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娶了o教授后元帅怀孕了 > 第43章 第四十三章
  因为停职的缘故,楚锐一天之内接受了数十个诚挚的问候。

  毕竟元帅被停职这种事情太少见了。

  刚刚从外面回来的楚锐把枪随便扔到廖谨面前。

  咣地一声。

  廖谨抬眼,微笑道:“您回来了。”

  廖谨这么乖巧总给楚锐一种他预谋已久,图谋不轨的感觉。

  “你还真是,”

  “什么?”

  装都懒得装了。楚锐想。

  “悠闲。”楚锐说。

  廖谨躺在沙发上,他的两只脚踝之间挂着轻得不能再轻,几乎不会妨碍行动,但是柔韧性非常好的锁链,“我尽职尽责地扮演一个犯人的角色。”

  “你本来就是。”楚锐道。

  廖谨拿起枪,朝锁链上开了一枪,结果一点变化都没有,倒是楚锐皱着眉看他。

  廖谨摊手,道:“不好意思元帅,走火了。”

  楚锐想,他果然还是更喜欢那个在他面前演戏的廖谨,虽然他知道是假的,但是至少看着舒心。

  廖谨笑着看向楚锐,道:“别皱眉,阁下。”

  楚锐按了按太阳穴。

  廖谨衣衫不整,头发凌乱,要不是他现在还保持着游刃有余一般的微笑,真的很容易让人误会。

  楚锐坐到廖谨旁边,对方给他倒了杯茶。

  楚锐接过,不过没有喝。

  “元帅。”

  “是,我在听。”

  解奕白哽了一下。

  要是他没看错,楚锐回的是自己的卧室才对。

  要是他没看错,楚锐旁边仿佛被折腾了很久的人是廖谨才对。

  虽然廖谨之前在楚锐房间没什么不对,但是这种情况下廖谨还在楚锐的房间,而且是以这种情况出现在楚锐的房间,就很成问题了。

  廖谨有一个月都没出现过,哪怕法院先后传唤了廖谨几次,楚锐以相信自己爱人人品为名义拒绝几次。

  这位教授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廖谨似乎全然没有注意到楚锐在处理公事,他忍不住看向廖谨的方向。

  然后廖谨环住了楚锐的脖子,声音很低地说了什么。

  楚锐道:“我还有事。”

  廖谨含含糊糊地嗯了一声,抱着楚锐的动作像是个担惊受怕的孩子。

  他是个五官精致目光清澈的美人,衣服又凌乱,小半张脸埋在楚锐的颈窝里。

  廖谨的衣服本来就没怎么穿好,这样一折腾就差点掉下来。

  楚锐起身把放在旁边的毯子扔到廖谨身上,不怎么耐烦地盖好。

  解奕白:“......”

  楚锐把连线的视觉功能关掉了。

  “说吧。”楚锐道。

  廖谨声音又低又软地说:“在谈公事吗?”

  “嗯。”

  廖谨轻轻地亲了一下楚锐的耳垂。

  楚锐道;“安静点。”

  解奕白颤颤巍巍地开口道:“元帅,您还在吧。”

  楚锐道:“嗯。”

  廖谨变本加厉地贴上去。

  解奕白看不见画面,但是对面的声音详细清晰地传到了这边。

  衣料摩擦发出沙沙的声音。

  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扔到了地上。

  “西部防区的情况已经得到了有效控制,大概会在二十天之内彻底......”

  哗啦哗啦的响声打断了解奕白的思路。

  链子?

  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在响?

  “你继续说。”楚锐的声音有点哑。

  他把手插进廖谨的头发里。

  “是,然后就是......”

  楚锐似乎做了什么,他身边的人不满地闷哼了一声。

  解奕白匆匆停止,道:“阁下,我,我有些数据还没整理完,我晚上,”他顿了顿,“明天会议上再和您说。”

  这个会议持续了或许有半个小时,或许还要再长一点,在很轻微的水声和喘气声中解奕白过得无比煎熬。

  “说什么?”廖谨开口,声音比楚锐还要哑。

  楚锐道:“明天早会上再说。”

  廖谨咳嗽了几声,他的嗓子似乎有点不舒服,然后他道:“明天早上元帅没有时间,他起不来。”

  解奕白还没来得及说话,楚锐那边就切断了通讯。

  楚锐的眼睛都是红。

  廖谨的耳朵也是红,可以清晰看见上面的血管。

  “我去漱口。”廖谨起身道。

  锁链因为他的动作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

  楚锐发现自己疯得很厉害。

  疯得简直无药可救。

  廖谨把漱口水吐出来。

  楚锐进来。

  廖谨兴致盎然地看着他,似乎期待楚锐想要做什么。

  楚锐看起来不太舒服,脸色有点差。

  廖谨正要说话。

  楚锐表情突然一变,朝他,不对,应该是他身边跑过去。

  楚锐看起来是真的不舒服。

  他干呕了半天但是什么都没吐出来。

  廖谨出去给他倒了一杯水又进来。

  他贴着楚锐的后背,身上一贯冰冷的男人此刻居然有些温热,“胃不舒服吗?”

  楚锐草草地漱口,“嗯。”

  廖谨手按着他的腹部揉了揉,“又没好好吃饭。”

  “嗯。”

  “还喝酒了。”

  “嗯。”

  “有药吗?”

  “嗯......”

  “在哪?”

  “嗯,没有。”

  楚锐把杯子塞到廖谨手里,道:“别用那种表情看我,听话。”

  廖谨点头微笑,“可以。”不过笑容中恼怒的成分更多一点。

  他走出去了。

  楚锐在他身后。

  廖谨光着脚踩在黑色的大理石上,苍白的肤色因为冷泛着青。

  他开门。

  连在脚踝上的监控设备立刻发出响声。

  楚锐手指一疼。

  一枚银灰色的指环正闪着光。

  廖谨对外面守卫的人简单说了几句。

  楚锐跟过去,把大衣披在了他身上。

  “在说什么?”

  “麻烦这位先生帮我买几盒胃药,”廖谨对楚锐说:“您知道我现在情况特殊,没法出去。”

  艳丽的花似乎是吸允廖谨血生长起来的,覆盖在他的脖子上,尤其是喉结。

  楚锐的手指此刻就按在这个位置,有意无意地摩擦。

  “我知道。”楚锐一边关上门一边对廖谨道:“我真的很害怕你跑了。”

  廖谨偏头,错过了这个吻,然后他用强忍笑意的声音问:“所以您现在是在用身体留住我吗?”

  楚锐一愣。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廖谨却好像想起了什么,一下又把门打开了,对呈现半呆涩状态的年轻军官道:“再买一盒验孕棒。”

  年轻人脸蹭地红了。

  廖谨的头发垂到了耳边,被他随便挽了过去。

  楚锐的表情像是在说你疯了。

  廖谨是不是Omega这件事可以先搁置不谈,但是他确实是个alpha,他是alpha都快要三十年了。

  廖谨道:“谢谢,算公费。”

  “不用了。”楚锐的表情简直没法看,“我自己去吧。”

  “你胃不疼了?”廖谨问。

  楚锐按了按额角,道:“我头疼。”

  他拿起大衣就出去了。

  “等会。”

  “还有什么事?”

  廖谨觉得楚锐现在看自己的眼神就好像在看一个人老珠黄的妻子,他轻轻叹了口气,道:“您,您拉链没拉上。”

  “不冷吗?”温文尔雅的教授用一种非常关切的语气问。

  楚锐看了他一眼。

  廖谨一脸无辜,把门关上了。

  楚锐穿好衣服。

  他身边目睹了全程的军官想说话又不敢。

  楚锐看对方的表情差点以为自己又没拉拉链。

  楚元帅有买胃药的经验,没有买验孕棒的经验。

  楚锐一直没结婚,没有伴侣,没有情人。

  之前发情期给他留下的经验几乎可以用惨烈来形容,所以他有着可以称得上禁欲的生活。

  楚锐又拿了一堆抑制剂。

  他沉默了片刻,又拿了几盒避孕套。

  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身体里有黏黏糊糊的感觉的。

  在结账的楚锐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

  廖谨正在看资料,他对楚锐设置了最高权限,两个人不经过彼此确认就可以直接通话。

  “怎么了?”

  楚锐道:“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卑微。”

  “您?”

  “对。”

  “为什么被睡的是我,”楚锐拧眉,“买避孕套的也是我?”

  “我们可以不用,我认真的。”廖谨道:“我虽然很想出去,但是条件不允许吗,您要是不介意我出去也可以。还有记得买几盒润滑油,您喜欢什么味道的?”

  楚锐把通讯切断了。

  楚锐作为一个alpha,赶上另一个alpha的发情期,两个人开始的第一个小时几乎可以用惨烈来形容。

  这点从当晚毁坏的家具上就能看出来。

  床头柜已经被高火力的□□打碎了。

  这点其实怪楚锐,他把枪拿出来上膛,顶在了廖谨的喉咙上。

  当时廖谨廖教授眼睛干净得好像能把他倒影出来,他哑声问:“要杀了我吗?”

  楚锐眼睛红得像是饿极了的狼,因为羞耻因为疼痛也因为恼火,“对。”

  廖谨低低地笑了,头发刮在楚锐的脸上,“您已经,”他用力,然后捂住了对方的嘴,“在杀我了。”

  楚锐当然不能朝他开枪。

  他手指颤抖,手拿下去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没有扣动扳机。

  但是床头柜发出的声音告诉他有。

  最后枪还是廖谨拿过去扔到一边的。

  卧室的隔音非常好。

  好在没有人听见枪声闯进来,不然楚锐第二天可能就会主动辞职。

  楚锐满脸去你妈的表情又买了两盒润滑油。

  请问他一个正式获封的元帅帝国十二位驻军总督之一为什么要受这个委屈?

  楚锐回来时廖谨正在聚精会神地看资料。

  他看见楚锐,第一句话就是:“对不起。”

  楚锐把东西放下,道:“你一件一件说吧。”

  廖谨道:“我先给你解释一下原因,当然我就是怀疑,不一定是真的,是不是真的要等你自己测过了才知道。”

  楚锐拆了一支,道:“我先去卫生间。”

  “其实你可以.......”

  “当着你面吗?”

  “算我没说。”

  廖谨跟了过去,当然两个人是隔着门说的。

  廖谨道:“事情是这样的,我看了资料,在十八岁之前注射过探索者的人会因为药物的原因在十八岁之后生理期紊乱,其中在分化成alpha的人中反应最明显。”

  “因为探索者可以提高人体能力,包括,包括生殖能力。”

  楚锐闻言冷笑一声,“你说,廖教授,”他猛地拉开门,几乎和廖谨鼻尖对着鼻尖,“你要是让我睡一次,是不是一下就能怀上?”

  廖谨点头,道:“或许有可能,但是我觉得这和精子活性有关系。而且我们不是睡过好几回了吗?”他微笑。

  一个天真无邪的大美人。

  “你继续。”他又把门关上了。

  “alpha生殖腔已经退化,但是探索者可以让它,恢复?大概是这个意思。”

  “所以,”廖谨发现里面一片寂静,“楚锐?元帅?阁下?”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他小心翼翼地推开门。

  他看见了一把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