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请停止吃醋 > 第114章 114.二合一
  “怎么?你想把你的酒吧盘出去?”我想了想,“但是你的‘九号见’没在南边啊。”

  身为柳城的土著,精准定位店铺的位置还是没有问题的。

  方圆也跟着说:“侯老板,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可以跟我们说,我们能帮的肯定会帮啊。”

  侯瑾摸了下自己的额头,笑出了声音:“我是不配还有其他的店铺吗?我家里的店铺其实不多,但我爸之前把红海中央那家刚好拨给了我,现在就算跟他闹翻了,但房子也归我的,那边目前就刷了墙,之前一直没定下来给别人。”她下巴冲我一扬,“还是那句话,余悸你要是感兴趣,等你有空了,就可以带你过去看看。”

  方圆吸了一口奶茶:“合着侯老板才是真的家大业大。”

  侯瑾挑了下眉:“那有什么用啊?还不是没有小妹妹来找我谈恋爱。”她叹息一口气,“我这种胸大腰细还有钱的御姐,怎么就等不到一段好的姻缘?”

  “这样,侯老板,我给你找个女朋友,你给我免租金。”

  “我现在就去给你发个相亲帖,你把你的要求都说一下。”

  侯瑾听完我的话,轻哼了一声:“想的美,我那店铺位置可好了,一个月没个六七万下不来。”

  实际上我也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就有目标的商铺,正好明天周一,在回去之前,我跟方圆她们约好了明天下午在我家小区门口见,由侯瑾开车,载着方圆来找我。

  毕竟那个商铺是侯瑾的,她熟。

  等我回了公寓,许洛也正伏在书桌上写着什么,我在她对面坐下,好奇地问了句:“在写什么?”

  许洛也答道:“在练字。”

  “练字做什么?你的字很好看了。”

  许洛也缓缓摇头,她抬了抬眼,看了下我,而后又捏着钢笔,继续写着,嘴里说道:“但是……不够。”她说,“没有你写的字好看。”

  我把椅子往前拉了拉,离她近了点:“我是疑惑怎么突然就练字了。”

  许洛也的嘴唇动了动,才轻声道:“阿姨……”

  想起来了,我妈之前还说她字写得不错来着。

  我往前倾了身体,忍不住揉了下她的脑袋:“你已经很棒了。”我还得寸进尺,继续往前,亲了一下她的额头,“给你鼓励。”

  许洛也的眼睛弯了弯:“你别打岔,等我先练完这一页。”她话是这么说,却伸出手一把勾住了我的脖子,将自己的嘴唇送了上来。

  还好我腰好。

  等晚上吃了饭,我提出建议:“好久没去电影院了,要不去看看电影?”

  “就在家里看吧。”

  “也行。”

  最近的精神似乎一直紧绷,能够静下来一起看场电影也是有点难得,选了当初暑假的时候没看的另一部动画电影,叫《罗小黑战记》。

  不论是剧情还是画风,我跟许洛也都挺喜欢,而且后面还有意想不到的泪点,我们俩都用纸巾擦着脸。

  过了会儿,我吸了吸鼻子,才对着许洛也说起了正事:“明天我要跟方圆她们去趟南边,那边有个商城,叫‘红海中央’,我去那看看商铺。”

  她的眼眶还有些红,眼睫毛还有些湿润,闻言眨了眨眼:“这么快?”

  这几天有跟她讲要开个新店这件事。

  我笑了下:“是,因为没想到侯瑾名下有间商铺,正好在招租,还没租出去,明天去看看,要是可以的话,可能很快就会签合同,之后就开始设计和装修了,最快的话,明年春节一过,这店就能开起来。”

  这是顺利的情况。

  “好。”

  我抿了抿唇,问她:“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要盘下这家店吗?”

  许洛也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我轻咳了一声,又不想回答了:“没什么,我忘了。”

  许洛也才不信,捧着我的脸,让我看着她:“你记得。”

  她捧得有些用力,不疼,但我的嘴巴却因此撅了起来,我抓着她的手腕,含含糊糊地道:“因为当时想着,把你绑在我身边。”我顿了顿,“换个说法,也就是当时我觉得吧,开个店,把你喊来店里工作,这样我的三万块钱也不算打了水漂……”

  等我说完,她就松开了自己的手,我的脸恢复了正常。

  她的脸色如常,但还是让我懵了下,也不知道自己刚刚是不是不该说这些。

  我张了张嘴,再次出声:“我……”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许洛也也跟着说了话,并且比我果断得多:“我没生气。”

  她凑过来,用自己的额头轻轻抵着我的,呼吸近到我可以感受得到,却没再说什么,渐渐地吻住了我。

  当初跟许洛也的金主与情人关系,自从我们在一起后,其实就没怎么提起,因为觉得没必要。

  我们的相遇相识的流程跟其他人不尽相同,也可以说没有那么美丽,但是对彼此的喜欢一分也不少,管他是什么方式呢。

  当初是我趁虚而入,才有了今天的甜美。

  不过如果让我重来一次的话,我或许会选择正式追求许洛也,而不是先……睡了再谈感情。

  好在目前的结局是好的。

  许洛也周一还有课要上,我起来的时候身边已经空了,方圆给我发了消息过来,说自己就快到小区了,问我起来了没。

  消息发来的时间是在十分钟前,我揉了揉眼睛,这才回复:【刚醒。】

  【我们到停车场了。】

  【你快收拾收拾。】

  这么快。

  方圆知道我这里的密码,两人一进来,就看见我正戴着发箍,才洗好了脸。

  侯瑾拿了双一次性拖鞋换着,她轻叹一声:“这有对象的人啊,就是不一样,穿着圆领睡衣都是像是在秀恩爱,我酸了。”她一边说一边笑,“真的酸了。”

  方圆指了下自己的锁骨,我低头一看,我锁骨这里确实躺了一个许洛也在之前种下的草莓,现在还有些痕迹,但也就这一处而已,可侯瑾的眼睛那叫一个尖,这么隐蔽都能看见。

  我“哦”了下:“那你酸吧,但是别被柠檬海给淹没了。”

  方圆“哈哈”笑了两声:“阿悸,你快去收拾你自己,衣服还没换,妆还没化,这幅样子出什么门?”

  反观她俩,还都化了妆,穿得也很正式,而我还穿着睡衣。

  过了差不多二十分钟,我才从卧室出来,有一段时间没化妆,差点就把眉毛化歪了,方圆和侯瑾正在沙发上坐着,两人在那剪刀石头布。

  我站到她们面前的时候,她们正好结束了一局。

  “赌注是什么?玩这么嗨,在卧室就听见你俩的声音了。”

  方圆握着拳头,眼睛亮亮的:“赌钱啊,三局两胜,输了就给钱。”

  “多少钱?”

  侯瑾竖起一根食指,我不禁感慨:“一百?你们两位老板的闲钱还真的是多。”

  “没。”

  “一毛钱。”

  侯瑾假装气愤地道:“我输了一块钱了。”

  方圆摇了摇手机:“转账,快,休想赖账。”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商铺所在的“红海中央”,就算我们开车过去,也得要个四十来分钟,车上的时候,我跟方圆又在后面划了会儿拳,赌注虽小,但赌瘾不小,我有些上上头。

  方圆输了我两块钱后就没玩了。

  我扭了扭手腕:“有点手酸了。”

  侯瑾在前面开着车,听我这么说,她“嘁”了一声:“你不行啊。”她开启了嘲讽模式,“你才玩了多久就手酸了?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攻,我呸。”

  方圆又是在一边笑得合不拢嘴,侯瑾这个毒舌的也没放过她:“小方,你笑什么笑?你跟你那驰骋弟弟在一起多久了,现在还什么进展自己心里没数吗?”

  “我看你啊。”

  “是被酸意冲昏了头脑。”

  方圆一句话就得出了结论。

  果然,侯瑾的语气软了下去:“哎,我要是有对象,要我在下我就在下,保证什么姿势都配合。”

  侯瑾跟之前没什么变化,也是好事。

  说笑了一路,快到的时候,我接到了来自主管的电话。

  今天我不上班,主管一般不会在这样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来的,方圆她们都没再说话,我滑动接听了电话:“主管。”

  “余老师。”

  “现在方便讲话吗?”

  “方便。”

  学术主管的声音有些低沉:“接到家长的反映,说不想在你的班上上课了。”她停了停,才继续说道,“他们说不愿意让一个同性恋来教自己的孩子,因为不知道会造成什么影响。”

  看见主管给我打来的电话的时候,我就有强烈的预感,说的会是这件事。

  但当真的通知到了我耳边,我仍然觉得像是天空中有了一声雷鸣,吵得我头疼。

  我握紧了手机,又听见主管说道:“我们还在交涉中,你现在要是有时间的话,可以来公司一趟。”

  电话挂断之后,我抿紧了嘴唇,那一瞬间的混乱已经离开。

  方圆不无担心地问:“出什么事了?”

  “我有点急事。”

  “侯瑾,麻烦你送我去一趟公司,要是你忙的话……”

  侯瑾:“你看我像是忙的样子吗?”

  方圆拉着我的手:“阿悸,发生什么事了?”

  我的眉头蹙着,心里的那些不悦在一步一步地扩散:“有个同事,把我的恋人是女人的事情告诉了别人,现在传到家长那,家长现在来学校要求换班了。”

  手机屏幕亮了起来,孔悠在这时候也给我发了消息过来:【余老师,出大事了。】

  【我马上回来。】都不等她说什么,我就回复。

  方圆听了一脸生气:“操!什么狗屁同事?”她说,“真想随风潜入夜,杀她于无形。”

  侯瑾没吭声,但提了车速,我一路平静着呼吸,到公司所在的写字楼的时候,我的情绪已经稳定了下来。

  方圆和侯瑾跟我一起下了车,又跟我一起进了电梯,但到了我公司的时候,她们不得不去客户区坐着,不能直接跟我进办公室。

  我在办公室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才抬脚走进去。

  因为是周一,而且还是中午的休息时间,在办公室的老师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我努力做到面无表情,在他们的注视之下,进了主管的吵嚷的办公室。

  “瞿女士,我们余老师马上就会到了,您稍等片刻。”是主管的声音。

  “你们以后招人的时候,能不能把‘是不是同性恋’给添加上去?要是老师是同性恋,谁还把孩子往她班上送?!”是一个略尖锐的女声,非常响亮,主管办公室已经很隔音了,还是穿了出来。

  这位瞿女士又继续道:“我不管,我要换班,我还要让余老师来当面给我道个歉,当初为什么要隐瞒……”

  我抬起手,扣了一下门,里面安静了。

  “进来吧。”主管说。

  我微垂着头,拧开门锁,进去之后,一眼就看见了在沙发上坐着的有些丰腴的一个女人,她大概四十来岁的样子,穿得非常……有钱,手镯项链耳环戒指,全是金的。

  这位瞿女士,我没见过,但是主管已经跟我讲了是哪个学生的家长。

  是我班里的一个女生,叫邓曦,今年十七岁,平时文文静静的,上课的时候也没什么话讲,当初进班里的时候,化学成绩一直不及格,在我这里补习了一阵子,我前两天还在问她这次在学校的月考成绩怎么样。

  邓曦说考了七十分,老师有说她进步很大。

  我敛了敛眼神,收起这些细碎的回忆,对着瞿女士道:“你好,我是余悸,是邓曦在这里的化学老师。”

  瞿女士也是第一次见我,她听完我的介绍,眉头皱得很紧:“余老师看起来这么光鲜亮丽,找个男人在一起多好。”

  我微微一笑:“瞿女士,人活在世上,要做的选择有很多,跟什么人在一起,是我的选择。”

  言外之意就是“关你屁事”。

  但她是客户,我不能直接说出来,好在瞿女士听出来了,立马气得眼睛蹬的很圆:“话不多说,快为之前隐瞒自己喜欢女人的事情在家长群里公开道歉,你不嫌恶心,我们这些当爸妈的,还觉得你变态。”

  主管听不下去:“瞿女士,请您说话放客气点。”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心累。

  真的心累。

  我尽力地想做到没什么愤怒的情绪,但始终有点压不住内心的怒火,看了主管好几眼,才稍稍抑住,用平静的语气道:“我没错。”我还扬起一个微笑,“瞿女士,您的要求,恕我难以做到。”

  “你……!”

  这时候,门直接开了,有一段时间不见的樊校长站在门口,她的穿着打扮低调了不少,没之前那么闪。

  人一边往跟前走,一边说道:“怎么回事?”她看着瞿女士,“这位女士,我是这里的校长,您有什么情况都可以向我反映。”

  樊校长看了我一眼,脸上又挂着笑容,对着瞿女士继续道:“您对我们老师的教学有什么意见,也可以在我面前提,要是她在教学上犯了什么错,那我必定严惩。”

  瞿女士冷哼了一声:“校长是吗?校长啊,你们这位老师,是个女同性恋,怎么招进来的?”

  “啊?怎么了呢?”樊校长反问。

  瞿女士一脸震惊:“这还没什么?!现在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走上歪路的人多了……”

  “歪路?”我在一边不太想忍下去了。

  够憋屈的。

  樊校长回头看了看我,问道:“余老师,邓曦同学在你班上的表现如何?”

  “挺好的。”

  “这回在学校的月考,涨了二十多分。”

  瞿女士盯着我:“那是我女儿聪明。”

  主管在一旁嘴角扯了下。

  樊校长点了下头,又朝着瞿女士说道:“是这样的,瞿女士,余老师一直都是我们这里的优秀教师,不论是去总部,还是就在我们这里考核,她的分数都非常高。”她指了下我,“韶省大学的本科,又保研到韶大的研究生院,在学校期间的成绩一直都很优异,来我们这里教书这么久,还从未犯过一次错误……”

  其实有犯过,但校长没说。

  瞿女士的情绪仍然不太稳定:“那又怎么样?!她还不是个死同性恋。”

  泥菩萨都有三分脾气,更何况是我。

  我忍不下去了,盯着她,一字一句地道:“‘尊重’两个字,知不知道怎么写?不知道的话,我不介意当场教教你。”

  ……

  过了不知道多久,我从主管办公室出来,等到了方圆她们面前,经她们一提起,我才知道我现在的脸色不怎么样。

  侯瑾给我递了杯水:“喝点。”

  “谢谢。”我端着纸杯,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方圆拍了下我的肩,没问我具体怎么了,我喝了点水:“走吧。”

  “好。”

  电梯上,侯瑾说:“换个时间再去看商铺吧,现在送你回去休息休息。”

  我摇摇头:“不用。”

  “阿悸……”方圆拉了下我的手腕。

  我露出一个笑容:“没事。”我说,“就是有一点点受刺激了。”

  瞿女士后来气急败坏地问我,我喜欢女人这件事,家里知道吗?是不是见不得光?

  我还没回答,樊校长和主管就出声了,最后在她们的处理之下,选择给瞿女士退了款。

  跟这种人,没什么道理好讲的。

  我抿了抿唇,问道:“你们别跟我家小朋友讲啊。”

  “不会。”她俩都摇了头。

  我说:“那不就得了,我给她说了我今天要出来看商铺,要是没去看的话,回去她问起来,我该怎么回答?”

  我一把话说完,眼泪就自己掉了一颗。,,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