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图她容颜盛世 > 第20章 第 20 章
  乔玥的目光一看过来,季畅便发觉了,只是她没有去看乔玥,反而看了看身边的汉王。

  汉王神色坦然,低声与她道:“阿畅,我观这乔小姐对你,似乎有意。”

  此言一出,季畅哪里还不知道,这斋堂是汉王有意带她来的。他或许不知乔玥母女会来,但未尝没有碰碰运气,试探一番的意思。

  想想王妃那里的“适龄”贵女,再看看眼前的乔玥,季畅备觉心累:“殿下,我与她不合适,您就别添乱了。”说完又瞥了眼汉王,没好气道:“这京城果然不是好地方,如殿下这般骁勇善战的人,如今也喜欢上保媒拉纤了。”

  汉王闻言顿时不乐意了,哼声道:“若非为了你,你当我爱管这闲事?!”

  季畅没接话,汉王却正了神色,又道:“阿畅,并非我催促逼迫你,只是这事果真宜早不宜迟。我那父皇……打着补偿的旗号,说不准哪日便又与你赐婚了。不知品性,怀有目的的赐婚对象,难道会比咱们自己寻的更好吗?”

  说到这些,汉王似想到什么不悦的事,不由得皱眉。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今上算不得什么雄才大略之主,却偏好权欲,什么都想抓在手里,而他最喜用的手段便是控制后宅。给已婚的臣子赐美人,给未婚的臣子赐婚,包括皇子们的皇子妃也同样是他“精挑细选”的。汉王妃亦是如此,以至于汉王至今也不敢与她彻底交心。

  想到自己与王妃的相敬如宾,汉王也不愿季畅重蹈自己的覆辙,更何况武安侯府的处境比他更危险百倍,哪里经得起“世子夫人”的有意折腾?!

  季畅多年不曾回京,但对于皇帝的手段性情也是有些耳闻的,再见汉王如此神态,又如何不明白他的好心。只是她来前算好了一切,却没算到赵书萱真将事情闹到了退婚的地步,这贸贸然要另寻个人占了她世子夫人的位置,还真有些为难。

  两人低声交流间,另一边的乔夫人也看见了他们。乔夫人之前注意力只放在季畅身上,如今才注意到她身边的汉王,看着隐约有些眼熟,一时却又想不起对方身份。

  乔玥看见季畅有些高兴,拉着乔夫人犹豫是不是要往对方跟前凑。

  乔夫人回神,见着女儿神色又如何不知她心思?可女儿家总要矜持些的,哪怕真瞧上了也不好太过主动的,于是在乔玥犹豫之际,她拉着女儿走向了另一边的空座。

  乔玥有些失落,却还是跟母亲乖乖走了。两人寻了处人少的地方落座,刚坐下乔夫人便低声问道:“阿玥,你可是对那公子有意?”

  单刀直入的问题问得乔玥面上一红,对上母亲探寻的目光支吾道:“她生得好看。”

  知女莫若母,这话一出乔夫人哪里还能不明白——乔玥从小就看脸,她院中伺候的仆从但凡有长得丑的,想方设法也要将人弄走,只有长得好看的人才能在她身边久留。也亏得乔府仆从中没有真正的美人,否则乔小姐小小年纪好美色的传闻只怕早就满天飞了!

  如今季畅得了乔玥一句“生得好看”,落在乔夫人耳里,也无异于承认喜欢了。这让乔夫人心中微动,扭头再看过去,却见季畅与汉王已起身离开。

  不过没关系,见过总有痕迹,回头再寻人打听便是。

  母女二人各自收回心思,在斋堂用过一顿素斋。护国寺的素斋远近闻名,除了滋味儿不错之外,做工也极为细致,素斋都做出了荤菜的模样,看着很有些新奇。

  用过午膳,外间日头正盛,乔家母女也没打算顶着烈日回返,于是便在护国寺里闲逛起来。这一回她们没再遇见季畅与汉王,却是遇见了汉王妃领着一群贵女避暑。

  乔夫人作为乔尚书的正室夫人,外出交际自然少不了。她可以认不出汉王,但汉王妃却是绝对认识的,撞见之后也不好不理,带着乔玥上前打了个招呼。

  汉王妃倒也没端着,笑吟吟与乔家母女寒暄了几句。其实汉王除了皇子的身份,在朝中的地位还远比不上乔尚书这等位高权重的老臣,她自然知情识趣。双方心照不宣的维持了面子情,乔夫人也没有多待,很快便带着乔玥离开了。

  只是走出数十步,乔夫人脚步忽的一顿,终于想起了汉王身份。她也非蠢人,紧接着再一联想,很容易便猜到了季畅的身份。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乔玥不知乔夫人所想,眼见她神色几经变化,忍不住开口问道:“阿娘,怎么了?”

  乔夫人收回心绪稳住心神,又暗暗吸了口气,这才开口道:“无事,走吧。”

  乔玥不明所以,跟着走出几步,忽的又听乔夫人说道:“我想起来了,方才与那小公子走在一处的青年,正是当今的汉王殿下。”

  好似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却将乔玥定在了原地——汉王不是重点,重点还是汉王妃和她带着的那一群贵女。汉王府在京中向来低调,如今前脚汉王领着季畅出现在护国寺,后脚汉王妃就带着这许多适龄贵女同样出现在护国寺,尤其季畅才刚解除了婚约,其中关联很容易便能联想。

  不知不觉,拧紧了手中帕子,乔玥心中有些在意。而她的反应也分毫不漏的落入了乔夫人眼中,使得乔夫人眼中闪过了然与为难。

  ****************************************************************************

  季畅与汉王离开斋堂后又另寻了个僻静的禅房说话,只这一回的话题却不再局限与婚事情爱。

  话头是季畅起的,许是这几次见面确定了汉王初心未改,于是她也大胆的将话题往敏感的地方挪了挪:“殿下回京也两载了,如今还是只挂闲职,便打算今后都做个富贵闲人了吗?”

  汉王如今不过二十几许,正是意气风发的年纪,又在北疆打磨几年,要说心中没有几分热血是不可能的。然而归京之后的日子却着实磨人,朝中宫中尽是尔虞我诈,他空有一腔热血也无处施展。于是渐渐变得沉默,渐渐变得寡言,也只有在季畅这旧友面前还能露出几分真性情来。

  当此时,面对季畅的提问,汉王同样选择了实话实说:“有志难酬,当初还不如留在北疆。如今我这模样,倒是辜负了武安侯一番操持。”

  很显然,汉王并不甘于当个富贵闲人,然而除了挂个闲职,偶尔入宫陪皇帝下下棋,他也做不了更多的事了。谁叫嫡长宠,他一样也不占,朝中更无人替他说话。

  季畅抬眸,与汉王对视,她惯来温润无害的眸中难得显出几分锋锐来。

  汉王却是坦然,说着抱怨的话眼中也无阴霾,便如他这个人一般,惯来都是坦坦荡荡的。

  两人对视片刻,季畅收回目光,手指无意识的在膝上轻点几下,终于还是开了口:“那殿下有没有想过,争上一争?”

  汉王诧异,继而哑然:“阿畅你可真是……”

  话未说完,汉王看清了季畅眼中的认真,他意识到对方不是玩笑,一时竟失了言语。好半晌苦笑一声:“阿畅,你可还记得,武安侯府向来不参与夺嫡。”

  武安侯府传承数代,手中掌握着晋国三分之一的兵马,之所有不受皇帝猜忌,很大一个原因便是季家俱是保皇党。他们从不参与夺嫡,皇子们拉拢不到,当时自是恨得咬牙切齿,可登上帝位后这样的臣子却也是最得信重的。

  唯一的例外是今上,他小心眼记仇又贪婪,这才累得季家一步步衰颓到了如今地步。

  季畅作为武安侯府唯一的继承者,她的决定无疑可以代表侯府,包括打破侯府一贯的准则:“殿下以为,再这样继续下去,武安侯府又还能存在几年?”

  一句“几年”,压得汉王心都跟着沉重起来。嘴唇张合半晌,才干哑的挤出一句:“可就算如此,也不该选我的。选我,又有什么用呢?”

  季畅看他眼中生出黯然,蹙了蹙眉,却是斩钉截铁道:“可别人我信不过。”

  汉王闻言抬头,灼灼的目光与她对视,好半晌吐出一口气,笃定道:“阿畅,你此番回京,根本不是为了成婚。”

  季畅点头,也不再掩饰什么:“我来,是为了来替侯府挣一条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