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娶了o教授后元帅怀孕了 > 第56章 第五十六章
  楚锐和廖谨都不是喜欢妥协的人,这点他们两个都很清楚。

  在廖谨和颜静初第一次谈完话的晚上,他将针管扎进胳膊上,然后默默地把药推了进去。

  楚锐站在他面前,一眼不眨地看着他。

  廖谨笑了一下,他笑得太温柔了,温柔得像个从来没见过黑暗的少年。

  楚锐眼睁睁地看着他手臂上的血管鼓起。

  廖谨的肤色很白,因为过分苍白的肤色,在脸上的血管就更加明显。

  他们两个谁都没说话。

  过了片刻,廖谨道:“阁下。”

  “我在听。”

  廖谨把针管轻轻地放下,他擦干净针孔上的血,然后慢慢地说:“今天,颜静初联系了我。”

  “他知道顾教授在我们这?”

  “是的。”

  廖谨这样的说话态度真的很像是楚锐的下属,这样的感觉让楚锐微微皱眉。

  “舅舅,”楚锐的语气带着点恶劣的粉饰太平的笑意,“怎么说?”

  “颜静初阁下说,想和我们合作。”廖谨道。

  楚锐抬眼。

  他不意外颜静初会找廖谨,但是他意外廖谨会把事情坦白,一五一十地告诉他。

  廖谨道:“颜静初阁下说,并不在意您留下证据,但是他需要顾教授回去,顾教授现在对他来说很重要。他可以提供控制探索者副作用的特效药,但是您必须对首都星发生的一切袖手旁观。”

  楚锐微笑了一下,他说:“听起来还不错,有百利而一害。”

  廖谨点了下头,他当然知道,楚锐想说的绝对不是这件事对他有好处。

  楚锐多想毁了基地廖谨很清楚。

  楚锐扯开嘴唇,他开口道:“廖教授,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的父亲是怎么死的?”

  廖谨看他。

  楚锐黑色的眼中仿佛拢上了一层纱,廖谨看不清楚锐的情绪。

  楚锐的态度看起来很漫不经心,他淡淡地说:“他死于一场谋杀,虽然对外宣称是事故。”

  “因为聂远洲和颜静初的合作被我的父亲发现了,于是他被灭口。”楚锐笑了一下,“过程很复杂,我尽量直接说结果。”

  “我的父亲很爱我,他真的很爱我,这点我应该和你说过。”楚锐道:“他过世的时候我才参军,那时候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啊,廖谨,我一直被娇惯着长大,我从小说一不二,因为我父亲的原因,我的同事,我的上司愿意对我保持无限的宽容,我承认这很不公平,我承认。”

  “但是廖谨,我可以保证,我绝对没有借用我父亲的权力和声明做过一点多余的事情,我从来没有。我尽量不让任何人知道我是楚恒的儿子,这大概是少年人的某种骄傲,有点蠢,但是我觉得那个时候的我比现在的我有底线得多。”

  “我听到我父亲过世的消息时我正在训练,我在靶场上,我当时大脑一片空白,没有人注意到我的异常,因为我那时候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新兵,直到教官踹了我一脚,让我看看我面前已经降到百分之十二的命中率。”

  廖谨当然知道。

  因为上一次他和楚锐在一起。

  没有人知道楚锐的身份,所以他们低声又肆无忌惮地议论起了这位部长阁下的死因。

  廖谨转头看楚锐。

  楚锐拿着枪,他一直盯着靶子,一动不动,仿佛那是一件与他无关的事情。

  只有廖谨看得到,楚锐乌黑的眼中像是裂开了琉璃似的,全是细碎的光。

  那是眼泪。

  廖谨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夺过了楚锐的枪。

  楚锐愣了几秒,然后他冷漠地问:“怎么了?”

  气氛一瞬间有些剑拔弩张。

  廖谨沉默了半天,才道:“没有子弹了。”

  楚锐按着太阳穴。

  他头疼的要命,训练营的规则是新兵在训练期间绝对不能离开训练营,无论出了什么事情。

  楚恒到底为什么,为什么会死?

  那不只是个小小的剿匪吗?

  是人为吗?

  如果是人为,那么家里现在怎么样?

  他自己呢?他又该怎么做?

  一瞬间涌出的问题几乎要把楚锐逼疯了。

  其实他应该感谢廖谨,因为此刻,他手颤的已经拿不住枪。

  他不知道该做什么,他现在甚至不确定自己是否是安全的。

  廖谨把枪插回楚锐的腰间,他们离得很近,近得楚锐几乎能碰到廖谨的睫毛。

  然后廖谨拿起他自己的枪,转身瞄准,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那样。

  只不过,他把防护手套扯下来了一只。

  他开枪。

  咔的一声。

  枪巨大的后坐力足以震碎廖谨的骨头,而事实上也仿佛确实是如此。

  廖谨一下子跪到了地上。

  教官跑了过来。

  廖谨脸色苍白,睫毛上沾着星星点点的眼泪。

  他是个美人,这样哭也让人觉得我见犹怜,可是军队不是欣赏美人,也不是怜香惜玉的地方。

  教官道:“发生了什么?”

  刚才站在二人附近的一位军官开口道:“廖谨他刚才摘下了......”

  “手断了。”他抬起胳膊,右手手腕以一个相当不正常的角度弯曲着,廖谨说:“抱歉,长官,我能不能去一趟医务室?”

  教官点了点头。

  廖谨挣扎着站起,他刚起身就一个踉跄,直接砸到了楚锐的怀里。

  教官微微皱眉,他道:“我记得,你受伤的是手。”

  廖谨不介意朝自己的腿再开一枪,但是之后他还要正常参加训练,腿伤比其他部位更难恢复。

  教官怀疑的视线在两人之间徘徊。

  廖谨低下头,似乎有点尴尬,又在忍着疼地说;“我......疼的腿软,能不能麻烦楚锐把我送过去?”

  教官看楚锐。

  楚锐他不专心,他甚至在走神,在廖谨推了他一下之后,他才反应过来,含糊地嗯了一声。

  教官挥手让两个人离开。

  廖谨被楚锐扶着走向医务室。

  医务室内并没有医生,电子设备已经足够了。

  廖谨熟练地启动仪器,然后把自己关进了修复舱里。

  楚锐突然意识到了廖谨在做什么。

  整个医务室内安静的只有仪器响动的声音和他的呼吸声。

  修复舱的隔音相当好,廖谨在里面什么都听不见。

  楚锐靠着修复舱。

  他深吸一口气,眼泪一瞬间从眼眶中滑了下来。

  廖谨没有关紧修复舱的门,他按着自己疼的要命的手,并没有去拥抱楚锐的打算。

  他们的关系让他们远远没法那样亲密。

  这是廖谨第一次看见楚锐哭,在他死之前,也是最后一次。

  只不过楚锐从来没有透露过楚恒的死因。

  “因为我父亲的死,我的处境变得很艰难。奇怪,我明明没有借用过他的名义,但是我仿佛成了一个无所不为的纨绔子弟,很多人对我的态度都相当奇怪,有点幸灾乐祸,又有点莫名其妙的同情。”

  “其实这也没什么,都没什么。”楚锐道:“要是我没遇到几次暗杀,最严重的一次被子弹打进了眼睛的话,一切都还能接受。”

  廖谨伸手将他揽进了怀里,这是之前的廖谨没有的权利。

  楚锐将下巴垫在他的肩膀上。

  “我不愿意让颜静初活着。”

  “对不起。”廖谨低声说。

  “我不知道是这样,”廖谨道:“如果我早就知道,我绝对不会,不会和您提这种事情。”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楚锐悄无声息地眨了眨眼睛,他说:“我看得出来,您想和他合作。”

  “我只是想,”

  “只是想利用他,和我演一场戏。”楚锐微笑着说:“我知道您的意思。”

  廖谨一愣。

  楚锐从他怀中出来。

  他当然没有红了眼眶,什么都没有。

  楚锐道:“我只是想让您多了解我,别摆出那副表情。”

  他随意地拉开椅子坐下,道:“廖谨,我坦白,要是你和你的舅舅关系非常好的话,我恐怕会忍不住连你一起杀了。”

  廖谨把玩着针管,第一次庆幸自己不和谐,乃至畸形的家庭关系。

  楚锐凝视着廖谨。

  他说出这样的话,但是他并不确定,要是廖谨真的和颜静初关系非常好,他会毫不犹豫地杀了对方。

  但是至于究竟该怎么做,这不是他应该考虑的,一切都是假设。

  廖谨翘唇。

  “我觉得合作可以,当然可以,”楚锐说:“这没什么,但是我没法装出和你,啊不对,我们的舅舅十分和睦的样子,当然,事实上也不需要我们十分和睦。”

  廖谨温存了笑了。

  “很好。”

  他从后面抱住楚锐,“我没有让您使用基地研制的药的意思,”他吐出的热气全部扑在了楚锐的耳朵上,“我不喜欢受制于人,也不喜欢让您受制于人。”

  “我也没有这个打算。”楚锐道。

  他同样不打算廖谨拿自己做实验。

  他垂眸。

  从某种程度来讲,这两个男人自作主张的程度如出一辙,不相上下。

  “所以......”廖谨含住了他的耳垂,轻轻地咬了一下。

  “什么?”

  有一个冰凉的东西穿过了廖谨刚才咬过的地方,有点疼。

  然后整个耳垂冰凉的仿佛没有血液流过一样。

  这种冰凉感贯穿全身。

  奇怪的是,楚锐并不觉得很难受,相反,因为衰竭而疲倦疼痛的身体似乎一下子恢复了不少,至少他不觉得那么无力。

  “所以,我让您试一下新的抗体。”廖谨舔干净楚锐耳垂上的血,“我打算把这种抗体命名为爱情。”

  楚锐转头看他。

  这双眼睛里的情绪此刻根本看不清楚。

  廖谨等待着楚锐的反应,仿佛待宰的羔羊等待屠刀。

  然后楚锐吻住了他的嘴唇。

  廖谨等待一把刀,一颗子弹,或者是一句让他痛彻心扉的话,但是楚锐没有。

  楚锐给了他一个吻。

  然后楚锐给了他一拳。

  这大概是廖谨十年以来第一次被人打脸,以前就算是打架,别人也对他这张脸格外优容。

  他们分开。

  廖谨摸了一下带着淤青的脸,一下子笑了出来。

  楚锐气的脸都白了。

  廖谨想说其实你不必如此。

  十七岁的少年的影子还在他眼前,从来没有消散过。

  当年的楚锐毫不犹豫,他也不会犹豫。

  “我爱你。”廖谨凑过去,轻轻地含住了楚锐冰凉的下唇,“我爱你。”

  “楚锐。”

  楚锐凶狠地回吻。

  他们气喘吁吁地各自占据沙发的一个角落坐着,廖谨摸了一下自己的脸,抱怨道:“您这样做,我该怎么和舅舅吹嘘我们婚姻关系的和谐。”

  楚锐微笑着说:“也可以不和谐,”他指自己,“因为我对你的多疑,我的不信任,虽然你之后做的事情,我是说,表现给颜静初看的事情,确实应该引起我的怀疑。这样更加合理,我虽然怀孕了但是,”他顿了顿,“但是脑子还没有出现什么问题。”

  “然后我的怀疑,我的神经质无疑激怒了你。”

  “我不会的。”

  “那么受伤呢?”

  廖谨沉思。

  “你用镣铐绑住了我,你控制了我,”楚锐的声音仿佛是蛊惑一般,“你为了让我永远不受伤,你想让我的世界里只有你一个人,你想这样,你只想这样。”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你只想我永远在外人面前是个一本正经的元帅,面对你,却是个轻浮得随时能......”

  廖谨捂住了他的嘴。

  他低头,道:“别刺激我,阁下。”他的声音很哑。

  楚锐描绘的场景太美好了,是他一直都想做的。

  楚锐道:“我们需要循序渐进,”他模糊的声音从廖谨手底下传出来,“我看似丧失了一切权力,我们需要舅舅放松警惕,虽然没有深入接触过,但是我知道,舅舅这个人,一定很多疑。”

  “是的。”

  “所以为了更贴近现实,”楚锐把一个小盒子从口袋里拿出来,随便地扔给廖谨,“我会向军部告假,然后我们可以从恩爱夫妻演起,然后这段感情,慢慢变质,慢慢疯狂,我的血,我的伤让你最终决定让我永远留在你身边,安全地。”

  廖谨打开那个小盒子。

  里面放着一副轻巧的镣铐。

  “现在,”楚锐道:“我们先预习一下我们要做的。”

  “您现在......”

  “我很好,”楚锐低声说:“而且**有利于顺产。”

  廖谨再一次堵住了他的嘴。

  用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