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娶了o教授后元帅怀孕了 > 第3章 第三章
  廖谨环视了一圈。

  柳助理紧紧地拽着廖谨的袖子,这个时候她即使知道廖谨不喜欢和别人有过近的接触也不愿意放开手。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她本来是个妆容精致,五官秀气的女孩,现在脸上深一条浅一条的眼泪已经把妆冲的差不多了,“教授。”她声音沙哑地叫廖谨。

  廖谨声音虽然微微颤抖但还是柔和的一如既往,“没事,我们和人群走散之前就已经听说军部派人来了,我们很快就会被救出去的。”

  柳助理听到廖谨的话非但没有觉得安慰,反而更加害怕。

  上一秒还是正常的人类,下一秒突然就失控这样的案例她不是没接触过,但是从未在现实中见到传播如此之快,之广的疾病,她总是控制不住自己想起之前看过的那些小说或者电影,知晓真相的幸存者通常是被政府抛弃的。

  柳助理看他,相较之下廖谨虽然脸色苍白,原本一丝不苟的头发也垂下了几根,却没有那么狼狈和慌张,甚至,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觉得对方并不是十分恐惧,若不是她在的缘故,他甚至不愿意离开那个已经没有活人的办公室。

  “没事的。”他说。

  柳助理一下子就看见了对面背对着他们站着的高个子男人,大概隔了二十多米,对方穿着灰色的冲锋衣,腰间好像还有枪。

  “救……”

  廖谨一下捂住了她的嘴。

  女孩转动眼珠,眼中的不解清晰可见。

  廖谨从上衣里找出一片信息素贴片。

  他低下头,在女孩的耳边轻声说:“我不能确定对面是什么,”是人,还是类似于人的怪物,又或者是,更高级的那些,他能感受到手指下的身体在发抖,于是安慰她,“没事,他们只对有能产生信息素的生物感兴趣,你现在贴上,在他们眼里,你和无机物没有任何区别。”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刚才廖谨就说过一模一样的话,她胡乱地贴上,又因为逃跑和挣扎贴片从脖子上掉下来,早就不知道丢在了哪里。

  而且廖谨说的也不完全正确,信息素贴片现在只是聊胜于无的玩意,一个心理安慰罢了。

  他们过来的时候那些东西可不会因为他们两个都贴着信息素贴片而不扑过来。

  她哆哆嗦嗦地接过,却连接口都撕不开。

  廖谨拿了过去,打开贴片,递给了柳助理。

  对方即使这个时候还是精美的像一尊雕像,她接过时触碰到了廖谨冰冷的手指,温度和死人体温没什么差别的手指。

  为什么那么冷?柳助理忍不住想。

  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并没有拿稳贴片。

  贴片落在地上。

  哒。

  这种时候她的第一反应并不是去捡起贴片,而是去看廖谨的反应。

  廖教授神色平淡,仿佛她做的不是可能马上要了他们两个命的事情。

  廖谨弯腰把贴片捡起,柳助理以为他会为了给两个人生还都增加点可能性而帮她撩起脖子上的碎发粘上,但是她低估了廖谨近乎于苛责的习惯,他只是又一次把贴片递了过去。

  “小心。”廖谨温柔地说。

  柳助理贴了几次才贴上,她手上和脖子上全是冷汗,一直在打滑。

  然后廖谨朝那个男人走了过去。

  对方一动不动。

  廖谨和他的距离越来越近。

  柳助理屏住呼吸,她生怕对方会转过来,然后一口咬上廖谨的腺体,把他也变成那种东西。

  廖谨还在向前,她却站在原地,脚下像生了根。

  他绕到男人面前,道:“过来吧。”

  柳助理小心翼翼地挪了过去,她一直都不是胆大的人,在看见男人之后反而冷静了下来。

  没什么可不冷静的。

  对方死了很久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倒下。

  这个时候见到死人比见到会移动的东西反而让人更好接受。

  廖谨凑了过去。

  柳助理整个人都绷紧了,“教授……”

  廖谨把枪从对方的腰间摘了下来。

  这把枪不是帝国现在合法使用的轻便全自动□□,枪非常重,而且很长。

  廖谨看了一眼,给了旁边的柳助理。

  有热武器总比什么都没有枪,她接过去,手腕差点没被枪坠到地上,“谢……谢谢教授。”她道。

  廖谨又蹲下,把绑在他腿上的匕首取了下来。

  “要吗?”廖谨问她。

  廖谨拿刀的方式也很礼貌,刀柄朝着他的学生,刀尖则冲向自己。

  柳助理轻轻摇头。

  她刚到廖谨那没多久,以前总是听说廖教授是个多么细致的人,和廖教授相处的一周多也见识到了对方的细致,可她没想到在这种时候廖谨还能在意这些细节。

  廖谨拿刀先挑开了男人后颈上的衣服。

  他的腺体上没有伤口。

  他沉思片刻,又挑开了男人手臂上的衣料,他的手腕上有一个小小的血点,周围泛着青。

  柳助理做了半天心理建设,这个时候也过去了,看见这个伤口犹豫道:“教授,这个人会不会是自杀?”

  柳助理离近了才看出来男人的表情非但不狰狞恐惧,反而非常平静。

  要不是现实条件不允许廖谨很想给对方做个尸检,他点了点头,说:“有可能。”

  科技园内的信号早就被屏蔽了,他们连正确的方向都找不到,只能靠运气乱走。

  柳助理搓了搓胳膊,道:“教授,您有没有听到,”

  脚步声。

  廖谨拽着她就跑,还是隔衣服拽的。

  廖谨比柳助理高了一头,腿又长,还知道照顾对方的步调跑的没那么快。

  他整个人都显示出一种超乎常人的耐心和细心,一种不合时宜的平静。

  “前面,我记得有个仓库。”柳助理喘了口气道:“我陪别人到里面取过茶叶。”

  他俩又跑了大概几十米,果不其然看见尽头有个半开的门,里面透出白惨惨的光。

  柳助理咬牙和廖谨跑进去了。

  廖谨砰地关上门。

  作为科技园的仓库,这扇门实在过于寒酸了。

  科技园还在筹备中,大部分的东西还没有安装完成,其中包括这个仓库的门。

  如果是合金门两个人现在大可什么都不担心地等待救援,但事实是,那只是一扇原木门,连门锁都是最简单的那种。

  说是仓库,也就是个二十平方米的空房间,四面无窗,周围胡乱地摆了几个架子,上面堆了很多东西。

  廖谨拿着刀朝里面走去。

  柳助理寸步不离地跟着他。

  廖谨从里面翻出了一盒巧克力。

  柳助理微怔,眼睁睁地看着廖谨没有反应,过了几秒她才理解廖谨的意思,手忙脚乱地拿过盒子,拆了半天才单手拆开。

  塑料纸摩擦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发出刷啦刷啦的声音。

  “教授。”她拆开的第一条就举到了廖谨面前。

  廖谨道:“谢谢,不用了。”

  柳助理靠在墙边上,试图让自己不那么紧张。

  枪像是拐杖一样被她拄着。

  她咽下了一块巧克力,苦味瞬间蔓延过整个口腔,舌头尖都是麻的,她却长长舒了一口气,哪怕自己此刻宛如生吞了用咖啡泡过的土。

  她又吃了一块,眼泪落到包装纸上她才意识到自己哭了很久了。

  廖谨看着门,若有所思一般。

  柳助理吸了吸鼻子,道:“教授今年二十五岁是吗?”

  廖谨转过身,朝她点了点头。

  “教授真是年轻有为,”她咧开嘴笑了,眼泪止不住一般地往下淌,“您看我,和您没差几岁,现在还是个助理。”

  “会好的。”廖谨说。

  廖谨温柔,可他和多情这个词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极有分寸和距离感地和柳助理划出了一个恰当的距离,既不让女孩感觉害怕,也不是一个伸手就能触碰的位置。

  “我之前听说您结婚了,”她吸了吸鼻子,“对不起,我知道是我多嘴,但是这种时候了,我也不知道,”她顿了顿,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那么哽咽,“什么是最恰当的聊天话题。”

  “没关系。”廖谨道,提起自己的婚姻,他的神情终于不是一成不变的了,“我们很好。”

  “关系吗?”

  “对。”

  柳助理也笑了,她笑完之后觉得自己真的疯了。

  她和廖谨接触时间不多,大部分时间还是通过视频通讯。

  “元帅很爱您吧。”她道。

  这个女孩并不清楚廖谨和楚锐之间用朋友形容都过分夸大的关系。

  廖谨沉思片刻。

  他好像一瞬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如果他真的是楚锐的爱人,那么他可以笃定地确认,如果他不是楚锐的爱人,那么他也可以像平时一样,歉然地说不是,又可以为了两个人的面子,为了这段婚姻在外人眼中的印象而撒一个无伤大雅的谎。

  女孩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廖谨回答。

  她看向廖谨。

  廖谨像是在对待一个需要绝对精准的数据那样认真地思考。

  “我……”

  门被撞了一下。

  砰。

  柳助理猛地站直了,拿起了枪。

  她不会用这样老式的枪支。

  这个话题戛然而止。

  第二下。

  木门摇摇欲坠。

  眼泪在柳助理的眼眶打转,她想说点什么缓和气氛,只不过她意识到自己的嗓子疼的要命,连发出声音都成了奢望。

  第三下。

  柳助理闭上眼,正要扣动扳机。

  “别动!”一个男人道。

  柳助理缓缓睁开眼,她能认出对面的几个人的军装。

  这个时候她仍然只能死死地握住枪。

  她偏头看向廖谨。

  廖谨眼睛通红通红的,嘴唇惨白一片。

  他手里的刀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扔到地上的。

  柳助理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

  她目睹了廖谨从平静无波到眼泪悬而未决再到顺着脸淌下只用了不到五秒。

  廖谨偏头,动作慌张又笨拙地把眼泪擦了。

  为首的青年军官走到廖谨面前,他有点纠结究竟该如何安慰对方。

  军官犹豫了片刻,还是把廖谨揽在怀中,掌心一下一下地摩擦廖谨的脊背。

  柳助理被一位军官扶出去。

  “见笑了。”廖谨声音里带有哭过的低沉,“元帅。”

  “没事了。”对方这样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