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当我穿成那些被渣的大佬后[快穿] > 第16章 头上一片绿天16
  尽管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可当这一刻真正来临的时候,李嘉的脑袋里还是有些恍惚,有些不敢相信。

  陆氏集团,梧城豪门陆家,就这么没了!

  无数人为之奋斗的陆氏没了,简简单单的‘准许破产’就抹去了陆氏的辉煌和无数人的努力。

  李嘉深吸了口气,面色僵硬:“老板,陆氏被准许破产了。”

  陆氏破产已经是定数,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然而这个消息在今天这个时间,陈清歌和欧阳订婚典礼这种场合公布出来,就显得格外突兀。

  欧阳的得意与陆珩的失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张斌端着酒杯的手缓缓收紧,指节泛着苍白,他勉力克制着,才让自己没在会场中失态,他下意识的看向陆珩,只见陆珩除了脸色略显苍白,与平时没多少不同,这才稍微放了心。

  陈清歌呼吸微滞,慌乱的去看陆珩的侧脸,嘴唇微张,想安慰他,最终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她想说‘阿珩,你不要难过,没什么是过不去的’,可眸光微转间就看到了对她满脸担忧的欧阳,她已经是欧阳的未婚妻了,想来陆珩也早就对她恨之入骨,她还有什么立场来关心他呢?

  欧阳则是边关注着陈清歌的神态,边注意着陆珩的表情,他不否认,不管陆珩此时是什么心态,他都是快意的。他曾经连仰望都不能的对象,现在已经被他踩在了脚下,成了他平步青云的踏脚石。

  这么想着,欧阳的唇角不由得溢出几丝轻蔑来:“陆总还年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相信陆总不久后就能东山再起了。”

  欧阳话中的恶意没有任何掩饰,张斌忍不住反唇相讥:“欧总游戏人间多年,都能一朝翻身成商场新秀,我们老板矜矜业业,老天自然不会装看不见。”

  他到底没有理智全失,没有当场说出欧阳做的那些腌臜事。

  李嘉扯了下张斌的衣服,让他保持冷静。

  陆珩漫不经心的把众人的神态纳入眼中,陈父的担忧,陈母的狐疑,陈清歌的心虚,欧阳的得意,以及其余人的幸灾乐祸。

  神鬼妖魔,魑魅魍魉,全都在这一刻显出了原形,热闹非凡。

  他忽而扬起唇瓣,露出一抹灿若朝阳的笑:“无妨,一个陆氏而已。”

  陆珩的这抹笑宛如春风拂过,温和而无害。

  可当人接触到他这笑容中的深长意味时,整个人都像是被丢进了冰窖,冷得浑身发麻。

  顾北临下意识的站直了身子,收起那幅玩世不恭的模样。

  他觉得有些冷!

  他不由得抿了口红酒给自己压惊,要出大事了,他想。

  幸好顾氏只专药业,没有在陆氏倾颓时做推手。

  欧阳早就给特助下过指令,在欧氏正式接手陆氏后就立即告知他,他觉得今天这个时间,现在这个场合,刚好。

  他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欧阳是陆珩拍马也赶不上的存在。

  欧阳刚想到特助,特助就拿着电话,脸色沉重的跑了过来,压低声音道:“总裁,出大事了。”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今天是欧阳人生中最志得意满的一天,心爱的女人成了他名正言顺的未婚妻,前世今生的敌人成了他的垫脚石,各界名流对他恭谨有加,他觉得人生巅峰也不过如是,因此他对助理的用词感到很是不悦。

  欧阳眉心微蹙:“什么事让你这么着急。”

  特助深吸了口气,颤抖着手把电话交给欧阳。

  欧阳虽然觉得特助的态度有些奇怪,却还是没怎么放在心上,他不急不缓的拿起电话放在耳畔:“我是欧阳。”

  电话那头的声音更是焦急:“出事了欧总,您让我们关注陆氏破产的事。就在刚才,陆氏被正式宣告破产,我们这边也迅速接手陆氏的合同和股份,可是就在我们进行账务清算时,发现陆氏的股票已经跌停,陆氏外在债务高达百亿。这件事带来的后果,会使我们公司正在投入或即将投入的项目出现资金短缺问题,项目被迫中止或者纳入其它投资人。”

  要知道欧阳的目光精准,他所投资的项目几乎都是大赚,资金短缺带来的任何问题都会给公司造成莫大的问题。

  此外,欧氏出现资金短缺问题,后续会使得已经签订的合同无法按原计划进行,相当于违约,比如从陆氏夺来的两个高达百亿的项目。

  换句话说,陆氏的破产可能也会导致欧氏的破产!

  或许欧氏更惨,陆氏的外债有欧氏承担部分,欧氏的外债呢?

  谁能帮忙承担?

  欧阳脸色巨变,他显然也想到了这些,带着喜意的眼睛刹那间被猩红的血丝充满:“怎么会这样?”

  电话那头也不知道原因,只是说道:“我们正在彻查。”

  欧阳浑身都在发抖,连陈清歌叫他都没有听见,在听完电话那头的话后,咬着牙道:“马上去查,我很快就到公司。”

  被忽略的陈清歌脸色发白,她拽着欧阳的胳膊,小声道:“欧阳,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欧阳也顾不得陈清歌,抬步就想朝着外面走去,可在他转身的时候,看到了坐在轮椅上的陆珩,他惬意的把玩着已经空了的酒杯,清隽的面容上噙着若有似无的笑意,好似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欧阳只觉得满心的怒火直冲天灵盖,将他仅存的理智都烧得干干净净,他三步两走到陆珩跟前,弯腰抓住他胸前的衣领,试图将他拽起来。

  此刻的欧阳,英俊的面庞早已扭曲,眼睛里闪烁着无可遏制的仇恨,看向陆珩的目光恨不能从他身上啃下几块肉来:“是你,你做了什么?陆氏宣告破产,就这么输不起么?”

  欧阳的失态让在场所有人都注意到了他们这里,此刻听到欧阳的话,曾经努力从陆氏身上啃肉的老总们也莫名的不安起来,在围观欧阳和陆珩的闹剧的同时,也给公司打电话,询问情况。

  欧阳力气很大,却没能将轮椅上的陆珩拽起来。

  陆珩反手握住欧阳的手腕,将他往外面一推,欧阳便被推得往后踉跄了几步,最终跌坐在地上。

  “欧阳!”陈清歌尖叫了一声,连忙扑到欧阳身边,扶着他,着急道:“你还好吧?有没有事,有没有摔到哪里?”

  陆珩见状,心口处的属于原主的情绪再次涌了上来,他不着痕迹的握紧了拳头,自己推着轮椅来到欧阳跟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游戏是欧总主动开始的,作为被动参与者,我觉得我还是有说话的权利的。比如说,这场已经开始的游戏,什么时候才可以结束。”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不紧不慢的话语就像是重达千斤的石锤,压得欧阳喘不过气来,他想着不久前接的电话,再看神态从容自若的陆珩,眼底不可抑制的浮现出几丝恐慌来。

  望着眯着眼俯视着他的陆珩,欧阳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来,并且越想越觉得这个想法可靠,他喘着粗气瞪着陆珩:“你疯了!你他妈就是个疯子!疯子!”

  陈清歌用娇弱的身躯护着欧阳,泪眼婆娑的盯着陆珩:“阿珩,是我对不起你,你如果要恨,就直接恨我吧!我爱上了欧阳,我想和他结婚,他从来没有逼过我,一切都是我自愿的。”

  陆珩清楚地感觉到,在陈清歌说出这些话时,原主的情绪又有了变化,从最开始的失望痛苦,到现在的绝望愤恨。

  原主的情绪太过浓烈,饶是陆珩善于控制表情,他看向陈清歌的眼神中也带了些属于原主的情绪,他的眼睛泛着红。

  在旁人看来,就是他对陈清歌余情未了,而之前对欧阳的动作,也是因爱陈清歌而对欧阳生恨。

  果然还是来砸场子的啊!

  陆珩直视着陈清歌,没有任何躲避,慢慢开口:“不要担心,我说过祝你和欧阳白首不相离,这是真的,永久有效。”

  陈清歌抿着唇瓣,倔强的守着欧阳。

  陈家夫妻也站在欧阳和陈清歌身边,成为他们最坚强的后盾。

  欧家人也迅速赶了过来,脸色的难看的与陆珩对峙着。

  欧母更是抛弃了她的修养,瞪着陆珩道,质问道:“陆珩你个王八蛋,我儿子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对他?他和清歌订婚也是他自己的本事,你自己没能耐留住清歌,你……”

  陆珩淡薄的斜了欧母一眼,那眸中纯粹的黑让欧母恐惧的闭了嘴,她慌乱的移开目光,再不敢有只言片语。

  妻儿的狼狈,各界名流诡异的目光让欧父觉得颜面倍失,但他毕竟是在商场混迹多年的人物,还记得随时保持冷静,他深吸了口气,问道:“陆先生,不知小儿哪里得罪了你,使得你要在这样重要的场合中对他动手。”

  陆珩依然是轻笑着,心情很好的模样。

  他没有回答欧父的话,略微弯着腰,凑近了欧阳两分:“既然游戏还没有结束,现在就定谁胜谁败,是不是为时过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