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小祖宗与大魔王 > 第11章 你到底是什么人?
  宁远到学校的时候是六点半。童辛在他不意外,白瑜洲竟然也在,这就有些超出宁远的意料了。

  大概是那句“比你有天赋的人都在拼死努力,你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在白瑜洲的带头作用下,6:40的时候,全班45个人,只有4个人没来。不过7点前,班里的人还是都到齐了。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宁远是紫安城宁家的人,是帝都四大家族之首“洛家”的门下客,除了白瑜洲那个耳聪目明的,班里其他同学似乎还没人知道。

  宁远不知道白瑜洲知道他多少。在“光辉历史”被起底前,宁远想好好享受一下这短暂的“平庸”生活。

  不过现实显然不会顺他的心,如他的意。

  课间操结束回到班级后,宁远正准备第三堂课的书本笔记,体育委员突然给他送来一套运动服。

  “下午体育课要穿的。”

  “谢谢体委~”宁远软软甜甜地笑。

  他撕开塑料袋,哦吼。

  东都一中身为太子学堂,自然要营造最好的课堂环境。学校里这么多娇花嫩草,怎么能在上体育课的时候冬天冻着夏天晒着,温度适宜的室内场馆必须有。

  场馆有了,体能训练必须跟上,不出一身汗怎么对得起体育馆里装的淋浴设备。而且,少爷小姐们精致漂亮的西装式校服并不适合运动。

  所以,就有了体育课专用的运动服。

  还特么是连一次性内裤都有的全套。

  宁远翻着运动服的各种配件,这特么是要扒光了换?

  果不其然,下午第一节下课后,大家拎着各自的运动服匆匆往体育馆冲。宁远跟着童辛过去时,更衣室里一水儿裸肤,大家都跟急着下锅的饺子一样扒自己身上的衣服。

  童辛的柜子在角落一个不太好的位置,他的是上方,下方正好空着。当然,学校没有在柜子上贴铭牌,一切不过是弱肉强食的结果。

  童辛把上方让出来准备给宁远用,宁远制止他。

  “那,你怎么还不换?迟到要被罚20个蛙跳的。”童辛一边手忙脚乱地换衣服一边催宁远。

  “蛙跳?20个?谁规定的,这么没人性?”宁远随口问。

  “我,有意见?”侧里突然传来一声。天才一秒记住噺バ壹中文m.x/8/1/z/w.c/o/m/

  宁远看过去,已经换完运动裤,半裸着上身的白瑜洲正靠着柜门半扬起下颌、居高临下地看他。

  妈的,身材真好。

  宁远嫉妒。

  虽然身形还是少年特有的清瘦,但那漂亮的手臂线条,腰线,简直像是漫画里走出来的。

  宁远看了两眼,莫名想到,不知洛闻笙身材怎么样?他还从没见过。那家伙总是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

  “啊,原来是班长大人定下的规矩。班长大人英明!”宁远立马笑嘻嘻改口。

  “不是没人性?”白瑜洲不肯放过他。不过看模样,并没有生气。似乎只是想难为一下宁远。

  “管理都是背离人性的嘛,可是无规矩不成方圆啊。班长规矩立得对!”宁远笑嘻嘻。不过因为那副软萌的小模样,一点都不会让人觉得讨厌,反而想去捏脸。

  “不想被罚就快点换衣服。”白瑜洲半笑着斥了一句,转回身去继续换自己的。

  宁远羡慕嫉妒恨恨地盯着白瑜洲线条漂亮的脊背,不动。

  “小远,快换呀。”童辛小声催他。

  “等没人的。”宁远低声回了句。

  可是更衣室就那么大的地方,挤挤插插,近前的几个男生都听见了。不知谁“嗤”了声,说:“矫情的。”

  有人窃笑。

  宁远靠墙站着,面不改色。

  他当然不是矫情。都是男生,没什么不能给人看的。公共澡堂宁远又不是没进过。

  不能给人看的,是他身上那些还没好的青紫瘀痕。露出来,说不清。不知要被私下里传出什么鬼话来。

  最可怕的是,他得这一身伤的真相,并不比最恶劣的流言好到哪儿去。

  相比之下,被说是“矫情”,被窃笑几声,算得了什么?

  “快换吧,小远。你、你要是不习惯这样换衣服,我帮你挡着点儿。”童辛半撑开运动服外套,作势挡了挡。

  宁远轻轻推他一把,“赶紧穿你的,别迟到了。”

  童辛突然用力拉住他手腕。宁远吓一跳,“干嘛?”

  “我要跟你一起的!”童辛盯着宁远,十分认真。

  宁远偏头看看他,一笑,“跟我一起做蛙跳?20个?”

  童辛点头如捣蒜。

  宁远笑着伸拳,轻轻锤了童辛心窝一下。

  眼看男生们基本都换完运动服走得差不多了,决定对童辛诚实点的宁远反手把人拉近些,撩起上衣给童辛看自己腹部的青紫瘀痕。

  童辛有些不敢相信地推了下眼镜,猫腰凑近想要看清楚,宁远已经把衣服撂下了。

  童辛直起身来,睁大眼睛张大嘴巴看着宁远,傻了。

  “小远……”

  “我不想让别人看见。”宁远小声告诉他,“一会儿我换衣服,你去门口帮我看着点儿。”

  童辛眼泪汪汪。

  宁远:“……”

  “小远!你是被家暴了吗?还是被谁欺负了?告诉老师吧!告诉班长也行!”童辛着急道。

  宁远看得出来,童辛是真的担心他。可这事儿说不清楚。

  他宁家的事儿哪是一个东都一中的老师管得了的?洛闻笙都管不了。

  至于告诉白瑜洲?呵,笑话。

  宁远有点后悔给童辛看。正好那边最后两个磨磨唧唧的男生也换完衣服结伴出去了,宁远赶紧拍拍童辛,叫他出门去给自己看门儿。

  “你这样还能上体育课吗?”童辛担心。

  “能的能的。”宁远叫他赶紧去给自己看门儿,好抓紧时间换衣服。

  身上的伤还没好,宁远也不想做20个蛙跳这么跟自己过不去的事儿。

  童辛刚出去把门带上,就迎面撞上折返回来的白瑜洲。

  “班长?!”

  “怎么还不去集合?”白瑜洲问着就要伸手推门。

  “啊啊啊啊啊!”童辛急忙去拦,可被白瑜洲平平常常看一眼就吓得缩回了爪子,而白瑜洲已经把门推开了。

  刚把上衣扒光的宁远:“……”

  日。

  白瑜洲身形一僵,长腿一迈跨进去,反手把门甩上。

  被关在门外的童辛:“……”

  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办!QAQ

  宁远赶紧抓过汗衫往身上套。结果衣服正罩在脑袋上,举高的胳膊却被白瑜洲一把抓住了。

  “喂!你干嘛?”被衣服蒙着头,什么都看不见的宁远扑腾着挣扎。

  已经身高一米七五的白瑜洲轻松提溜着不到一米四的宁远转了个圈,把他身前身后的伤看了个遍,放手,转身去自己的衣柜拿忘记戴的名签,淡然问到:“你怎么搞的?”

  “出去玩儿不小心摔的。”宁远抓紧把衣服套上。

  对方的谎话都编得这么敷衍了,白瑜洲不再追问,取了名签后关上柜子转身出去,“摔成那样,体育课别上了,我帮你请假。”

  宁远一愣。

  “没事儿,体育课我能参加。”他说。

  白瑜洲停下,回身:“东都一中的体育课不是自由活动课,跑步、体操、队形训练是常规项,训练结束后,还会随机安排100米接力赛,引体向上,仰卧起坐、跳马、立定跳远等等等等。总之,要折腾满40分钟。你确定你可以?”

  宁远认真考虑了一下。

  真是这样,那估计自己要废。课堂上起身回答个问题牵到腹部和腰侧肌肉都会疼得一抽,引体向上、立定跳远什么的,简直是作死。

  白瑜洲没再给宁远犹豫的时间,直接丢下一句,“就这么定了,听我的。”

  开门撞见一脸紧张的童辛,白瑜洲命令:“宁远请假,你跟我去上课。”

  “啊、啊?”完全不知道里边发生了什么的童辛看看白瑜洲又看看宁远。

  “快点儿,马上上课了。”白瑜洲话刚说完,“铃——”上课铃响了。

  “日。”白瑜洲无声地做了个口型,拔腿往集合方向跑。

  跑着跑着,听见身后脚步杂乱,回头一看,果然跟上来的不止童辛一个人。

  白·大长腿·瑜洲刹车看宁远,“你干什么?”

  宁·小短腿·远没停,直接从他身边超过去,“上课啊。真顶不住我再跟老师说。”

  白瑜洲看着宁远背影,微蹙的眉头放松,勾起嘴角一笑,重新迈开大长腿,轻松将两只小柯基甩在后边。

  正在整队的体育委员看见远远跑过来的三人,头疼。

  只有那两只短腿柯基当然好说,按规矩,下课后在全班同学面前做20个蛙跳。

  万万没想到,万年不出差池的班长竟然跟他们在一起!

  罚?不罚?这是个问题。

  三个人晚到不足一分钟,体育老师当然不会说什么,叫三人归队,然后按部就班地上课。

  先是跑步两公里,然后队形训练。

  诚实讲,跑了两公里后,宁远觉得自己的肚子拧着劲儿的疼,小腿上几道划伤也在隐隐作痛。不过等到队形训练时,疼痛感基本缓和下来了。

  但万万没想到接下来的就是男女分组,各自训练不同的体能项目。男生组的任务包括,每人10个引体向上,10个俯卧撑,20个仰卧起坐。

  宁远:这是要把我腹肌撕裂的节奏。

  要是平常情况下,这点儿运动量对宁远而言简直小case。他身小体轻做起运动来没什么负担,而且宁远一直有在锻炼身体。

  现在,实在是皮肉伤太重。

  宁远不打算作死,跑去跟体育老师请假。白瑜洲看见了,默默跟过去,帮着说明情况。

  片刻后,两人一起回来。白瑜洲又帮宁远解释:“宁远身体不太舒服,接下来的训练,他先不参加了。”

  谁还没个灾病什么的,何况宁远那豆芽菜似的小身板看着就弱不禁风。向来以身作则、从不徇私枉法的班长大人都发话了,班里自然没人说什么。

  得以逃过一劫的宁远也不想太惹人注目,跑去队尾陪童辛等着,顺便闲聊。

  “咱们班长人还蛮不错的?”宁远问。

  “是吗?”童辛反问。

  “不是吗?”宁远再问。

  童辛摇头,“我不清楚。班长他……怎么说呢?就……不真实。对,不真实。”

  宁远:“嗯?”

  童辛看着宁远:“因为他没有缺点。”

  宁远挑长尾音,翘着嘴角“哦?”了一声。

  没有缺点,那不就是最大的缺点?

  “小远。”童辛叫一直盯着白瑜洲背影的宁远。

  “嗯?”宁远侧头。

  童辛张张嘴,“啊,没事儿。”

  宁远看看他,“说。”

  童辛紧张地推了推眼镜,凑过去压低声音问他:“你是冲着班长来的吗?”

  “嗯?”宁远奇怪,“怎么说?”

  “因为……你看班长的眼神简直就像……就像……”

  “像什么?”

  “像发现猎物的野兽。”

  宁远侧头看童辛。

  他伸手,捏着童辛眼镜的鼻梁部分,猝不及防地把人眼镜摘了,意外地发现童辛的眼睛其实很好看。虽然是单眼皮,但是眼睛很大,卧蚕很明显,睫毛又长又翘。只是因为那副样式老土的黑框眼镜和厚厚的镜片,以及莫名蠢的锅盖头而减分不少。

  “啊啊啊。”没了眼镜趋近于瞎的童辛突然慌张,冲着宁远胡乱摸着想把眼镜要回来,“小远,小远快还给我,看不见了。”

  宁远一手撑住他,笑道:“视力虽然不好,眼光倒是很毒。”

  童辛看不清宁远的表情,只是听他的话,莫名很慌:“我、我没有……”

  宁远把眼镜还给他,笑道:“你怕什么。我喜欢聪明的,不喜欢傻的。”

  童辛抿着嘴,低头不说话,摸索着手中的眼镜,准备戴回去。

  宁远突然伸手按住他,另一手撸起他快挡住眼睛的闷厚的刘海露出额头来。

  童辛浑身僵硬:“看、看什么?”

  宁远松手,耸耸肩,“没什么。”

  末了冲戴回眼镜的童辛一笑,“小美人坯子。”

  童辛:“……”

  “小远,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童辛小心翼翼道。

  “嗯,问。”宁远随意道。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童辛有偷偷上网查“紫安城宁家”,可是仅仅根据网上公开的信息,也只能知道,宁家是紫安城当地一个很显赫的家族。

  再显赫,也不过是紫安城那边的土皇帝,拿到帝都来,完全不够看的。到底是谁在背后撑腰,能给宁远挑战白瑜洲的勇气?

  “我?”宁远想了想,露出小白牙一笑,“来踢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