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拒绝炒cp > 第18章 第 18 章
  到“减肥”第四天的时候,梁歌一共只掉了两斤。他基数本身就很低,要减八斤实在太难。他意识到这样下去不行,下了狠心,每天靠输液维持基本营养,保持精神,接下来三天几乎滴水未进。

  最后他掉了六斤半,七斤都不到,但看起来已然飘飘欲仙,仿佛随时就要乘风而去。

  吴江要的“形销骨立”,来了!

  吴江两眼放光,甚至把正在拍的一场戏停了下来,要先拍梁歌的戏。

  梁歌换上腰宽袖阔的海青,显得尤为弱不胜衣,身姿缥缈。

  贵妃身归佛门要剃度,化妆师问导演,是戴头套还是直接把头发剪了。

  吴江尊重梁歌意见,据他所知,小梁以前是靠脸吃饭的。虽然在他这,他敢打包票,这孩子能走实力派。

  梁歌说:“剃头吧,自然一点。”

  吴江看了看梁歌欲言又止的经纪人,心里把梁歌挂上了号。这是个好演员。

  梁歌剃完头,惹来大家围观,所有人都说,这是颗好头!

  头型真漂亮啊,大家啧啧赞叹。

  梁歌戴上帽子,引来一阵叹息。这么好的头,不露出来可惜啦。

  梁歌虚弱地吐槽:“你们够了。”

  吴江拍手:“各就各位,准备开始了。”

  梁歌最后一场戏开拍。

  第一个镜头,他坐在书案前,专心致志地绘制一幅地图。线稿已经完成,他正在上色。未上色的区域只有西北角。西北十三重镇,他一镇一镇地填。

  后期会在这里用蒙太奇的手法,插-入-武帝攻城略地的场景。每下一城,贵妃所制地图上便多一颜色。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第二个镜头,梁歌最后一次抽-出宝剑,抚摸冰凉剑锋,不留神割了手,剑身殷红血迹蜿蜒,照出他微微一笑。

  小宫女连滚带爬地进来,兴奋地声音发抖:“前线八百里加急来报,敌酋授首!西北光复!大捷啊娘娘!”

  梁歌微微点头,凝神望向西北。宝剑垂在身侧,剑尖滴下一粒血。

  第三个镜头。

  梁歌丢下剑,金属与地面撞击的铮然之声吓得小宫女抖了一抖。他转身,取出早已准备好的三尺白绫,抛向悬梁。

  小宫女惊恐地睁大眼,慌忙解释:“陛下请娘娘回宫。”

  “不必。”梁歌慢条斯理地给白绫打上结,说,“转告他:多谢。”

  这声谢,是谢皇帝守约恢复山河,还是谢皇帝最终留给她一丝温情?无人能知。

  在这个风平浪静的白日,绝代佳人香消玉殒,生前只留下两个字:多谢。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最后一个镜头,梁歌躺在床上,苍白的面容让他看起来仿佛只是睡着而已。

  小宫女跪在床前低声抽泣。

  窗边的书案上,一席清风卷走他亲手绘制的地图,图纸越飞越高,飞向远方,再也没有回来。

  “过!”凌晨三点四十,伴随吴江这一声“过”,梁歌最后一场戏落下帷幕。

  吴江给梁歌包了个红包,去去晦气。

  梁歌把红包交给经纪人,步伐虚浮摇摇欲坠:“快,火锅,安排!”

  吴江:“哈哈哈!”小梁真的不容易啊。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他郑重地跟梁歌握手,说希望有机会能再合作。

  两人互加了微信。

  梁歌向剧组人员一一告别,戴春光搀着他离开。这会儿梁歌也不知道是困意更浓还是肚皮更饿,反正拍完了戏,一口气泄了下来,三魂七魄去了大半,整个人十分萎靡不振。

  戴春光叫了辆滴滴,让他在车上睡会儿,到了火锅店再喊他起来。

  “公司在给你看房车。”戴春光高兴地说,“以后咱们出门就方便了。”

  梁歌看着不远处的福特E350,饿得转不动的脑瓜想了想,聪明地说:“车已经开来了,我们快去坐吧。”

  戴春光抬头一看:嚯,顾老师的车!

  今天可没顾老师的戏。

  房车门打开,跑下来一个小c:“等你们半天了,快走吧。”

  “走哪?”戴春光发蒙。

  “火锅店啊!”

  梁歌神志不清,听到火锅条件反射地点头:“对对,我们要去火锅店。”

  戴春光一头雾水:顾老师怎么知道他们要去吃火锅?

  “我叫了滴滴。”

  “别滴滴了。”小c上前扶着梁歌另一只手,说,“我们车上还有床,梁老师能好好睡会儿。老戴,快,把梁老师扶上去。”

  戴春光没有拒绝的理由,和小c一起把梁歌扶上了车。

  车里顾行正坐着,见到他们进来,搭了把手。

  梁歌一头栽进顾行怀里,发觉这个怀抱好温暖,顿时贪恋地钻了钻。

  戴春光一脸尴尬,想把梁歌从人家怀里拔-出-来。

  顾行说:“不必。”而后靠在座椅上,挪了下梁歌的身体,把他腿放上旁边的座椅,再让他枕着自己膝盖,“就这样吧。”他淡淡地说。

  戴春光迟疑片刻,在顾行安静的注视下消了声儿,只是看着梁歌想:梁歌同学,希望你醒来看到自己膝枕了顾影帝不会太激动。

  小c驱车驶向火锅店,到了目的地,梁歌还没醒。

  顾行对小c说:“你去看看我们预定的席位。”

  小c点头,下车前想了想,转身把戴春光拉上。

  戴春光想守着梁歌,不大肯走:“要那么多人去吗?”他问。

  小c说:“必须的,别想偷懒。”然后硬把戴春光拉走了。

  房车里只剩下顾行和梁歌俩人。梁歌睡得香喷喷,呼吸绵长,总是把气吐到顾行身上。顾行很快腿麻腰麻,只能也闭上眼睛,默默忍受酥-麻的感觉。

  不一会儿,顾行也睡着了。

  凌晨六点,梁歌从一阵高空坠落的失重感中惊醒。他整个人倏地一颤,把顾行也震醒了。

  顾行睁开眼,看到梁歌仰面看着他,大大的眼睛里有大大的疑惑。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梁歌怀疑人生中:我枕着顾影帝的膝盖吗?我一定是在做梦吧,一定是。

  他试探地叫:“老顾头?”

  顾行带着刚睡醒的鼻音答:“嗯?”

  梁歌放了心,他一定是在做梦,不然顾行怎么会对“老顾头”这种称呼无动于衷。

  顾行调整了一下坐姿,梁歌的脑袋感受到顾行大腿肌肉绷紧的真实触感,睁大了眼:他不是在做梦啊喂!

  十分钟后,坐在火锅店里,梁歌声泪俱下地向顾行忏悔。顾老师一番好心请他吃杀青宴,他把人家当枕头不说,还叫人……叫人“老顾头”。

  顾行当时刚醒有点懵,现在反应过来,对这个称呼确实不满意。他老吗?从几次进包厢假装换水的服务员的眼神来看,他可一点都不老。

  顾行自诩成熟稳重,不好跟梁歌计较,只好大度地说:“吃吧,没事。”

  梁歌恭恭敬敬地奉上筷子:“顾老师先请。”

  顾行接过,夹了一筷子毛肚涮好,放在梁歌碗里:“我还要拍戏,吃两口意思意思,你多吃点。这顿饭是我作为前辈请你的。”

  梁歌拍马屁说:“顾老师看起来比我还小,走出去人家肯定觉得顾老师是弟弟。”

  顾行沉思片刻:“你才是弟弟。”

  梁歌马屁拍在马腿上,泪流满面:“我是弟弟,我是弟弟。”

  不会说话,只好闷头吃菜。梁歌吃了个肚圆,估摸着一顿就能把一礼拜减的分量吃回来。

  戴春光不停说“少吃点”,死活管不住他嘴。

  吃完火锅梁歌捂住肚子:“不妙。”

  “涨肚子了吧?”戴春光冷笑,“刚才让你少吃一口就跟要了你的命似的,活该你。”

  梁歌眼里迅速含住两泡泪:“我也不想的嘛。”

  戴春光虽然知道他是演员,流两滴眼泪怕不是手到擒来,却还是忍不住心软,说:“待会儿给你买消食片去。”

  小c积极地说:“我开车带你去买。”

  戴春光不疑有他,点点头:“行。”

  两人风风火火出了门。

  梁歌瘫在沙发上不停打嗝,顾行站起身说:“出去散散步。”

  梁歌点头,捧着肚子,猛一下没站起来,顾行伸手拉了他一把,他没站稳,晃了晃。

  顾行做了个“扶”的手势,梁歌却自己站稳了。

  两人对视一眼。

  顾行率先移开视线,收回手说:“走吧。”

  梁歌点头,跟在他身后走出火锅店。

  此时还不到七点,早秋的清晨空气中带着一丝凉气儿,梁歌的光脑门瞬间感受到了。

  人家是春江水暖鸭先知,他是秋天风冷头先觉。

  顾行刚戴上口罩,看着梁歌光溜溜的脑袋忍不住笑了一声。

  梁歌摸摸头:“低调不起来了。”

  顾行把自己的帽子扣梁歌头上:“喏。”

  梁歌戴上,稍微有点大。顾行便让他站着别动,给他调整了一下围度。

  调到正正好,梁歌摸了摸,忍不住笑。他也有点明星的样子了呢。

  两人慢悠悠地散着步,路过打太极的大爷、拎着菜篮子的大妈、背着书包飞奔的中学生、行色匆匆的上班族。

  “时间过得好快啊。”梁歌心生感慨。

  顾行点头,正要说什么,余光瞥到街对面的车里,有道镜头反射的光。

  “狗仔。”他低声说了一句。

  梁歌忙到处看:“在哪?”

  顾行却低头看他:“你马上要离开剧组,要不要借这次机会,最后营业一下cp?”

  梁歌红了脸:“顾老师不用这么为我着想。”

  顾行淡淡道:“这是你应得的回报。”

  梁歌一愣,顾影帝这几次帮助他增加热度,只是为了报答他?

  顾行伸出手,扭开头不看梁歌,转而去看东方火红的太阳。

  “所以……”他顿了顿,一派轻松仿若随意地说,“要不要牵个手?”

  梁歌想到顾行说过把他当朋友,心中一动,伸手握住顾行的,扬起笑容说:“为了我们的友谊!”他握着顾行手上下晃了晃,俨然有种两国领导人镜头前握手、见证两国友谊的感觉。

  这手牵得大气磅礴,仿佛一个锤子,把顾行心里慢慢蒸腾的旖旎情怀击得粉碎。

  顾行:“……”这一瞬,旭日在他身上镀的玫瑰红失了色彩,他凝固成一幅黑白画,然后“咔嚓”,在那一声“我们的友谊”的回响中裂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