线收回来,手里被陈姗姗塞了剧本。

  “快,练习一下。”

  陈姗姗激动的面红耳赤。

  顾金坞面无表情的念出台词,“哦,我美丽的公主,你真是这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苏骄白:……这煞笔台词到底是谁写的!

  尤其是对着顾金坞那张脸,苏骄白觉得这简直比把他五马分尸还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