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当我穿成那些被渣的大佬后[快穿] > 第5章 头上一片绿天5
  陆珩依然望着窗外的景象,对顾南城的问题充耳不闻。

  直到顾南城把温热的水递到他面前,他才开口:“以后,如果你和陈清歌有所交集的话,你离她远一些。”

  顾南城以为陆珩还对陈清歌有念想,排斥可能出现在她身边的所有男性,他想了想回答:“我是医生,如果陈小姐以病人的身份入住我们医院,并成为我手中的病人,我会用医生的身份善待她。”

  他把自己的定位立得很清楚,他是医生,如果陈清歌是他的病人,他们会以医生和病人的身份相处,除此之外不会有别的交集。

  陆珩想到的却是原著中的内容,原著中写明,在差不多半年后,陈清歌会被欧阳的爱慕者害得流产,之后她会入住顾南城所在的医院,并与顾南城有段时间不短的相处,就在这段时间里,顾南城爱上了浑身都带着悲伤的陈清歌,还为了她与欧阳作对,最后赔上了大半的顾家。

  虽然,陆珩觉得顾家的败落是因为作者想给欧阳的成长送经验,但不得不防,他亲手养大的崽子,除了他,谁也欺负不得。

  换了个世界,陆珩因为萧沐擅自离开修真界的愤怒已经逐渐平息下来了。

  再者,就算他现在拍死他,他还能睁着眼睛问他为什么?

  一切的帐,都等回到修真界再和他算。

  顾南城觉得脊背有些发凉,他侧过头看向窗外,灼热的光线从天边散开,烤炙着整片大地。

  明明是大好的天气,他怎么会觉得冷呢?

  肯定是错觉。

  陆珩见顾南城双腿略微靠拢了点,修长的手指不自觉的曲着,便知道他是觉得不安了。

  这是萧沐从小到大的习惯,也是他换了个身体也没能换掉的习惯。

  陆珩不着痕迹的勾起唇角,心情又好了点。

  顾南城久不闻陆珩说话,便再次说道:“每个医生都要对自己手中的病人负责,认真对待病人的情况,也是认真对待自己的职业和良心。”

  陆珩也没有和顾南城解释让他远离陈清歌的原因,他微点着头:“你知道就好。”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顾南城顿时觉得有口恶气闷在胸口,吐不出去,憋着难受。

  陆珩却是再次问道:“你觉得城北的发展怎么样?”

  顾南城作为陆珩的主治医生,在他与李博涛商议工作上的事务时,少不得要听两耳朵。就他不时听到的这两耳朵,也足够他猜出陆珩问这个问题的原因了。

  顾南城斟酌着言辞:“就客观而言,城北的发展并不好,经济效益低下,让很多企业都不愿意入驻。但就长远来说,城北的发展是早晚的问题,现在说什么都为时过早。”

  陆珩重新望向窗外,低沉的声音缓缓响起:“确实为时过早。”

  顾南城手下的病人不止陆珩,他看了眼时间,是时候去看顾别的病人了,他和陆珩说了声,就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陆珩俊美的面上噙着若有似无的笑意,幽深的眼眸却宛如寒潭,没有分毫感情。

  狗咬狗的好戏马上就要上演,可惜他看不到了。

  不过没关系,真正的好戏还在后头。

  李博涛离开医院后就匆忙赶到了欧阳的公司,彼时欧阳正在安抚陈清歌的情绪,见到直接闯入的李博涛,他不悦的皱起了眉头。

  “你来做什么?”欧阳沉声问。

  见到闯入办公室的李博涛,陈清歌错愕的瞪大了眼睛,明亮的杏眸霎时间溢满了水汽,她看着欧阳,又是失望又是生气。

  “他为什么会来这里?”陈清歌嘶哑着声音问。

  欧阳朝李博涛使了个眼色,柔声道:“我不是要向陆氏注资么,他是陆总的助理,想必是来商议细节的。”

  陈清歌抿着唇,她垂下眼睑,没有再说话,也不知她对欧阳的话究竟是个什么想法。

  欧阳见陈清歌表情有所松动,便继续道:“你若是信不过我的话,就留下来旁听,你看怎么样?反正你以后也是欧氏的女主人,提前了解欧氏的财力物力也好,免得你以后觉得我没钱,花起来束手束脚的。”

  陈清歌被欧阳调笑得脸红,她推了欧阳一把,说道:“谁要花你的钱,我要回家了。”

  陈清歌要回家,欧阳自然体贴的派人送她。

  将陈清歌送出门后,欧阳的温柔便尽数散去,留下漫无边际的阴霾:“我不是说过,你我最好不要单独见面,坏事了怎么办?”

  李博涛冷笑道:“陆珩已经知道你和我之间的事了,他让我准备提申破产的资料,城北那块地他也不打算卖了。”

  欧阳自重生以来就过得顺风顺水,他想要的还没有得不到的。城北那块地他势必是要得到的,别的且先不提,单是那块地带来的经济价值,他都没理由放弃。

  欧阳打量着李博涛,微笑着说:“陆氏出内鬼的传言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总没有人能抓到内鬼出卖陆氏的证据,你说我要不要帮他们一把?”

  既然双方的友好合作让对方不满意,他也不介意使用些强制的手段,反正都是叛徒,他从不打算重用于他。

  李博涛能为了利益背叛陆珩,难免他不会为了更多的利益而背叛他。

  前世,他经历的背叛已经够多了,这辈子他要将所有的背叛都扼杀在摇篮里。

  与李博涛撕破脸皮,欧阳半点都不怕,只要能控制李博涛为他做事,他不计较使用任何手段。

  李博涛的脸色忽青忽白,他双眼泛着血红的光,睚眦俱裂:“你算计我!”

  欧阳慢条斯理的整理着有些凌乱的衬衫:“你心甘情愿的与我交易,你得利,我得益,怎么能说是我算计你呢?不过既然是交易,为保证双方的利益不被外物破坏,也得有保障握在手里不是?”

  李博涛觉得此时的他就像是被欧阳握在手里的鱼,他已经被迫离开了水里,再没有任何挣扎的力量,他的死活都被掌控在欧阳的手中,被送上砧板也好,被放回水里也罢,全看欧阳心情。

  见李博涛眉宇间都透着颓然,欧阳的心情极好,深谙恩威并施道理的他继续说道:“我只要城北的地,你帮我把那块地的使用权拿到手,我就把所有与你相关的资料都还给你,以后你我就当之前的交易都不存在。当然,如果你想在欧氏工作,我会给你一份称心的工作。”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李博涛铁青着脸色,压低声音道:“陆珩不可能再信任我,你要我怎么从他手中拿到那块地?”

  欧阳轻笑着说:“李先生在商场打拼了这么多年,经营想必不会少,我相信以李先生的能力,要拿到那块地,是轻而易举的事。而且,李先生背后不是还有欧氏么,若有需要,你只管提,只要不超出欧氏的预算,都可以。”

  李博涛问:“我能知道,你为什么非得到那块地不可吗?”

  欧阳当然不可能告诉他那块地的隐藏价值,随口找了个他准备将分公司搬到城北的理由,就打发李博涛走了。

  李博涛的脸色异常难看,他站在似火的骄阳下,周身被灼热的太阳烤炙出细密的汗水,然而他的心却像是浸泡在寒潭冰窖中,冷得他忍不住发抖。

  他有种强烈的感觉,他完了!

  哪怕欧阳承诺要把那些资料给他,他也完了。

  与虎谋皮,要么谋虎皮,要么被虎谋皮。

  很显然,他输了,输给了欧阳这只凶猛狠毒的老虎。

  李博涛茫然的望向远方,周围的高楼大厦挡住了他远眺的目光,让他的可见范围变得极其狭窄。

  他忽然就想到一个词,鼠目寸光。

  那些高楼大厦宛如面目狰狞的猛兽,拦住了他的去路,也挡住了他的前程。

  周围的环境很是嘈杂,他从这些斑驳的声音中听到了冰冷的嘲讽,它们在嘲笑他的背叛,嘲笑他的自以为是。

  李博涛想,嘲笑就嘲笑罢,他不会也不能认输!

  因为他的认输,带给他的会是毁灭性的打击。

  他不想把自己的后半生交代在监狱中。

  不就是城北的地么,他会想办法拿到的,只希望欧阳能言而有信,把能威胁到他安全的资料交还给他,也能真正的放他自由。

  至于陆珩方面,他倒不是很担心,陆珩现在就像是被折断了双翼的鹰,不管他曾经如何凶狠强悍,而今的他也没有了飞天的本事。

  陆珩再次见到李博涛是两天后,他这次来医院是以谈判者的身份,摒弃了以往的毕恭毕敬,竟像个真正的商人,圆滑,精明,充满算计。

  见陆珩神态祥和的坐在轮椅上,手里抱着笔记本电脑在敲打着,见到他,他慢条斯理的合上电脑,抬眸看着他。

  李博涛的心底却是漫起了几丝紧张,他倒是希望陆珩能不那么平静,那么他谈判胜利的可能性就更高。

  跟了陆珩七年,李博涛自认为对他还是很了解的,他知道陆珩说话行事干净利落,便也不拐弯抹角:“陆总,我今天是来找你谈判的。”

  “谈判?”陆珩表情惬意,似笑非笑:“李特助找我谈判,是以什么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