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朕还以为只是古穿今 > 第134章 第 134 章
  134

  他从别人那偷来了东西,确实也不能怪再有另外的人偷走他的东西,只是闵如岫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会是闵如馨!?

  “为什么……”仙印一步步远离,不知不觉已经偏移的民心,唯一亲人的姐姐背叛,闵如岫不想挣扎了,他只想知道原因。

  闵如馨一手托着闵如岫的心脏,一手托着他的王玺,她的面容平静,看着闵如岫的双眼柔情脉脉,这场面有一种诡异的邪祟感,就如邪神在接受祭祀。

  “我有一个女儿,聪明、美丽,又可爱的小姑娘,而且着极好的修真天赋。但她修真与否我并不在意,我只希望她能够平安的长大,幸福快乐的度过一生。可是她的爸爸,那个负责人质村的管事看上了她,在明知道那是自己亲生女儿的情况下,让她做了自己的炉鼎。我的小宝贝……当时她才只有十二岁啊……”

  这是第一次闵如馨在归来后,谈及了自己的孩子,她眨了眨眼睛,却并没有泪水落下。

  “但她还是在一片污泥中顽强挣扎着活下来了,她想活的,再怎么样痛苦也想活,因为只有活着才能有未来。可她也只撑到了二十三岁,我只得到了她的尸首。”

  闵如岫因为心中激痛,颤抖了一下。这绝不是因为闵如岫无意中抓握了一把他的心脏,单纯只是因为他真的对那个见都没见过的外甥女感到深深的内疚——如果能早点,早一点找到姐姐,是不是这些就不会发生了?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姐姐恨修士,我却爱上了修士,还是个天颐宗的,所以,姐姐也恨我吗?

  “我不恨你。”闵如馨看着闵如岫说,发现他脸上出现了不信,闵如馨顿时笑了,“弟弟啊,你永远这么天真,永远这么纠结于爱啊,恨的,这才是我夺取王玺的原因!我不相信你会做一个合格的君主,你现在能够因为一个毛潜不理国事四处徘徊,未来你也能把岚国直接双手奉上,到时候会有不知道多少孩子因为你的抉择而下场凄惨。弟弟啊,这个位置与你已经不般配了。如果你能够轮回,下辈子,生在个简单的平民之家吧。”

  闵如岫还有很多话要与闵如馨说,可他的视线发生了巨大偏移和下坠,不受控制的震动中,他看见了几个自己的心腹之人——原来不只是姐姐背叛了我。

  当闵如岫视线静止下来,他最后看见的是一具放置在如祭坛之物上的无头尸体。

  原来,我已经死了……

  封仙榜上,甲子仙王的名字,变成了闵如馨!而闵如岫自己的名字,虽然没有从封仙榜上消失,却已经不是仙王了,而是凄惨的成为了那些无所属势力的散乱名字的一员。

  死去的闵如岫,则觉得自己一晃神,就已经回到了地府冥帝的客厅。

  “陛下好,我们来说说关于你投胎转世的问题吧。”萧起坐在闵如岫的对面,也没想到这么快就又重新见到这位仙王了。

  闵如岫面色铁青,毕竟他现在是鬼了,没办法脸红了:“我知道你们能托梦,能让我和我姐姐在梦里相见吗?我、我还有很多话想要跟她说!”

  “问她为什么背叛你吗?”

  “……对!”如果闵如馨当时说的原因就是恨他,恨他没救下外甥女,闵如岫低头认罪,他欠他姐姐的,可是闵如馨后来说的那个原因,闵如岫不同意!“我虽然略逊于阎君陛下,可总归是一位合格的仙王,白手起家护住了一方百姓平安,凭什么……”

  凭什么说我不配?!

  “抱歉,现在新任甲子仙王还在与王玺的融合期内,不好打扰,暂时我们没法给你提供托梦服务。”萧起忍住自己想说“亲,对不起呢,我们这边不提供这种服务呢”的冲动,“你带着这个疑问去轮回吧,轮回两次回来应该自己就明白了。”

  “我——”

  没给闵如岫更多说话的机会,萧起手上一拍,直接就把他拍去某古代小世界了,他会带着记忆作为一位皇子诞生,未来是成龙还是成虫,都看他自己了。

  当他在那个世界死亡,萧起很愿意再次接待他。

  “……这位确实只能算是个恰逢其会的英雄,算不上帝王啊。不过,没想到这么快就有谋朝篡位的了。”萧起自言自语着,摸了摸下巴。

  岚国的事情,一旦传播了开来,刚平静下来的各国,又要乱了——原以为六十个仙王是先到先得的,于是踏踏实实的给仙王办事,可谁知道仙王也是有能者得之?

  在此之前,无论仙王还是仙官们都很信任亲封的小吏,并且着力培养他们。但他们好像错误的理解了仙印封官的作用。这可不是主从契约,其实仙印并不能对小吏的忠诚产生什么限制,小吏的存在也是为凡人百姓服务的。

  闵如馨向他们证明了,六十仙王除了这个数量之外,到底谁当仙王,并非是一直固定的啊……

  这个疑问一起,人心可就不稳了。

  “果然不能小瞧女性啊。”萧起还以为先干出这种事的会是庆国的将军,敛国的仙王长子,或者沛国的宰相,甚至在夏国都有心怀“大志”的家伙,可是这些野心勃勃男人到目前还都是老老实实的,结果这么多汉子的行动力,反而都比不过一个女子。

  但这种即将到来的腥风血雨,也是好事。

  萧起站了起来,去找看文件的大枕头去了,反正他现在已经是阎君了。人死多了,顶多是也就是手下人累“一点”,小问题,可以应付~

  萧起的这个无人知道的预言,在三年后成真,但具体过程比他所想的还要更惨烈一些。

  闵如馨杀掉闵如岫,夺取仙王玺的经过,在外传之后,不可避免的被各种扭曲,竟然变成了“吃掉仙王的心就能获得仙王玺的认同”,之后更进一步变成了“吃掉仙官的心,就能上封仙榜”。这种谣言开始在整个大世界中传播,修真者、妖魔鬼怪,甚至凡人,都已知晓。

  修真者和妖魔鬼怪是没办法伤害仙官的,但从闵如岫这件事上,说明仙官,甚至仙王,彼此之间是能够被伤害的,只是要在他失去意识的情况下,或者动手的人得是他的血脉至亲,他亲封的小吏,或者其他仙官就可以?

  小吏和部分仙官蠢蠢欲动……欲.望与一个人是善是恶没太大的关系,毕竟有时候欲.望也可以称之为上进心。

  凡人对此更是疯狂,甚至进一步流传出了仙官的血包治百病,可以起死回生的传言。

  地面上,某些国家内,到处都有凡人攻击仙官的事情发生,仙官与凡人之间的信任破碎,仙官不再是那种高高在上等同于仙人的存在。

  各国已稳固的政体,顿时动荡了起来……

  地府竟然成了唯一能够躲过风暴的所在,虽然地府的死鬼中也出现了“吃了仙官能复活”的传闻。不过地府实行的不是亲民政治,而是强权政治,地府也不需要死鬼百姓的民心,毕竟早晚都得投胎,本身地府每天的工作就能得到大量的功德。

  死鬼们刚要闹腾,就别鬼差们一顿恨抽,闹腾得最厉害的直接扔去下层地府当苦力,稍轻则直接扔去轮回,因为不是在正常轮到他们的时候轮回,所以这一扔怕是就要进畜生道了。

  至于鬼差或者仙官们会不会因为恐怖的工作量,以至于想要干掉萧起?

  呸!每天累得臭死,哪有想那些烂七八糟事情的空闲?更何况看阎君那个样子,他是很想找个人接替他,然后他自己带着牧大人旅游蜜月的样子。与其想这个,不如想攒齐了功德,兑换一次小世界轮回假期。

  虽然每次有新下来的死鬼,地府都得闹腾上一阵,但无论是仙官还是鬼差,对于这种生活都十分的适应。有时候甚至还想多下来点鬼也好,毕竟累到顶峰了,也就是顶峰了,不会更累了——[放弃挣扎.jpg]

  而一直累,就能一直赞功德了,还是挺爽的。

  四舍五入,就是一直累,一直爽了,没毛病……

  在萧陛下的引导下,地府全体工作人员已经具有了非常好的自我调节能力,真的是太好了呢~

  时间流逝,当初扔出去轮回的那一批仙官的时限已经到了。不过,并非所有人都按时回来了,比如刘幸。

  刘幸轮回到了齐国都城天元城的普通市民之家,后来考入学校,到十岁之前都成绩优异。十岁之后记忆复苏,他不学无术了一段时间。因为刘幸没找着薛玉明,他不想留在这个国家里做官。

  可是,刘幸后来还是动摇了,因为家里的爹娘……

  这对父母是真正的与人为善了,面对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儿子,他们也没打,也没骂。作为官府小吏的老爹带着他出去看市井民生,其中让刘幸印象最深的是一个纸扎匠人——这是随着地府的兴起,民间新出的一种职业。他的双腿都废了,坐在纸扎铺的地上,正在糊一个纸马。他的衣衫肮脏破烂,胡子花白,眼睛昏黄。

  “看不出来吧?他跟爹同岁。”老爹对儿子说,“即便都是一个城里长大的,是邻居,小时候还是一起撒尿和泥的小伙伴,但长大了也是不同的。他十岁的时候就不上学了,出来到街上混,惹到了不能惹的人,双腿被剁掉,但总算是保下了一条命,后来家里四处寻摸,才给他弄到了这么一条能糊口的营生。”

  至于老娘,则使用柔情攻势,轻声絮语的询问他在学校可有什么不适,或者他自己有什么想法。

  这两个人弄得刘幸实在是没办法继续作妖,他自己也想明白了,他一个小孩子,仙印又未曾归位,他就算是被家里放弃,得以自由活动又如何?一旦离开有仙官驻守的安全大城市,那就是死路一条。

  最麻烦的是死了还会继续被无良阎君扔出来轮回,从头长起,那还不如就在这一家子活到五十年。

  “那老头子根本不是爹的同学吧?其实就是吓我的,算啦,我也知道你们的心意,你们放心,我会重归正路的。”

  更何况,其他国家的学校跟他们夏国的学校完全不一样,没那么多的分科,学校老师也并不如何负责,只是很随便的教导他们识字和算数而已。他可以很快就提前完成学业,然后去做官,激活自己的仙印,再去找玉明,这样对谁都安全。

  但事情没他想的那么容易,每个国家,就算外表看起来一样,内里也是有着巨大区别的。

  这齐国虽然也有考试,但就连刘幸那位很伟光正的父亲都说,考试只是一种掩饰,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用,人脉才是根本。

  刘家别看普通,刘幸亲爹能成为小吏,自然也是因为他们家拥有人脉。当刘幸也成为了小吏,他发现这种人脉的作用更是体现在齐国官场的方方面面里。

  至于没有人脉的人怎么办?那就想法子让自己变成有人脉的人呗,最好的方法就是生个好儿子或女儿,然后送出去联姻。

  在齐国,在没有人脉的情况下,千万不要走赚钱之路,想着用钱拓宽人脉。因为在齐国,有钱的必然是有人脉的人,一旦有钱但又没有人脉,那就离家破人亡不远了。

  九成九的民众都过着赤贫的生活,这代表着他们在这个耕种和收获都很容易的世界里,没有土地,家里的粮食最多够吃三天,即使有房屋那也极其破烂家徒四壁。

  但是这些民众依然一代又一代的努力赚钱,积攒财富,送子女去上学。他们的主要目的是上学,其中最出色的人往往被上位者看中,表面上确实的抬高了自己的阶层。让其余民众以为,这是读书的力量,这是国家的公正,普通人也有出头之日。可其实不过是另外一种扭曲的权.色.交易而已。

  齐国的见闻,也让刘幸明白了,并非所有得到功德的仙官都会是正义之士,功德这个东西,也是能够通过欺骗或者冒名顶替得到的。齐国大面积的发生着这种上下勾连的欺骗行为,以此推断,在其他国家,甚至夏国,也不能说绝对的没有。

  刘幸不是个毛头小子的,他虽然个看不惯齐国的情况,但在自己还是个小虾米的时候,没有贸然出头。他爹和他爹所属的那个仙吏管辖的区域,吏治还算清明,刘幸也在其中一点一点的发挥自己的作用。

  二十几年过去,刘幸正式成为了真正的在某仙官的仙印里挂号的齐国仙吏,他自己的王玺也终于激活。

  刘幸还以为自己的王玺会退化成普通的仙印,毕竟他已经离开了夏国,没有了自己的子民,如何还是王呢?可他的仙印还是王玺,而且还有了些变化,过去这个王玺是偏向黄色,现在却偏向了黑色,古朴厚重之外还多了一种阴森之感,过去王玺拿在手中是轻飘飘的,现在却入手沉重。

  “不会是那位真等着我回去接手冥界吧?”刘幸咧咧嘴,有了王玺,刘幸带着一群自己的追随者,假死脱身,开始在齐国收容有志反抗之人。

  同样的事情,在夏国是不可能办成的,因为夏国的农村人口如今已经远远低于城市人口。城市里的老百姓,直接被统治到了街区。说两句怪话无所谓,但要是敢明目张胆的策反,那就是活腻歪了。

  而齐国的仙官极少,在外工作的都是小吏,目前为止,小吏虽然能够吸收功德,但他们只有在与强大外敌交战,开启护国战阵的时候才有用。其余时候,除了寿命更长一点,跟凡人也差不多。他们奈何不了刘幸。

  刘幸很容易的在庆国城市与城市之间巨大的空旷地带中,建立起了自己的势力。

  在这个过程中,他竟然遇到了薛玉明。

  他俩确实是有缘,整个大世界,仙王统治的国家是有数的,但还有无数灵官和修士建立的国家,这回被萧起送去投胎的也就一百多个人,结果他们俩还是在一个国家了。

  刘幸跟薛玉明强强联合,已经成功分裂了齐国,不过两个人对于齐王也就是甲辰王手上的王玺还是怀有一定敬畏的,并不想与甲辰王彻底决裂。毕竟从另外一个方面说,他们也算是共同对抗修真者的战友。

  刘幸更希望甲辰王能看到齐国国内的不足,进行一次改革。甚至都不需要大改,只要让齐国的那种人脉为王的现象稍微缓和一些,刘幸就愿意跟薛玉明离开了。

  但……甲辰王一直没那么做,他直接搞起了分封,将他占据的一半国土,分封给了他手下的仙官们,让这些仙官战斗在第一线。

  这把刘幸都气乐了,这位甲辰王当年也是白手起家才封为仙王的,他能想出这种分封制,更说明他不傻啊——分封到算不得无中生有,毕竟当年修士搞的也算是这个——但不论怎么看,中央集权都是比分封更对君主有利的政体,这位的脑子怎么就朝歪处想呢?

  正当刘幸要放开顾忌,干掉甲辰王的时候,闵如岫和闵如馨姐弟俩的事情传来了。刘幸顿时就知道甲辰王也要不好!

  果然,当天封仙榜上甲辰王的名字就换了个人,正是甲辰王的亲弟弟,也是之前分封时,得到封地最大的那位仙官。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第一第二个夺位的仙王都是前王的血亲,且不说他们做出这种事情的深层原因到底是什么,也不得不感慨一声“来自背后的危险果然更恐怖”。

  不过这位新任甲辰王上位的时间也不长,不过一年半,他就被刘幸直接干掉了。

  在新任甲辰王死亡之前,谁都以为这只是一场下克上的夺位之战,可甲辰王死后,封仙榜上,甲辰王之后的名字直接消失不见了,并没有换成刘幸。

  丁卯王刘幸,则依旧是丁卯王刘幸。

  没人觉得这是封仙榜认错人了。会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丁卯王刘幸,就是干掉了甲辰王的刘幸!

  刘幸不管外头是怎么想的,他只是遗憾:“甲辰王的王玺竟然飞了,我还以为你能够使用,毕竟,你所拥有的民心不比我的低。”

  薛玉明看他这个样子,笑道:“牧大人都没有封王,我如何能够?”

  “我知道啊,只是试一试啊。”刘幸摊手,他正要与薛玉明说些别的,忽然两个人一起看向正南的方向,那正是封仙榜所在的方向。

  那巨大的仙器距离他们何止万里,可两个人却清楚的看见了封仙榜上出现的变换。

  萧起的名字,从丙寅王之后,消失了,不,转移到了整个封仙榜的最高端,在“封仙榜”三个大字的下面,重新出现了“萧起”的名字,且这名字比所有的金字或黑字都要大出一倍,没有任何名称和封号,也没有给出任何的解释。

  “丙寅王、甲辰王,王座已空,诸位加油。”醇厚的男音从遥远的地方传入每个人的耳中,却让包括已经封王的刘幸在内,都忍不住一阵热血沸腾。

  “十月之后,接引者将前往接引第二期仙官进入轮回,还请诸位准备好工作的交替,以防发生意外,名单如下。届时请配合鬼差工作,安静进入地府,否则后果自负。十天之后,大家再见。”

  所有听见了仙印传音的人:“……”

  刚刚还热血沸腾呢,这个进入轮回是什么鬼?!

  这第二期名单上,夏国官员的比例占了三分之一,但这依旧引来了所有仙官的大骂,尤其入选的还有五位仙王。

  不少仙官直接跑去了夏国质问,还有下到地府的,不过他们只敢站在黄泉的这一边,或破口大骂,或苦苦哀求。

  但也有人暗地里高兴,上头的人没了,或者竞争对手凉了,那正是他们再上一层楼的好机会。

  但这都没用,十天一到,所有在榜上的全部凉凉。

  之前因为仙王之位可夺而暗流汹涌的各国,都安稳下来了——争个毛线啊,命都要保不住了——大家有志一同的将目标直指夏国。有些国家直接因此与夏国宣战,但都被打了回去。直到十年后,有孩子说漏了自己转生仙官的身份,暴毙当场。

  别人家的仙官在自己的领地里,或者自家倚重的仙官在别人的领地里,都不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与夏国的战争也彻底结束了,仙官们赶紧把视线重新放到了自己的国内。毕竟夏国放出去投胎的仙官是最多的,刘幸所灭的齐国现在已经是“小夏国”了,谁都不想成为第二个被从内部瓦解的。有几位甚至起了恶毒的心思,想要杀掉十年间诞生的孩子,结果自然是让仙王的位置换了人。

  这第二批仙官刚投胎了三十年,第三批的投胎命令又下来了,同样是反对无效。

  “挺好,这样地面上也是越发安稳了。”萧起看着手上的名单,淡定的点点头。从第二次投胎命令发出去,地府就又迎来了修真者们的“观光”热潮。

  无论修为多高的大修士,想要在非特殊节日硬闯地府,也都只有一个下场——死,变成鬼就进来了。但既然变成鬼了,那萧起也没必要见他们了,劳改还是轮回,按律而行。

  “陛下,真没事啊?”孙恒还是有几分担心的。

  “真没事,放心吧。”萧起摇摇头,“损失这么大,他们也就是狂热这几天了。”

  “不是,我是担心地面上的夏国……”

  “我的王玺在地上,更何况,赵玉凯也就快得到甲辰王的王玺了,放心吧。另外,过两天封仙榜还有大动作呢,到时候我们就安全了。”

  孙恒当即不再多言,应了一声退下了。

  萧起明白,事情发展到现在,不只是跟在他身边,见到了很多真相的孙恒,就算是其余修真者,或仙官们,也大概猜到封仙榜是个什么东西了。

  两天之后,封仙榜再次发生了大变化,它从虚幻之物,变成了上方金光闪耀,下方黑气氤氲。但这黑气与过去的黑字不同,站在封仙榜周围的人,能够感觉到森冷阴凉,恍若鬼蜮……

  一部分过去存在于夏国的金色名字变成了白字,下移到了黑□□域。萧起的名字也从封仙榜的最上方,移动到了黑□□域的最上方,他的名字前缀变成了——冥帝。

  在他之下是丙寅王孙恒。

  孙恒:“……”

  他很想咆哮一下,表示自己只当个小小的判官就足够了!因为他知道,以萧陛下一贯的表现,他一定会让自己在封王之后,不但把王的工作担起来——对,就是萧陛下自己的工作,但同时也继续干着总判官该干的事——就是他现在的工作!

  一下子干两份的工作,就算工资也能收到两份,但是却连一份的假期都没有了。

  _(:з」∠)_赚了钱完全没时间花,没时间享乐,那还不如不赚呢。孙恒后悔了,他当年干啥要心虚,干啥要那么有良心,干啥要报名支援特殊地区,干啥在来了地府后那么努力勤恳的工作啊?

  在夏国当个普普通通的土地爷不好吗?地上的阳光不舒服吗?夏国的美食不多吗?

  “孙老爷子,别想太多,没事的,萧起不会把所有工作都放在您身上的。”牧震看这位老爷子都气得手抖了,赶紧温声劝慰。

  孙恒看着牧震,总算缓过一口气来:“对、对,牧大人您还在这呢。”

  除非萧陛下再整出来一个类似地府的地方……

  可孙恒刚放心,就看萧起突然从天而降:“老孙,咱们之前就说的酆都二城建立计划,我看捡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开始实行吧。您从今天开始就是二城的城主,给您十天的时间可以从一城挑选十分之一的人手建立二城。”

  孙恒眼睛一瞪就想拒绝,可是萧起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把他要说的话就给拍回去了:“老孙不要这么激动,放心,我给你的建城时间很充足,半年之后二城才会开始接纳鬼魂,所以,真没什么大不了的。”

  萧起又拍了孙恒两下,然后转身拉着大枕头就没了踪影,只留下可怜的孙恒,在原地气得喘着粗气~

  不过再怎么不想办,孙恒也知道这位陛下的脾气,他要是真没能在十天内找好人手,半年之后建成二城,那他的下场只会更惨。相反,如果二城真的建起来了,他反而能轻松不少,说不定能早早的申请轮回,愉快的放假去。

  地府的公务员们,确实都非常非常的善于自我调节……

  比如现在,孙恒就立刻从刚才的愁容满面,变成喜笑颜开了。

  天颐宗

  宗内的大修士们,已经有几十年没有齐聚一堂了。

  “这封仙榜果然是邪道骗术!若之前让咱们养民还能勉强说得通,如今建立地府却明摆着是在大世界扎根的事情。否则到时候冥府的仙官也跟着升仙走人,那大世界岂不是彻底乱了套?!”一位暴躁老哥咆哮着,几十年前他这样做,必定会引起一些人的附和,可今天却没人吱声,暴躁老哥只觉得痛心疾首,“怎么?他都已经掌控生死了,你们竟然还一点都不在乎吗?!”

  “正因为连生死都掌控了,才越发的没有必要纠结封仙榜到底是善是恶,是要飞升仙界,还是在本界扎根。”

  声音从背后传来,暴躁老哥猛地转身,当看见来人,他的表情顿时变得愤怒又哀痛:“毛师叔……上回就是听了您老的话,我们天颐宗才泥足深陷。”

  “这话不如反过来说,正是因为我,天颐宗才得到了最好的发展。”

  “您!您怎么如此执迷不悟?”

  “那得问问在场的诸位,可想执掌生死轮回吗?”毛潜笑嘻嘻的一路走到上位,在宗主旁边坐了下来,“我们修士修为再高,但过去总有些无法触及的东西,其一,便是天道。天道不可见,不可触,但又是谁都知道的,天道就摆在那,天威煌煌啊。其二,便是生死轮回。过去的那个混沌大漏斗我们倒是能看见,但那又怎么样呢?正道的,魔道的,多少人想掌控轮回,却只落了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暴躁老哥看了看毛潜,再看了看其他人,不由得长叹了一声:“你们为何永远只看着眼前啊?凡人在驴子眼前吊了跟萝卜,驴子就永远只会拉磨。你们如今,比一头驴有能好到哪里去?!”

  暴躁老哥甩袖子便要离开,毛潜却一抬手:“我已得仙印,自前日起,也是位仙官了。”

  “什么?!”众修士大惊,因为毛潜可以说是头一位正式封仙的大修士了。

  毛潜将仙印在众人面前露了露:“今日来,也是与诸位作别的,稍后,我便前往地府,做个执掌生死之人。”

  毛潜将仙印一收,站起来行了个罗圈礼,自顾自的去了。

  “快去问值守封仙榜的弟子!为何不将封仙榜的消息传来!”宗主立刻大嚷。

  这便是迁怒了,他们早已吩咐无大事,无需上报。封仙榜如今出现新封的修士,并不是什么稀奇事,毛潜更并非是一个注定无人同名的名字。大多数人所理解的封仙榜大事,都是封仙榜的各种变更。

  今日之前,他们都不在天颐宗里。毛潜这事,听他的意思,也是今天刚刚发生的。

  尤其……诸多修士都专注于养功德,被安排去看榜的弟子,却只能日日驻守在封仙榜前——这登仙之路就在他眼前,他却只能看着别人上榜,听着别人一步步向封仙榜靠近,如何能够甘心?

  满心怨愤,事情自然也干不好了。

  稍后有弟子传来消息,果然封仙榜那无所属的散落上榜修士里,就在一个时辰前,多了一个叫做“毛潜”的名字。

  听闻这个消息,众修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轰然一声,当即便散了。

  即便是那位暴躁老哥,也在散去的修士中间。两百多年未曾有高位修士上榜,已经让他们怀疑这是封仙榜故意筛掉高位修士,好让新兴的仙官取而代之。如今看来,取而代之已是没错的,仙官已经不比修士少了,地府的仙官更是能力可怕。

  且两百多年,大小宗门几乎都没有新血加入,即便天颐宗也能看到自己后继无力的未来。

  既然没有在一开始扑灭这股邪火,现在邪火已经变成了大势,那当然只能选择加入……

  拥有了仙印的毛潜确实如他所说的第一时间前往了地府,但还没看见黄泉,在一朵朵幽幽的绿色鬼火中,他看见了坐在石桌边喝茶的萧起。

  外界传说,萧起惧怕被修士袭击,所以从建立冥府之初,就再没出现在黄泉的生者一边。

  “毛某何德何能,竟得陛下如此抬爱。”毛潜在萧起对面坐下,将仙印放在石桌上。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除了之前在夏国当了短短的一阵司法灵官,后来就再也没有当官,而是在各国之间“游历”,上仙榜这种事,哪里轮得到他呢?

  “毛仙人两次劝说天颐宗修士走上‘正道’,功德无量。”

  天颐宗是修真界的带头老大哥和风向标,虽然,即使没有天颐宗的带头作用,贪欲也能自然的引导着他们走上萧起想让他们走的路,可速度总不会这么快。

  “其实,两百多年前,刚确定是你时,我就知道这个封仙榜是个幌子了。以你的为人,宁愿自杀以护万民,如何想不到自己一旦封仙,此界百姓又成鱼肉呢?但你要做到的,我必听你的号令。”

  毛潜看着萧起,神色间虽然不见什么灼热,却有一种“我很了解你,比谁都了解你”的傲然。

  萧起挑眉,对此不予置评:“去轮回怎么样,有几个世界很适合你。”

  本来萧起想把毛潜扔去跟闵如岫凑一对的,无奈毛潜一定看不上闵如岫。

  闵如岫是个优柔寡断,很容易被自己的感情所左右的人。标重点“自己的”,他经常会自我感动,其实这一点来说,他跟毛潜挺般配的,都是一样自说自话的人。

  现在他做皇子,让一群兄弟姐妹们耍弄得团团转,可他自己还未曾察觉。下一次闵如岫轮回,萧起就将他的记忆洗去,彻底新生,之后就再也不管了。

  毛潜道:“你要抹掉我的记忆吗?”看来他很有自知之明。

  “你的修为让我做不到,至少你也要轮回三到五次之后了。”

  “看来我真的是让你十分困扰啊,那就这样吧?”

  “……”萧起觉得他说的“这样”,并不是指轮回的意思。

  “这样指的就是现在这样,我这样挺好的。当然,作为冥帝,陛下也可以强迫我去投胎……”

  “那你就去吧。”萧起笑眯眯的看着毛潜,“放心,你功德在身,投的都是好胎,而且能见识到各种不同的帝王,愿毛仙人终有一天,能够寻到知心人。”

  毛潜愕然,他看了萧起几眼,笑了起来:“我自问了解陛下,可终归还是太过自负,不够了解啊。”

  萧起默然看着他,了解个毛线!他眼中的不过是一个自以为是的高大上的幻象,萧起最初的成长完全是在死生之间的挣扎,他哪会在意什么身份、面子,或者残忍、善良?能除掉对手的方法就是好方法。

  话未说完,毛潜的身体已经变得透明:“陛下,若我更早一些遇到您,是否……”

  “没是否。”萧起挥了挥巴掌,直接把毛潜给打散了。

  萧起一点都不感动他的付出,这种执着到偏执的追求者,被拒绝就请乖乖缩在角落里,收敛感情好吗?做舔狗无论对谁都是一种伤害,虽然现在他还很理智,但谁能保证未来他继续理智?

  或者说,如果不是萧起有能力保护自己,那现在的情况就不是他强迫毛潜轮回,而是毛潜强迫他“不可言说”了。

  毕竟这家伙本质上可是个傲慢自大的存在,萧起可没忘记,当初他还在古代小世界当皇帝的时候,毛潜看着他的眼神就是“我知道你想答应,可是你顾忌自己的面子,不愿意说,没关系,我替你答应了。”

  这毛病不止毛潜有,一些出身良好,被宠得过头的纨绔子弟们,也有这种毛病。因为他们一辈子都没有被拒绝过,就算是旁人的拒绝,对他们来说也是同意。

  萧起咧嘴站了起来,总算是把这个家伙解决了,他有点恶心的甩甩手。感谢他有装.逼的习惯,一直幻想着让萧起“看清现实,认清谁才是该爱的人”,才能让萧起能跟他废话到现在——送一个非自愿的大修士去投胎,即便之前已经用仙印建立了联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萧起打了个哈气,嘴还张着,就从原地消失了踪影——他已经不会困倦了,这种情况属实只能是要穿越了!

  牧震刚刚处理完今天上午的第三十八的鬼魂,就忍不住打了个哈气,一边的鬼差奇怪看了他一眼。

  “我休息一炷香,大家也都休息一会。”

  虽然每天都忙得要死,但是短暂的休息也是可以的,当然,这也表示着午休时,他得把这一炷香的时间补上,只是一点时间而已,没谁会有异议。

  现代,这次回来,两个人有一种不同于过去的感觉。因为这一回,现代是真的没什么事情了,该了结的全都了结了。

  他们可以彻底的,放心的,甚至是放纵的,享受着生活的乐趣。

  直到一年后,他们听说陆晓萌保外就医——胰腺癌。

  这是一种死亡率极高的癌症,经常是发现就等于宣布死亡。赵守阳找了他能找到的最好的相关大夫给陆晓萌开刀。可大夫能做的,也只是打开肚子看一眼,然后就关腹了。癌细胞已经扩散得满肚子都是了,开刀切除已经成了没必要的事情。

  两人为此提高了警惕,毕竟赵守阳绝对属于为爱而疯狂的那种家伙,他很可能选择为了陆晓萌而报复。

  可结果,他们是小人之心了。

  赵守阳与陆晓萌火速结婚了,半个月后,赵守阳死在了陆晓萌的葬礼上,他当时就坐在灵堂的椅子上,默不吭声,表情不变,谁都以为他是伤心过度。所以等发现的时候,他已经凉透了。尸检后,发现他的死因是食用了超量的降压药,心脏骤停。

  这又引来了一些妹子的同情,听说还有人去到他的坟墓前献花。

  他们俩以为这之后就能回大世界,但是没回去。

  又过了两年,萧起和牧震再次合作,出演一部耽改仙侠电影。剧中人眼中的柔情蜜意,看得电影院里的妹子们发出骇人听闻的尖叫,也让一些直男表示“我可以!”。

  三年后,江铭恋爱了,然后在两个月后失恋……因为对象是个中央空调,还是个直男。三十多才有初恋的江铭,打电话给萧起哭了一个多小时。

  萧起表示:“谁年轻的时候没喜欢过几个渣男?当然,我没有,因为我初恋就是牧哥。”

  就在边上切生菜的牧震闻言抬头,与萧起相视一笑。

  虽然在电话的那头,但却发现自己仿佛隔空看到了什么的江铭:“……”

  突然间就不难受了,而是觉得有点撑。

  “多接点工作,前两天胡导有个本子找我,可我觉得那个角色比较适合你,抗战谍战片,去吗?”

  “去!”江铭去了,然后再次恋爱了,而且这次找到的是真爱。

  对方叫夏律,是歌手转演员的,最近两年刚火起来,以成熟稳重为卖点,他比江铭还小两岁,但两人站一块,怎么看都是江铭小。私下里相处的时候,江铭也是被宠着的那个。

  夏律为人也确实跟他的人设相同,正面的说是成熟稳重,反面的说就是世故圆滑,但不是油滑或者油腻。他对江铭是真心的,这一点从最早几次的四人聚会,他看萧起和牧震都像看情敌就能知道了。

  至于那位方辰……他后来大火了一阵,因为抱到了一条金大腿,但也就是一年多不到两年的时间,金大腿就厌倦他了。他最后的结局跟吴晓茹差不多,都是在失去靠山后,突然消失,从此再也没有了踪影。

  Emmm也不是没踪迹,大概是这次回来的八年后,网络上突然传出了一段一对男女在夜总会驻唱的视频。视频的最后,还拍到了他们俩一起,被一个男人左拥右抱着,上了对方的车。虽然视频的光线不大好,但还是能看出来,那一男一女就是方辰和吴晓茹。

  真没想到,这俩又“合作”了……

  不过视频在网络上挂了没多长时间就被删掉了,然后某公.安的官方号,发出了一段扫.黄视频,只是被抓的男女都被蒙着头,看不清长相,所以好事者们也分辨不出来吴晓茹和方辰到底在没在里头。

  萧起五十一岁那一年,国内总算通过了同性婚姻。他们俩一得到消息就顶着门跑去了婚姻登记处。

  _(:з」∠)_还是去晚了!蒋一霆和他们家邢与安就在萧起和牧震前头。

  (*^▽^*)不过江铭和夏律在他们俩后头~

  这一次在现代的时间,可是真的真的很长啊,两人后来干脆彻底不去想什么时候会被送回去了,就是享受生活。

  萧起九十六岁的时候,两个人还依然活跃在演艺圈里,只不过作为当时的国宝级艺人,能请动他们的剧自然也不会是寻常。

  到了九十九岁生日那天,一大早的萧起突然不想起来了,他扭头看牧震,他也睁开了眼睛。

  “都那么大年纪了,你还这么好看。”萧起忍不住就笑了。

  牧震想想自己每天早晨在镜子里看见的那张老脸,再想想他现在是刚睡醒,枕头印子加眼屎,就这样萧起还说他“好看”?虽然早就知道,但牧震还是在心里感慨一句:陛下对我绝对是真爱了。

  牧震是想起来的,可是发现自己动不了,甚至都没法对陛下说话了,他的眼睛……刚才还能看见陛下笑盈盈的样子,现在却也只能看见一片黑暗了。

  “大枕头,我这辈子,好幸福啊……”

  他听见了陛下在他耳边的低语,又或者是在很远地方的呼喊?毕竟这声音听起来太过虚幻了。他想说“我也是”,可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

  “我也是。”

  “牧大人?”

  牧震一个激灵,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判官厅。

  他点点头,重新工作了起来。一开始前边还有点生疏,可到了工作结束的时候,他已经又是那位熟练的牧判官了。

  牧震这回没用传送的回家,他是一步一步走回去的,他果然在门口看见了他的陛下。

  萧起还是对自己用了一些障眼法的,只有牧震能看到他,当看到牧震一步一步走回家来,他不由得笑了,果然,他们俩心有灵犀。萧起走过去,拉住了他的手……

  他们的未来,还会这样继续走下去。

  无论是现在的冥帝与判官,还是未来的仙帝与真·仙官,又或者他们偶尔会去其他世界里旅行?

  无论多久,无论世界如何改变,只要萧起还是萧起,牧震还是牧震,他们俩都不会变……,,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