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我渣过的男人都回来了 > 第22章 第 22 章
  第二天,顾金坞还没醒,苏骄白就去打工了。

  他给顾金坞留了早餐,出门的时候还在床头柜上放了一杯水。

  马上就要过年了。

  甜品店老板说做完这两天他也要休息了。

  所以苏骄白的打工生涯就还只剩下两天。

  今年的冬天很冷。

  海水的潮意扑面而来,带着阴冷的气息。

  苏骄白把玩着手里的老爷机,看到甜品店门口的监控摄像头,神色突然一动。

  他急急站起来往外面跑。

  他记得那片沙滩上也是有摄像头的,就是为了防止游客不小心掉进海里而设置的。

  苏骄白一口气跑到海滩边,果然看到一个摄像头。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他找到工作人员,询问监控室。

  监控室里坐着一个身穿保安服的老头。

  正在抽烟。

  “大爷,我前几天丢了东西,想看一下那边沙滩的监控视频。”

  大爷没答应。

  苏骄白只能掏出自己的全部财产一百五十块,给大爷买了一条烟,大爷才喜滋滋的让了位置。

  然后苏骄白发现,监控视频的最早保存日期是一个月前。时间再长的,不是被定期删除清理就是被覆盖了。

  毫无所获。

  苏骄白颓丧的出了监控室,一个人走在沙滩上。

  冬天的午后,冷阳肆虐。

  海风呼啸,寒意冻人。

  苏骄白蜷缩着身体,走到那片熟悉的偏僻海滩,深深叹出一口气。

  “滴滴滴……”

  苏骄白的手机响了。

  他低头一看,是顾金坞打来的。

  “喂,你酒醒了?”

  “我在海滩……”

  苏骄白的话还没说完,那边就挂断了。

  苏骄白低头看一眼,原来是自己的手机没电了。

  唉,说好的老爷机超长待机呢?

  怎么才三天没充电就没电了呢?

  苏骄白揣好手机,突然看到海里有一颗圆圆的东西在晃动。

  海浪太急,苏骄白仔细凑上去看了看,好像……是颗脑袋?

  不会是个人吧!

  苏骄白立刻褪了身上的羽绒服跳进去。

  海水冰凉刺骨,海浪汹涌湍急。

  苏骄白奋力游着,摸到那颗圆圆的东西。

  发现是一颗长得像人头的皮球。

  上面还画了卡通人的脸。

  苏骄白心里一松,就要往回游,突然听到有人在叫他。

  声音声嘶力竭,被海水撕裂,带着惊恐。

  “苏骄白!”

  苏骄白被海水冻得不轻,他手脚僵冷的往回游,体力有点不支,游得比较慢。

  他纤瘦的身体被带着浪花的海水推的上下起伏。

  那边,带着风意的汹涌海浪被破开,男人像一尾破浪而来的大鱼。

  苏骄白眯眼望过去。

  男人只穿单薄的衬衫,细薄的衣料被海水灌满,露出劲瘦的身体。

  那细小斑驳的伤口在带着粼粼冷阳的海水中像鱼身上的鳞片。

  苏骄白神色一瞬恍惚,男人已经游近,一把箍住他的脖子,就把他往沙滩边拖。

  男人力气凶狠,快狠准。

  苏骄白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这种熟悉的窒息感,带着熟悉的记忆破土而出。

  苏骄白想起来了,一年前,他也是这么被人给救了的。

  “咳咳咳……”

  坐在沙滩上,苏骄白使劲咳嗽,脖子上是被顾金坞勒出来的红痕。

  就连这红痕,也跟一年前一模一样。

  顾金坞躺在他身边,看样子是力竭了。

  苏骄白侧头看他,脸上沾着被阳光照得金光闪闪的沙子,漂亮的桃花眼被海水和泪水浸湿,眼睫湿漉,透着奇怪的光。

  “我以为那个皮球是小孩的脑袋。”苏骄白先发制人。

  顾金坞听到这话,那口气堵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

  救人也不能不顾自己的命啊!

  男人突然翻身,双臂撑在苏骄白面颊两侧,黑发湿漉漉的滴着海水,淋了苏骄白满头。

  对上少年清澈干净的眸子,顾金坞面无表情道:“人工呼吸。”然后亲了下来。

  苏骄白:???他又没晕!还有你家人工呼吸尽往里钻啊!

  被迫人工呼吸完的苏骄白躺在地上大口喘气。

  他眯眼看向头顶的太阳,冷阳肆意,照在身上,却感觉不到一点暖意。

  反而是接连不断的海风直吹得人哆嗦。

  苏骄白的脑袋有点混乱。

  他想起刚才的场景,然后又想起一年前的场景。

  一年前救他的人是……顾金坞?

  苏骄白猛地坐起来,一把掐住顾金坞的脸。

  “喂,顾金坞,你一年前有没有在这里救过一个人?”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男人身上只一件衬衫,还湿透了。

  苏骄白把刚才自己脱在沙滩上的羽绒服给顾金坞裹上。

  顾金坞把苏骄白抓过来,两个人披着一件羽绒服,坐在沙滩上。

  姿势有点亲密,苏骄白不好意思的动了动,然后想起正事。

  他仰头,目光灼灼的盯住顾金坞。

  男人的眉眼被黑发浸湿,他抿着苍白的唇,声音清晰道:“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苏骄白想说,是的话他当然要好好谢谢你啊。

  但话到嘴边,却因为男人那暗沉的眼神而立刻咽了回去。

  “我救了你,你跟我做兄弟。”

  “陈姗姗救了你,你跟她做情侣。”

  顾金坞缓慢吐出这两句话。

  苏骄白无法反驳。

  男人继续道:“那还是不要告诉你好了。”

  苏骄白机智的抓住这个话头。

  “所以,是你救了我?”

  顾金坞没说话,扭过了头,像个闹别扭的小孩子。

  苏骄白突然有些想笑,又觉得有点心酸。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顾金坞颤了颤眼睫,细薄唇瓣抿得更紧。

  他害怕。

  那一天,他做完人工呼吸,心肺复苏,当看到苏骄白眼皮滚动的时候,他下意识就躲了起来。

  正好那个时候陈姗姗过去了。

  一场阴差阳错。

  顾金坞看着那个对陈姗姗笑得一脸天真漂亮的少年时,是嫉妒,又是庆幸的。

  因为那天他最终,还是没有勇气站出去。

  “喂,顾金坞。”

  苏骄白紧紧盯着人,见顾金坞什么话都不说,突然气闷的甩开羽绒服就往前面走。

  这件关乎他生命,对他至关重要的事,可能在顾金坞眼里,就是一件助人为乐的小事,根本不值一提。

  所以他就是那个不值一提的人!

  想到这里,苏骄白更觉得气闷。

  气死他了!

  ……

  两个人一路无语,一前一后的回到别墅。

  苏骄白洗完了澡出来,男人还没收拾好。

  他穿着浴袍,跟以前一样,面无表情的去顾金坞的衣柜里翻衣服。

  翻着翻着,苏骄白突然一阵神思恍惚,他想起沙滩上那个不知道什么意思的吻。

  难道只是好玩?

  苏骄白烦躁的抓了一把头发,目光一顿,看到衣柜角落深处藏着的一个盒子。

  看上去有点年代感了。

  鬼使神差的,苏骄白把它拿了出来。

  “别碰!”洗完澡出来的顾金坞惊叫一声。

  如果是以前,苏骄白肯定不会碰。

  但现在,不让他碰,他就要碰!

  顾金坞这么急,一定是藏着什么大秘密!

  苏骄白抱着盒子躲进衣柜里。

  用身体抵住滑轮。

  顾金坞打不开衣柜,只能敲木板。

  “苏骄白,你出来。”

  苏骄白摸黑打开盒子,率先摸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好像是一张纸。

  衣柜里面太黑,伸手不见五指。苏骄白什么都看不到,只能靠摸。

  嗯?纸?

  还有笔?

  橡皮?

  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苏骄白猛地一下拉开衣柜,光线突然涨满瞳孔,苏骄白终于看清楚了里面的东西。

  最上面的是一张海报。

  是《白雪公主》的海报?

  自从《白雪公主》被撤掉以后,这张海报也被换了下来,怎么会在顾金坞这里?

  注意到苏骄白的视线,顾金坞神色尴尬的扭头。

  红着耳尖道:“捡垃圾捡的。”

  “那这个呢?”

  苏骄白举起一个胸牌。

  上面除了苏骄白高中学校的校徽外,还有斗大三个字:苏骄白。

  分明就是他的胸牌。

  高中的时候,苏骄白是学校小霸王。

  还被戏称为校霸。

  无数小女生疯狂暗恋他。

  毕业的时候对他一顿围攻。

  就是那个时候,苏骄白丢了他的胸牌。

  除了这两样东西,苏骄白还在里面找到一些匪夷所思的东西。

  比如……他的袜子。

  苏骄白:……这是有病吧!

  有病的顾金坞一把将那个盒子抢了过来,抱在怀里,小心翼翼的盖上盖子,就跟抱着宝贝一样。

  人高马大的男人,低着脑袋,双手环抱盒子的样子,居然透出几分少年的稚气感。

  苏骄白没忍住,笑了。

  而且越笑越大声。

  他说,“顾金坞,你不会是喜欢我吧?”

  男人的脸更红,他一把将苏骄白从衣柜里拉出来,然后把盒子放进去。

  “我,我就是喜欢捡垃圾。”

  “哦。”苏骄白发出一个意味不明的音。

  然后看着顾金坞那难得惊慌失措的眼神,突然感觉十分有趣。

  怪不得这个人以前总喜欢捉弄他,原来捉弄人,这么好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