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小祖宗与大魔王 > 第13章 发烧(二)
  某种意义上而言,宁海峰夫妇,是为洛闻笙死的。

  紫安城身为东国最大的海港,每年货物吞吐量上亿吨,是整个东国的咽喉。而落户紫安城上百年的宁家,是东国咽喉的实际掌控人。

  四大家族便暗地里铆足了劲儿想拉拢宁家,让宁家成为自己的盟友。而宁家老爷子、也就是宁远的爷爷宁国栋,是只老狐狸,仗着只要在紫安城地界,哪怕是帝都的四大家族也不敢奈他何,玩得好一手合纵连横,不但没让四大家族占到便宜,反占了四大家族不少的便宜,把宁家越做越强,隐隐有与帝都四大家族分庭抗礼之势。

  可宁老爷子终究是老了,最后作古了,留下五个各不相谋的儿女。

  一块铁板的宁家,终是成了一盘散沙。

  宁家旗下几十家的公司,不可能平衡发展。宁家老爷子去世前给五个儿女分了财产。分给三子宁海峰夫妇、也就是宁远父母的,看似最少,实则最重。宁海峰夫妇也确实争气,很快就横扫市场份额,让其他四兄弟抱起团来也打不赢。

  所以他们各自接了帝都四大家族早就递来的橄榄枝,在四大家族的授意和支持下,开始了一场手足间不见血的厮杀。

  阶段性的战果,便是宁海峰夫妇出局。

  在叔伯姑姑们以“钱”为中心的争吵中,宁远并没听懂故事全貌,只是七拼八凑,加上自己脑补,大概猜测出这么个情况。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宁远知道自己爸妈一直在暗中帮洛闻笙做事。只是不知道具体做些什么。

  洛家老头子归西,洛闻笙父亲洛成弘上位,洛家势力动荡。宁远父母在这个节骨眼上意外身亡,再怎么样,宁远也明白,这事儿跟其他三大家族中的某一家或者某几家要打击报复洛家脱不了干系。

  他爸妈是因为洛家才被人盯上……

  不,不是的。

  宁远的父母告诉过宁远,他们根本不care帝都的洛家。他们只是想帮洛闻笙。

  如果不是洛闻笙,他们不会选择洛家。

  所以,他爸妈,是因为洛闻笙死的。

  如果当年父母没在登山时救下那个名叫“洛闻笙”的想要跳崖自尽的少年,是不是后来就不会为了那个少年卷入帝都四大家族势力斗争的旋涡?是不是他们现在还能陪伴在自己身边,守着他慢慢长大?

  宁远不知道。

  他只知道——

  “闻笙。”宁远打断洛闻笙要说下去的话。

  洛闻笙抬眼看他。

  宁远靠着床头坐在洛闻笙枕头边,不看他,垂眸盯着自己手心,低声道:“我爸妈从来没后悔过跟了帝都的洛三爷。”

  他偏头红着眼看向洛闻笙,哽咽道:“我也是。”

  “虽然我现在什么都没有,赖在你这里吃白饭,可只要你一句话,刀山火海,我不会说一个‘不’字。”

  少年的姿态随意,可无论是那毫不闪躲的眼神,还是字字坚定的咬字,都能叫人把他的以命立誓听得分明。

  “所以,别再跟我说这种叫我难过的话了。”

  “只靠‘恨’活下去很辛苦的。我爸妈都不在了,你总要再给我一个能爱的人。”

  少年抖着有些发凉的指尖轻轻拨弄着洛闻笙汗湿的额前发,音色里的哽咽愈发明显,“答应我,闻笙,你要一直好好的,绝对不能有事。”

  “我已经再承受不住任何的失去了。”

  洛闻笙用发烫的掌心紧紧握住少年微凉的手,郑重道:“好。我答应你。”

  洛闻笙卧室里有一张简易的书桌,宁远把卧室灯关了,再把书桌上的台灯扭个照不到床的角度,调低亮度,坐下开始写作业。

  洛闻笙叫他回自己房间好好写,宁小远抬头瞪他,“把我支走你想干嘛?你给我闭眼睛睡觉!睡不着也闭眼睛躺着!”

  洛闻笙无奈地躺下,闭上眼睛。

  过了一会儿,嘴角忍不住地扬起来。

  窸窸窣窣的翻书声和沙沙的写字声像一首神奇的安眠曲,因为过度疲劳而神经衰弱,反而有些失眠症的洛闻笙,在不知不觉中安稳地睡了过去。

  宁远设了计时器,遵从张铭的嘱咐,每15分钟给洛闻笙换一次毛巾。

  角落里书桌上的亮光将整个卧室微微照亮。宁远轻手轻脚地将新的毛巾在洛闻笙头上放好,突然觉得躺在暗淡光线里的男人是他从未见过的脆弱。

  叫他在一瞬间,想快点长大,长大到能将洛闻笙护在自己的羽翼下。

  像那个冰冷的雨夜,洛闻笙从天而降,把伞撑在宁远头上,拉住不断下坠的宁远,撑住宁远摇摇欲坠的世界一样,稳稳地守护他。

  神明一样的。

  宁远撑着脸趴在枕头边儿仔仔细细地看他的神明。

  暗淡的光线加深了他的轮廓,又晕染上一层神秘。

  好看得该死。

  不知道是不是暗淡的光线太过暧昧,细细看着洛闻笙的宁远,突然生出一种想吻上去的冲动。

  不是嘴唇。

  额头或者侧脸都可以。

  因为最最纯粹的喜欢。

  可……以的吧?

  以前每天出门上学前,妈妈都会亲吻他的侧脸。

  应该是一样的吧?

  宁小远屏住呼吸,慢慢凑过去。

  糟糕,心突然跳得好快,好乱。

  宁远捂住心口退回去,努力调整一下气息,再次屏住呼吸凑过去。

  果然,还是会紧张。

  靠得越近,就越是紧张。

  心脏快要跳出来了。

  也对,如果米迦勒能够亲吻耶和华,他怎么会不紧张呢?

  如果萧白能够亲吻简默,他怎么会不紧张呢?

  亲吻自己的神明,怎么会不紧张呢?

  还是偷亲。

  宁远盯着洛闻笙,脑回路不受控制地各种发散。

  “看什么?怎么还不赶紧回去做作业。”洛闻笙闭着眼说完,这才慢慢睁开眼,目光精准地落在一脸惊吓的宁远脸上。

  宁远觉得自己在洛闻笙睁眼的那短短片刻,大脑一定进入了一种异常状态。

  要不然眼睛怎么会像高清高速摄像头一样,把他脸上的每个细节,连被光微微照亮的细小绒毛都看得一清二楚,然后把他睁眼的动作,翕动的双唇,在脑子里一遍遍地慢回放。

  “哦。”宁远迅速跳下床,同手同脚地回书桌边闷头写作业。

  洛闻笙:“……”

  他以为这小坏蛋想趁他病在他脸上画只乌龟,似乎……不是?

  “你刚才想干什么?”洛闻笙问。

  睡了一会儿,嗓子哑得更厉害了。

  “没什么。”宁远重又起身,把水杯给洛闻笙端过去。

  他把床头灯扭亮,努力镇定道:“你才睡了多大一会儿,怎么就醒了?”

  洛闻笙喝了口水,把水杯递回给宁远:“有人给我换毛巾,我是得睡得多死才能不醒?”

  宁远把水杯放床头柜上,转回身就被洛闻笙捏了鼻子。

  “说,你刚才想干嘛?”洛闻笙问。

  “看你长得好看,就忍不住多看两眼。”宁远按捺着尚未平息的心跳凑上前去,笑嘻嘻的。

  洛闻笙看看眼前笑得眼睛弯弯,可爱又有点儿坏的小孩儿,下意识地摸了把自己冒着胡茬的下巴。

  他承认自己皮相不错,算得上等。

  可那也得收拾之后才能看。

  现在?眼底发青,眼周浮肿,头发没梳、胡子没刮,双唇烧得发干,卧室里光线又暗,不看着像鬼就很好了,好看?

  “小骗子。”洛闻笙捏着宁远的小鼻头晃了晃。

  “真的!你看,”宁远伸手点着洛闻笙的五官,说一处,点一处,“眉毛好看、眼睛好看、鼻子好看、唇形好看、整张脸都很好看,丢进娱乐圈,叫那些流量小生全都没饭吃!”

  宁远已经越说越淡定,又恢复到了正常情况下跟洛闻笙没什么距离感的状态。

  他有点纳闷自己刚才是怎么了。

  想说什么、想做什么,就说、就做啊,不就是想亲他一下,夸他长得好看吗?这不是很正常的吗?为什么要藏着掖着?

  而在洛闻笙看来,死傲娇的宁小远会这么直白地点着五官夸他长得好看,无疑是在掩饰什么。

  至于到底是在掩饰什么,小孩儿不想说,他也不会刨根问底。

  倒是突然从宁远口中听到“流量小生”这个词儿,洛闻笙颇感新奇。他认识宁远这么多年,还从没从宁远嘴里听过半个跟娱乐圈靠边儿的词儿。

  “小远开始追星了?”洛闻笙笑着问。

  书上说,一定要特别关注青春期孩子的心理健康问题。其中特别点到了追星这一块儿。

  能否正确追星,可以说能在相当程度上看出这个孩子的心理是否健康。

  洛闻笙虽然对娱乐圈毫无兴趣,可架不住饭圈这群神奇的生物总有本事以各种方式闯入他的视野,所以对部分粉丝的疯狂行径,洛闻笙也是略知一二的。

  而十几岁的少男少女,正是这群疯狂粉丝的主力军。

  小远不会被带坏吧?

  没养过孩子的洛闻笙,表面淡定,内心突然慌得一批。

  宁远撇撇嘴,从裤兜里摸出手机,一边翻一边说,“内娱巨头‘盛世’旗下有个火了挺多年的摇滚乐队,叫‘Empire’,班里的女生疯了一样在追。男生也有不少。课间谈资嘛,就关注一下咯。喏,就这个乐队。”他把手机上Empire的资料给洛闻笙看。

  Empire。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洛闻笙表情有了一丝微妙的变化。不过宁远正在低头滑手机,并未注意到。

  洛闻笙没看手机,“Empire,我知道,还去看过他们的现场。像传说中的一样,只要看过一次live,一定会为之疯狂。”

  “咦?!”宁远意外极了。

  像洛闻笙这种小屁孩儿时期就跟在洛家家主身后混迹商场政坛的,竟然也会知道娱乐圈的事儿?还去看过现场?!

  宁远又低头看看手机里的摇滚小青年们,抬头看着洛闻笙一脸的不可思议道:“还真是‘宇红’啊,竟然连我们的洛三爷都赏脸去看现场?”

  洛闻笙轻轻拍宁远的头,“怎么感觉你在嘲笑我不知世事。”

  “不是不知世事,你去随便问一个人,都会觉得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曾经是。”洛闻笙笑笑。

  “嗯?”宁远竖起耳朵。

  “Empire的主唱林唯,曾经是我高中同学。同班同学。那时候关系还蛮好的。”

  宁远睁大眼睛。噺⒏⑴祌文全文最快んττρs:/м.χ八㈠zщ.còм/

  那就更不可能了吧?他听说林唯一夜爆红前,曾经是个街头卖唱的。

  洛家三太子,跟一个街头卖唱的,是同班同学?!

  太玄幻了吧?

  洛闻笙看宁远的反应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不由得失笑:“看来那家伙的身份还没暴露。”

  “那,严格来讲呢,我这种身份不过是‘世子’,他才是真正的‘太子’。”洛闻笙笑着揉揉宁远的头毛,“懂了吗?”

  宁远张大嘴巴。

  ……卧槽。

  坐在东国金字塔顶端的,除了掌控党、政、财、军实权的洛白沈陆四大家族外,还有一个古老而神秘的家族。关于这个家族,众说纷纭,有人说四大家族都要听命于它,也有人说,它不过是四大家族为了平衡势力,作为缓冲地带而推举上王位的傀儡家族。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个家族的姓氏为“林”。

  林唯,姓林。

  如果换个人跟宁远说,宁远一定会当对方扯淡。毕竟全天下姓林的人那么多。

  可这么劲爆的消息是从洛闻笙口中说出来的。

  “说‘林唯’这个名字你可能有些陌生,一时想不起来,但‘林轻鸿’的话,你记得的吧?”洛闻笙说。

  洛闻笙告诉过宁远,林家有两位公子,大公子林云龙和二公子林轻鸿。林大少自幼体弱,所以林家重点培养林二少,林轻鸿。

  宁远点头,“嗯,我记得,你跟我讲的事情,我都记得。”

  应过之后,宁远瞪大眼睛,“林唯,就是林轻鸿?!”

  洛闻笙看着宁远微笑点头,“对。他为了自己喜欢的事,放弃了林家太子的身份。”

  “是不是很酷?”洛闻笙问宁远。

  宁远也说不清为什么,可他就是觉得自己从洛闻笙微笑着的脸上看到了难过。

  “闻笙,你羡慕他?”宁远偏头问。

  洛闻笙笑了一下,偏头去看窗外漆黑的夜色。

  沉默片刻后,他轻轻“嗯”了声,说:“我拼了命去挣的东西,他却毫不留恋地抛之身后。不是很叫人火大?”

  洛闻笙笑得有些苦,那苦被宁远看进眼里,渗入心底,已是叫他苦得抓心挠肝。

  他的神祇褪下了无坚不摧的完美外衣,变身成一个也会敏感脆弱、有七情六欲的凡人。

  宁远不觉得幻灭。

  相反,这副模样的洛闻笙像一枝在风中摇曳的罂粟,散发着对宁远而言致命的味道。

  他被这样的洛闻笙魅惑,却还是见不得这样的洛闻笙。

  心会疼。

  行动先于思考,宁远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他已经爬上床用自己的小短胳膊紧紧揽住了要比自己肩膀宽阔许多的男人的肩。

  “你羡慕他什么?你觉得自己拼命挣的东西比他拼命挣的东西低贱了?人都是不在乎自己已经拥有的东西,去拼命挣自己很难得到的东西罢了,你羡慕他什么?”

  洛闻笙一脸愕然地看向宁远。

  “闻笙,是你告诉我的,人的追求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有的只是世人的偏见。”宁远一瞬不瞬地看着他,坚定的瞳发着光,“我不是很了解那个什么林唯,我不说他好也不说他坏。可是我知道你。你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人!你就是我想成为的模样!你知道我有多崇拜你吗?你却在这里妄自菲薄!你要我怎么办?”

  恍惚半晌,洛闻笙才似被从梦境拉回现实,看着一脸认真的小孩轻轻一笑,柔若春风,“对不起,小远。谢谢你,小远。”

  宁远盯着男人温柔的眉眼,心底一动,鬼使神差地低头在他眉心吻了一下。

  洛闻笙本对宁远的举动有些意外,可紧接着,就被小孩儿在脑门儿上“啪”地拍了一巴掌。听着响,但并不疼。

  “赶紧继续睡,我看你是真的烧傻了。”宁远放开洛闻笙,一脸嫌弃。

  虽然亲吻出乎意料,可小孩儿还是那个有些别扭傲娇的小孩儿,洛闻笙未做他想,笑着应了声“好”,重又躺下休息。

  宁远回到书桌边坐下,近乎静止的心脏开始疯狂地跳动起来,脉动顺着血管传导到耳膜,把整个脑子都震得直响。

  宁远装作埋头写作业的样子在本子上写写画画,满脑子却只有三个大字,为什么。

  自己好像有些不对劲,为什么?!

  双眸一凝,宁远赶紧把自己抽风写出来的“洛闻笙”三个字涂黑,再用修正带涂掉。

  毁尸灭迹得彻底。

  真是,自己在抽什么风???

  为什么会这么在意洛闻笙?

  等等,难道自己不是一直很在意洛闻笙?因为洛闻笙就是自己的“偶像”啊!

  ……偶像?

  哦,原来自己是在“追星”。

  那跟班里那些小女生们追星时的疯狂举动比起来,他抱抱洛闻笙、亲一下他的额头,有什么呢?他们本来就那么熟。

  又不是没亲过、没抱过。

  宁远释然,安心写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