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要是站在舒呈的角度上来说的话,祁唤现在的确是应该装模作样的稍稍在台下准备那么一会儿然后才示意主考官可以开始了。

  但是奈何人有三急……有些事儿实在是等不了。

  祁唤甚至觉得自己要是再准备下去的话怕是一会儿要直接尿在台上了,于是毅然决然地选择去掉那些虚伪的一套,直接三步并两步跑上了台。

  没办法,只玩真实。

  看着舒呈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重新上了台,台下瞬间传来了一片准备一会儿看热闹的嘘声,像是早就已经完全可以预见到一会儿台上的舒呈会有多么丢人了似的。

  “我操他这是彻底疯了吧……一点都不准备的吗?”

  “这才考了一回试就这么飘,我发现舒呈真是脑子不正常,给他机会他不要,非得让自己下不来台才舒服,白长了这么好看的一张脸。”

  “哎这样不是也挺好的,他加试演砸了就等于又给咱们机会了,他活该啊。”

  “也对,你说有道理。”

  从没有说过其实舒呈的耳朵异常的灵敏,哪怕是站在台上还是依然能够听到下面有人在对自己议论纷纷,舒呈内心并没什么波动,但是因为这些话,让他在直接在“给别的同学放放水和不放水”之间毅然决然选择了后者。

  虽说舒呈并没有什么想要在加试上大放异彩然后签约娱乐公司的想法,但是他也绝对不是什么艹省油的灯的人设的人。

  都是第一回当人,谁惯着谁啊。

  “选个配戏的搭档吧,”主考官那儿并没有对舒呈这个不需要准备的行为表示什么异议,托着脸翻开了刚刚舒呈重新放回到桌子上的台词本,“是从你之前的那两个队友里面选吗?还是……”

  台下的躁动越发明显,因为学校考试对加试选择搭档的环节十分放松,被准许加试的学生甚至可以随意从下面的观众席里面选一个同系的学生上台,而这样的话对于被选上的学生来说,又得算是一个十分难得可贵的曝光率。

  所以渐渐的在影院里面就形成了这样一种诡异的风气,在考试之前,会有很多表演能力中等或者中等偏上的同学主动找到那些系里面数一数二的尖子生,给他们一些钱然后请求他们如果要是幸运的进入了加试环节之后一定要选到自己,让自己能多一轮上台演出的机会,并保证一定不会拖尖子生的后腿。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这种风气校级领导们屡禁不止,一直延续到现在,尤其是今天这一场考试,因为有各大媒体和经纪人在,加试配戏的价格甚至已经炒到了五位数。

  不过想也知道,哪怕的确是有这样的潜在规则,也不可能会有人提前来找舒呈的。

  而现在,他往加试的舞台上这么一站,也不知道让多少人悔青了肠子,感觉比那些十多年前住在帝都却没有想过要在帝都买一套房子的人还要更加后悔。

  不过也正是这样,才让台下坐着的学生们一个个不由自主地直起了身子,想要让舒呈能够看到自己,更有一些准备中场去趟厕所的学生在得到消息之后又紧赶慢赶地跑了回来。

  舒呈的目光漫不经心的从这些人身上一一扫过,最后不知为何竟然停在了坐在前排一脸不服气地看着自己的那三只“香辣蟹”身上。

  然后舒呈就来了兴趣。

  “老师,我想跟王斯对戏。”

  那无比乖巧温润的声线不知为何竟然透着一股让人不知道该要如何拒绝的力量,只见舒呈一边说一边又笑眯眯地扭过头去看了坐在那里的王斯,不得不说王斯愕然瞪圆了眼睛的样子真真是一点都不帅气。

  恰巧王斯的专业导师正好就坐在主考官的身边,听到舒呈这么说之后,也不等主考官发话那位导师便直接站起身来从身后的茫茫人海当中锁定了王斯的身影,而后迫不及待地招了下手:“快点王斯,选你了!”

  舒呈丝毫不意外这位导师此时此刻竟然会表现的比被选中的王斯本人还要焦急。

  毕竟学生要是再今天的考试当中一炮走红,她当导师的脸上更是有光。

  祁唤明显感觉到在王斯的导师亲自发话之前王斯的本意是想要拒绝的,但是奈何下一秒直接就被自己的导师给安排了个明明白白,让他想拒绝都开不了口了。

  祁唤站在台上,把手背在后面冲着王斯一脸乖巧地歪了歪头,露出了那种标准的比家养小白兔还要更加清纯无公害的笑容。

  殊不知在这笑容背后的祁唤内心却是差不多类似于“你个小王八犊子有本事上台对线呀来呀来呀来呀”这样的感觉。

  王斯有些犹豫地站起身来,无数双眼睛就这样直直的盯在他身上,身后还有王斯的爱慕者在给他加油鼓劲。

  “王斯加油,别紧张呀。”

  “用演技把舒呈吊起来打,我相信你!”

  ……

  舒呈一时间也想不到用什么比较让双方都不尴尬的方式来告诉这些人他们在台下说的话自己还是能够听清一些的,反正看着王斯此时此刻这个状态,就觉得他对于“用演技把舒呈吊起来打”这句话有那么一些些的存疑。

  用拳头打可能还稍稍容易一些。

  在一片嘀嘀咕咕的议论声当中,祁唤静静等着王斯走上了台,只是可惜他身上那件supreme却并没有让此时此刻的他具备一些supreme的气质与气场。

  “需要准备一下么?”主考官一边说,一边作势要把刚刚舒呈放在那里的台词本递给他。

  王斯一愣,刚要转身走下台去接,不料在下台之前他又鬼使神差般的扭头看了一眼对面的舒呈,不看还好,这一看直接就让王斯有些迈不开步子了。

  其实舒呈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依旧是那友好如初的笑容和带这些可爱俏皮的小动作,在看到王斯准备下台去接台词本的时候还笑着说了一句“去吧我等你。”,温顺的像是只刚下生的小鹿。

  但是在王斯的眼里面却并不是这样的,舒呈的每一个小动作都像是在对他说“去吧小垃圾,耽误老子时间你良心不会痛吗?”,而舒呈说的那句话更是可以等量代换成为“我都不需要准备你还需要准备,你菜不菜啊你。”

  王斯有点毛了。

  祁唤确实是有这种一句话不说就能给人气的翻白眼的本事,而且这个本事哪怕是他现在已经魂穿到了另外一个人身上都依然没有被削减分毫。

  “我,我去看一眼是哪出戏。”

  王斯皱着眉头,强行跟舒呈解释了一句之后就匆匆下了太,拿起台词本的时候整个人面色铁青,一点都没有被选中加试时候的喜悦,反倒像是被人赐了二两鹤顶红。

  这或许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但是在王斯选择跟舒呈主动解释的时候他就已经败了。

  “不着急王斯,慢慢准备,把台词熟了。”导师在旁边一脸严肃的嘱咐着,像是在嘱咐一会儿就要上台去打拳击比赛的运动员,“情绪情绪,一定要注意情绪,想象一下故事背景,这部戏我之前有跟你说过的。”

  “廖老师我们还是别说话了,让学生自己准备吧。”主考官在旁边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王斯的导师闻声一愣,而后也察觉到好像自己的话有些多,于是赶紧抱歉地笑着点了点头,重新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说来也是惨,祁唤的记忆当中舒呈在大学几年之间换过了三四次导师,每次都是因为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被自己的导师抛弃,现在祁唤的导师是学校里面刚聘进来的一个助教,连讲师都还没有评上,这次考试因为被学校安排去参加别的活动所以直接没有来。

  对比起加试都有人在一再嘱托的王斯来说,祁唤感觉就像是一个没人要的孤儿一样。

  “好了。”王斯一边说一边把本往桌上一放。

  “两分钟?王斯你别逞能啊……”

  “我没问题。”

  “一共五分钟的时……”

  “没事老师,我不想让他在台上等。”

  祁唤侧脸看着王斯,手揣在兜里面静静等着他气势汹汹的上台来。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电影《良夜》选段,主:舒呈,配:王斯,学号……”等主考官把该公布的内容公布完之后,加试就算正式开始了。

  *

  祁唤作为加试的主演,在在这次的选段当中所扮演的正好就是他生前参演这部电影时候的角色——蓝楉名,一个在全世界都享有盛名的心理医生,但背地里其实是一个会诱导病人自杀而后去到黑市贩卖人体器官的嗜血恶魔,而且还有重度的恋.童癖。

  那应该是祁唤唯一一次接下这样的反派角色,虽然效果出奇的好,但是还是有不少观众在反应哪怕知道祁唤这个角色设定是个不折不扣的变态,可是看到他的脸之后却还是有种想要把他扑倒狠狠亲一口的冲动。

  每每看到这种反馈祁唤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哭……还是该哭。

  而王斯所扮演的,便是他的病人,一个患有逆向性失忆症的高三学生。

  选段的场景是一次例行的心理治疗,但是在这里的时候病患早已经渐渐意识到自己已经一步步迈进了医生所设计好的陷阱当中,虽然并没有什么语言上的冲突,但是各种细节拼凑起来足可以让这段戏显得惊险而诡异。

  王斯和祁唤两个人面对面坐在椅子上,场下的观众瞬间自觉地安静了下来。

  “你昨晚去了滨南的酒馆,”舒呈优雅地翘着二郎腿,胳膊肘杵在椅子的扶手上,与剧里面的心理医生的样子如出一辙,“去做了什么?”

  眉眼当中的平静之下隐藏着的危险气息就在这一字一句的提问当中渐渐暴露了出来,因为是在催眠,所以王斯不得不依照场景闭上眼睛,可是身子止不住的有些发抖。

  可能是因为紧张,但是王斯打心眼里面觉得更多的是有点被舒呈的气场吓到了。

  他暗暗地把眼镜睁开了一条缝,发现舒呈不过只是好端端的坐在那里,说着自己的台词……但是这股气场实在是让他有些耿耿于怀。

  这其实并不是第一次王斯跟舒呈两个人一起演戏,但是相比起上一次,王斯觉得与其说是舒呈演技进步了,倒不如说是这舒呈根本就是换了一个人。

  对……换了一个人……他一定有一个双胞胎兄弟……

  “接词儿啊少爷。”

  然而,还不等王斯把这事情想明白,就忽然听到对面的舒呈一脸无语地小声提醒了一句。

  “睡过去了还是怎么着?”

  王斯这才猛然惊觉自己还在加试,于是赶紧回过神:“我……我去见了一个同学,就在滨南的酒馆。”

  “哦?是这样”祁唤眯缝了一下眼睛,站起身来,缓缓走到了王斯的身边,“滨南的槐花开了吧,嗯?”

  王斯可以感觉到祁唤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分明是演戏但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就搞得他感觉像是真的有一个变态心理医生朝自己走过来似的,双手微微颤抖着,额头上甚至已经冒出了细汗。

  “蓝医生……”王斯努力逼迫自己继续往下僵硬地说台词。

  “怎么了?”

  “你房间里面的味道不一样了。”

  祁唤闻声轻轻地把手里面拿着的道具记录本放下,背在身后,痴痴地看着坐在座位上的王斯,眼神阴冷而诡异。

  这里如果排成戏的话,本应该是给祁唤的眼神一个特写,但是现在就算是没有特写却依然可以让人对他的演技感觉到一阵不寒而栗。

  台下的观众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祁唤轻轻一挑眉,缓缓从兜里面掏出来了一把刚刚演上一场时候用到的道具小刀,一手拿着刀柄,把刀身放在自己另一只手的掌心上,漫不经心地看了看,“你在回避什么?”

  “蓝医生,我……”

  “小宇,我和你说过我喜欢诚实的孩子,”祁唤一边说,一边重新把刀放回到自己的口袋里面,走到王斯的面前,俯下身来挑起王斯的下巴,“把眼睛睁开。”

  王斯闻声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便是舒呈那张干净白皙又秀气的脸。

  修长的睫毛和墨色的瞳孔,在望向自己的时候不知为何竟充满了一种名为危险的美感……

  那一瞬间,王斯觉得自己真是疯了,他甚至在潜意识当中深深地希望这一切是真的……他看着舒呈,舒呈指尖传来的温度让他的心脏不自觉地漏跳了一拍。

  或许真正优秀的演技就是拥有洗脑的魔力……在那一瞬间,王斯竟然忘了自己对舒呈的鄙视与厌恶,甚至忘记了先前自己对舒呈的那些恶语相向,只是对舒呈产生了一种病态般的恐惧与迷恋。

  那双写满了危险与罪恶的双眸让他深深沦陷。

  殊不知舒呈挑着他下巴正在等着他往下接词,本来就不喜欢与人有太多身体接触的舒呈这会儿根本就不知道这人到底是在发什么呆,只觉得自己要是再多挑他下巴一会儿可能就要恶心吐了。

  “说话。”老子憋着要尿尿……

  实在是忍不下去的舒呈没好气地一皱眉,把后半句话硬生生地憋回到了肚子里。

  王斯猛地回过神来,看着舒呈的眼睛,支支吾吾了两秒钟之后才又道:“我,我忘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