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我渣过的男人都回来了 > 第16章 第 16 章
  “听说刘尔施被他爸打断了一只手,然后退学了。”

  苏骄白一边说话,一边把手里的苹果块往顾金坞嘴里怼。

  顾金坞咬一口,声音含糊道:“一只手怎么够呢。”

  苏骄白没听清楚,继续啃苹果。

  等一个星期后顾金坞出院,苏骄白才看到新闻。

  刘尔施入狱了,刘氏集团成为了历史。

  果然不愧是金家呀。

  苏骄白虽然不像顾金坞,早早接触了家族生意,但对金家的权势还是颇为感叹。

  短短一个星期,就把在海市辉煌如此的刘家逼入绝境。

  ……

  排演的时候出了这么大的事,还把金家的宝贝心肝弄进了医院,校方立刻把元旦晚会推迟了。

  并把陈姗姗的《白雪公主》也给一并取消了。

  理由是太清新,所以禁了。

  陈姗姗:……

  而与此同时,顾金坞是金家独生子的事也在学校里广为流传。

  那些被流言所惑的人立刻恍然大悟,然后夹紧尾巴做人。

  毕竟那个时候他们可没少落井下石。

  不过顾金坞似乎一点都没有秋后算账的意思。

  他仿佛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外界对他的眼光,评价,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只有一个人,只要他一如既往,其它的他都不会关心。

  顾金坞坐在轮椅上,视线下移。

  阳光炙热,倾洒而落。

  少年纤细颀长的影子投射下来,站在他身后,与他紧紧贴在一起。

  那么亲密。

  顾金坞忍住笑,双手轻轻收拢,然后缓慢往后靠去。

  他的脑袋抵在苏骄白的腹部。

  轻轻蹭了蹭。

  苏骄白没注意到顾金坞的小动作,还在哼哼唧唧的说顾金坞明明能走会跳还矫情的要坐轮椅。

  虽然抱怨,但苏骄白还是动作小心的给顾金坞拉紧了身上的衣服。

  避免碰到伤口。

  ……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天气越来越冷,顾金坞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

  期末考试如期而至。

  苏骄白正在为期末考试焦头烂额的时候,那边热爱学习,坚持上学,身残志坚顾金坞吊着胳膊,翘着腿,正坐在宿舍里看电影。

  苏骄白咬着笔:他恨啊!太恨了!

  黄安安东拼西凑,拿了三根笔,朝着顾金坞的方向拜了三拜。

  苏骄白踹他一脚,“你干什么呢?”

  黄安安一脸虔诚,“求大神保佑我不挂科。”

  苏骄白一边鄙视,一边把黄安安的笔借过来跟着一起拜。

  顾金坞一转头,就看到两个神神叨叨的人。

  顾金坞:“……你们干什么?”

  黄安安道:“求不挂科!”

  顾金坞一挑眉。

  苏骄白立刻把手里的三支笔塞给顾金坞。

  “拿了上贡品,你就要做到应尽的职责。”

  顾金坞不说话。

  苏骄白轻咳一声。

  “那什么,到时候传个纸条……”

  “哦~”

  顾金坞发出了然的一声,然后把那三根笔一根一根的放回苏骄白手里。

  “不行。”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知道咱们学校有多变态的。”苏骄白明示暗示。

  顾金坞不为所动。

  黄安安已经跪下来喊爸爸了。

  苏骄白差点也跟着跪。

  但是他知道,没用,所以没有跪,只是哀求道:“顾学神,您行行好。”

  顾金坞敲了三下桌面,在苏骄白期待的目光中,终于妥协道:“换贡品。”

  苏骄白站直身体,在口袋里左掏掏,右掏掏,啥都没掏出来。

  “你要啥?”

  顾金坞盯着苏骄白,目光流转,眼底似印着朝晖晨曦,熠熠生光。

  “你。”

  苏骄白不由得耳尖一烫。

  他尚不太清楚自己的身体反应,就听顾金坞说出了后面未完的话。

  “给我削个苹果,要小兔子。”

  苏骄白:……

  “快快快……”

  黄安安立刻贡献出了自己的大苹果。

  然后又去隔壁宿舍借刀。

  听闻顾金坞答应了的其它宿舍的成员们纷纷甩着膀子过来。

  一瞬间,小小一间宿舍,一下子就水泄不通。

  半个系的人都挤了过来。

  苏骄白压力极大的在一众大老爷们的虎视眈眈下,盯着手机屏幕上的视频,跟着一起削小兔子。

  苏骄白尝试了好几次,才勉强削出一只差不多的。

  双手奉上。

  顾金坞老神在在坐在那里,勉强点头。

  “哦哦哦!”

  四周发出欢呼声。

  顾金坞拿起那只兔子,托在指尖,“大家把书拿过来。我们开始补课。”

  哎?

  不是传小纸条吗?

  苏骄白觉得自己被骗了。

  “补课,补课!”

  黄安安立刻拽住苏骄白,“学神指缝里漏一点,咱们就能升天了!”

  补课就是恩赐啊!

  苏骄白冷哼一声,然后立刻又迅速占据了最有利的位置。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男人勾唇一笑,慢条斯理的翻开书。

  黄安安拿出一个大喇叭,放到顾金坞身边。

  顾金坞面色有一瞬扭曲。

  他一低头,看到宿舍里面和外面挤挤挨挨的男人们。

  有些甚至还端着洗脚盆。

  正一脸渴望知识的望着他。

  顾金坞叹息一声,拿起喇叭,打开。

  “麻麻,我要吃烤山药,吃,吃大块的……”

  洋腔怪调的声音配上顾金坞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实在是十分具有冲击力。

  顾金坞面色阴沉至极。

  黄安安立刻战战兢兢的过去把喇叭调回正常模式。

  顾金坞的面色才稍稍好看一点。

  ……

  有了顾金坞的帮助,这些平时不学习,临时抱顾学神的男生们都顺利通关。

  最后一场期末考试结束。

  大家都开始收拾行李回家。

  苏骄白刚刚走出考场,就看到了站在门口似乎等了很久的苏田舟。

  “娇娇。”

  苏骄白不耐烦搭理他,转身就走。

  苏田舟追上去,“你宿舍的东西我都让司机收拾好送到苏家了。”

  苏骄白脚步霍然一停,漂亮的桃花眼眯起,带着深沉的怒色。

  “老东西,你要干什么?”

  “回家过个年吧。而且你妈的忌日也要到了。”

  苏骄白原本愤怒的神色在听到“忌日”两个字时缓慢收敛。

  他沉沉盯着苏田舟。

  本来张扬漂亮的少年此刻却犹如六月黑云,压顶而来。

  苏骄白一字一顿开口。

  “老东西,你没资格提我妈。”

  苏田舟道:“回去看看你妈吧。”

  苏骄白他母亲的坟墓安葬在苏家的私人墓园里。

  平时有专人看守。

  苏骄白想去看,还要爬墙。

  那墙很高,他好几次差点摔断腿。

  苏骄白咬牙妥协,跟着苏田舟回家。

  汽车上,苏骄白一个人坐在前面。

  苏田舟踌躇半刻,终归还是没有开口。

  等到了别墅,他才喊住苏骄白。

  “娇娇,我有事想跟你说。”

  苏骄白不耐烦的继续往前走,不搭理他。

  “金家说,要跟我们联姻。”

  苏骄白脚下一滑,差点摔倒。

  这老东西在说什么玩意!

  “金家不是只有一个独生子?”而且那人还是顾金坞。

  “是……”苏田舟面露迟疑。

  苏骄白迅速打断他,“那是你有病还是我有病?你难道让我去跟顾金坞结婚?”

  苏骄白以为自己讲了个笑话。

  没想到苏田舟居然点头了。

  “你们不是在交往吗?金家坞已经答应了。”

  苏骄白面色扭曲,“你怎么不让他娶我后妈呢?”

  苏田舟面色一变,“娇娇,你怎么说话呢!”

  “我怎么说话!我是男的!”

  “可以去国外结婚。”

  “我生不了孩子!”

  “你们可以试管。”

  “老东西,你这是铁了心啊?”苏骄白气得跳起来。

  “不是你先招惹人家的?”苏田舟的理由十分充分,“金夫人对你很满意。”

  “我,我那是……”假的啊……

  苏骄白简直要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