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当中一向活泼好动的纪向宇好像很少会这么满脸严肃一本正经的跟人说话,所以搞得祁唤这会儿都跟着不由自主地紧张了起来。

  对着他刚才所说的话来来回回反应了足足两秒钟才点了下头,回应道:“啊,去了啊……”

  听完这个回答,纪向宇的表情瞬间变得就更加严肃了,沉默了片刻之后才肯把手里面的手机递给祁唤,说道:“你自己看。”

  祁唤完全不知道纪向宇这唱的到底是哪一出,只知道之他要说的事情可能非同小可,于是接过手机来看了看,赫然发现原来是一张照片。

  夜视拍出来的效果有些奇怪,像是在拍什么犯罪现场一样,祁唤原本没有多去在意,刚要把手机重新放回纪向宇的手上顺便问一下这照片到底怎么了,结果不知怎么脑子突然灵光一现,猛地察觉到这张照片好像没那么简单。

  这照里面照是先前自己在天台上面的时候!

  而且拍摄的角度恰巧只能够看得清祁唤自己,当时的祁唤正把那人压在身下要去拽他的口罩,当时两人的这个动作僵持了约摸得有半分多钟,虽说足够拍下几张可以用来之后看图讲故事的垃圾照片,但是祁唤却没有想到居然能拍的如此清晰且完整,且还能够利用一刻歪脖子树巧妙地把自己身下那人遮挡的严严实实,只看得到一双毫无个人特征的手紧攥着自己的两条胳膊在挣扎。

  配合上之前群里面口口相传的关于祁唤天台约。炮的谣言,简直让人想不相信都难。

  如此高清的夜视设备和十分专业的构图让祁唤无法不去相信这不是他们有备而来的,再加上又想起来之前那人在仓皇逃跑的时候也不知道对着哪里问了一句“拍没拍下来”,祁唤心里面大约也能够明白了。

  唉……冤冤相报何时了啊。

  “之前不是在群里面说你……试镜失败之后心情不好就约了别人在天台想要那什么吗,”纪向宇拽了把凳子过来从祁唤的身边坐下,又从兜里掏出来了一块椰子糖递给了气祁唤,“他们说这就是当时拍到的证据。”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

  是啊,当然是证据了,怎么可能不是证据呢,不是证据拍它干嘛,免费写真么?

  祁唤听完纪向宇的这话之后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要从哪里吐槽起,卡了三秒钟之后直接没忍住笑出了声。

  但是连祁唤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但是我看照片上这衣服你今天才换……不可能是试镜那天拍下来的,”纪向宇倒是一点要笑的意思都没有,对比一下感觉他好像才是照片上那个被人看图讲故事的倒霉蛋,“你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个事所以才把脚伤了?”

  “差不多,”祁唤无所谓地耸耸肩,把手机还给纪向宇,“不过这人也真是不讲究,刚刚莫名其妙上来就要抱我。”

  “真他妈的过分。”

  “是啊,”祁唤点头表示同意,“好歹也事先打声招呼再抱。”

  “?”

  ……

  纪向宇有些诧异于出了这种事情之后舒呈现在居然还能如此心跟凉水似的淡定如初,因为这在他眼里已经得算得上是顶天的大事了。

  殊不知其实舒呈外表下面隐藏着的那个名为“祁唤”的灵魂在在过去的十多年演艺生涯当中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辛酸是辛酸了点儿,但这也确实是铁铮铮的事实。

  毕竟光是被豪门总裁包养狗屁新闻他都大大小小辟谣过十多回了,更不要提什么跟新生代小花旦秘密隐婚之类的鬼扯更是数不胜数……所以对于这种仅仅是全校规模的流言蜚语,简直可以说是想入祁唤的眼都难,只当是幼儿园大班的小朋友在玩过家家。

  不过也不代表祁唤就打算这么坐视不管,毕竟……过家家要是玩的太过了,阿姨也是得过来凶的。

  *

  “所以你就打算这样不管了吗……”因为纪向宇实在是无法从舒呈的脸上看出任何一丝一毫的紧张与不安,所以忍不住多问了一句,“马上就要期中考了,这种事情要是传到老师的耳朵里,很影响你成绩的。”

  听到纪向宇这么说,祁唤并没有吱声,只是抬眼冲着这个为自己担惊受怕的纪向宇淡定地笑了笑。

  纪向宇一怔,像是接收到了来自祁唤的某种信号一样不自觉地想起来了之前排练时候的种种,之后咬了下嘴唇犹犹豫豫地改口道:“可能……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祁唤的笑意更深了,抬手揉了一下纪向宇的头发:“谢谢。”

  *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转眼就到了竹京影视学院期中考试的这一天,祁唤他们被分到了下午的第三场。

  说真的这并不算是一个什么好时间,导师很困,演员很困,就连空气恨不得都弥漫着一种慵懒瞌睡的味道。

  夏应慕在刚知道时间分配的时候就一直在抱怨这个时间分的不好,纪向宇也表示同意,只有祁唤对此毫不在意,除了“没关系,加油演就行了”之外,他甚至都没有说出第二句话,就让人觉得他好像并不是参演的考生似的。

  *

  演员一个个的下台,等到两点半左右的时候,按照顺序终于排到了祁唤他们组。

  三个人一字排开站上舞台,赫然发觉台下原来已经坐了不少人。

  有学校里面各位优秀的导师,有考完试不想走,想继续看一会儿的学生,而且因为是半开放式的考场,所以后面的座位上也集聚了一些其他专业无所事事并跟保安发誓自己一定会遵守考场纪律的学生。

  不过奇怪的是在这么茫茫然的一群人当中,祁唤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一眼就看到了先前过来找自己麻烦的王斯以及坐在他左右的那两个小跟班。

  或许是因为他们三个一人穿了一件火红色的卫衣像是三只刚出锅的香辣蟹。

  祁唤懒得多看,随便扫了一下之后就又重新把目光落在了第一排坐着的导师身上,刚要开口做自我介绍,却不料再一次被卡住了。

  第一排坐了约摸十多个导师,而坐在正中间的……对,就是那个一头白发画着淡妆的人……

  “傅……”

  一个傅字脱口而出,祁唤当时觉得自己真是傻透了,居然会在舞台上就这么堂而皇之地把傅教授的名字喊出来,突兀且尴尬。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正在本子上记录前一组学生的问题的傅教授闻声下意识地抬头,正好撞见了舒呈那一双有些尴尬又有些紧张的表情。

  不过这种表情傅老师这些年在评委席上实在是见了太多早就已经麻木了,没有去多想,只觉得是学生太紧张说错了话,于是笑着放下手中的笔,点点头:“下午好,说一下叫什么名字,学号是多少?”

  “我……”

  祁唤觉得自己心脏跳得厉害,不过并不是因为即将到来的表演,而是因为傅教授,毕竟在他进入考场上台之前,他一直都淡定的像是刚睡醒的猫。

  一直到现在,他整个人宛若回光返照……

  在祁唤高三艺考那年他第一次见傅老师的时候,傅老师说的和现在是一模一样的一句话,巧的是那天也是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一句“下午好”让当时的舒呈完全忘记了什么叫做焦虑和紧张。

  “我叫舒呈,”记忆回归到现在,祁唤深吸一口气,努力叫自己平静,因为他已经清楚地感觉到站在旁边的纪向宇在焦急地拽他的袖口了,“学号是2016034***……”

  只是再简单不过的自我介绍,但是对于祁唤来说想要把它们说出口是那样的艰难。

  因为如果可以,他更想要告诉傅老师他是祁唤,告诉她自己还活着。

  但是不可能。

  除非想要被人当成疯子。

  纪向宇和夏应慕的自我介绍结束之后,负责主考的老师拿起资料来看了看,而后又抬眼:“你们这片段应该是四个人演吧……怎么少了一个?”

  “啊对,我们三个人。”纪向宇向前迈了一步,点点头,像是不想让舒呈接话。

  大概是因为他感觉到舒呈现在的状态实在是不太好。

  “谁分饰两角?”主考官一皱眉。

  “舒呈。”

  祁唤倒是十分欣慰纪向宇在报出自己名字的时候居然没心虚的结巴,看来经过这么多天的排练,他对自己的信心多多少少还是有所增加的。

  祁唤满意地在心里面点点头。

  但遗憾的是纪向宇对祁唤有信心不代表别人有。

  在“舒呈”二字脱口而出的一瞬间,原本安静的考场不知为何突然就沸腾了起来,坐在观众席上的王斯甚至笑出了声音,祁唤清清楚楚地听到了。

  主考官也愣住了,很明显她对于之前舒呈在考试时候的种种表现也有所了解,就见她看了看纪向宇又看了看舒呈,之后拿起笔来在本子上写下了舒呈的名字。

  甚至都没多说一句话。

  也对,对于一个即将拿不及格的小组来说也实在是没有多说什么的必要。

  “准备好了就开始吧。”主考官记录完之后,一边说一边拿下了自己的眼镜。

  种种迹象表明,似乎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一场还没开始就已经糊了锅底的演出。

  除了坐在正中间的傅教授。

  她坐的依然挺直,面带着礼貌又慈祥的微笑,手里面拿着一支笔准备随时记录下一会儿在表演过程中发生的需要改进的问题。

  这一切祁唤都看在眼里,而且他心里面的触动远要比表面上看上去的多。

  “加油……”在站位过程中,纪向宇与祁唤擦肩而过的一瞬间,祁唤听到纪向宇这样说了一句,“别让想看你笑话的那些人得逞。”

  “怎么会,”祁唤笑了笑,虽然压低了声线,但是声音还是无比温柔,“你都说了我最棒了不是么?”

  纪向宇一怔,而后一攥拳头。

  “我日,舒呈你他妈要是个女的我今晚就得让你怀孩子。”

  “……???”

  “不好意思失态了,”纪向宇深吸一口气,抬手拍了一下舒呈肩膀,“好好演,吓死他们那帮不知天高地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