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当我穿成那些被渣的大佬后[快穿] > 第21章 头上一片绿天21
  事实证明,人在江湖飘,迟早要挨刀。

  被报复这种事儿,从来不会迟到,更不会缺席。

  在顾北临那个乌鸦嘴离开后的当天晚上,陆珩就迎来了敌人的报复,动手的还是相熟的人。

  是原身最为看重的特助,李博涛。

  意料之内!

  病房里的灯是开着的,桌椅整齐的摆放着,桌面上还放置着洗好水果和已经凉透的水,这种古怪的摆设,就好似病房的主人知道有客来访而特意作出的。

  李博涛却没注意到这些,他唇角噙着诡异的笑,像是享受般的把□□注射进陆珩的吊水中,看着毒物和吊水融合。然而在下一瞬,本该熟睡的陆珩倏地睁开眼眸,眸色幽沉的看着他。

  李博涛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退后了几步,他戒备的把耳朵贴在病房的门上,没有听到走廊上匆忙的脚步声,这才略微松了口气。

  如今的李博涛早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意气风发,他穿着白大褂形容憔悴的站在陆珩的病床前,枯黄的脸上早已被癫狂占据,他死盯着不紧不慢拔掉针头的陆珩,紧握着注射器,准备随时上前补一针。

  他早就顾不得那么多了,他只知道陆珩必须死,只有他死了,他才能得到自由。

  这么想着,李博涛一步一步重新朝着陆珩的病床迫近,眼看着陆珩无能的在病床上翻腾,他干涸的嘴唇勾起几丝愉悦的笑意,他从没想过,高高在上的陆先生也会有这么废物的一天。

  李博涛眼角眉梢都染上了兴奋,他低声嘀咕道:“陆先生,反正你都变成这样了,活着还不如死了痛快,你死了还能成全我,多好。”

  陆珩仿佛不在意即将到来的危险,哪怕腿脚不方便,哪怕穿着睡衣,哪怕危险就摆在眼前,他依然从容不迫,优雅而矜贵。

  李博涛的话让他忍不住笑了出来:“是谁告诉你,我活着生不如死的?”

  李博涛扬起注射器,将里面的毒物排了点出来,他低头看着面无惧色的陆珩,突然就很想知道在这张恣意俊美的脸上写满惶恐害怕是什么感觉,那肯定很美好。

  李博涛露出个扭曲的笑容,继续道:“这里面装的是□□,只需要不到三百毫克就能让人死亡,你不要害怕,这里面的毒能让你无知无觉的死去,不会痛苦的。”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是么?”

  陆珩见过的神经病不计其数,李博涛这种只是小儿科,他根本不放在眼里。况且,他很确定,李博涛手里的毒物是接触不到他的。

  就在李博涛抓着陆珩的胳膊要把□□往他手上注射时,陆珩忽然奋起反抗,猛地拽着了李博涛的手腕,并顺势用巧劲扭了两下,扭断了他的胳膊,同时他手中装了□□的注射器也飞了出去。

  陆珩下手从来都不会轻,在扯断李博涛胳膊的同时捏碎了他的手腕,疼得李博涛忍不住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啊——”

  李博涛恐惧的望着陆珩,他还是那副眉眼含笑的和煦模样,仿佛刚才面临死亡的人不是他,仿佛刚才扭断他的胳膊的人也不是他!

  李博涛不敢与陆珩对视太长时间,他终于怕了!

  恐惧从他心底开始蔓延,直至四肢百骸。

  魔鬼!

  他惹到了一个魔鬼!

  他现在顾不得惹到魔鬼会招致怎样的后果,他只想离他远远的。

  李博涛手脚并用的朝着外面爬去,却在爬了不到两米的距离被顾南城带人堵住了。

  顾南城沉沉的看了李博涛一眼,越过他行至陆珩的病床旁,焦急道:“没事吧?”

  陆珩笑着反问:“我能有什么事?”

  顾南城打量着陆珩,再看病床边挂着的吊水和针管,松了口气:“没事就好。”

  他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一招请君入瓮让所有人都提心吊胆,好在成功了。他现在真的是对陆珩算无遗策佩服不已,布局精妙且先不提,他在布局前就猜到了动手的人。

  还记得陆珩当时的解释,只有两个词。

  一个字废棋,一个是把柄。

  这两个词表明了李博涛举步艰难的处境,在相应的诱导下,让他相信唯有放手一搏,才能得到他想要的。

  顾南城悄悄看向陆珩,在商场经营的人都这么聪明的么?

  不过在得知李博涛带来的毒物是□□时,顾南城还是忍不住后怕,要是不小心让李博涛得手了该怎么办?

  要知道□□不同于别的毒药,这是绝对致死的毒,连抢救的机会都没有。

  顾南城很快就报了警,警察用最快的速度赶到现场,采证取证,带李博涛回警局,进行的格外顺利。

  一路上,李博涛都十分安静,他看着车窗外不断后退的路灯,空泛的脑海里只余下两个字飘荡。

  完了!

  张斌和李嘉接到消息已经是半夜了,两人迅速赶到警局,见到了暂时被羁押的李博涛。

  说实在的,李博涛会有如此疯狂的想法和行为都在他们的意料之外,从现在的李博涛身上,完全看不出当年的影子。

  在警局同志的陪同下,两人进到了羁押室,李博涛睁开空洞的眼睛看了他们一眼,复又不言不语的闭上,当没看到两人。

  张斌有些控制不住情绪,赤红着眼睛质问:“为什么?”

  李博涛低着头想了很久,嗤笑道:“大概是因为我需要钱吧。”

  李博涛出生在偏远的农村,家里兄弟姐妹共六个,父母能力不强,所以他们从小都过得不好。

  别人家的孩子有各种零食吃,他们却连饭都吃不饱。

  别人家的孩子有新衣服穿,他们的衣服补满了大大小小的补丁。

  连上学的学费,都要他们自己去找,还得一拖再拖才能凑齐。

  因为穷,他受过太多的白眼,嘲讽,以及欺辱。

  “我穷怕了!”李博涛说。

  所以,当有人拿着橄榄枝来到他面前时,他毫不犹豫的抓住了!

  张斌失望道:“所以你为了钱,不止连我们这些朋友都不要了,你连自己的良心也不要了,是吗?”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李博涛在对面笑开,肯定的丢下两个字后,就再也不肯开口。

  他说:“是啊!”

  之后不管张斌再问他什么,他都装作没听见。

  李嘉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话,他低垂着眉眼,叫人看不透他的想法。

  两人从进警局到走出警局总共用了不到二十分钟,张斌靠在墙上狠狠的吸着烟,直到第三支烟抽完,抑郁的心情才有所好转。

  到底是真心拿李博涛当同事朋友的,李博涛落得今天的结局虽是他咎由自取,却依然叫两人感到痛心。

  陆珩绝大多数时间都在医院,他得到消息的来源多是网络或者听人口述,李博涛的案子已经判下来了,因为人证物证都在,他又是被当场抓获,李博涛对所有的罪行供认不讳,没有提出上诉。

  卖□□给李博涛的人也抓住了,那是个亡命之徒,根据他的说法是李博涛恨陆珩入骨,通过特殊渠道找到他,用高价买下了他手中的毒物。

  至于别的,就没有了。

  李博涛的案子判定后,欧阳和欧父因为城北的地生出嫌隙,欧阳以时光科技董事长重新现身,用高价购买挂在欧氏名下的地,在帮欧氏解决困境的同时引得梧城多数名流再折腰。

  对待敌人,就要像秋风扫落叶般无情,对待欧家父子,就要趁着两人生出嫌隙时彻底将人分化,让他们再也没有和好的可能性。

  陆珩打了个呵欠,再次对李嘉下了指令。

  憋了几天的欧阳终于扬眉吐气,作为时光科技的董事长,排场可比欧氏继承人的排场大多了,曾经看他不起的人如今对他高攀不上。

  就算他在陆氏的收购案上有些小失误,这也不妨碍他重新站上商场的金字塔。

  以前他走出去,人家都称呼他为小欧总,说是虎父无犬子。现在他走出去,人家都恭谨的称呼他为欧先生,说他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两者间的区别叫欧阳越发的傲然,他仿佛帝王般俯视着梧城商圈,睥睨着以前轻蔑过他的人。

  欧阳从未去医院看过陆珩,尽管他很想知道当陆珩知道他手下有市值数百亿的时光集团时会有什么表情,他猜想他的表情肯定很狰狞,很怨恨。

  陆珩只会是他的手下败将!

  然而就在他如此得意的时刻,居然让他查出了他爸早就有私生子,还立下了把大半财产都分给私生子的遗嘱的消息,这让欧阳有种误吞了苍蝇还不得不咽下去的恶心感。

  也是他发现的早,若再晚几年发现,他所有的努力是不是就在为那个私生子服务?

  欧阳明里照顾着欧氏,暗中却不断的打压欧氏,没用多长时间,欧氏就在欧阳的打压下摇摇欲坠,欧家父子彻底决裂。

  为了刺激欧阳,欧父把养在国外的私生子接了回来,父子三人斗得如火如荼。

  啃了好多瓜的陆珩:“……”

  总觉得这一届的对手太弱了!

  这么明显的挑拨离间,居然真的上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