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TM认真的吗……”

  舒呈极其无语地看着王斯在望向自己时候瞪起的那一双名为无辜的水汪汪的大眼睛,一时间,他竟然觉得自己有些找不出什么表情来配合他此时此刻内心当中复杂且日狗的心情。

  “我……”

  “滨南没有槐花。”舒呈是没指望着这二傻突然灵光一现把词想起来了,翻了个白眼有些无奈地小声提醒了一句,而后实在是忍无可忍地将自己那只托着王斯下巴的手收了回来。

  脑海当中也不知怎么就猛地回忆起数年之前自己拍摄这部剧的时候。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那时候坐在现在王斯这个位置上的是一个叫杜蒙的小明星,参演这部剧的时候还没有什么名气,只是传媒学院一个普通的应届毕业生,后来电影上映之后杜蒙凭借着自己硬核的演技一炮而红,成为了剧组里面仅次于祁唤的第二大流量。

  没有人知道祁唤现在有多么的怀念他,尤其是怀念和他对词的时候,怀念的差点哭出来。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这话是真的。

  只是祁唤实在想不通为什么对比的是别人,可最终受到伤害的是自己。

  “滨南没有槐花,蓝医生你记错了……”在听了舒呈的提词之后王斯才算是勉强回忆了起来,摇摇头,作势要站起身来,“医生,我觉得我们今天就到这吧。”

  舒呈闻声猛地抬起手,而后直接将想要站起来的王斯给重新摁回到了座位上,暧昧地眯缝了一下眼睛,在王斯那无比惊恐的目光当中冷笑了一下:“小宇,我知道,你有秘密瞒着我。”

  ……

  “说真的,就算咱们已经在私底下排练了这么多回,但是我还是觉得这个人不是舒呈……”台下,夏应慕和纪向宇两个人站在舞台的旁边,夏应慕冲着纪向宇小声嘀咕,“如果咱们系真的有这么一号人,我敢说追他的人不说从这里排到城南,但是排到校门口还是轻轻松松的。”

  纪向宇侧头看了一眼红着脸一副花痴相的夏应慕,思索了两秒钟之后没忍住笑了一声:“啧,不得不说有句话你算是说对了,之前追舒呈的人确实不算少。”

  “什么意思?”夏应慕没太懂纪向宇在说什么,“我怎么没听说过?”

  “追着要祸害他的啊,你忘了?”纪向宇耸了下肩膀,“怎么也得绕操场一圈了,一个个恨不得把舒呈小命要了去。”

  “……”夏应慕有些尴尬地捋了下头发。

  “但是你可别忘了大一的时候舒呈在咱们同届生里是以第三名的成绩考进来的,第一名还是个关系户,后来被查出来退学了。”纪向宇揉了揉鼻子,“要不是舒呈太优秀那群红眼病天天追着舒呈屁股后面找麻烦,可能舒呈早就应该是这个水平这个程度了,咱们现在根本没必要大惊小怪的。”

  “呦,又不是你准备去调查一下看看舒呈是不是有一个双胞胎哥哥的时候了?”夏应慕有些意外自己听到的这些话居然是从纪向宇这个起初最最怀疑原本的舒呈被人掉包了的人的嘴里面说出来的,而后忍不住挖苦似的故意问了一句。

  “还敢说我?你自己还不是从刚一开始看不起舒呈觉得他会拖咱们后腿到现在开始莫名其妙就跟舒呈鞍前马后的,”纪向宇扫了夏应慕一眼,看着她今天穿的这一套光鲜亮丽的新衣服,用脚后跟猜都知道她是故意穿给谁看的,“我跟你说夏应慕,舒呈从这排到校门口的追求者里面你得站头一个。”

  “哦是么,那还真是借您吉言了。”夏应慕丝毫没有要去反驳的意思,反倒是冲着纪向宇翻了个白眼,然后一脸得意地扬了扬下巴。

  “谁说站头一个就能看上你的,”纪向宇冷哼一声,“之前对人家舒呈那个态度,人家现在能跟你好那才是活见了鬼了。”

  “舒呈今早还给我带了早饭呢!”

  “那是因为你之前请他喝奶茶他不好意思还给你的,人家是跟你划清界限呢铁憨憨,还臭美呢你。”

  “随你这个成天对着电脑的木头桩子怎么说,”夏应慕一挑眉,“你跟我说你俩关系好,那我也没见加试的时候舒呈把你叫到台上去啊。”

  “我让舒呈别叫我的,我是怕拖人家后退。”

  “哎呦是么~”

  “二位……”

  就在夏应慕和纪向宇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正在疯狂呛声的时候,突然不知怎么就从一旁的观众席里站起了一个人,轻声叫了他们两个一句之后就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纪向宇和夏应慕两人见状顿时脸色一变,以为是自己说话的声音太大扰乱了考场的纪律于是赶紧站直了身子,一脸抱歉地鞠了个躬。

  “不好意思,我们不说了,不说了……”

  走过来的人被说的一愣,卡了一下之后大概明白了他们在说什么,于是十分友好地轻声一笑,抬手拍了拍纪向宇的肩膀:“不是地,你们误会了,我是有点事情想要问问你们。”

  “哦这样,”听到这么说,纪向宇这才放松了下来,抬抬手,“什么事情您问吧,”

  “我叫韩文瑜,是嘉娱娱乐的经纪人。”文瑜一边说,一边抽出了两张名片来递给了他们两人一人一张。

  纪向宇和夏应慕两人在听到那人的话之后直接双双没出息地怔在了原地,迟疑了整整两三秒钟之后才想起来要赶紧去接名片,但是虽说手上是在接名片,可脑子里面只有四个大字在不停地来回来去的徘徊,走马灯一样挥之不去。

  嘉娱娱乐。

  对,就是当今娱乐圈中金球奖金凤奖双料影帝季临渊先生的公司,和梦曦传媒和鼎世娱乐合呈三足鼎立之势屹立于国内整个娱乐产业之林,是各路明星哪怕是挤个头破血流都想要挤进去的地方。

  先前来考试的时候就已经听说这一次的期中考,嘉娱娱乐会专门派人过来看一看,准备发觉一些有潜力的新人到公司签约……

  而尴尬的是,在接到这一张名片之前纪向宇都还觉得这一定是谣传,却没想到居然还真的来了。

  “嘉,嘉,嘉娱传媒……”

  夏应慕那边更是紧张地话都说不利索,看着眼前这个穿着高跟鞋一身格子衬衫的女人,眼睛瞪得比看到舒呈的时候还要直还要大。

  “你们别紧张,我就是想问一些很平常的小问题,”文瑜一边说一边朝着台上看了看,而后抬手轻轻指了一下,“你们和他熟悉吗?”

  “熟。”纪向宇点头。

  “不熟。”夏应慕摇头。

  两个人大相径庭的答案让韩文瑜一愣,而后就听到这受宠若惊的两小只一脸紧张地异口同声道:“您问的是谁啊……”

  “啊,就是正在演医生的那个,叫舒呈的。”

  “哦,还挺熟的,”纪向宇连连点头,“那是我室友。”

  纪向宇在这方面的发言权要稍稍比夏应慕大一些,连带的说话的语气恨不得都要比刚才自信了。

  “那我有些关于他的事情想问问你,你要是知道就告诉我,不知道或者不方便透露的话就说不知道就行。”韩文瑜笑了笑,而后快速打开了自己的记事本,摁开了圆珠笔。

  “好。”

  “首先第一个问题时想问一下,舒呈他近期有没有签约或者准备签约的娱乐公司?”

  ……

  *

  “好了就到这吧。”

  主考官皱着眉头一抬手,没好气地冲着台上说了一句。

  但准确地说是冲着台上的某个人。

  某个将忘词口胡与尬演巧妙地集于一身的人。

  要说全场谁的脸色要比主考官看起来更加糟糕的话,那么王斯的导师应该是首当其冲当之无愧的。

  只见她把手里面的笔“啪!”地往桌面上一扔,然后双手换在胸前气的靠在椅背上,皱着眉头一脸的愤怒。

  “王斯我之前说过了,你有整整五分钟的准备时间,五分钟,为什么随便看了两眼就上台!?”

  等到两个人重新站回到台前的时候,王斯的导师甚至没等主考官先发话,自己怒气冲冲地一拍桌子,那吼声震耳欲聋,满场都能听到。

  王斯垂着脑袋说不出话来,深知自己刚刚有多么的丢人。

  “一句词都接不住,王斯你一句舒呈的台词都接不住,你是新来的吗?!啊?!”

  也不知道像王斯这种在全校来讲人气还算是比较高比较出名的人物被自己的导师这样大庭广众之下臭骂一顿之后对他的心理到底会产生什么影响,不过想必应该是不及先前舒呈受到的伤害的一半。

  祁唤站在旁边没说话,就这么听着王斯的导师把王斯骂爽了之后将他轰下台,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半夜笑出声。

  “舒呈。”

  等到王斯下了台之后,舒呈这才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舒呈闻声抬头,发现跟自己说话的是影院的一个十分出名的教授。

  这教授姓高,先前祁唤还在影院上学的时候他才是副教授,现在已然熬到了正位。

  “下去应该做了不少功课吧。”

  祁唤笑了笑,也不知道该要怎么回答,就是笑。

  “刚才你的演绎让我觉得身临其境,太妙了,”高教授说,“你应该知道这部电影的主演祁唤也是从我们学校毕业的,我之前也有幸和他接触过几面,毫不夸张地说,我觉得你的身上具有着祁唤身上所独有的灵气和才能。”

  哦嚯……没有就怪了。

  这对于旁人来说本应该算是至高无上的褒奖,但是奈何祁唤现在一是因为憋着尿,二是因为实在是没什么好高兴的于是反应平平,没有激动没有惊讶,一句淡淡的“谢谢”大概也只是出于礼貌才说的。

  而剩下后半句的“您能不能说快点,我现在要是当众尿裤子的话之前的演出可就算是前功尽弃了”被祁唤努力憋了回去,没有说出来。

  “挺好的,我很认可你。”

  随着高教授的这句话,全场顿时又再一次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同一场考试同一个人接连获得了两次掌声,这对于真个竹京影视学院来说怎么也得算得上是配登得上校报的一件大事了。

  不过祁唤现在全然无心在意这些,他只想赶紧下去,然而就在掌声落下他觉得自己可以下台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再一次叫住了他。

  祁唤绝望地抬头望过去,发现是他们这届的年级主任……

  又干嘛又干嘛。

  祁唤急得想乱蹦,但是看着主任那不紧不慢的样子,祁唤觉得他现在就是诚心跟自己过不去。

  舒呈的记忆当中这年级主任的确是十分热衷于找他的麻烦,尤其是在得知全校同学恨不得都在以欺负舒呈为乐的时候,他除了及时制止之同学们继续进行校园暴力之外,几乎什么都做过了,

  “舒呈,考试进行到现在你无疑是所有考生里面最优秀的,这点我承认,但是有些事情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跟你说一下。”主任一边说一边站起身,从自己的本子里面拿出了一张照片,“这件事情我本应该私下找你说,但是考虑到校内影响极其恶劣,我觉得还是现在说出来让大家引以为戒比较好。”

  ……

  祁唤眯缝了一下眼睛。

  依稀自己上学那会儿这个主任还是个小导员,自己大火那段时间冲自己可以说是百般谄媚疯狂讨好,却没想到居然还真的是有两副面孔。

  也算是小刀划屁股,开了眼了。

  “您说。”

  祁唤的态度还算是友好,毕竟再怎么说也是长辈,该有的礼貌祁唤必须得有。

  主任闻声把自己刚刚从笔记本当中拿出来的照片给举了起来,让祁唤看了看。

  “对于这张照片,你现在有什么想说的么?”

  祁唤认真看了一眼主任手里面拿着的那张照片,意识到这张是之前在天台上祁唤被偷拍到的那一张,后来还被同届的学生看图讲故事,讲的祁唤到现在都还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不过至于有想说的……

  祁唤现在倒是有一个比较三俗的交互式动词想要送给这个拍照片的人。

  而且不得不说这主任现在一本正经等待舒呈回答的样子让祁唤别想把他一巴掌抽到墙里面去抠也抠不下来。

  再阴谋论一下,祁唤甚至觉得自己有理由怀疑这件事就是主任一手策划的。

  毕竟同届生里面有一个叫王照旭的是他侄子,自己刚刚的表现成了的他眼中钉,那既然他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就必须得从别的事情上找突破口,别让媒体对舒呈这个人留下什么好印象才是他的当务之急。

  从娱乐圈摸爬滚打了这么久的祁唤对于这些过于小儿科的操作早已经见怪不怪,要不是因为他现在打心眼里面对于二次出道和二次曝光这类的事情没什么兴趣,他甚至可以随随便便就想出一万种方法去打这破主任的老脸并让他低头认错。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可惜现在祁唤没兴趣。

  “你在天台上做出这样的事情,难道心里面就不会觉得羞耻么?”

  羞耻……

  啧啧啧。

  你裤链没拉紧你都不羞耻,我有什么好羞耻的。

  祁唤用眼睛漫不经心地扫了一下主任的裤腰下方,而后把目光移开看着天花板努力让自己憋住笑意,而后再一侧脸看到了场地内的摄影师正对着主任拍。

  我的老天鹅啊。

  祁唤现在都觉得自己已经尴尬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王主任,现在占用考试时间来说这些不是不是不妥?”坐在导师正中间一直都没有说话的傅教授这时候开口了,声音虽然不大,但却依然还是拥有让嘀嘀咕咕的观众席瞬间安静的魄力,“我觉得没必要在这种场合下给学生们难堪”

  “傅老师,我觉得这件事情并不是小事,还是趁早说的为好。”

  “是么?”傅教授一挑眉,“我并不这么觉得。”

  “傅教授,”王主任侧过身去,“您现在已经不再掌管学校除教学之外的其他杂事了,所以现在还是请您不要说话,静静听着吧。”

  “主任。”

  一旁的祁唤皱着眉头打断了王主任的话。

  王主任应声抬起头来,看向祁唤:“怎么,你有什么想说的?”

  原本祁唤的打算是让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的,毕竟主任都已经这么大岁数,自己也快要毕业了,没必要非得闹一个不欢而散。

  但是刚刚他的那一句话却直接让祁唤转变了原有的念头。

  不是祁唤多心,他是真的从王主任的话语当中听出了一丝冒犯的意味。

  自己倒是无所谓,但是如果冒犯到了傅教授,那可以说是已经触到了祁唤最最根本的底线,这事儿就得有点没完没了的意思了。

  “你非要听实话,那我就告诉你实话。”祁唤吸了吸鼻子,表情无比严肃,“我不知道这破照片是怎么回事,但是如果你非要以你自己的想法来看问题,我现在没什么好辩解的。”

  “但是有一点,”祁唤双手揣进兜里面,“如果我之后把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给你揪出来,你要当众给傅教授和我道歉。”

  “给傅教授?”

  “怕了?”

  祁唤眯缝了一下眼睛,目光当中透出的那满满的威胁意味恨不得让整个场内的气温都随之下降了好几度。

  王主任怔了一下,看着台上的舒呈如此狂妄的和自己说话,一时间竟以为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人。

  又定睛瞅了一会儿在确定是舒呈没错之后,王主任冷笑了一下:“舒呈,你现在还没毕业没出道没出名就已经学会跟校领导谈条件了?”

  “这不是谈条件,”祁唤语气有些不耐烦,“话又说回来,你有什么好让我跟你谈条件的?”

  ……

  就因为这么一句话,原本安静的台下瞬间躁动了起来。

  祁唤承认自己现在依然还保留着自己作为祁唤时候的那些坏脾气,尤其是在遇到这种事的时候,简直就和祁唤一模一样。

  “舒呈你别太放肆了!”王主任气的一拍桌子,“我现在给你面子你别不要!”

  舒呈看着他,原本温暖漂亮的一双桃花眼这时候显露出来是却是满满的不屑与怠惰。

  他已经疲于将这无聊没营养的对话再进行下去了。

  全场的躁动让他心烦,而且最要命的是他真的想上厕所。

  用眼尾漫不经心地在主任那肥硕的身体上扫了一眼之后,祁唤直接一言不发地走下了台,就这样极其潇洒地离开了。

  *

  虽然不知道这一系列的操作背后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但是不得不说这种一走了之的感觉还是挺爽的。

  从厕所出来之后更是双倍的爽。

  祁唤一边把擦手的纸巾丢到一旁的垃圾桶里,一边合计着是不是要叫上纪向宇夏应慕两个人一起下楼去食堂吃点东西。

  中午忙着排练一直饿到现在,饿的他眼睛都快花了。

  结果才刚下到二楼,祁唤就被一个声音给直接叫住了。

  “舒呈。”

  是个女人的声音,祁唤听着陌生,扭头一看发现果然不认识。

  这人穿着一身黄色的巴宝莉格子装,很衬她的气质。

  “你是?”

  “你好,我是嘉娱娱乐的经纪人,我叫文瑜。”

  嘉娱……

  呦,这不是季临渊他们公司么。

  在得知了这个信息之后,祁唤又不动声色地对着这个女人看了一眼,心里面隐隐约约猜到了她是要找自己做什么。

  “我们可以聊聊么?听你的朋友说你们中午还没吃饭,我请你去味仙岛坐坐?”

  祁唤本想拒绝,但是一想到有免费的午餐吃……心里面顿时又有点不忍心。

  毕竟自从重生到舒呈的身上之后,祁唤发现自己的资金真是不是一般的短缺,穷到不得不戒烟不说,甚至还得天天吃食堂,外卖都要点不起了。

  在这种时候能去味仙岛坐一下,这得多大毅力才能拒绝。

  反正祁唤是没这毅力。

  点点头表示答应,而后还乖乖接过了从这姐姐手里面递过来的名片。

  “感觉你见了我一点都不紧张。”文瑜笑着对祁唤说。

  祁唤耸耸肩……是啊,不紧张,新鲜吧。

  “之前对我们嘉娱娱乐有什么了解吗?”

  “有啊,”祁唤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之后露出了一个淡淡地笑容,“你们家影帝化成灰我都认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