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当我穿成那些被渣的大佬后[快穿] > 第19章 头上一片绿天19
  陆珩不知道张斌和李嘉二人直接给他戴上了高深莫测的帽子,他在接受双腿的治疗之余,还颇有闲心的猜想欧阳接下来可能会有的行动。

  也不知是不是受环境影响,这回转世成顾南城的萧沐话尤其少,他很多时候都秉持着沉默是金的破原则,能少说话就少说话,能不说话就不说话。

  再想想当初的沈千安,那可就是不折不扣的话痨。

  顾南城循例给陆珩检查完,将仪器收好,说道:“陆先生的双腿比预想中恢复的还好,再修养一段时间就能准备手术方案了。”

  陆珩托着下巴,似笑非笑:“顾医生每天都是这几句话,我都能倒背如流了。顾医生忙么,要不要坐下陪我说几句话?”

  顾南城看了眼时间,还不到去为别的病人检查的时间,可以聊。

  顾南城搬了张椅子坐在陆珩身侧,顺手拿了水果削皮,他低垂着眼睑,坚决不在陆珩开口前说话。

  陆珩也是闲得无聊,就这么和顾南城僵持着,直到顾南城把削好的水果递到他面前,无奈的开口:“陆先生想和我聊什么?”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顾南城这两天也听说了陆珩的丰功伟绩,听人说整个梧城的名流家族有可能因为他的行为而更换,他心底那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就越是复杂。

  他从来都知道陆珩不是好欺负的人,可真当他素手掀风雨时,他给他的震撼就越是强烈,他甚至产生了一种不敢靠近的感觉。

  陆珩偏头打量着顾南城,他眉宇间带着点点疲惫:“你的状态看起来不是很好,最近没休息好么?”

  顾南城心跳莫名的快了两拍,他忽然觉得有些不自在:“最近医院事多,又轮到我值班,可能没怎么睡好。”

  陆珩诚恳道:“辛苦了。”

  这话倒是出自真心,他最近也忙,且在拖着这么副病体的状态下,他还是保证了充足的休息时间,不像顾南城,一切都必须以医院和病人为先,很多时候忙到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想到病体,他从未想过放弃治疗,不管原主的魂魄是否会离体,他都必须让这具身体完全好起来,方便以后行事。

  陆珩手里握有足够欧氏犯法的证据,他可以轻而易举的整死欧阳,然后拿着散落在这个世界的道运走人。然而不行,欧阳的气运很强,保不住在被他整死后会再次重生。

  所以他得让欧阳满身的气运完全散尽,让他再没有重生的机会。

  陆珩最近都在琢磨这件事,欧阳重生以来收揽了不少人,这些人在将来在各个领域都是有说成就的,他们汇聚在欧阳身边,为他气运的增加添砖加瓦。

  在这些人里面,不乏有凭借自己的天赋行恶的,但更多的是为这个时代的进步作出了贡献,为人类的生活行了方便。行善的人,总是会受到上天的眷顾,陆珩也不好把所有人都一棒子打死。

  陆珩问道:“你说,该怎么做才能把一棵枝繁叶茂的树连根拔除?”

  顾南城猜陆珩所谓的树喻指的应该是欧阳,虽然他不在商圈里混,却也知道欧阳因为各种恶样的原因收揽了许多人,这些人也因为各种原因忠心耿耿的跟在欧阳身边,为他的传奇人生保驾护航。

  用树来形容,可不就是枝繁叶茂么?

  想到欧阳,顾南城的思想也有些发散。

  就欧阳这两年的反应来看,他在商圈会有如此高的成就,不是说他有多努力,能力有多强,而是他仿佛提前知道了未来会发生的事,提前避开坏的,抓紧好的,不然不好解释他身边发生的一切。

  买彩票中大奖,每回投标都能中,随手淘几件古董都是真货,提前知道哪些项目在后来会火,哪些垮掉的楼盘会在将来价值翻倍……

  顾南城面色淡然,脑海中的想法却在欢快的跳跃着。

  他怀疑欧阳的人生有作弊,但是他没有证据。

  察觉到陆珩询问的目光,顾南城耳根泛红,他连忙收敛好脑海里的想法,正色道:“树木枝繁叶茂,意味着它的生命力极强,想一下子把它从土里□□不太现实。”

  顾南城有点不想说下面的话,怕陆珩觉得他这个做医生的恶毒。

  但陆珩却望着他勾着笑追问:“顾医生觉得怎么做才现实?”

  顾南城沉默了片刻,说道:“不管是怎样的参天大树,只要剔除它的枝叶,剥离它的树皮,都会枯萎而死。”

  陆珩低低的笑了出来,心情很好:“顾医生说的对。”

  简简单单几个字,就让顾南城放下了心里的忐忑,他知道陆珩说的是真的。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接下来的时间,顾南城和陆珩就着拔树这件事讨论了几句,比如要用多少时间来剔除树的枝叶,生虫的枝叶该怎么收拾,完好的枝叶又该怎么处理。

  直到查房的时间到了,顾南城还有些意犹未尽,却不得不先起身离开:“陆先生,查房的时间到了,我先去查房,你多休息。”

  陆珩颔首:“好。”

  陆珩从来都是行动派,既打算分化欧阳与他身边人的关系,就不会给太多共渡难关的机会。

  先从谁开始呢?

  经过公司上下不眠不休的忙碌,欧氏因为陆氏破产而带来的损失终于计算出来了,已然近百亿。

  若欧氏参与的项目还未启动,这近百亿损失虽也会使欧氏伤筋动骨,但不至于穷途末路。

  可如今,投入的资金打了水漂不说,后续资金欧氏根本拿不出来,这使得他们不得不放弃大部分项目以求自保。

  欧父颓废的坐在老板椅上,漫无休止的忙碌让他整个人都显得极为疲惫憔悴,欧氏的出事让他好像老了十几岁,发丝间夹杂着黑白两色,显得分外灰暗。

  听完秘书的汇报,欧父有些无力的问道:“周总还是不答应见我们吗?赵总那边联系过没有,他们是否愿意参与天使项目?我听说李总在周六晚上有场酒会,邀请函收到了么?”

  欧父说的这几人与他关系都是比较好的,然而树倒猢狲散,更何况这几位老总因为欧氏损失不少,早就在心里嫉恨上欧家父子了。

  秘书斟酌着言辞,小心翼翼道:“孙秘书说周总去国外出差考察了,最近一段时间都不会归国。赵总说他公司前不久刚投了两个项目,资金方面不是很轻松。还有李总,也许邀请函还没正式发放。”

  秘书心里很清楚,他说的这些话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今天的欧氏,就是曾经的陆氏。

  被人翻脸无情了!

  欧父无力的摆手,让秘书先行出去。

  然而不到五分钟,秘书又匆忙走了进来:“董事长,陆先生电话,请问是否要转成内线?”

  欧父怔忪了少时,很快又反应了过来:“不必。”

  欧氏现有的困境全拜陆珩所赐,对陆珩这个罪魁祸首,他没半点好感。

  秘书犹豫着是否要将陆珩的话说出来,却见欧父已经改变了主意:“转进来,我倒是想看看他还有什么想说的。”

  秘书立刻去办。

  不多时,欧父就接到了陆珩的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颇为空幻,好似还带着漫不经心的笑音,偏就这点笑音,叫他有种不寒而栗的恐慌感。

  他听到陆珩说:“欧董事长,多日不见,您还好吗?”

  欧父沉气,压抑着心底翻滚的情绪:“我很意外会接到陆先生的电话,请问陆先生打电话过来,是有何指教?”

  “指教谈不上,不过是有桩生意想和欧董事长谈谈,关于城北的地,如果欧董事长有意出售,欢迎随时联系我。”

  欧父毫不迟疑道:“我想,这桩生意我没办法和陆先生谈。”

  欧父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在电话挂断前,他似乎听到了陆珩的声音,只有一个字。

  ——嗯!

  什么意思?

  陆珩是觉得这桩生意非他不可吗?

  欧父不自觉在脑海中幻想出陆珩的情况,他惬意而自在的坐在轮椅上,胸有成竹的给他打电话,似笑非笑的模样。

  欧父‘嗤’了一声,表情冷淡下来,甩出脑中纷杂的想法。

  作为欧氏的掌权人,他知道公司绝大部分资金的流动方向,欧阳想方设法收购城北的土地他也是清楚的,那些地还没作任何处理,就挂在欧氏的名下。

  若是欧氏还在强盛时期,欧父压根不会有动那些地的想法,因为欧阳曾告诉他,不出两年城北就会被再开发,那些地的价值也会不断攀升,最终达到寸土寸金的程度。

  可此时的欧氏已在困境,能不能走出来都是问题,城北的地即使会升值,他也怕欧氏等不到那时候,得先让欧氏度过难关。

  还有欧氏参与的项目,还没有投入资金的可以转移给别的公司,已经投入资金的,必须要想办法守住,不然等着欧氏的将是真正的灭顶之灾。

  不过如今的欧氏和陆珩已是不共戴天,他就是想弃车保帅,也不会轻易就把地卖给陆珩。

  欧父沉思了许久,叫来秘书,仔细吩咐了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