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朕还以为只是古穿今 > 第67章 第 67 章
  067

  那是皇帝第一次,从众多侍读当中,单独的把他们其中一个叫走。在那之前虽然也跟小枕头说过话,可那是避开了旁人,私下里谈的。

  这种例外,让其他孩子嫉妒了吧?他屋里的这些孩子也是真可爱,难道不该有几个人这时候反而更亲近牧震,想要从他那得到好处吗?

  小枕头也是真不会圆滑啊,或者他根本就是懒得圆滑?否则,随便忽悠两句,都不会是目前这个情况。说起来……小枕头穿古代的时候也四十多了快五十了吧?这是不想跟小孩子瞎折腾?这么一想反倒是很可爱啊。

  萧起没忍住,脸上就带出了笑容。坐得近的小孩子是不敢真盯着他脸看的,坐得远的则看不真切,就只有近身伺候的温友功注意到了,他顺着萧起刚才笑时候的眼神看过去,正好看见了牧震。温友功顿时在心里又给牧震提了一提,且寻思着是不是吩咐那些照顾小孩子们的太监偷偷给牧震加点小灶?

  “温友功,那些不回家的侍读,算起来在宫里住了也有一个多月了吧?”

  “是,有一个半月了。”

  “嗯,那家里也该想他们了,他们也该思念家里了,今天一会你下去准备一下,把一个月之内,未曾归家侍读的家人都接进来。是正儿八经的家人,比如牧震家里,就是他的亲娘,旁的人都不成。”

  “是,奴婢知道。”温友功面色不变,其实心里却有些嘀咕:说是所有未曾归家的侍读,其实就只为了那位牧公子一个吧?陛下这般年纪,就知道讨好小情人了?难道就因为他是个男人?可不对啊,温友功小时候也没丁点大就会讨好其他男孩女孩的。

  →_→他真相了,这真相也是真很好猜,毕竟牧震也没显露什么特殊的才能,萧起除了馋人家的身子,还能干啥?

  但是……温友功又看已经近身伺候的戴玉成,这位才是正儿八经的绝色佳人吧?即便不是他,那其余众多小公子里也有长得好的,怎么偏偏陛下就看上了并不出挑的牧小公子了呢?这……难道就是所谓的长对眼了?毕竟先帝跟孙后不是也……是吧?

  温友功腹诽归腹诽,事情办得还是很利索的。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现在几乎是有专门的一棒子小太监,就跑这些各家公子的宫外的事情。他们出去接人,大多数人在明面上也只能说一声“陛下善心”,至于那些孩子为什么不回家,各家有什么龃龉,那就是私下里议论的事情了。

  这事是夜里才由太监转告给各家小公子的,多日未曾回家的孩子果然不少都欢喜了起来,可也有不少人想到了牧震。他刚跟陛下私下里见面,这就让他们这些不能回家的人去见自己家人,莫不是因为他,或者……干脆就是为了他吧?

  别管众人反应如何,第二天早上,包括牧震在内的侍读们,轮流出去见自己的家人。

  等轮到牧震出去见家人的时候,给他带路的小太监说:“牧公子放心,陛下吩咐了,稍后夫人就会被送到庄子上去住着。”

  “多谢了。”牧震也猜萧起这事是为了他,但没想明白跟自家亲娘见一面能达到什么目的——毕竟他便宜娘可不是果敢睿智的那种——原来不只是见一面,倒是让他松了一口气。

  稍后到了宫门外,看见的就是一辆辆的乌篷马车。

  牧震没看见便宜娘钱氏,但看见了在德庆侯府里伺候钱氏的丫鬟喜宝。喜宝原本是个粗使丫鬟,长得膀大腰圆,豹子头环眼蒜头鼻子阔嘴唇,她要是个男子,勉强算是霸气,她是个女子,这长相就十分的吓人了。

  这也是牧震跟钱氏投奔德庆侯府后,那下人知道他们是来打秋风的,又见钱氏好欺负,才特意分派了这么个丫鬟,故意磕碜他们。钱氏刚见到喜宝的时候,还吓哭过,不过喜宝很会来事,后来反倒是让钱氏拿她当了知心人了。

  不过,喜宝曾经向德庆侯的几个少爷小姐偷偷报信,让牧震受过恶作剧,挨过打,她还偷吃过他们母子的食物。可她也为母子俩出过头,打过欺辱钱氏的刁奴。也是她上回及时跟小太监“说漏了嘴”,才没让牧震让那群少爷小姐给弄到冬天冰冷的荷花池里去。

  所以,虽然这位也是个“刁奴”了,但牧震只记她的情,见了她也叫一声姐姐。

  喜宝个子高,也一眼就看见了牧震,大嘴叉子一咧露出止小儿夜啼的笑容,声音倒是不粗壮,是细细软软的女儿音:“公子来了?夫人可在车里等得急了呢。”

  容貌和声音的剧烈反差,好像……更吓人了。

  “劳烦喜宝姐姐了。”

  牧震闻言就上了车,旁人家的,许多正经大家闺秀出身的娘,这时候都迫不及待的掀着帘子,眼巴巴的看着自家儿子。还有正是宜嫁年岁的小娇娘,不知是姐姐还是妹妹的,此时也顾不上抛头露面,只眼巴巴的看着宫门。

  也就钱氏,牧震都到了车边说话了,还缩在车里不懂。但牧震也理解钱氏,钱氏是真的胆子小,当年丈夫死后,带着牧震厚着脸皮投奔德庆侯府,用尽了她这辈子的胆量——搁在现代,她这种人应该就是那种重度社恐的。

  果然,他刚掀开了帘子,还没进到车里,胳膊就让钱氏给抓住了:“儿啊!”

  在车里安慰了钱氏好一会儿,钱氏才算止住了啼哭,牧震便跟她说:“娘,稍后您就不要回侯府了。”他也不问自己没在家这段时间钱氏在侯府过得如何,没必要,好不好他能不知道吗?

  “啊?”正要再接再厉继续哭的钱氏愣住了,眼泪都吓回去了。

  “我向陛下求了个恩典,让您能够住在安全的庄子里。到了那里,衣食住行必定是比侯府更安逸的。”

  “这、这怎么能够啊?”

  “怎么不能?”

  “我、我的东西都没拿。”

  “咱们母子俩又有什么东西要拿的?父亲的牌位吗?您不用担心,回头我会要过来的。”要不过来大不了就再刻一个,作为一个现代人,他对这些没那么在意。

  “不能不告而别啊……”

  “陛下会帮咱们告的。”

  “震儿,咱们的事情,哪里能够劳烦陛下?况且,不是在侯府住得好好的吗?”钱氏越说声音越小,牧震知道她是不愿意挪窝,便沉下了脸,厉色问:“母亲,您这是不想听我的了?”

  “我听、我一定听!”

  “那行,一会就跟着公公走吧。”

  “哦……”钱氏想想一会就要去一个陌生的地方了,吓得都哆嗦,可她也是真的不敢违逆儿子,只能默默哭着流泪。

  牧震不是不可怜钱氏,可不强迫命令,那就等着她顾忌这个,担忧那个,死活不挪窝吧。

  “娘,儿子不会害您的。我在陛下面前越来越得用,您也知道德庆侯一家子都是什么性子,怕是您现在不走,过不了几年,就要被他们磋磨得丢了性命……”

  也不能把钱氏吓得过了,毕竟她这个性子,放到庄子上之后要是胡思乱想,再有个万一就不好了。

  这个娘啊,千不好万不好,对他的感情却是真的,两辈子就这一个亲娘,牧震还是要好好的护着的。

  牧震轻声细语的说了半天,钱氏轻轻的将自己的手盖在了牧震的手上。

  “震儿,娘……娘也知道,德庆侯府上上下下,就没几个人看得上咱们娘俩,娘也知道,有好几次有人害你。”说着说着,钱氏眼睛里就又有泪珠子落了下来,“可是……娘想着,至少在侯府里头不愁吃喝,被欺负也都是被自家人欺负,而你……毕竟也能读书啊。若当初不带着你回侯府,咱们娘俩连怎么活都不知道啊……”

  “娘……”

  “你说陛下看重你,可陛下对娘来说太远了,那就跟神仙一样。可是,震儿你竟然信陛下,那娘就跟着你一块新。你让娘去哪,娘就去哪。”

  看来钱氏还是没大懂,但是,就这样吧。不要她懂,只要她安心跟着人走,然后住下就行了。以钱氏的性格,慢慢的总是能适应的。

  又安慰了钱氏一会儿,牧震一下车,就对上了喜宝有些惊慌的脸。

  “你要跟我娘走,还是自己回去?”

  顿时喜宝脸上的惊慌就飞了,只剩下喜悦:“奴婢跟着夫人走!”

  喜宝不是家生子,是买来从人牙子那买来做杂役的,因当时年纪太小,早就忘了自己是什么出身。长这么大,也从来没有爹娘亲人来找她。她看着其她买进来的丫鬟自己日子过得苦,还得咬着牙,给家里的爹娘塞钱,喜宝也一点都对爹娘没什么兴趣。

  钱氏是她的第一个主子,她不是个会伺候主子的人,钱氏母子也不是一个用下人的主子,可她在这母子俩身边的大多数时候都很舒心。

  而且……她跟着钱氏出来,回去的时候,要是只有她自己,那她可是没活路了。

  人家也不用打死她,那是脏了手,两桶透心凉的凉水浇下来,把她朝柴房里一扔,这种天气里,她这个身板也撑不了多久。若更狠心的,将她发卖了,那她的下场定然更加的生不如死。毕竟她这般的相貌,只能是卖到比下三滥还下三滥的地方,那些专门招待那些搬大包苦力的暗楼子里头,那些汉子都不管女人长相的,两个大钱半刻钟,那地方的女人要不了半年就不是个人了。

  “不用担心,你的身契我会要过来的。”牧震点点头,招手让喜宝上车。喜宝松了一口气,利索的坐在了车辕上。小太监对牧震行了个礼,驾着车走了。

  车子离开的时候,牧震依稀能听见喜宝安慰钱氏的声音,倒是更安心了几分——虽然主弱仆壮不是个好事,可钱氏这种的,身边就得跟着这么个婢女。

  牧震放心了,可他回宫之后,不是被带回了住宿的麟趾宫,而是……又被带去了小皇帝的寝宫!

  小皇帝端坐在上头,牧震坐在下首,温友功放了点心茶水后就退下来了。牧震看着萧起,他总觉得,每次见这位小皇帝,对方给他的感觉都不大一样,不过,也可能是他自己的心情也一直在变化吧?

  一开始两个人都没说话,各自都是一边吃着点心,一边打量着对方,得有小半刻,萧起才先开了口:“你也去皇庄上,怎么样?”

  “?”

  “你去教那些孩子,学文习武不需要你,你也可以跟着学。你主要是教数学,还有跟着负责的太监一起,改进教学方式。数学的教学内容不用太深,小学六年级的水平就好,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能侧重的教一下他们算账。当然,如果遇到了你觉得有天赋的,特别提出来,教导他们更深的知识,甚至物理化学也是没问题的。”

  “我……你也知道我是个演员,我倒是在电影学院当过老师,也演过老师,但我毕竟没有当过真正意义上的老师,但我会努力的。”牧震诚恳的说着,但凭良心说,他现在是有些不高兴的。

  虽然昨天见面,这位小皇帝是说过要他去教书,但牧震总以为,这是得过上一段时间了,至少得让他在这边写了教材,萧起看过,才放开手让他走。

  若是几个月前,不,只是三天之前,萧起不说别的,只提让他带着钱氏离开皇宫,他怕是只会高兴。毕竟皇宫跟侯府都是是非之地,他没心思称王称霸,也不会炼钢、做肥皂、烧玻璃,离得远远的,安心做个教书匠,挺好的。

  但是……跟小皇帝说了那些话,两人之间有了些信任,他竟然就不那么想走了。可看小皇帝的表情,他就没表情,从额头到下巴都写满了冷淡。

  此时牧震心里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开心,可他也只能对萧起回以冷淡。

  “牧震有一点你要十分的注意,我是皇帝,但我年纪太小,现在只能在不起眼的,别人瞧不上的边缘,做一些小小的手脚,慢慢的用润物细无声的手段,达到我想想要的目的。”

  牧震点头,放下自己的那点个人感情,正视萧起的解释。历史上幼年继位的君主,不算那些倒霉碰上改朝换代的,其余的要么死得不明不白,要么成为一代雄主。可死得不明不白的才是更多的……所以这些儿皇帝要面对的最大的也是首要的困难,就是活着长大!

  “所以,自由平等之类的你就不要教了,内侍们做了什么,你觉得看不过去,也要写信跟我说,不要跟他们发生冲突。”

  “我明白,我在侯府也住了几年,知道什么叫有多大肚子吃多少分饭。”牧震诚恳的应着。

  德庆侯府家风不好,仆人就更乱,欺压仆人最起劲的还不是正儿八经的主子,而是那些二主子。但这种欺压,有很多人却是上赶着凑过去的,也不能说奴性坚强,只是在这些人的理解里,他们只能够通过这种手段,改变自己的命运。

  牧震一开始还会说话,可人家不但不领情,还会把他当成狗拿耗子,甚至记恨他。毕竟他们母子俩在侯府算个什么东西?有心另辟蹊径烧冷灶的,都不会烧他们娘俩的。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萧起要训练的这些人是才是他最初班底,并把教养他们的事情交给他一部分,这是出于信任,他要是真弄出来一帮红色接班人……这些人到萧起身边没两天就全得没命,萧起也得跟着倒霉。

  萧起看着牧震,犹豫了片刻后,终于没忍住,道:“我……我可能有很长一段时间见不到你了,你要自己注意安全。”

  “你在宫里更要小心,注意安全。”牧震以为就是他出去后不好进宫,而萧起在宫里不好出去,才有这句话。

  埋下去的那点小小的不开心也消失不见了,小皇帝不是随手把他赶走啊,他也是牵挂又不舍的。

  牧震离开了,不多时,他的乌篷马车就已经离开皇宫了——钱氏怕是要吓一跳了,刚分别的儿子,一转眼就又见到了。

  牧震坐在摇摇晃晃的马车里,本来是闭着眼睛想课本的,可不知不觉的,脑海中就浮现出了那个坐在寝宫巨大龙床边上的小皇帝。虚岁六岁的小孩子,坐在那就跟小人国的小人坐在正常人的大床上一样,渺小又孤单。

  即便知道他壳子里也是个成年人,但他那样的情况,就算是个老怪物又如何?外在情况的限制,不是个人的能力能够扭转的。

  牧震想着如果他和小皇帝易地而处,他知道了有个“同乡”,也是会跟对方去相认的吧?毕竟小皇帝虽然是皇宫的主人,但在宫里真没有多少安全感。谁不想有一个可以真正信任的,可以说真心话的人呢?

  可是……对方把他送出来了,这其实,是为了保护他吧?

  牧震心里有些酸酸的,是一种温暖的感动(如今两人还是友谊的阶段,毕竟萧起还是小娃娃的模样呢。)

  牧震的这一番心里变化,也说明了一件事——脑补要不得!

  因为实际上,送走牧震的萧起,这时候是心虚加内疚的。

  他送走牧震,是在穿过来后,经过了大半天思索的结果。

  这次跳回来,是彻底的很明确的确定了,牧震的感情变动就是他左右横跳的原因!

  因为现代去探班,大枕头感动了,感情提升了。

  但这个结论,带给了萧起的两个问题。第一,虽让他去探班确实就是为了给大枕头一份惊喜,但是,大枕头跟“萧起”是有感情基础的,还是很深的感情。那么感情是这么容易就深上加深的吗?第二,如果有一天大枕头或者小枕头对他的感情不再加深,那他是不是就会被困在其中的某一边了?

  第一个问题只是他跟大枕头私人的感情问题,虽然有这个问题还会引发其它更多的问题,但不是紧要的,可以放下。

  第二个问题才是最重要的!

  凭私心论,萧起当然是更愿意生活在现代,即便现代他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甚至他还成为了某些人眼中可以任意欺凌的鱼肉。

  但现代有人真心的爱他,很多很多的人。

  而且……他喜欢大枕头。

  小枕头虽然也是大枕头,但萧起面对他,就像是个面对个同伴。明明两个人是一个人,但很神奇的,他就是能清楚的把两个人分开看。

  他渴望里停留在现代,演一辈子的戏,等到同性婚姻法通过,就跟大枕头去领证结婚,可能领养个孩子?两个人白头偕老……只是想想就让人激动不已,那是他渴望的梦想中的生活。

  让他在这边以后去追求小枕头?Emmm……总觉得是背着老婆找小三。

  但是,古代比现代更需要他。

  他停留在一边世界的时候,另外一边的时间还是动的,就是这个时间转换感觉没太大的规律。但他在一边的时候,另外一边基本上都是在睡觉,一直不回去,那就是长睡不醒。他如果长睡不醒,那不是一件能够遮掩太久的事情。

  接下来事情的发展必然是确定他醒不来,退位,新帝继位。如果他能轻轻松松的退位,让另外一个有能者继承那也是无妨的,但是……

  萧起算了半天皇室的家普,他没皇叔,都死绝了。他皇爷爷那一代倒是有四个兄弟,可让他皇爷爷“咔嚓”了俩,另外两个一个没儿子就俩女儿绝嗣,仅剩的一个好像是在他父皇那时候犯了事把王位给薅了。

  于是,到现在为止,大夏再没有一个实权王爷了。

  这个结果的好处就是不怕出来个王爷乱政夺权,坏处是像《盛世》那样的“摄政王”也不可能有了。

  用脚趾头想朝臣们也是不可能弄出一个亲爹有才略的萧家后裔上位的,继位的新帝有八成的可能还是一个儿皇帝。,,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