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我渣过的男人都回来了 > 第34章 第 34 章
  周雄死了。

  他姿势诡异的趴在水潭边,半个身体陷在里面,半个身体趴在外面。

  像只四脚蜘蛛。

  昨天,他还在那里说不要接近这里的水潭。

  今天,他就以身犯险,自己死在了这里。

  面对周雄的舍已为人,大家都不敢靠近这水潭一步。

  因为一开始,他们都是不相信的。

  但是现在,看到周雄的惨状,大家都开始对这个水潭产生恐惧。

  里面,说不定真有魅惑人的妖物。

  “说不定是喝水的时候自己呛死的呢……”

  “指不定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众人纷纷猜测,肖锋一脸沉痛的上前,用外袍将周雄的尸体罩住,然后转头跟周家人道:“节哀。”

  周家人面色惨白,摇摇欲坠。

  这是周家少爷啊。

  周家少爷死了,等他们从月满小秘境里面出去,定然会被周家家主责罚,性命不保。

  毕竟他们进入月满小秘境的理由,就是为了保护周家少爷的安全。

  周家少爷生,他们生。

  周家少爷亡,他们亡。

  “查清楚,一定要查清楚。”

  周家人里站出来一个修为最高的元婴期修真者。

  他神色定定的看着周雄的身体,喃喃道:“这一定是谋杀,一定是谋杀。”

  只有谋杀,才是他们活命的唯一机会。

  趁着月满小秘境还没开启,在此之前找到凶手,交给周家,以泄周家心头之恨,说不定他们就能躲过一劫了。

  肖锋道:“大家以后,不要靠近这个水潭。”

  顾金坞靠在苏骄白身边,语气轻柔道:“真可惜呢师兄,以后我不能来这里沐浴了。”

  苏骄白摸着手里的兔子,鼻息间隐约闻到一股甜甜的淡香。

  顾金坞身上的。

  周雄身上的。

  ……

  周雄的死,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整个月满小秘境内,顿时人心惶惶。

  周家公子都敢动。

  如果是人为,那这个人,真是太胆大妄为了。

  不过大家都趋向于是水潭里有魔物,迷惑了周家公子的心神。

  毕竟一般人都不会那么蠢去招惹周家。

  除非那个人是个疯子。

  疯子顾金坞此刻正靠在自家师尊身边啃果子。

  他不像苏骄白已经辟谷,他需要吃喝拉撒睡。

  啃完了果子,顾金坞就靠在树边睡着了。

  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家师尊不见了。

  顾金坞一个机灵,立刻醒了过来。

  他站起来,四处张望。

  急切的寻找。

  密林深邃,迷雾蔓延。

  顾金坞一步一个踉跄,走的很急。

  他使劲拽着自己的姻缘线,越走越深,越走越急,然后看到了那个站在水潭边的少年。

  少年穿着顾金坞熟悉的粉白袍子,身姿挺拔,纤细柔韧。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他脚边是一只浑身雪白的毛兔子。

  正在拱他的脚。

  顾金坞走过去,唤他,“师尊。”

  他的喉咙有些干涩。他不知道师尊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苏骄白虽然看不见,但他的目光却很清晰的望入波光粼粼的水潭内。

  顾金坞顺着他的视线望进去,什么都没有看到。

  苏骄白开口道:“水潭里,有东西。”

  有东西?什么东西?

  顾金坞紧紧攥着的手缓慢松开,整个人也松伐下来。

  他怔怔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师尊,语气轻缓道:“师尊,没有东西。”

  “有。”

  苏骄白抬脚,迈了进去。

  顾金坞立刻拽住他。

  “师尊,水潭里有魔物。”

  苏骄白转头,目光清冷的望过来。

  虽然顾金坞知道他的师尊看不到他,但他还是被那目光震慑的无法动弹。

  苏骄白道:“有没有,你自己知道。”

  苏骄白并不会阻止顾金坞杀人。

  也不会让他去杀人。

  他要做什么事,他与他无关。

  他只需要知道一点,那就是他会护着他,只是想要他身上的龙息和密门心法罢了。

  顾金坞下意识一松手,苏骄白便潜入了潭底。

  顾金坞呆呆站在岸边。

  他不知道师尊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师尊是不要他了吗?就因为他,他杀了周雄。

  “师尊,师尊!我错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杀人了……师尊……”顾金坞跪在岸边,神色急切的喊。

  潭面什么动静都没有。

  顾金坞红着眼眶,伸手捂住脸。

  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师尊,我错了,我再也不杀人了……”

  “哗啦”一声,潭水破开。

  顾金坞立刻抬头往前看去。

  只见苏骄白湿身而来,他的手里拿着一捧草。

  那捧草形状怪异,行如火,色若霞,却偏生长在潭底。

  “火焰草。”

  苏骄白将手里的东西往顾金坞面前一递。

  顾金坞呆愣愣看着,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师尊下水,就是为了给他找火焰草的吗?

  难道不是生他的气?

  顾金坞立刻喜笑颜开,伸手一把抱住站在水里的苏骄白。

  苏骄白神色一顿,却没把人推开,只是难得放缓了几分语调道:“我把火焰草给你,你把龙息和密门心法给我。”

  顾金坞:……

  顾金坞松开苏骄白,歪头看向他的师尊。

  少年模样的师尊精致如玉雕,浑身都是冷冰冰的,像一块怎么捂都捂不化的寒冰。

  “师尊要的,徒儿自然都会给。只是我,想不起来以前的事了。不知道这龙息和密门心法到底在何处。”

  苏骄白蹙眉,觉得这确实是个大问题。

  看来这事急不得。

  这样想着,苏骄白就从水中起了身,然后慢吞吞的把火焰草收好。

  顾金坞眼巴巴的看着,眼眶红彤彤的带着委屈。

  苏骄白看不到。

  他收好火焰草,用法术弄干了身上的衣服,然后抱起小白兔,慢慢吞吞的往前走。

  顾金坞屁颠屁颠的跟上去,盯着自家师尊的背影看,小小声道:“师尊,你是怎么找到火焰草的?”

  “味道。”

  火焰草的味道很微弱,苏骄白一直断断续续的闻到。

  不能确认位置。

  他原以为是这火焰草距离太远所致,没想到竟然是隔着一个水潭,隔绝了气味。

  要不是那个时候顾金坞偏要去水潭沐浴。

  苏骄白也不会察觉到。

  顾金坞乐颠颠的跟着苏骄白,想着虽然师尊依旧要他的龙息和密门心法,但他的师尊还是天底下最好的师尊。

  为了他居然去潜水找火焰草。

  走在前面的苏骄白突然站住。

  顾金坞也跟着站住,“师尊是不是不知道怎么走了?我给师尊带路。”

  “不。”

  苏骄白站在那里没动,轻启薄唇,眸色冷淡道:“周雄,太麻烦。”

  顾金坞脚步一顿,原本喜滋滋的面色霎时惨白。

  师尊,知道了。

  “师尊,我……我以后不会再杀人了……”

  “杀人者,便要做好被杀的觉悟。”

  苏骄白打断顾金坞的话,面色依旧冷淡,“你要报仇,无可厚非。”

  “师尊,你,你知道……”

  苏骄白学着顾金坞的样子歪头,他现在是少年模样,他面无表情的做这个动作时带上了几分诡异的萌点。

  “火焰草,要吗?”

  要。

  ……

  是的,顾金坞根本就没有失忆。

  他记得,他都记得。

  母亲的惨死,父亲的惨死,所有顾家人的惨死,他都记得。

  他恨,恨自己的手无缚鸡之力。

  恨自己的弱小怯懦。

  他连亲手,手刃仇人的力量都没有。

  火焰草,是他唯一的机会。

  那些魔族,可不会因为区区一些幻粉,便乖乖束手就擒。

  他必须要把自己变得极其强大。

  火焰草能帮他重塑筋骨,能助他修仙,能帮他报仇。

  “既然如此,那将龙息和密门心法给我。”

  苏骄白秉持着一物换两物的原则,开始压榨小盆友。

  顾金坞站在那里,语气嗫嚅,“父亲说,非顾家人不能给。”

  苏骄白沉默半刻,想到一个办法。

  “你认我做爹。”

  苏骄白这样说也没错,他可比顾金坞大了几千岁。就算是做祖宗都绰绰有余。

  顾金坞:……

  “是,是只能道侣。”

  苏骄白蹙眉。

  他当然知道,道侣是什么意思。

  如今修真界确实有人以结道侣之名一起修炼,不过苏骄白没这个想法。

  他觉得很拖累。

  他自己辛辛苦苦修炼出来的,凭什么要分给别人一半!

  所以那些对他抱有想法的人,都被他用恶狠狠的眼神瞪了回去。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谁都休想动他的修为!

  不过如今,苏骄白动摇了。

  因为顾金坞说,“父亲曾说,我的龙息,配以密门心法,若与道侣双修,双方获益,修为可一日千里。”

  居然还是双修之法。

  苏骄白一生清净。

  虽听过这种双修之法,但从未尝试过。

  顾金坞小心翼翼道:“师尊,这是父亲临终遗言,不能违背。父亲说了,只有道侣才能……”

  总结一句话,那就是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想要龙息和密门心法,一定要先跟顾金坞成为道侣。

  然后再跟他双修。

  顾家人真是死了都要给别人埋坑啊。

  ……

  苏骄白沉默了三天,终于在第四天的时候跟顾金坞说话了。

  “我不会。”

  不会?不会什么?

  顾金坞愣了半刻,然后突然意识到苏骄白在说什么。

  他一阵狂喜,喜难自禁,一口果子卡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差点没噎死。

  不过幸好,他的师尊救了他。

  苏骄白一拳打在顾金坞腹部,顾金坞疼得面色煞白之际,把果子咳出来了。

  捂着自己被揍的青紫的腹部,顾金坞想了想,道:“那个,我,我会。”

  顾金坞也不会。

  但既然师尊不会,他就一定要会。

  这天开始,顾金坞开始留意四周。

  他最先发现的是周雄那一拨人。

  周雄男女通吃,此次进入月满小秘境,身边还带了几只鲜嫩的美少年和美少女。

  周雄一死,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美少年和美少女只能各自保命。

  而他们的手段无一例外,就是陪困觉。

  周雄看上的自然不是一般货色。

  平时摸不到,碰不到的美人们此刻投怀送抱,谁能抵挡得住。

  反正,周家那个元婴期的修真者没抵挡住。

  他挑了一个最漂亮的留在了身边。

  ……

  月满小秘境内,只有黑夜,没有白天。

  所以,不存在白日宣x这种事。

  而且这些周家人,可能是本着一出月满小秘境就会死,生前能快活多久就先快活多久的想法,居然一点都不知道避讳。

  起码,就顾金坞来看,他们只要有地,就能来。

  苏骄白看不见,只能听到声音。

  他觉得四周有些古怪,却并没有妨碍他修行。

  只是身边人一直“嘎吱嘎吱”啃清心丸的声音扰的他不得清净。

  终于,有一天,顾金坞提起勇气,跟他的师尊道:“师尊,我准备好了。”

  苏骄白淡淡点头,站起来道:“嗯,跟我来。”

  顾金坞心情紧张的跟在苏骄白身后,想着等一下是先脱自己的衣服还是先脱师尊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