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

  随着何导演中气十足的一声喊,场记小哥流畅地打了板之后,全场所有人的目光就又重新纷纷齐刷刷地落在了季临渊和跟在他身后的楚柔这两个人身上。

  “血压40,20开放静脉通路输入平衡溶液,监测血压心率,暂没发现开放性外伤,胸腔腹腔出血,给头孢他啶预防感染。”与第一遍时候一样的严肃,一样的认真,语速很快但是台词却字字入耳,清晰流畅,四平八稳,足可见季临渊基本功的扎实。

  “夏医生,你已经连台36个小时了,你现在需要休息!”

  “做粘膜活检,从喉部插入窥镜检查损伤情况,伤者——”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季临渊的台词说到一半突然卡了一下,因为就在他抬眼朝着旁边看的一瞬间,正好看到了坐在那儿看着自己的舒呈,舒呈像是也察觉到了季临渊在看自己,赶紧冲着他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那表情活脱脱就像是在说“哎呦喂先生您忘词儿啦?”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季临渊站在原地卡了整整几秒钟,一旁的楚柔以为又是自己哪里表演的不到位,于是赶紧再次摆摆手:“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再酝酿一下情绪……对不起。”

  “没,”季临渊开口喊住了她,笑了笑,“刚刚挺好的,是我走神了。”

  楚柔听完季临渊这么说之后简直是受宠若惊,瞪圆了眼睛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整个人像是一个突然短了路的机器人一样呆呆地站在原地,张了张嘴很努力地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最终却还是半个字都没说出来,脸涨得通红。

  “临渊,休息一会儿吧。”不等季临渊继续往下说,何导演就先开口了,“一下午好几场戏,你太辛苦了。”

  虽说闭关了整整两年时间,但是不得不承认季临渊一直以来的工作狂属性像是丝毫没有因此而减少分毫,整个人只要一到片场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更有几次恨不得都是导演求着他休息一下他才肯终止拍摄。

  祁唤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不禁开始猜想之前自己在片场的时候给人留下的都是些什么印象。

  季临渊从他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之后他的经纪人栾霄河就赶紧凑了过去,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也不知是在商量着什么。

  栾霄河这人祁唤生前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了解,而了解的渠道主要就是祁唤生前时候的经纪人柳清冬的那张嘴。

  柳清冬和栾霄河两个人据说是大学同学,但老早之前就结了梁子,没人知道具体怎么结的,只知道就是互看不顺眼,再加上鼎世和嘉娱两家公司本来就不对付,所以矛盾也就愈发的激化。

  但是有一说一,虽然祁唤从柳清冬那里听到的栾霄河一点好都没有,全是坏话,但其实祁唤的心里面还是很认可栾霄河的工作水平和态度的。

  *

  “趁着他们休息,咱们去把合同谈一下吧。”韩文瑜站起身来,拽了拽祁唤。

  “去哪里?”

  “旁边有私人休息室,我刚刚跟霄河哥要了钥匙,”韩文瑜说,“我去把楚柔叫上。”

  “好。”

  祁唤的内心毫无波动,看着韩文瑜叫上了刚刚和季临渊搭戏的女演员,三个人快步走到了休息室。

  “你好我叫楚柔,是嘉娱娱乐的签约艺人!”三人刚一坐下,女演员就笑着伸出手来和祁唤握了一下,而后从身后拿起了一个外套穿上了。

  “我叫舒呈,竹影的学生。”祁唤说。

  “学生?我的天,怪不得长得这么嫩!”看楚柔这个态度,感觉她还是很满意她的这位新MV搭档的,冲着舒呈连连点头,眼睛一直都在盯着舒呈的脸看,“瑜姐你可真是捡到宝了,太嫩了。”

  “我这是给你捡到宝了。”韩文瑜说,“你是没看到他演戏,绝对的三秒圈粉小王子,多一秒都算我输,霸气侧漏,真的。”

  “哈哈哈!”楚柔笑的心花怒放,感觉是对韩文瑜所说的话深信不疑,“之前怎么没发现还有这么一位呢?一看就是又被竹影埋没的人才。”

  “现在发现也不晚啊,”韩文瑜说着,抬手递给了舒呈一份文件,“MV的拍摄地是在竹京大学南校区,具体的内容文件里面有写,你回去的时候看一下。”

  祁唤接过了文件。

  内容不多,只有薄薄的几页但装订的却足够认真仔细,一看就知道是嘉娱的风格。

  祁唤低下头随便翻了两下,嘴里面漫不经心地念叨了一句:“你就不怕和我签约之后引火上身惹麻烦么?”

  “惹麻烦?”

  “我在学校的那些烂事你又不是不知道……”祁唤一边说一边把文件放下,静静地看着韩文瑜,像是在给她最后的反悔机会一样。

  没想到韩文瑜却只是眨眨眼,而后忽然笑了出来,摇摇头。

  一旁的楚柔也跟着笑。

  而后就见她伸出手来,漂亮的水晶指甲干脆利落地指了一下刚刚递出来的那一份文件的封面,就指在嘉娱熠熠生辉的Logo上。

  “……”

  祁唤这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问了一个蠢问题。

  是啊……这坐在自己对面的可是嘉娱的人,个顶个都是圈内的金字招牌,实打实的巨型靠山,怎么可能这么一点点事都保不住呢。

  别说是学校里面这点破事了,先前嘉娱的一个流量女艺人婚后怀孕这件事都是瞒到孩子将近一岁的时候才曝出来,而且还是她主动曝料的。

  “你只管做好你自己的工作,剩下的交给我们就行了,你不用担心,”韩文瑜说,“拍摄日期是在这周末,我会派保姆车去接你的。”

  “不用了……我自己坐地铁。”

  祁唤不由自主地想起先前韩文瑜晚上开车送自己回来的时候学校里面那些人对自己的指手画脚的事情,当时让祁唤觉得特别不舒服,浑身上下像是有蚂蚁在爬。

  这回要是再派个保姆车来的话那怕不是要更热闹了。

  “你确定?竹大离竹影可不近。”韩文瑜说。

  “没事。”

  “行吧,我也不强迫你,”韩文瑜摆摆手,“反正你要是中途反悔了的话随时跟我说就行,公司专门给你留了保姆车。”

  “您客气了。”

  正聊着,休息室的门突然从外面打开了,紧接着就看到季临渊走进来,在抬眼看到里面坐了三个人之后愣了一下。

  韩文瑜赶紧起立:“啊——不好意思老板,您坐着,我们出去聊,对了喝不喝饮料?我叫小吴下楼买去。”

  “小吴去送材料了,刚走。”楚柔在旁边说。

  虽说这话题全部都是围绕的季临渊的,但是季临渊却一直都没吱声,目光在三人身上一一扫过,最终落在了舒呈的身上。

  眼尾当中透出的冷漠并没有逃脱过祁唤敏锐的视线,或者说白了季临渊根本就是故意想让他看见的。

  这会儿季临渊身上穿着的那一件拍戏用的白大褂已经脱下去了,只剩下大褂下面的那一件黑色的衬衫,烫的平平整整规规矩矩没有一丝褶皱,让季临渊的身形看起来分外的挺拔匀称,风度翩翩。

  领子下扎着一条同色号的Gucci领带,精致的领带夹让人不由自主地就想要把目光放在他身上多停留一会儿。

  祁唤也多停留了一会儿,不过主要是因为他觉得季临渊戴眼镜挺新鲜的,以前从没见过。

  “老板,这是我新歌MV的搭档,怎么样!”不明状况的楚柔这会儿想趁着季临渊还没走赶紧搭句话上来,却没想到其实正戳季临渊雷点上。

  不过还好季临渊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抬手把眼镜摘下来从桌上拿起了文件看了看,而后淡淡地开口:“已经签合同了?”

  “没呢,”不等楚柔说话,祁唤就抢先把话茬接过去了,趴在桌子上坏笑着冲着季临渊一抬下巴,“之前不是说了么,你给爷笑一个爷就签。”

  ……

  这话音才刚一落,祁唤就听到房间内传来了一阵十分明显的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而后就见楚柔瞪圆了眼睛不知道舒呈现在到底是在作的哪门子的死。

  舒呈倒是笑的云淡风轻,毕竟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事能比在片场调戏影帝给影帝调戏炸毛更能令人愉快的事情呢?

  反正在舒呈看来暂时是没有了,过年都没这么高兴。

  季临渊听完这话之后眉头明显微微颤动了一下,但是最终并没有蹙到一起,看了眼这个不知道到底是哪一点被韩文瑜看上了的烦人精,随手把手里面的文件一丢:“爱签不签。”

  说完直接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