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祁唤明确告诉了纪向宇自己被嘉娱叫去签的合同就是楚柔的新MV的时候,纪向宇整个人都惊呆了,手里面的水壶差点直接拍地下。

  他当时下意识地以为舒呈这是在说笑,但是又看到他表情当中透出的认真又让纪向宇根本没有办法说服自己,所以他信了。

  没有巧事,哪有巧字,大概就是这么个道理。

  怀揣着一颗名为震惊的心,打了热水回到寝室,两个人还提前商量好先不要把这个事情告诉齐言,一方面是因为之前韩文瑜嘱托过祁唤这事情虽然不是什么需要特别保密的东西,但是就目前来看也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另一方面,祁唤懒得让这人知道自己的事情,挺烦他的。

  正坐在自己座位上发呆的齐言一看到他们两个人推门进来,赶紧站起身来迎了过去,这一次他的态度似乎要比上一次好得多,也不知道短短几分钟之内他自己一个人呆在寝室里面究竟是做过了什么样的思想斗争才致使他现在终于肯横下心来对舒呈低三下四鞍前马后的。

  祁唤不感兴趣,也不想知道。

  “舒呈,”齐言叫了他一声,随着舒呈的脚步一起走到了他的书桌前,“我想跟你道个歉,刚才是我态度太恶劣了,是我不应该,求你原谅我。”

  “没事。”

  祁唤把水杯放到一边,从桌上捞起了手机开始戳屏幕,其实也没什么特别想要看的东西,就是懒得听这人跟自己说废话。

  “舒呈,我觉得我们两个人之间一定是有很多误会,我……我想跟你聊聊。”

  “我怎么觉得咱俩现在关系闹成这样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没误会呢,”舒呈盯着手机,一点要抬头看齐言一眼的意思都没有,“咱俩之间要是有点误会说不定还不至于闹得这么僵。”

  “舒呈你又在开玩笑了。”齐言十分尴尬地笑着说。

  舒呈听到齐言这么说之后甚至还很配合的笑了一声出来,只不过这笑声当中的敷衍和不屑让齐言在一旁听着冷汗都要下来了。

  “对了舒呈,我今天刚从我朋友那里要了两张熊猫餐厅的餐券,我晚上请你吃自助餐吧。”

  “自助餐啊……”舒呈一挑眉。

  齐言见状以为舒呈已经是在考虑了,于是一脸兴奋地贴了上去:“对对,自助餐!五百二十元一位的券,你要不要和……”

  “不要。”说实话祁唤心里面还是挺想去的,但是又一想到这人之前对这副身体的原主做过的种种事情,祁唤决定不能让自己就这么当一个容易被收买的没骨气的人。

  所以为了不让自己临时反悔,在齐言还没把话说完的时候他就已经直接强行打断了。

  一旁的纪向宇偷偷侧过脸来看了一眼,没吱声。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齐言现在是真的不敢相信那个曾经被全校人当做是蝼蚁一样任意践踏欺负的舒呈这会儿居然能像这样无所畏惧的目空一切。

  那是齐言这几年室友生涯下来从未在舒呈脸上见到过的表情,高傲中带着的冷淡像是可以透过空气这层介质深入骨髓,让人敢怒而不敢言。

  他知道舒呈是故意的,但是没办法。

  真的没有一丁点办法。

  *

  祁唤凭借着自己的自身实力让齐言最后也没有把他心里想要说的话给说出来,憋得他满脸通红的。

  其实祁唤自己也知道,就算是让他说出来也根本没用。

  自己现在在嘉娱这地界上恨不得连人微言轻都算不上,撑死了就是个被拽过来打工的,更何况自己和季临渊还闹了个天大的不愉快,季临渊又是个彻头彻尾的小心眼儿……

  不是祁唤谦虚,他现在是真心觉得如果自己不去跟嘉娱提齐言的话,齐言还是有希望进这公司深造一下的,自己要是多嘴跟嘉娱的人提起了齐言,那可能齐言下辈子都甭想沾上嘉娱的边儿了。

  瘟神都没这么灵。

  不过不得不说祁唤心里面多少还是有点意外楚柔这小姑娘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和齐言有关系的那个老板祁唤认识,叫陈肃,五十多岁,算起来也得离婚四五年了,听先前纪向宇那个意思,这位老板应该是玩儿的不亦乐乎,到现在都没想着要再娶一个。

  也难怪了,自由惯了的人谁想让一个管家婆这么天天拴着。

  要说齐言能顺利傍上他说明齐言自己也是挺聪明的,怎么祁唤经过之前的相处偏偏一点都没有感觉出来……

  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的问题。

  *

  时间似乎很快就到了先前约定的拍摄MV的时间,祁唤当天起了个大早,一个人只身坐地铁到了竹京大学南校区。

  因为这天是个双休日,本以为学校里面的学生回家的回家,出去玩的出去玩,肃清场地并不需要很长的时间,却没想到居然陆陆续续来了一堆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消息的吃瓜群众和楚柔的狂热粉丝,一批一批地举着手机不顾一切地就要往上凑。

  最后还是校领导用大喇叭广播让他们原地解散人才稍微少了一些。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

  楚柔她们是踩着点到的,就在她从后座下来的一瞬间,祁唤一眼就看到了同样坐在后座上的陈肃陈大老板,也不知道是在跟副驾驶上的韩文瑜聊着什么,反正两个人相谈甚欢。

  ……

  祁唤一向是一个喜欢摆事实讲证据的人,如若不是楚柔下车之后又回过头来在陈肃那张老气横秋的脸上狠狠地啾了一口,祁唤甚至还可以再劝说自己那么一下下,一切并不是纪向宇说的那样。

  但是现在看来是不太可能了。

  “舒呈你来了!”

  楚柔下车走了没几步就看到了站在一旁发愣的舒呈,笑着迎上去之后轻轻抱了一下舒呈。

  舒呈有些别扭,不是因为别的,单纯只是因为被人这样用手臂环住的感觉让他觉得有那么一点呼吸困难。

  “早……”舒呈一边打招呼,一边暗暗向后躲了半步。

  楚柔却像是没有察觉到祁唤的抵触一样,依然离得他很近,说话的时候声音又软又甜,看样子她今天心情不错:“化妆师到校门口了,据说准备了三套服装一会儿你挑一下。”

  “好。”

  “舒呈,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陈肃陈总,今天是过来探班的。”韩文瑜和陈肃两个人走过来,中间隔了还有好几米,韩文瑜就已经开始迫不及待地开始跟舒呈介绍上了,“陈总是万灵珠宝的董事长,但这几年也发展了一些娱乐产业,签了不少新人。”

  “陈总好……”祁唤一边说一边毕恭毕敬地点了下头,心里面倒是有点怀念陈肃在晚宴上主动过来跟自己称兄道弟的那时候了。

  那时候的祁唤心里面还在嫌弃和他称兄道弟把自己说老了,现在可好,直接鸟.枪换炮人模人样的成了陈总了。

  “你在琢磨什么呢,”楚柔在旁边笑了笑,以为是舒呈看出了什么,于是走到陈肃面前十分大方地挽起了他的手来,而后毫不避讳地开口,“陈总是我男朋友。”

  ……

  “都在一起三年了,准备今年年底发公告呢。”韩文瑜也在旁边说,像是并没有在反对这门亲事的样子。

  三年……?

  祁唤当时就觉得脑子有点乱。

  之前纪向宇好像说齐言和这陈肃是……是去年才搭上线的?

  那到底谁才是三儿啊……

  我操,那楚柔岂不是好惨一女的。

  在那一瞬间,气氛瞬间变得微妙了起来……

  ***

  【嘉禾创娱娱乐有限公司】

  视线扯回到竹京市中心商业区黄金地段甲级高档写字楼的七十楼。

  季临渊的私人办公室。

  俯瞰一切的高度让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哪怕是没有真的珠宝玉石作为装饰却也依然透着珠光宝气的奢华与高贵。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宝蓝色的单面玻璃折射进的明媚的阳光让整个大厅都显得极其明亮而高级,充满现代感的北欧极简主义装潢莫名透着一股性.冷淡的感觉,却又丝毫不会让其一同迸发出来的高级感与神秘感削减分毫。

  栾霄河从楼下停了车匆匆忙忙跑上来的时候,一推门就看到季临渊正坐在沙发上对着那个嵌入式的超大液晶屏发呆。

  屏幕上,影帝祁唤正拿着金凤奖的奖杯穿着整齐的西装站在颁奖台上说着什么,满脸温柔的笑意让摄影师的几乎不舍得将镜头移开半秒。

  他身后的屏幕上播放着的,是他参演电影《一刻片刻》时候的一些精彩镜头,镜头中的他为了配合剧情故意留了一头半长的头发,从脑后扎起了一个小辫儿,痞里痞气的却又偏偏有着让人着迷的魅力。

  不过据说因为祁唤不太会梳头发,电影杀青当天他就去给剪短了,一会儿没多留,倒是伤透了一些钟爱他这个造型的粉丝的心。

  那是祁唤第二次在金凤奖上摘得影帝的桂冠,同年季临渊在金球奖上同样得此殊荣,那段时间几乎全网都在疯狂炒作这两个人的CP。

  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季临渊真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适应这种人去楼空人走茶凉的感觉。

  “你说你真要是这么喜欢他,为什么人家活着的时候偏偏就是不能对人家态度好点儿,”栾霄河站在原地等了好几秒就等着季临渊能够主动发现他,结果后来觉得可能自己要是不说话季临渊能这么看一天,所以不得不强行打断了,“唉……孽缘啊。”

  季临渊没吱声,抬手用遥控器把屏幕关掉之后回过身来看着栾霄河:“你去哪儿了?”

  栾霄河坐到了季临渊的身边,笑的一脸神秘:“你猜猜?”

  季临渊一愣,而后掏出手机来看了下日期,一抬下巴:“哦——楚柔MV今天开机。”

  “哎呦这你都记得,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我以为你每天没别的事儿就是犯这相思病呢。”

  季临渊并没有因为栾霄河的这一句夸奖就表现得有多高兴,更没有去反驳他那一句相思病,表情一如既往的淡定,而后就见他站起身来从身旁的小保鲜柜里拿了两瓶饮料出来,递给了栾霄河一瓶。

  沉默了几秒之后叹了口气:“我问你,你是不是想签楚柔新找的那个搭档。”

  季临渊跟栾霄河说话的时候基本上很少会拐弯抹角,一方面是没必要,另一方面是这栾霄河喜欢装傻,不说明白点的话他要是想装不知道,说装就装了,那演技,季临渊有时候都想把他那几个影帝奖杯匀他几个。

  栾霄河听到季临渊这么问之后直接就停下了自己想要拧开饮料盖子的手,用一个“啊——”字拖了个长音,而后突然道:“对了临渊,我跟你说,今天陈肃也去了,据说是想签舒呈呢,你看我就说陈肃最近是想把精力放在他的传媒公司上了吧!”

  季临渊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栾霄河。

  两人已经共事了多年,季临渊最了解栾霄河现在这样故意避重就轻岔开话题究竟是什么目的。

  怕是连舒呈签约之后两年之内的通告和行程都安排好了。

  季临渊拿起饮料来喝了一口:“行了我知道了。”

  而后一脸无奈地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