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当我穿成那些被渣的大佬后[快穿] > 第4章 头上一片绿天4
  顾南城把车停稳,从后视镜中看到陆珩已经醒来,正平静无波的盯着车窗外,他看不懂他的情绪,却莫名觉得有点心酸。

  他把这一切都归咎为陆珩的经历过于叫人同情。

  毕竟若是心态不那么坚强的,在遭遇了破产被绿等系列问题后,说不准精神都已经崩溃了。

  陆珩现在还能保持表面的平和,已经是很难得的了。

  至于陆珩心中是如何的狂风巨浪,他想也唯有他自己调整,或者靠时间来平息所有的伤害。

  很多时间,时间都是治疗心伤的良药。

  顾南城沉默了须臾,刚想开口说话时,就从后视镜中正对上了陆珩的目光,他明知道陆珩是不可能知道他此时的表情,他还是下意识的移开了视线,有点心虚。

  顾南城搭放在方向盘上的双手微微收紧,保证似的开口:“你放心,今天的事,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看见。”

  话音刚落,他又懊恼的蹙起眉心,他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现在和陆珩提起今天的所见所闻,不是再次提醒他不仅破了产,还被青梅竹马的未婚妻扣上了绿帽子,往他伤口上撒盐么?

  这么想着,他又歉意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只是什么呢?

  只是想表达他不是多嘴的人?

  然后亲手抓了把盐放在人家的心口,再让人体验一次撕心裂肺的痛?

  顾南城蓦地噤声,清隽儒雅的面庞上是掩饰不住的歉意。

  陆珩确实看不见顾南城的表情,但他是看着萧沐长大的,对萧沐的一举一动都甚是了解,顾南城是萧沐的转世,他差不多也能猜到他现在的想法,以及他现在会有的神态。

  刚到小世界就遇上离家出走的野猫,陆珩的心情还算不错,所以即使他此时的状态是有生以来最劣,他也不是很在意。

  陆珩懒声道:“他们已经决定在下个月订婚了,即便你不说,不消几日,这件事也会传遍大街小巷,传得人尽皆知。”

  顾南城忍不住再次瞥向后视镜,镜子里倒映出的陆珩的情态异常平和,他从容开口,淡然的说出陈清歌和欧阳即将订婚的事情,仿佛在说两个不相干的陌生人的事情。

  他好似完全从陈清歌的情网中走了出来,可顾南城就是不敢相信。

  要知道陆珩自入院以来,情绪就不是很稳定,也唯有陈清歌陪着的时候,他的心才有片刻宁静。

  陆珩对陈清歌的感情和依赖,只要不瞎不傻,都能看出来。

  对于陆珩表面平静的反应,顾南城不予置评,他转移了话题,说道:“我们先回病房,我再仔细帮你检查一下。”

  陆珩颔首,没有异议。

  顾南城费力的把陆珩弄出汽车,推着他往病房走去。

  两人回到病房时,里面已经有人候着了。

  顾南城下意识的皱起眉头,来人是陆珩的特助,也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这特助对陆珩没安什么好心,奈何陆珩对他十分信任。

  陆珩刚看过原著,也知道候着的人是谁,原主非常信任的特助李博涛。自他出事后,公司里大小事都交给他处理,可惜原主不知道李博涛早就辜负了他的信任,投向了他的敌人。

  李博涛熟练的从顾南城手中接过轮椅,把陆珩推到他平时经常待的位置,他也不说话,只是面带忧愁的站在陆珩身边,等着他先开口。

  果不其然,陆珩如他所料的率先开口说话,只是说的话让他不寒而栗:“博涛,你进陆氏多少年了,跟了我几年了?”

  李博涛面色僵硬了一瞬,随即恢复如常:“我大学毕业后就进了陆氏,至今有十年了。陆总掌管集团后,我就直接跟在陆总身边学习,也差不多七年了。”

  “总共十年的时间,你都奉献给了陆氏,真是辛苦你了。”陆珩漫不经心的点头,若有所思的模样让人摸不准他的真实想法,连甚是了解陆珩的李博涛也不例外,他没来由的有些紧张,垂放在身侧的双手轻微僵滞着,他有点担心陆珩会说出让他毫无准备的话来,幸好没有:“你这时候过来,是有什么事么?”

  李博涛垂下眼睑,试图遮住眸中的心虚,但他的所有心思,都完整的落入了陆珩的眼中。

  陆珩唇边的笑意深了些,他倒是有点好奇,李博涛要怎么从他手中骗走欧阳想要的东西。

  原主手中还有块地,位于并不发达的城北,占地极广。

  那块地放到现在来说,相当于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然而就在两年后,上面对城北会进行新的规划,而刚好位于规划中心的原主的地瞬间就成了香饽饽,身价在一夜之间成千上万倍的增长。

  当然,那块地最值钱的还不是它本身所值得的天价,而是它能够带来的经济效益,那是无可估量的价值。

  陆珩从原著中得知,原主在破产后是把那块地卖给了欧阳的,交易价格堪称白菜价。

  两年后,城北发展起来时,原身远遁国外,欧阳则是抱着那块让他身价倍增的地,在商业圈中越发的声名显赫,发展顺风顺水。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久不闻李博涛言语,陆珩略微歪着头,轻声提醒:“嗯?”

  李博涛收回复杂的眼神,他强行压下蔓延的心虚,说道:“陆总,天地建材的王总也终结了与陆氏的合作,我们公司……如果还没有资金注入,可能真的坚持不住了。”

  在以往,他说出这种话的时候,陆珩就会让他想别的办法,只要能先稳住合作方,陆氏就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而他对于陆珩的汇报,都是真假掺半的。

  陆珩虽是商业圈的天才,但毕竟行动不方便,有很多决策都不能亲自参与,这就给了他动作的机会。

  他终究是辜负了陆珩对他的信任。

  李博涛眼底掠过几丝歉意,很快又再度硬起心肠。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他只是想为自己搏个好前程!

  陆珩将手随意搭放在轮椅上,骨节分明的手指轻叩着轮椅,颇有韵律的节奏让李博涛潜意识的屏住了呼吸,心跳随着陆珩手指的动作而跳动。

  李博涛有种错觉,仿佛只要陆珩叩击的动作停止,他的心跳也会随之停止。

  过了半晌,陆珩慢声道:“陆氏苟延残喘这么长时间也差不多了,你也不用再为陆氏东奔西走了,去准备资料,在半个月内提申破产。”

  李博涛骇然,要是陆氏申请了破产,那还怎么从陆珩手中得到那块地?

  他不知道为何欧阳千方百计的想要得到那块地,可如果他不能帮他得到,他以前做的那些事,也都白做了,还得担上背信弃主的名声。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李博涛试探着问:“那城北的地?”

  陆珩手指微顿:“陆氏申请了破产,城北的地自然也不用出卖,与欧氏合作的资料也不用继续准备了,销毁罢!”

  李博涛正在想办法说服陆珩将城北的地卖掉,蓦然就对上了陆珩幽深的目光,那目光十分复杂,含着失望,悲伤,以及被人背叛后的恨怒。

  他忽然就想起了陆珩刚才问的问题,他什么都知道了?

  想到这里,他感觉有些冷。

  让他仔细想想,陆珩之前去了哪里?

  他去找了欧阳!

  欧阳背叛了他们之间的协议!

  突然被拆穿的李博涛既心虚又愤怒,他几乎是落荒而逃,踉跄着走出了病房。

  拿着仪器来到病房的顾南城刚好遇上离去的李博涛,他诧异的挑起眉梢,他怎么失魂落魄的,不是该像以往那般,神清气爽的离开吗?

  不过这也不关他的事,他礼貌性的敲了病房的门,在得到陆珩的许可后才抬脚走了进去。

  从他的角度,刚好能看到陆珩沐浴在阳光中的半张脸,那半张脸俊美绝伦,仿佛已经超然于物外。

  说实在的,沐浴在阳光中的陆珩比隐藏在阴影处的他好看多了。

  “来了?”陆珩头也没回,好像知道来者是他。

  顾南城眼底浮现几丝笑意,他扬着手中的托盘:“不是和陆先生说好了,回到医院就要给您检查的么?”

  陆珩淡然的丢下‘随意’两个字,然后就继续望着窗外。

  顾南城顺着陆珩的视线望去,也没发现窗外有什么特别的景致。

  只是寻常的查验,顾南城独自完成也没有问题。

  他在陆珩的双腿上捏捏揉揉,不时地问陆珩几个问题,但得到的都是‘没有’‘没感觉’‘尚可’这种可有可无的答案。

  给陆珩检查完毕,顾南城得到的信息不坏。

  许是与陆珩的心态有关,他的身体虽没有好转的迹象,却也没有继续恶化。

  给陆珩检查完毕,顾南城搬了张凳子,照常想和陆珩说点话开解他。

  一如往常,他找不到话题来开解他,总觉得不管说什么都能勾起他的伤心事。

  尤其是今天,他的伤心事貌似又多了一桩。

  他就更不知道他该提什么话题了!

  思来想去,顾南城都只是说道:“陆先生想喝点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