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话说,祁唤之所以会对季临渊产生如此这般复杂极端的情感,其主要原因绝非是出于什么同行之间的嫉妒,更不是其他在娱乐圈里面司空见惯且更加复杂说不清又道不明的那些原因。

  非要说的话,原因很简单,就是祁唤打心眼里面觉得季临渊这个人根本就不懂得尊重他,而且最要命的是祁唤觉得季临渊唯独不尊重他。

  祁唤和季临渊两个人师出同门,在影视学院就读的时候都师从赫赫有名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傅森淼教授,且还都是她老人家最拿得出手的得意门生,这样算起来的话,季临渊高低还得叫祁唤一句师哥。

  毕竟祁唤在升大四的时候季临渊才刚刚念大一,更不要说在资历上祁唤也要比季临渊早出道了四五年。

  按说在演艺圈这样论资排辈如此严苛的领域里,季临渊与祁唤两个人之间不论专业水平还是资质资源究竟孰高孰低,季临渊都得毕恭毕敬地叫他祁唤一声师哥或者学长才对,但是偏偏季临渊却并没有这样的好脾气。

  毫不夸张的说,在两个人同校的这一年当中,就算是他俩从路上走了个照面,恨不得要是不错下身的话都要鼻子贴鼻子了,季临渊的眼角都不会稍稍斜一下,笑着打声招呼就更免谈了,形同陌路冷冷冰冰……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祁唤原本并不是一个喜欢斤斤计较这些事情的人,而且若是季临渊在对待旁人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的话那祁唤也就无所谓了,但偏偏事情并不是这样的……

  他季临渊就连下去取个快递都要认认真真字正腔圆地跟快递小哥说声谢谢,可祁唤就是不配拥有这小王八犊子的一句师哥早上好。

  最后给祁唤纠结到哪怕有一次季临渊突然空降剧组把原本属于祁唤的男一角色给直接抢走祁唤都可以完全不计较不追,只想闹明白这人为什么不说话!

  选择性缄默症。如果不是有一次给导师庆生祁唤“不小心”把葡萄酒洒在了季临渊身上,道歉之后季临渊和他说了句没关系,祁唤还真觉得他应该就是得了这个病。

  哦对,祁唤也曾试图放下自己作为师哥的身段来主动跟季临渊问好……但是季临渊接下来的做法却直接让祁唤惊呆了,当时的季临渊盯着祁唤看了两三秒,然后直接面无表情头也不回地快步离开了。

  按照那离开的速度,祁唤差点以为他是要赶不上八宝山头一炉了。

  *

  祁唤站在电梯里面往下走的时候,缓缓闭起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算了,大人不计小人过……再怎么说自己现在也是已经死过一回的人了,度量还是得稍稍大一些,得有点长进。

  季临渊他不懂事就由着他不懂事去吧,不跟他一个小毛孩子穷计较。

  祁唤一边想一边再一次掏出了手机,看着手机壁纸上那个眉眼当中透着淡漠与冷峻的脸,什么黄金比例的五官,什么绝世罕见的完美下颚线,祁唤统统不想去在意。

  心中只有一句话。

  不跟他计较,不跟他计较……

  ……

  念了也不知道多少遍,一直到祁唤下了电梯从大楼里面走出来。

  又低头看了看壁纸。

  日他哥的我还是把这倒霉壁纸换了算球。

  看着憋气。

  *

  根据着原主的记忆,祁唤从包褚家的小区走出来,一路摸索到了地铁站。

  从包褚的家到学校一共要坐整整十二站,而且下了地铁之后还要走个一站地……

  祁唤一时间竟然有些恍惚。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他现在实在是觉得有点累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还没有完全适应这个身体。

  不过还好,上了地铁之后过了一两站居然腾出了个空座位,祁唤坐下去之后有些犯困,但是却又不敢睡。

  这要是睡过站了的话来回来去的就更麻烦了。

  为了不让自己就这么睡着,祁唤决定找些有意思的事情来做,做什么呢?

  印象当中依稀记得自己好像的确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还留着没干呢,是什么来的……?

  哦对了。

  祁唤突然眼前一亮,赶紧从兜里面掏出了手机,翻开了微博。

  app上显示着的是舒呈的账号,而且看样子应该是个小号,祁唤点进去翻了翻,发现并没什么特别的,都是一些很日常的东西,吃了什么喝了什么,几点睡觉,几点起床。

  难得的是居然没有什么抱怨。

  换位思考一下,祁唤觉得要是自己一个不小心混成了舒呈那个受气包的样子,小号里面一定会负能量爆棚到要冒黑烟了,哪可能还有什么心情去分享自己的日常……自己的日常就是活遭罪。

  不过话虽这么说,但是很明显祁唤是忘了自己在最困难的时候也并没有如此,其乐观程度并不亚于舒呈。

  翻过了舒呈的微博之后,祁唤直接退出去点开了搜索栏,熟练地输入了一行字:祁唤去世

  正片开始。

  Action.

  点开之后,祁唤并没有第一时间点进自己的微博看,反而是留意了一下这些杂七杂八的大V和营销号。

  所有的消息当中,热度最高的一条是自己经纪公司的讣告,下面30.6万条评论堆起了万丈高楼,祁唤点进去看了一眼之后觉得自己简直快要被那些红蜡烛给闪瞎了。

  热评第一的是曾在电影《枭》里面与自己一起合作过的金钟奖影后汤赞,是位人美心善的姐姐,之前在剧组里面的时候就一直都很照顾祁唤,哪怕杀青了很久偶尔也会在微信里面问问祁唤最近的情况。

  看得出她在看到这条讣告的时候还是挺崩溃的,通篇各种语气词在质问公司是不是真的查清楚了,到底是不是在配合着祁唤一起恶作剧。

  祁唤皱了下眉,其实点进来之前本来祁唤原本信心满满地以为自己早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了,却没想到看到这儿的时候鼻子还是突然会变得酸酸的。

  果然还是年龄大了,看不得这样的东西。

  还有贴心的路人在热评里面贴了车祸现场的图,祁唤却没敢点开看。

  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得上是叶公好龙,明明之前觉得自己见证自己的死亡消息一定很神奇很刺激,但是真正到了这个时候,祁唤却偏偏连把他点开的勇气都没有,怂到手恨不得都在抖。

  又往下翻了翻,祁唤又看到了一个他无比熟悉的名字——倪时。

  祁唤曾经的女朋友。

  两个人悄悄地在一起,悄悄地同居,悄悄地和平分手,一切都是那么的低调且不漏痕迹,却也正是因此,才让两个人不能或者是不敢有任何一丝一毫激情与热烈可言的感情日益变得疏离而淡漠。

  倪时在这条讣告下面说了很多,而且还转发到了自己的微博,但是通篇却没有叫过一句祁唤的名字,甚至没有称呼过祁唤一句朋友,谨慎而保守,让人察觉不到任何一丝一毫的不妥。

  不过祁唤已经不想要在意这些了,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再往下翻,逐渐就出现了自己的站姐,大粉以及路人的评论。

  之前翻了整整三页,总共三十多个祁唤生前在圈内的好友,但意料之中的……季临渊的大名并不在这其中,下面甚至还有留言在问为什么师出同门的季临渊这次居然没有出现,就连葬礼都只是献了束花之后就默默地离开了。

  有那么一瞬间,祁唤觉得自己可能是真的需要好好反省一下自己是不是哪里给这个少爷得罪了。

  ……

  *

  怀揣着一个无比复杂且纠结的心情回到了学校,月朗星稀的夜色中笼罩着无数行色匆匆的路人。

  祁唤拖着自己疲惫的身体刚想要趁着没什么事情赶紧回寝室睡个觉好好地休息一下,却不料就在走到国演学院门口的时候,突然被几个从教学楼里面走出来的学生给拦住了。

  舒呈的记忆当中,这几个人都是和舒呈同系同届的学生,祁唤看其中一个还有那么点眼熟,猛地想起来是曾经和自己拍过戏的王斯,不过演的并不是什么重要角色,满打满算演了三场就杀青了。

  而他的演技怎么说呢……形容一下的话差不多就和把他的名字倒过来念一样——死亡。

  “呦,大明星您这是上哪儿玩儿去了?”王斯此时所表现出的阴阳怪气嚣张跋扈同他在剧组里面时那低三下四慢语轻声的样子完全就是两个人,不过祁唤倒并不觉得新鲜,因为这样人他见的多了。

  好在祁唤自己也实在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既然躲不了那不如就迎着上,抬眼看了看这个王斯,生的倒是俊俏,估摸着是用他的智商和演技跟老天爷换来的。

  “听说去试镜了?”王斯笑着问了一句,抬了抬下巴,轻蔑睥睨的态度让人觉得不适,“这么晚才回来,看来试镜试的不错啊,试的什么镜?”

  祁唤生平最烦别人跟自己这样阴阳怪气地说话,烦的他不行,严重时候甚至会想把对面人的脸用嘴巴子抽成拨浪鼓。

  不过他现在觉得也很累,有这心也没这力了,于是就见他揉了下鼻子,把手往兜里面一揣。

  “照妖镜。”祁唤翻了个白眼说,“照死你个丑八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