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临渊离开之后又过了很久,楚柔那满脸震惊的表情却依然不见减少分毫,就这样直勾勾地盯着出舒呈看了半天,最后她实在是忍不住用一句十分委婉的话语来表达了此时此刻她内心最为真实的想法。

  “舒呈你是不是疯了。”

  楚柔说。

  *

  说来惭愧,其实舒呈感觉自己已经十分克制自己内心当中莫名其妙泛起来的那种想要“欺负”季临渊的冲动了,但是没办法,每次一看到他那张冷冰冰不带一丝温度的脸的时候,他总是想逗他两句,虽说都不是什么很过分的话,但是祁唤却十分的乐在其中。

  论一个人无聊的时候究竟能有多无聊。

  祁唤觉得现在的自己简直就是一个活脱脱的标准答案。

  况且最主要的是祁唤也并没有打算在娱乐圈内长期混下去,从竹影毕业之后他就是个快乐的端盘子小达人,再不抓紧时间欺负欺负这位养尊处优的大影帝,那以后可是想要这机会都没有了。

  ……

  抛开季临渊中途的这个插曲不说,后来MV的合同谈的还算是比较顺利,说起来这还是祁唤第一次只身一个人谈合同,先前的时候,不管是大事小情都是有经纪人和助理前前后后形影不离地跟着。

  现在祁唤的身边少了这么两个人,倒是让他觉得轻松自在了很多,心里面也完全不用担心韩文瑜会趁机坑自己些什么,反正自己现在已然是一无所有了,能多挣点就多挣点,少挣点就少挣点,无所谓的,只要不是让她把自己给彻底拴在公司,祁唤就绝对没有别的想法。

  而且不得不说经过了刚才季临渊的那件事之后,祁唤觉得就算自己求着她让她把自己留在公司,韩文瑜都得仔细考虑考虑斟酌斟酌了。

  弄不好把他们两个人一起开除了,对于季临渊季大老板来说都不能算是个事儿。

  *

  祁唤从剧组出来的时候发现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韩文瑜本来说是想要送他回学校,却被拒绝了。

  坐地铁回到学校的时候是晚上九点,祁唤回到寝室之后忽然发现寝室里面居然多了一个人。

  舒呈的记忆告诉祁唤,这人叫做齐言,就是那个一直都没有露过面的舒呈的另外一个室友,先前的期中考试小组里面本来有他,但是却没料到他中途直接跑路,丢下他们三个人去参加别的拍摄了。

  现在突然回来,祁唤感觉有点意外,也有那么一点点的不适应。

  这个齐言跟舒呈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并不好,准确地说,齐言和那些平时在学校里面喜欢欺负舒呈的人一样,并不会因为他们两个人是室友的关系就把这种欺负收敛分毫。

  *

  祁唤推门走进去的时候,齐言正在和纪向宇两个人聊着什么,看到他走进来,齐言下意识地闭了嘴,看了舒呈一眼。

  那目光并不友好,祁唤看了觉得别扭,又懒得搭理他,只能是抬手拍了一下纪向宇的肩膀算作是打招呼之后,而后就自己一个人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房间内陡然陷入了一阵谜之沉默,祁唤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进来的原因,如果是的话,那么也就间接证明他们两个人刚才的确是在议论自己。

  纪向宇应该不会说自己什么坏话的吧……祁唤忍不住想。

  又过了约摸三两分钟,就见齐言突然从座位上站起身来走到了祁唤的身边,叫了祁唤一声。

  “喂。”

  ……

  祁唤听完这声之后连头都没打算回一下,因为他特别讨厌别人叫自己“喂”,就像某知名校园青春偶像剧里面的女主角说的一样,第一,我不叫喂,我叫楚……

  算了不重要。

  “我跟你说话呢。”

  齐言冲舒呈又说了一句,而后大概是同样感觉到自己的态度有些不妥,于是又赶紧改口道,“舒呈,我有事问你。”

  祁唤嘴角一挑,扭过头来看着齐言,上下打量了他一下之后抬手摘下了自己左耳上带着的耳机,心想呦喂,你还会说人话啊。

  “干什么?”

  齐言怔了一下。

  也不知是错觉还是因为太久没见过舒呈所以生疏了,齐言觉得这会儿的舒呈和之前给人的感觉好像有点不太一样。

  那表情,那动作,那神态……

  白白嫩嫩的五官之下,活脱脱隐藏着一个“不是省油的灯”的灵魂。

  齐言皱了下眉,愈发觉得别扭起来。

  “说不说。”

  祁唤可没那好脾气等着他在这发呆耍愣,一秒钟没接上话就有点不耐烦了。

  齐言猛地回过神来,而后又往祁唤的身边走了两步:“你……去了《尘埃月光》剧组了?”

  “去了啊,刚回来。”

  祁唤说话时那满满无所谓的态度让正在发问的齐言有些诧异,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去这样大型这样豪华的剧组对于此时此刻的舒呈来说却感觉完全像是一件丝毫不足挂齿的事情一样,他那无所谓的语气,心不在焉的表情。

  就感觉哪怕是去一个三流的剧组都不会这样随便且不以为意。

  齐言有些接受不了了,只见他摇摇头,扳了舒呈的肩膀一下:“你应该知道这个剧组是季临渊在的剧组吧。”

  “知道啊,我还看见他了。”

  “你……”

  如果说先前的不在意与无所谓的状态都是祁唤不经意之间的自然流露的话,那么不得不说现在这个样子就是略带一些表演的色彩了。

  因为祁唤逐渐发觉自己好像特别喜欢看这群人在见到自己对待这种大IP大流量表示出轻蔑与不屑的时候所显露出来的诧异与吃惊,这会让他的心情分外的愉悦和快乐。

  “怎么了?”祁唤一挑眉。

  “你怎么去的?”

  “嘉娱的人来接的我,不过回来是坐地铁回来的,二号线转三号线,刚刚还差点坐过了……”

  “我他妈是说你怎么会有资格进组的!!”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齐言绷不住了,他打心底所泛起的对舒呈这个人的鄙夷与蔑视让他无法在这种情况下依然对这个人秉持十足的耐心,所以齐言吼了出来。

  吼声中饱含着嫉妒与愤恨。

  “你妈没教过你怎么向别人请教问题么?”祁唤站起身来,耐心几乎是顷刻间清零,懒得跟这人多说,直接从桌上拿起了自己的水杯,扫了齐言一眼,“闪开,挡道了。”

  “舒呈……”

  “滚。”

  ……

  一旁看戏的纪向宇见状赶紧站起身来:“去到热水啊呈哥?正好我也去,走走走,一起。”

  “走。”

  祁唤瞬间换上了一脸和善的笑容,像是受到了川剧变脸的真传。

  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寝室,刚把门关上,祁唤就忍不住问了一句:“他抽的什么风?”

  “害,快别提了,你回来之前,他正拽着我跟我打听你的事儿呢。”

  “都打听什么了?”

  “什么都打听,问你期中考试怎么突然考的这么好,问嘉娱和你签没签合同,最主要的就是问你进组的事儿。”

  “我没进组啊……”

  “反正他挺在意的,最主要的是他这才刚在那个剧组栽了个天大的跟头。”

  “什么跟头?”祁唤一边问,一边在心里面感叹,这竹影这么多年过去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天天都能吃到不一样的新瓜,就觉得每个学生都是最称职的瓜农。

  “之前齐言本来是有一个进《尘埃月光》剧组的机会,因为包.养他的那个珠宝集团的陈董事长是这部电影的投资方,后来给齐言送到剧组之后剧组的人把他给玩儿了个一溜八开,但最后也没混上半个角色。”

  “不是吧……”祁唤有点不信了,“季临渊在的剧组……还能这么乱?”

  “这事儿哪儿轮得到让季影帝知道啊,齐言本来去也就是想随便找个龙套角色,根本都见不着季临渊的面儿的。”

  祁唤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而后抬手掐了掐自己的脖子:“啊——我想起来了,我刚才好像看到他脖子上有……”

  “这才是脖子上,身上不定多少处呢。”纪向宇咂了咂嘴,“要不说人家齐言身体素质好,吃得消,换了我三天就扛不住了。”

  祁唤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而后脑海当中猛地想起之前舒呈的记忆当中好像也确实提到过,这个齐言在娱乐圈里面虽然名气不大但是私生活还是挺乱的。

  “所以说齐言嫉妒你啊,你虽然不是去签电影合同,但是最起码在剧组露过脸了,保不齐随便溜达溜达就能有什么制片人导演看上你了呢,齐言连这机会都没捞着,还被搞得七荤八素的,他怎么可能消停得了,吃多大亏啊。”

  “……”祁唤一皱眉,“那……那个和他关系挺好的金主呢?”

  祁唤其实并不太喜欢说“包.养”这个词,虽说听纪向宇这个意思这事儿应该是真的,但总还是觉得有那么一点侮辱人,所以就索性换了个委婉的方式来说。

  “金主哪里还管得了他啊,”纪向宇笑了,“而且我刚才听齐言说,他那个金主大人好像又背着他从剧组里面找了个三儿,这也就是为什么他最后连一个露脸的机会都没捞着的主要原因,牛逼吧。”

  “牛逼牛逼。”虽然祁唤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牛逼,反正既然聊到这,那牛逼就完事儿了。

  “你就不好奇那个金主后来找的三儿是谁吗?”纪向宇问祁唤,“说不定你今天还在剧组见过了呢。”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不想知道,”作为一代影帝,祁唤心底秉持的倔强与坚持让他无法去做一个无时无刻都在窥探别人八卦的八卦精,这样有失体统,哪怕他现在已经不是影帝了,但是内心的影帝之魂却生生不息!于是就见他扭过头来看向纪向宇,沉默了两秒钟:“是谁啊……”

  纪向宇:“……”

  祁唤自己:“……”

  去他妈的影帝,老子毕了业就是个端盘子的。

  “我告诉你你可别说出去啊。”

  “行。”祁唤点点头。

  “是个叫楚柔的女明星,”纪向宇说,“你知道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