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当我穿成那些被渣的大佬后[快穿] > 第2章 头上一片绿天2
  欧阳没想到陆珩居然会说出如此决绝的话,分明在来找他之前,陆珩还为了陆氏的事愁眉不展,东奔西走。

  他都已经想好了,要用最低的价格拿下最大的利润,而今陆珩不按计划行事,是逼他赶尽杀绝么?

  前世一事无成的他尚且活得张扬强横,没道理这辈子站起来了就要夹着尾巴做人,除了他在意的,他不介意让人知道他性格本恶。

  欧阳道:“既然陆先生已经做出了决定,我尊重你。我会通知下去,欧家与陆氏的合作,终止。”

  欧阳说话时,视线全都落定在陆珩略显苍白的面容上,他试图从他神态中看出慌乱与不安来,然而陆珩给他的只有平静,以及对诸事的漠不关心。

  只是寻常的不关心,而不是无能为力导致的心灰意冷。

  欧阳眸中的冷意几乎遮掩不住,没有了陆氏的陆珩,就像是没有了翅膀的雄鹰,再怎么凶狠,也不足为虑。

  陆珩没空理会欧阳,他还得研究轮椅,要想办法让它带他离开这个地方。前几个轮回,即使是在脱离小世界的时候,他也是健康灵活的,几乎没亲身接触过轮椅这类产品。

  这种残疾人使用的东西突然就用在他身上,让他有点适应不良。

  欧阳看不透陆珩的想法,但见陆珩的注意力多放在轮椅上,他的唇角不禁勾起,好整以暇的看着他,恶意满满。

  他倒是有些好奇,已然是废人的前天之骄子,还能掀起几多风浪?

  毕竟在现代世界混了几十年,陆珩很快就掌握到了使用轮椅的方法,他眼睑微垂,信口回答了欧阳不久前的话:“请随意。”

  语毕,他推动着轮椅就要往外面而去,在轮椅启动的瞬间,欧阳俯身在他耳边说道:“陆先生不是好奇和我翻云覆雨的女人是谁么?虽然咱们的合作将不复存在,但不是还有买卖不成仁义在么,我满足陆先生的好奇心,如何?”

  陆珩搭在轮椅上的略微收紧,就在刚才,就在欧阳提出要满足‘他’的好奇心的时候,他再度清楚的感受到了来自胸口的疼痛。

  毫无疑问的,里间的女人对原主来说,很重要。

  陆珩手指收缩的动作虽然细微,却也被关注着他的欧阳尽数纳入了眼中,他几乎是兴奋的阻止了轮椅的前行,说道:“想来陆先生心中也已经有了猜测,不亲眼证实了,甘心么?”

  “不用。”

  陆珩缓声拒绝,仿佛这两个字让他丢失了所有的力气,也让他提不起任何精神。

  欧阳垂眸盯着陆珩苍白却不失清隽的侧颜,黝黑的眼中有疯狂涌现,他忽然想到了一个能彻底毁了陆珩的好方法,他要他亲眼看着他在意的人和事在他面前消亡而无计可施,他要他的精神自我崩溃,再不能兴风作浪。

  一只没有翅膀的雄鹰尚且还能称作是鹰,那么一只连飞翔的想法都不会再有,连自我都已经失去了的鹰,是什么呢?

  欧阳控制着轮椅,与陆珩的力道相互角逐,最后以绝对的优势迎了陆珩,他俊逸的面庞上带了些志得意满,他决定的事情,岂是那么容易更改的?

  固定住轮椅后,欧阳就转身朝着内室走去,留下陆珩静坐在偌大的办公室中,低敛着古井般的眼眸,不知其所思。

  也不知道欧阳是怎么说服躲在内室的女人的,不过两分钟的时间她就挽着欧阳的胳膊从内室走了出来,她眉宇间蕴着忧伤,看向陆珩的目光欲言又止。

  在与女人正面相对,与她视线接触的时候,陆珩再次清楚明白的感受到了来自原主的悲痛,心脏处的酸涩,刺疼,让他这个外来者都感同身受。

  过了几秒钟,他听到来自这具身体的嘶哑的质问:“为什么?”

  女人的脸色煞白,她近乎慌乱的错开视线,带着哭腔道:“对不起。”

  欧阳趁势将女人揽入怀中,他眉梢轻挑,唇边噙着若有似无的笑意,邪肆而挑衅。

  女人不安的挣扎着,想要从欧阳的怀中挣脱出来,奈何她人娇力气小,没挣扎几下就气喘吁吁的瘫在了欧阳怀中。

  欧阳亲吻着女人的侧脸,笑着说:“陆先生,我听清歌说起过,你和她也算是青梅竹马长大的,关系很好。所以,我真切的希望,下个月我们的订婚典礼,你能够出席。”

  心脏再次被刺痛,痛得陆珩有种连呼吸都很困难的错觉,他望着女人,哑声问道:“你的决定呢?”

  女人垂握在身侧的手反复握着,最终无力的松开,她没有回答陆珩的问题,却让在场的三人都知道了她的答案。

  从女人出现开始,陆珩就成了旁人,直到心中的刺痛完全消弭,他才算重新掌控了这具身体,他觉得脸上有些不舒服,抬手拂去,指尖有些湿润。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这是……原主的泪?

  陆珩慢条斯理的拂去眼角的湿润,轻声道:“既然两位已经决定了,那我就提前祝两位幸福。至于能否出席两位的订婚典礼,时间还长,行程未定,也不是我现在就能决定的。”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欧阳敏锐的察觉到,陆珩较之前有了些微的变化。

  他边注视着陆珩的神态,边把女人往怀里带了带,却没有如愿看到陆珩再度情绪崩溃。

  就好像,他刚才的失态并不存在,那不过是他的错觉。

  恢复平静的陆珩依然优雅,依然清贵。

  陆珩神态平和的看着欧阳,唇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似笑非笑的弧度:“想来我以后与欧先生合作的机会也不多了,我在此先预祝欧先生前程似锦,玉食锦衣,再无风浪。”

  欧阳被陆珩突如其来的祝贺惊得心生不安,他觉得陆珩话中有话,却始终理不到头绪,只能点头对陆珩道谢。

  跟陆珩道谢后,他仿佛又看到陆珩笑了,那笑中莫名的意味叫他头皮发麻,心中隐隐有些惶恐。

  就在欧阳打算叫秘书送陆珩出去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面重重推开,伴随着急促脚步声的还有女秘书的劝告声。

  “这位先生,我们总裁在忙,请您在外面稍等,我先去向总裁请示,看他有没有时间接见您。”

  男人声音冷淡:“我不找你们总裁,我是来接我的病人的。”

  女秘书还想再劝,转眼就看到了办公室里的三人,连忙道:“总裁,这位先生说是来找人的。”

  欧阳挥手,让女秘书先退下。

  在见到闯入办公室的男人时,陆珩的神态有些龟裂,深邃幽沉的眼眸中也溢出几丝怒意,他抓住男人的手腕,咬牙道:“萧沐,你好大的胆子!”

  陆珩的手劲极大,男人的胳膊被他抓的生疼,他下意识的要挣开陆珩的禁锢,却在不经意间对上他的眼睛。

  也不知怎么的,他立刻就知道陆珩是在生气,并且他还为他的生气感到心虚。

  真是见了鬼了,他心想。

  男人眉心微蹙,使了些巧劲挣开了陆珩的手,他边揉着泛红的手腕边说道:“陆先生认错人了,我是你的主治医生顾南城,而不是您口中的萧沐。陆先生事情办完了么,如果办完了,请和我回医院。”

  顾南城出生医学世家,从小就在医学中耳濡目染,尽管见惯了生离死别,但他依然敬重且珍惜每一条生命,他最是厌恶把身体和健康不当成要紧事的人。

  在他数年的行医生涯中,陆珩是他见过的最不配合的病人之一。

  从车祸中醒来就不断的工作,后面更是不遵医嘱,隔三差五的偷跑出医院。

  他刚开始也劝过他,身体才是工作的本钱,等身体好转后,他想怎么工作都可以,可人家不听啊,直接把医生的话当成耳边风。

  在询问过陆珩后,本来已经做好了至少再等半个小时准备的顾南城被惊到了,因为他听到陆珩道:“好。”

  顾南城也懒得和欧阳多话,站在陆珩身后,推着轮椅就往外面走。

  见两人渐行渐远,原本还缩在欧阳怀中的女人慢慢退了出来,语态悲伤的说:“你让我做的,我都做到了,你记得履行你的诺言,放过陈家,对陆氏投资,帮他渡过难关。”

  欧阳低头看着女人娇美的容颜,思绪却是不自觉回到了前世。前世的他难堪而落魄,他的尊严和骄傲被人毫无顾忌的踩在地上碾压践踏,像是垃圾一般。

  是这个女人,是陈清歌,是她的温柔让他觉得他还是活着的,是她的尊重让他觉得他还是一个人。

  从来都是这样,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陈清歌对他来说,就是他身处悲惨境地中的一丝暖阳,照亮了他的人生,也温暖了他的心。

  所以,即便得到陈清歌的手段不怎么光明,他也不可能对她放手。

  欧阳笑道:“我答应你的,自然会做到。”

  他低眉审视着陈清歌,眸色复杂。

  今天的一切,确实是他安排的。

  陈清歌和陆珩青梅竹马,感情十分深厚,若不想办法让两人彻底离心,也不知道他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走进陈清歌的心里。

  他不想等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