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娶了o教授后元帅怀孕了 > 第4章 第四章
  廖谨的呼吸很热,但他的身体是冷的。

  廖谨低头抱着他的时候整个人都在颤抖,他本就是个高挑偏瘦的男人,楚锐偏头都能看见对方零碎头发下面贴着信息素贴片的脖子,脊椎是微微凸起的一节,脆弱苍白的过分。

  现在只要他解开大衣,仿佛就能把对方整个包在怀中。

  虽然事实上如果他这么干了,也无法达到预期的效果,因为廖谨毕竟是个和他身高没有明显差距的成年男人。

  他轻轻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声音中带着点难得的耐心和体贴,“没事了,没事了。”

  廖教授听见他的声音如初梦醒一般地从他怀中出来,立刻后退站在了两步之外的地方。

  廖谨眼睛是红的,脸上还有水痕,他想开了几次口,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的反应,只好沉默地用手背蹭蹭脸上的水痕,寸步不离地跟着楚锐。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楚锐倒认为正常,廖教授快要把自己大半辈子献给学校了,不问政治,不懂军事,连把刀都拿不稳,恐怕他这辈子干过最血腥的事情就是杀一条鱼,更别说是和死人面对面地接触。

  楚锐都怕廖谨因此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他弯腰把廖谨刚才掉到地上的军刀捡起来了,在手上转了一圈才对一言不发地和他隔了一米远的廖谨说话:“教授的?”

  廖谨道:“捡的。”

  前面柳助理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她回头看了一眼,不过什么都没说。

  要是从死人身上拿东西也算捡的话,那么廖谨确实十分诚实。

  楚锐摆弄了几下发现这把刀实际意义其实不算大,尤其是廖谨这样没经过专业训练的人。

  科技园内电力供应很成问题,地上建筑温度在没有空调的情况下能达到零上,他们现在在地下,温度自然比地上低的多。

  廖谨刚才的衣服上沾了灰和血,在进到仓库之后就被他扔下了。

  他此刻穿着个灰色的衬衣,在温度已经零下的隧道里显得尤其可怜。

  他大可向在场的任何人求助,不会有人拒绝,不管出于任何理由。

  廖谨不知道是冷还是害怕,肩膀小幅度地颤抖。

  楚锐把大衣脱下来给他披上了。

  廖谨一愣,道:“不用了,我……”

  “嗯?”

  “我真的不冷,”廖谨嘴唇泛着青,却仍然拒绝,“谢谢您的好意。”

  楚锐靠近了点,又靠近了点,直到对方不太自然地往旁边又走了一步他才停下,小声说:“他们在看你。”

  廖谨拿着大衣的手一僵,脸色比刚才红了些。

  前面几个跟着楚锐进来的军官尽量让自己保持目不斜视。

  “需要我帮你把扣子扣上吗?”楚锐问。

  廖谨用他冰凉的差点失去知觉的手指把扣子从上扣到下,断然拒绝道:“不用了,谢谢。”

  楚锐衣服上有点他本人信息素的味道,淡淡的,廖谨一时间没辨别出来,偏头闻了一下衣领,像是什么木头的香气,并不温柔但也没什么侵略性。

  这种味道严格意义上来说很像楚锐,因为他本人确实如此,身上没有太多属于军人的威严,他第一次出现在驻地的时候,很多人都对这个过于年轻和英俊的小白脸持怀疑态度。

  而且身为元帅却因病在首都星疗养这样的理由说出去都没什么人相信,首都星不适合人养伤,任何安静的星球都比首都星更舒适,医疗条件也不相上下。

  而且楚锐看起来很健康,他的身体状态让任何一个医生看都会认为他正处在身体机能的黄金时期,他比廖谨健康多了,廖谨整个人宛如几个月没见过阳光那样苍白,而且因为过度的工作量休息时间常年得不到保证。

  楚锐伸手,把翘起来的衣领按下去。

  “刚送洗回来。”楚锐压低声音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廖谨声音也很小。

  楚锐停下了脚步,廖谨也停了下来,不解地看他。

  楚锐突然过去,用力闻了一下衣服的领子。

  楚锐一靠近廖谨就能闻到他身上的味道,淡到不能再淡的木头的香气。

  然后果不其然楚锐看到廖谨整个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无言地看了对方半天,又步履僵硬地跟上去。

  楚锐在廖谨身后补充道:“我现在能确认了,没有味道,除了信息素。”

  廖谨一句话都没说,就是被头发挡住的耳朵已经通红一片。

  楚锐大衣上的香气一直萦绕在他的鼻尖,密不透风,这种香气对于很多omega来说都很有吸引力,不会给人太多的压迫感,也十分有魅力,但是对于廖谨就有点呛人了,像刚才那堆正在发出香气的木头被点燃了一样。

  他动作很轻地闻了一下,仿佛整个呼吸道里都是这种味道。

  廖谨和楚锐的沉默一直持续到廖谨去军医那检查身体才被打破。

  廖教授看前面的建筑物,似乎在担心什么。

  “怎么了?”楚锐问。

  “我还有数据没有收集完。”廖谨回答说。

  “数据?”楚锐挑眉,他这个时候是笑眯眯的,他笑起来很有感染力,让人能忍不住跟着笑出来。

  这样的脸这样的笑对于很多人都是十分受用的,处理伤口的医生看了一眼楚锐,又不自然地把头低下去了。

  廖谨不动声色,手指忍不住摩擦楚锐大衣上木质的衣扣,“对。”

  他慢慢地说:“所以您第一次来的时候就是为了收集最初发病的感染者的数据,对吧?”

  廖谨点头。

  楚锐道:“教授我不得不告诉您,里面很危险。”

  廖谨像是不明白楚锐为什么这样,只好神色略带迷惑地解释说:“我需要知道第一个感染者出现时所有的情况,以及之后感染者的情况,我需要一个有代表性的数据。”他又补充,“学校不是只有我和柳助理来了,我们就是被……被冲散了。”

  “我们之后会彻底销毁科技园,避免一切扩散的可能性。”楚锐道:“在科技园已知没有活人的情况下,接下来,您打算怎么进去?”

  廖谨说:“走进去。”

  他并不是在开玩笑,而是相当的认真。

  即使楚锐看对方的眼睛也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

  可能因为睫毛太长了,也可能因为这双眼睛太黑了。

  楚锐只在他母亲的首饰盒中见过这样的颜色幽深的珠宝。

  “您一个人?”

  廖谨为难地点点头。

  “您打算进去扶贫?”

  廖谨也笑了起来,说:“或许我运气不错。”

  倘若这个时候,早就宣布退休疗养的楚锐楚元帅要一个人进入科技园,那么没谁会担心也没谁阻止。

  可是廖谨不一样,他能用那把军刀切个苹果就不错了,要是想起到有效的防卫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楚锐很想点点廖谨的脑子,让他清醒清醒。

  “很重要?”

  “很重要。”他道:“我不能错过任何数据。”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和廖谨一起来的人这时候除了打了镇定剂已经睡着的柳助理剩下的都在检查完身体之后被送回家了。

  这意味着,他不得不一个人,或者让其他军官陪他进去。

  但楚锐在这,他显然不会让任何人陪自己名义上的伴侣进去。

  他一定会的。他想。

  科技园内有一台目前精度最高的基因检测系统,而且只需要人站在系统有效范围内二十秒。

  以目前他和楚锐的关系想拿到这种级别的资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军部不信任他,就像议事厅和楚锐也只是保持着表面上的和谐一样。

  廖谨当然也可以用别的方法,但是他面前摆着一个最简单的、也是最不会引起楚锐和军部察觉的。

  他低头看自己擦伤的手指,面孔依然脆弱无辜,甚至或许还很无助。

  “还有五个小时。”楚锐说。

  廖谨的嘴唇被他自己抿的发白,他转头去看外面,用连自己都不相信的理由说:“其实您不用太担心我,里面不是没有活物了吗?”

  不管是真正的活人,还是感染者。

  “对,所有被登记过的。”

  楚锐保留了一个可能性,就是里面有没被登记的感染者。

  楚锐坐到廖谨旁边,他知道自己没办法让这位廖教授改变主意,廖谨看起温柔,实际上在一些事情非常坚定,不会为了任何人改变,于是开玩笑一般地说:“我陪您进去。”

  军医立刻抬起头,但是又迅速低下。

  楚锐尝试着和对方培养感情,哪怕只是身为朋友之间的感情,一是他们现在都不忙了,日后在一起的机会更多,生疏的像陌生人对他俩一点好处都没有,尤其是需要为了军部和议事厅的面子演戏的时候,二是廖谨确实是一个相处起来让人十分舒服的人,他相当安静,有的时候可以让人忽视他的存在。

  还没等廖谨表现出任何情绪他就又说了一句话,“我可以陪您进去。”

  廖谨眨了眨眼,那神情几乎是无辜无害了,“您的意思是,您有条件对吗?”他问。

  “是。”元帅承认的很快。

  教授认真地看着他,等待楚锐提出他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