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娶了o教授后元帅怀孕了 > 第57章 第五十七章
  舰队进入低空,宛如乌云。

  周映如对愤怒的检察官平静地解释道:“只是例行换防。”

  “例行换防?”检察官怒气冲冲道:“阁下?您难道把首都星系附近的所有的军队都调入首都星了吗?”年轻人用他浅色的眼睛看着对方,“您难道打算叛国吗?阁下?”

  周映如轻轻地笑了起来,他像是不明白为什么对方会那么愤怒一样,语气仍然相当温和地解释道:“但是,先生,您应该知道,例行换防只是五千人?”

  “刚才穿越首都星上空的舰队数量可不仅仅能容纳五千人?”

  “您多虑了。”

  他道:“我知道,马上就要大选,您,还有部长,议长都非常紧张。但是,”他摊手,显得有点无奈地说:“我确实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您没有必要一定要求我去承认。”

  “军部已经得到了确切的消息,”检察官看起来对这位一直看起来非常安分守己的将军相当失望,“我现在来,是代表军部,给您最后一次机会,如果您还是坚持您什么都没做的话,之后的检查,会证明您清白与否的。”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周映如弯着眼睛,他笑得颇为无辜,他道:“我当然清白。”

  他的语气突然压的很低,“不过,不会有什么检查的,先生。”

  刚才因为愤怒站起的检察官猛地坐了回去。

  不,应该是,被迫坐了回去才对。

  血染红了他身下颜色干净的沙发。

  周映如扔掉枪。

  他真的很讨厌别人对他大吼大叫。

  不过楚锐还真是......

  出入首都星就好像在他的驻地一样。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他轻轻地叹了口气,觉得很麻烦。

  周映如调整了一下领带的位置,走出办公室。

  在门外守卫已久的军官进去收拾尸体。

  “怎么样?”周映如道:“重新踏上首都星土地的感觉?”

  楚锐淡淡地回答:“还不错。”

  这位本应该在自己驻地待命的、已经被停职的元帅阁下堂而皇之地站在周映如办公室外的走廊里,身边除了一个身材高挑略微消瘦的年轻男人之外没有一个警卫。

  “您夫人?”周映如问。

  “是的。”

  他伸出手,道:“您好,楚夫人。”

  “周将军。”廖谨回握。

  廖谨的体温相当低,低的周映如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

  廖谨的话相当少,他一直跟在楚锐身后,要不是他之前和周映如打过招呼,周映如甚至要怀疑他是不是根本不会说话了。

  他和楚锐看起来也根本不像是有什么感情上的联系,比起婚姻关系,他们看起来更像是上下级。

  两个人几乎没有任何交流。

  楚锐的身体似乎没有之前好了,只要他一皱眉,廖谨和他的距离就瞬间拉近了。

  廖谨偏头,低声和楚锐说了点什么。

  其实两个人完全可以用终端交流,但是偏偏要这样表现出来,周映如觉得似乎有什么更深次的目的,而不是单纯地让别人看看,他们两个人到底有多么地恩爱。

  周映如神色古怪,虽然他总觉得这点十分有可能,但是后来又被他否定了。

  楚锐看起来不像是那么无聊的人,在这样的场合,他也绝对不可能抽出时间来和廖谨**。

  但愿。

  但愿。

  “议长大选和部长换届前后不超过一个月,”楚锐道:“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在一个月内一次性办完两件事。”

  “两件事?”廖谨微笑着说:“您寄希望于孟辄晚阁下吗?”

  “如果孟辄晚阁下成功,那么我会少很多事情,但如果他不成功,”楚锐也笑了,“我不介意强攻。”

  他将舰队分散于中央城的各个重要防守区,首都星的布放一直是周映如在管理。

  周映如是聂远洲的学生,他对自己的老师一贯忠心耿耿,这点整个军部的人都知道。

  虽然周映如提出了要和聂远洲竞争部长的职位,但是有不少人分析,这或许也只是个噱头,部长连任不能超过十年,就算这次聂远洲连任,下次选举,他就没有任何机会了,但是如果这次周映如成功成为部长,那么下次,仍有很大可能是他。

  而且在外界看来,这个既是聂远洲学生,又做过聂远洲参谋,并且受自己老师提拔良多的年轻军官就如同之前的楚锐那样安分,当然是之前的。

  所以就算周映如成为部长,实际上军部的掌权者还是聂远洲,所有人都是这样认为的,包括聂远洲。

  周映如如果不愿意,他大可在成为部长之后在缓缓地架空自己老师的权力。

  而不是用这么危险的方式,

  他就算背叛军部都不会背叛他的老师。

  周映如的授勋时的军勋是聂远洲给他戴上的,首都星军权是在聂远洲授意下给周映如的。

  更何况?

  他能找谁合作呢?

  除了他的老师,他所能依靠的人还有谁呢?

  聂远洲不是自信于周映如对他的忠诚,他自信于周映如无枝可依。

  驻军总督们大多不干涉首都星的事情,因为无论谁当部长对他们来说都没有任何影响,他们也不会和军部起任何明面上的冲突。

  因为周映如给的东西,军部也能给,况且,他们能需要什么?

  封无可封,难道真的想恢复帝制吗?

  帝国是个名义上的帝国,实际上连皇族都没有,在帝国建国之初确实有皇室,但是只持续了不到二百年。

  对于楚锐来说,谁做部长都不会影响他,至多只会影响共事时的心情,但是他绝对不会因为心情不好而试图强行更换部长,他精神还是正常的。

  但是聂远洲不一样。

  聂远洲聂先生和他父亲的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无时无刻,不想杀了对方。

  周映如愿意合作,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周映如和楚锐一边向往走一边感叹着说:“是个大晴天。”

  楚锐抬头,窗外的阳光照进来,闪耀的刺眼。

  “每次到了我人生中值得纪念的日子时,总是这样的大晴天。我记得上一次还是老师给我佩戴军勋的时候。”

  楚锐微微一笑,“是吗?”

  “是的。”他眼中出现了怀念的神色,“一个相当好的晴天。”

  “您很怀念。”

  “人总会怀念自己年轻的时候,”周映如轻轻叹了口气,道:“我其实非常感谢我的老师。”

  楚锐挑眉。

  “但是感谢他和与您合作并不冲突。”

  楚锐开口道:“您感谢的方式,十分特别。”

  如果周映如真的十分感谢自己的老师,他的感情真挚无比,但还是允许楚锐舰队进入,将军部包围,杀死了军部的检察官,还要取代自己老师的位置,他的感谢委实有些可怕。

  “我会用我余生去感谢他的。”周映如说,并不在意。

  “我会杀了他。”楚锐说。

  他不想因为聂远洲的处理问题和周映如起冲突。

  周映如点头,说:“好,那么记得告诉我墓址。”

  所以,精神病到底是不是军部和议事厅的特产?

  楚锐由衷地怀疑着。

  被重兵把守的军部比往常安静的多。

  周映如比了一个向右的手势。

  楚锐转身走过去。

  周映如在他背后笑着问:“楚锐阁下,您难道不怕我在这杀了您吗?”

  楚锐说:“不怕。”

  “您那么信任我?”他好像很高兴。

  “我不信任,”楚锐实话实话:“只是我知道,杀了我对你您来说没有任何好处,还有有无尽的麻烦,而且,我也不觉得,您在这可以杀了我。”

  周映如笑得更开心了。

  楚锐进去。

  廖谨没有进去,而是站在门外,专注地玩手里的刀。

  他神情认真,垂下来的眼睛看起来相当美丽。

  走廊里的阳光照在他身上,像是给他镀上了一层干净的光。

  楚锐拉开椅子,坐在聂远洲的对面。

  聂远洲神色很平静。

  房间内阻断了一切信号,也就是说,终端是失效的。

  “别想了,叔叔。”楚锐说:“颜静初阁下现在大概在销毁证据,加强防卫,他或许以为您背叛了他,又或许他猜到了您的处境,不过您应该放心,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来的。”

  楚锐说的没错。

  颜静初不会来的。

  如果此刻在这的人是颜静初,聂远洲也不会来的。

  聂远洲坐在楚锐对面,他身上没有武器,他什么都没有,他唯一可以移动的部位只有头,周映如办事颇为严谨。

  “不问我原因吗?”楚锐问。

  他的神情宛如一个得意的孩子。

  要是楚恒没死,他能一直做个孩子。

  但是楚恒已经死太久了。

  久到聂远洲都要忘记自己的老朋友究竟长什么样子。

  “因为楚恒。”聂远洲回答。

  他当然知道。

  他总是能想到这一天,他总是怀疑楚锐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他的驯服只是为了让自己降低警惕性。

  或者,楚锐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他多疑了。

  聂远洲总是那样安慰自己,事实证明他错了。

  如果杀人,最不应该留下的就是女人和孩子。

  这两种人有着无穷无尽的耐心和隐忍,他们可以等,等待最好的时机,哪怕五年,十年,二十年。

  在你最放心,最不经意的时候杀了你。

  可是这两种人,往往是最容易被放过的。

  女人看起来柔弱,孩子看起来无辜。

  楚锐这么多年以来表现得一直是个驯顺的晚辈。

  他看见的楚锐当时十九岁,聂远洲仍固执地认为对方是个孩子,或许是当年的想法过于根深蒂固。

  楚锐身体一直不好,即使在军队中,他是比其他人显得苍白羸弱。

  在聂远洲告诉楚锐他父亲的死讯时,他黑沉沉的眼中立刻涌起的眼泪不是作假。

  他太小了,他什么都不懂,和这些随时随地都能要了他命的人相比,楚锐实在是个无害的孩子。

  聂远洲承认他心软了。

  他对楚恒有愧,但是他不得不杀楚恒。

  对于楚锐,他更加愧疚,但是他没有非杀楚锐不可的理由。

  所以他没有杀楚锐。

  楚锐说:“是您,对吧。”

  聂远洲笑了笑,说:“这个时候,我如果说,不是我,你也不会相信,不是吗?”

  楚锐点头。

  聂远洲道:“是。”

  他等待看这个,他几乎是看着长大的孩子眼中的滔天恨意,他想过无数次这个场面,但是没有。

  楚锐很平静。

  “原因呢?”

  聂远洲低头,然后淡淡地说:“探索者算不算理由?”

  “别担心,我没用。颜静初研究出的那玩意副作用太大了,我甚至怀疑他那是毒,不是药。他给很多人使用,但是他自己从来都不碰探索者,”他道:“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探索者被研究的初衷是提高人体机体能力,增加细胞活性,延长人类寿命。”

  “最初的目的,确实是这样。”

  “但是,”楚锐道:“你们的目的和结果背道而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