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起来《笼中罪》这部电影也得算是季临渊比较早期的作品了,当时的季临渊才刚刚过了十九岁生日,算起来甚至还要比男主角设定的年龄都还小一岁。

  不过尽管如此,贯穿整部剧的季临渊在每一帧的画面当中,他的演技都不曾显出任何一丝一毫的青涩与生疏。

  由于题材的原因,整个电影的基调有些偏阴沉,不过虽然剧情悬疑烧脑,但是在看起来的时候却并不会让人觉得枯燥教条,拍着胸脯说,这部剧全程根本没有任何尿点。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一方面是因为它过于紧张刺激的剧情反转,人们对两位主角身份的认知在时时刻刻地发生着变化,而另一方面……纯粹是由于季临渊那一张让人百看不厌甚至还会越看越上瘾的脸。

  不过对于祁唤来说就不一样了,感觉对于祁唤来说,季临渊这张脸才是到目前为止他对这部电影最大的不满。

  *

  一转眼就到了第二天排练的日子。

  傍晚来到排练室的时候,祁唤见到了他们这个考试小组当中的第三名成员,是个女孩子,叫夏应慕。

  标准的黑长直,穿着一身JK的制服,据说是刚拍完话剧赶场子赶回来的,忙到连妆都没来得及卸。

  虽说被分在了一组,但其实舒呈跟这女生并不熟,大学四年说过的话甚至不超过五句。

  “来吧,先看遍原版,然后咱们再大概过一遍。”见人到齐了之后,纪向宇直接盘腿坐在排练室的地板上,将电脑接上了电源。

  祁唤和夏应慕两个人闻声一起围坐了过去。

  电脑的屏幕中,季临渊精致绝美的侧颜丝毫没有被那故意被抹得脏兮兮的妆容给影响分毫,深邃的眼眸在看向女主角的时候有种说不出的动人。

  “……说真的,季临渊长得真的好好看啊,怎么看怎么喜欢,”夏应慕抱着腿坐在地上,一脸陶醉地看着,而后又摇了摇头,“唉……真可惜,这两年都没怎么拍过戏了。”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据说今年接了一部电影……时隔两年的开张啊。”

  “哦对我知道,《囚镇》嘛!”夏应慕眼睛一亮,“我还让俞姐帮我问了问有没有什么小龙套可以给我试试……结果俞姐告诉我就连里面一个演送快递的都得演出经验超过三年。”

  “好像是。”

  祁唤默默地在旁边听着,一时间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季临渊居然两年没接通告……?这实在太不是他这工作狂的风格了吧。

  身体出问题了吗?

  不可能啊……壮的跟头老黄牛似的。

  还,还是说……和自己的死有关系?

  想到这,祁唤自己差点没被自己的这个疯狂的想法给直接逗笑了。

  这才叫真的想瞎了心。

  *

  等看完了片段之后,纪向宇合上电脑拍着手走到排练室的正中间:“就这一段,咱们先过一下台词,之后再慢慢抠细节,今天咱们只要能够完成一半就算达标了。”

  “好,”女生点点头表示同意,而后抬手把头发扎了起来,“我演汪瑶是吧,等我看看剧本。”

  “今天晚上回去要把台词全背完,下周考试,明天得脱稿了。”

  “行行。”女生爽快地点点头,“我是没什么问题,主要看舒呈了。”

  听到女生这么说之后祁唤那儿倒是没什么反应,依旧盘腿坐在地上低头看手机,眼都没带抬一下的。

  纪向宇见状赶紧抬手拍了舒呈一下:“嘿,说你呢。”

  祁唤这才猛地抬起头来一脸震惊地反应了一下刚才什么情况,而后恍然大悟似的想起了自己现在的名字,于是赶紧冲着女生点点头:“啊——好。”

  “啧,舒呈你到底能不能不这么呆呆愣愣的了,”女生当时就觉得有些无语,却又拿舒呈有些无可奈何,只能耐着性子往前走两步到了舒呈面前,“这是咱最后一次期中考了,还有好多公司的经纪人要过来发掘新人呢,往大了说是别给咱学校丢脸,往小了说你给姐们儿我一点儿活路,别搅和行不行啊。”

  说实话,这一番话说出来之后祁唤甚至觉得这夏应慕身上穿的这套JK制服都为此而显得粗犷豪迈了许多。

  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之后,祁唤站起身来漫不经心地拍了拍屁股上的土,而后再用一个弱弱的“好”字来表达了不会让这姐们儿丢人的决心。

  纪向宇也在旁边无奈地笑了笑,估计是因为想到了舒呈他现在这个状态,居然还能坚持着要一人分饰两角……真是光腚睡觉不盖被子,现了大眼了。

  但也没办法,这种时候也只能是破罐子破摔了,纪向宇拍了拍手:“那开始了啊——3,2,1,Action!”

  一声令下,就见那女生便皱起眉来迅速换上了一副十分惊慌的表情,喘着粗气从一旁快步跑到了排练厅的正中间舒呈的面前。

  开口之前,她先拿起剧本低头看了眼台词,手还在微微颤抖着:“万源……你听着,听好,如果昨天晚上打电话过来的真的是莱菲,那么说明她现在还没走,她还在这儿!她没有死!”

  舒呈垂眼看了看她,那清澈干净的目光当中瞬间就闪烁出了一丝温柔,但却又很快被一阵深深地疑虑与困惑给掩盖得严严实实。

  因为在这段剧情当中,男主万源手中所掌握的种种信息与线索都已经纷纷将凶手的矛头指向了女主角汪瑶,如果不是深深剖析了之前的剧情的话,那么演员根本无法演绎出这一层细腻的感觉,甚至有些人就算知道,想要演绎出来也无比的困难。

  但是对于祁唤来说远要比看上去的还要轻松得多。

  只见他缓缓向前走了两步,站位与电影原片当中季临渊当时的站位分毫不差,而后就见他缓缓抬起手来用掌心摸了摸女生的脸颊,嘴唇颤抖了两下,微微蹙眉:“宝贝……你身上被雨淋湿了。”

  在听完舒呈的这一句词之后,夏应慕顿时瞪大了眼睛,甚至忘记要低头继续去看台词,就这么直愣愣地看着舒呈。

  虽说原片当中的女主在听到男主这样说之后的确是一脸震惊,毕竟二人自幼相识,彼此早已足够了解对方,女主知道男主这样说话代表着心里面已经在怀疑她了,于是会一脸难以置信的震惊。

  但是不得不说夏应慕此时的震惊并不是在演戏,而是真的惊呆了。

  这,这真的是属于舒呈的演技……!?

  开玩笑的吧!!

  “留在这里,我现在就去找莱菲,好么?”

  丝毫没有察觉到夏应慕这会儿是真的被自己给彻底惊到了的祁唤依然还在十分平静地继续说着台词,但是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却迟迟不见夏应慕的回音,依旧就这么一脸震惊地瞪着眼睛看着自己。

  “好……么?”祁唤一脸无奈又问了一句,而后跟夏应慕小声提了句词出来,“不行,你不能走……往下说啊。”

  被提醒了一句的夏应慕这才猛地回过神来,赶忙低下头去看了一眼台词,然后伸手拽住了舒呈的衣袖:“不行你不能走,万源,莱菲她如果还活着,那么她下一个目飘,不对,目标就一定是你,你不能……“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内心实在是太过震惊还是只是因为单纯的台词不够熟练,夏应慕的这句话谜之口胡了一下。

  “嘘——”按照剧情,祁唤打断了夏应慕的话,而后微微眯缝了一下眼睛,用手轻轻揽住了夏应慕的头,与自己的额头轻轻贴在一起,“乖,我知道,我都知道……”

  这一切看似是男主正在给女主安慰,但其实此时此刻万源所做的只不过是在偷偷摸索女主的头部有没有曾经遭因受过重击而留下的疤痕,这将是决定女主角身份是好是坏的重要线索。

  两人额头相抵的那一刹那,夏应慕按照女主的反应缓缓闭上了眼睛,但是祁唤的眼睛却是睁开的,原本这里要是有的镜头的话是会给男主角的眼神一个特写。

  当时的季临渊在这里所表露出的那一个眼神极其的意味深长耐人揣摩,尤其是眼泪不受控制地流出来的那一瞬间,看的观众心脏恨不得都要跟着揪起来,极为迫切地想要知道他究竟有没有摸到那个伤疤。

  而也正是因为这一个眼神,才真的给季临渊整部剧的演技添上了画龙点睛的一笔。

  出于对艺术的尊重,祁唤自然不会怠慢掉这一段,手指尖轻轻在夏应慕的发间摸了一下之后双眼当中忽地就多出了一丝无比复杂的情绪,下一秒,他的眼眶便开始有些微微地泛红,噙着眼泪却又倔强地不肯流下来。

  按说这里的剧情之所以会耐人寻味,主要原因是在于观众们心中迫切地想要知道女主是不是真的是凶手。

  而季临渊当时露出的表情一方面可以解释为他摸到了女主的疤,所以绝望地流泪,知道自己深爱的女主真的是凶手,而另一方面却也可以理解为他并没有摸到什么,男主明白了原来一直都在误会女主,所以心生愧意。

  但其实剧情当中最后给出的答案是男主并没有摸到,所以再次回过头来看,虽然当时的季临渊眼泪直接从眼眶里面流出来,但是现在的祁唤却偏偏要把眼泪倔强地沁在眼眶当中。

  却也正是因为这样不经意间无比细小的一个处理才让这个剧情瞬间就变得更加丰满精彩了起来。

  让人回看这里的时候顿时觉得男主的心思其实远要比看起来的更加细腻,他当时并不能哭出来,因为已经知道女主的身份并不是坏人,所以男主心里面也就顺理成章地知道如果自己这时候再展现出他脆弱的一面,那么两人逃出生天的最后一丝希望也算是彻底垮下了。

  那沁在眼里面不停打着转儿的泪像是会说话,像是在劝他自己一定要撑住,给人的感觉远要比流出来的更加巧妙绝伦。

  哪怕此时此刻的排练厅当中,除了祁唤的演技与台词之外没有任何电影语言的加工,更没有恰到好处的BGM,但是带给旁人的触动与震撼却并不减分毫。

  就见原本这个地方应该进戏的纪向宇直接就这么呆呆地傻在了一边,一步都没有迈开。

  而舒呈对面,偷偷睁开眼睛的夏应慕此时此刻也直接惊讶到忘记了要把眼睛给重新闭上……

  排练室内顿时死一般的寂静。

  “……”祁唤卡了一下,不知道这阵谜一样的寂静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于是直接松开了抱着夏应慕的手,无奈地往后退了半步,“不用往下走了吗……”

  纪向宇这才猛地回过神来,但却依然一脸紧张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那天真无邪的舒呈,而后快速摇了摇头。

  “不对,”纪向宇的表情十分严肃,就连语调都变得和刚才有些不太一样,“你不是舒呈……你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