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绒球球入职冥府后 > 第63章 Chapter 63
  刘局长抬手指着那半颗头颅,帕金森似的不住抖手:“你你你……”

  章昱谨快步走过去,从怀中取出速效救魂丸的小瓶,直接拍到刘局长那只颤抖的手里:“您先别激动,把这个吞了再说话。”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而办公室里的其他刑警,经过西山公墓老年人集体敲车门的洗礼,承受能力提高了许多,看着脸涨红得快要脑溢血的刘局长,和坚持道歉的飘飘孙书成,赶忙过来打圆场:

  “刘局先吃药,有什么事吃了药再说!”

  “刘局,您看人家特调处的调查员也不是故意的,您别……”

  “孙调查员,你要不然先遮掩一下?刘局年龄大了受不了这种……当然,这也不能怪你,坠马而死也不是你的错对不对。”

  而竹宁在谁都没有注意到的角落,吓得直接变成了小绒球,它默默的迈开小短腿出门缓了一会儿,而后重新变成人类的模样走了回来。

  这时候,孙书成已经重新用鬼气遮掩了自身的容貌,又变成了那个温文尔雅的长衫书生,章昱谨、张宇、赵林还有副大队长,几个人站在孙书成旁边听着案情,而刘局长此刻彻底退出了指挥行列,正被刑警们围着半躺在工作椅上,哆哆嗦嗦端着一杯热茶缓和惊吓。

  近两个月来,北市失踪人数确实高得离谱,但单凭这一条并不能认定这些失联者,全都和夜班公交车案有关。噺⒏⑴祌文全文最快んττρs:/м.χ八㈠zщ.còм/

  失踪人员遍布整个北市,虽然没有全部立案,但都做过笔录,副大队长连夜去和各个分局派出所联系,急调档案资料。而调监控更是需要通过相关派出所,到失踪者失联前的可能活动区域调取,一天内能把监控调回来就不错了,更别提筛查出有用画面。

  赵林很快适应了有鬼存在的案件分析:“如果这是一起连环杀人案,不管凶手是谁,很可能在极短的时间内继续作案,我们不能再等,特调处有没有直接追查那辆夜班公交车的办法。”

  竹宁从衣兜中拿出一张很薄的白纸皮:“那辆302路车烧没了,只剩下这个。”

  刘局长在那边歇息了许久,终于缓了过来,看到这边讨论案情,也强撑着想要加入:“这是?”

  竹宁:“302路车上售票员的脑袋。”

  旁边认真倾听的几个刑警先在工作笔记上唰唰记录:嫌疑车辆302路已烧毁,剩余残害,售票员脑袋半张,质地近似白纸……

  刘局长眼睛瞪得滚圆,愣了片刻终于无力地摆了摆手,又回去半躺着歇气了。

  章昱谨似乎很想知道公交车上发生的事,但又不敢去问。

  竹宁简要叙述:“我和吴调查员一起上了302路,看到王鹏的尸体手拿手机瘫在后座,而后车里所有的纸人围过来拿刀砍人,吴调查员扯下了车务员的脑袋,而后所有东西都自动燃烧了起来。”

  听起来仿佛在玩过家家,一点也不凶险的样子。

  旁边的一个刑警疑惑道:“就是这些脑袋一扯就掉的纸人,杀了王鹏、耿利和康大勇?”

  竹宁不得不纠正这个错误认知:“可能只有吴调查员才能扯掉它们的脑袋……”

  章昱谨从竹宁手中接过纸片,端详了片刻,从薄纸的内侧发现了星星点点的红色朱砂。

  “幕后黑手很可能将符纸贴在纸扎人偶中,302路虽然被毁,但□□控的纸车绝不止这一辆。如果能找到其它纸扎公交车,在幕后之人毁灭痕迹前,取出里面的符纸,就像是机器人取出电池,纸人绝不可能再次自燃。”

  张宇:“只要能得到完整的符纸,我就能追踪到符文师。”

  赵林有些苦恼:“可在整个北市找出有问题的夜班公交,这无异于大海捞针。”

  “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张宇从烟盒中掏出一根烟,在手中把玩着,漫不经心道:“几天前朋友送上24路夜班公交的失踪者松野,如果他死了,并且是惨死,我能通过怨气找到他的死亡地点,或者抛尸地。”

  刘局长半躺在沙发上重新喘匀了气,听到这边的讨论,老骥伏枥地试图跟上办案新思路,坐起身来不耻下问道:“为什么是或者,这有什么讲究么?”

  张宇看了刘局长一眼,终究还是开口:“那要看冤魂的喜好,是喜欢追着害死自己的纸扎车飘,还是喜欢围着自己惨死的尸体打转儿。”

  刘局长又躺了回去。

  张宇没去管他,径自点燃了手中的烟,根据孙书成袖中的资料,念出了松野的籍贯和生辰,和一串艰涩难懂的口诀。

  竹宁却可以依稀听理解,张宇念的口诀就是鬼语中的“魂归来兮,汝有何冤。”

  但这简单的句子用鬼语说出后,整个办公室骤然黑暗了下来,白炽灯的光线突然被某种黑纱似的隔阂,遮挡得只剩朦胧的红光。

  原本细弱的白烟慢慢变成了浓稠的黑雾,在半空中蔓延开来,就像是湖水般的黑金,隐约显现出一副不断涌动着的模糊画面。

  依稀能看出水泥厂房和杂乱的院落,平平无奇。

  赵林:“这种后院北市能找出几百处,这是后门……还是木柜?太模糊了。”

  如果是静态画面还好说,但这不断涌动的烟雾就像是湖水涟漪,让人眼花缭乱,很难看清具体细节。

  就在屋中几人尽力辨认的时候。

  咔嚓——

  一声手机拍照的轻响传来。

  章昱谨拔高声音;“不能拍照!这是鬼眼看到的画面,绝对不能拍照,是谁在——”

  张宇骂了句脏话,伸手捻灭了香烟,整个办公室迅速明亮起来。

  “我倒要看看是哪个拍的照,”赵林气得拍桌子大吼,同时左右寻找着罪魁祸首:“小兔崽子,第一天进警局吗……刘、刘局?”

  十几双眼睛顺着赵大队长的目光看去——

  年过半百的刘局长,鼻子上架了副老花镜,正举着他的高档老年机对着天花板,表情极为郑重认真。

  赵林的大骂瞬间卡了壳。

  极为尴尬的沉默在办公公式内无声蔓延……

  刘局长尴尬地清了清嗓子,而后收回高档老年机试图掩饰,然而——

  【滴!您的手机即将重启,滴!您的手机即将……砰!!!】

  刘局的高档老年机顽强地试图重启未果后,炸了。

  众人:“……”

  办公室内泛起烧塑料的刺鼻气味。,,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