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小祖宗与大魔王 > 第14章 我想跟你
  转眼到了周末。

  洛闻笙已经完全退烧,只是还有些咳嗽。

  宁远趴在洛闻笙的书桌边,伸手拨弄他散在额前的碎发,心里琢磨着,敢这么摸大狗似的摸洛三爷头毛的人,别说全帝都,全天下也就他一个了吧。

  真是忍不住有点小嘚瑟~

  “你病还没好,这周就别带我回紫安城了。反正房子在那儿也跑不了。”

  内心虽然心猿意马,宁远面上却十分老成持重。

  当然,老成持重只是他自己的感觉,就他那不足一米四的身高,和又软又萌的娃娃脸,没办法不被当小孩儿。

  洛闻笙工作累了,摘了金丝眼镜放在手边,任小孩儿摸小狗似的玩儿他的头发,跟小孩儿说会儿话聊做休息。

  “我这边完全没问题,主要是你那边。下周不是要月考?周末要不要在家好好休息备考?”

  宁远撇撇嘴,“月考而已,用得着小爷这么动真格?”

  “我听说白瑜洲是个很优秀的孩子。”洛闻笙哄小孩儿。

  宁远眼睛一眯,站直身体,指尖轻轻揪着洛闻笙的头发,扬起下颌,借着他站洛闻笙坐的身高优势,一脸冷酷,居高临下地看洛闻笙,满脸都写着:你再说一个看看?我就不优秀?

  小孩儿像只骄傲又傲娇的小猫,叫人忍不住想抱进怀里狠狠揉一顿。

  洛闻笙双眼一弯,笑得宠溺,“好,我们小远最优秀。”

  宁远被摸顺毛,一脸小嘚瑟地抬高下巴。

  然后装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那就这周回去吧。我已经把时间预留出来了。往后拖不知道能不能空出时间。”洛闻笙有些抱歉道。

  宁远知道,像洛闻笙这样的人,根本没有周末可言。所以他干脆道,好。

  回到紫安城,来到春兰别苑,站在自家别墅的大门前,宁远有种恍若隔世的错觉。

  他进了大门,这看看,那摸摸。

  一种说不清的陌生感让他看起来有些拘谨。

  洛闻笙说被丢掉的东西会尽量帮他找回来。他做到了。至少宁远现在一眼看去,并没发现少了什么。

  可这偌大的别墅还是意外地空荡、冷清,像一具没了生命了死尸。宁远走在里边,禁不住地浑身发抖。

  在回到这里之前,宁远本以为他即将看见的是自己印象中那个充满了温馨快乐的家,虽然父母已经不在了,可只要房子还是原本的模样,总该还有能找回许多以前的影子。

  可现在眼前所见的一切完全打破了他的预想。

  现实以一种无比冰冷的方式告诉他,爸爸妈妈走了,就连他的家一起带走了,他再没有可以回去的“家”了。

  小孩儿从一路上的欢欣雀跃,变成现在的消沉落寞,洛闻笙不可能看不出来。

  原本默默站在一旁温柔注视宁远的他走上前去,轻轻搭上小孩儿细瘦的肩膀,轻声问:“小远,还好么?”

  宁远低着头转过身来,抬手扯住洛闻笙的袖口,低声道:“闻笙,我们把它卖了吧。”

  它在的时候,自己没有能力守护它。如今它走了,自己死命抓着这副残骸不放,也没什么意思。

  何况,自己连守护这副残骸的能力都没有——

  这么大的房子放在这里空着,不定期派人过来打理,迟早要变成鬼屋。物业什么的费用也贵得一比。

  宁远没钱,他父母的钱都被那群豺狼虎豹般的兄弟姐妹夺走了。维持这栋别墅的所有开销,全得洛闻笙帮他担着。

  他再不是被爷爷宠着、被父母捧在掌心的宁家小祖宗了。

  他再不能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

  他得学会放手了。

  “我现在不可能回来住,将来回来住的可能性也没多大。留着它,无非是放在这里吃灰。”宁远低头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掌心,手指神经质地蜷缩着,似是在拼命挣扎着抓住什么。

  “还是卖了吧。当是我交给你的抚养费。”

  小孩儿放下手,抬起脸来冲洛闻笙一笑。

  洛闻笙心里一抽。

  他细细看着宁远那张小脸。小孩儿的眼眶有些泛红,总感觉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可他始终笑着,没哭。

  他摸摸小孩儿有些凉的脸,说:“好,我们卖了它。”

  主意虽然是宁远自己提的,可从洛闻笙口中听到时,莫名有种被判死刑的沉重感。宁远下意识地全身一震,瞳孔也跟着震颤起来。酸热感被驱涌上眼眶,想哭。

  洛闻笙看着死死咬住下唇的小孩儿,温柔地轻声问他:“有什么要带走的吗?”

  那必须有。

  宁远跑上跑下地收拾他要带走的东西——所有爸妈的相片,和一些当时也没多珍视,现在觉得无比重要的礼物。

  洛闻笙看见宁远从楼上卧房抱下来一架无人机。样式挺老旧的了,块头很大。他看了几眼,确认,是宁小远10岁的时候,他送的生日礼物。

  “这个就别带了,我给你买新的。”洛闻笙上前说。

  宁小远抱紧包装盒,鼓着包子脸瞪洛闻笙,“我能活回10岁?”

  洛闻笙愣了愣,失笑,没再阻止宁远。

  宁远以为自己做好了跟过去一刀切的思想准备,可是越收拾想带的东西越多。眼看洛闻笙那辆骚得极其低调的黑色轿车就要装不下了。加上跟来的保镖们那辆车也不够。

  洛闻笙看着站在堆砌成小山的物品前发愁的小孩儿,笑了笑,上前摸摸他的后脑勺,软声哄到:“果然,还是把这房子留下吧?就算我不能时常有空,只要你想,可以叫贝叔陪你回来看看的。嗯?”

  一个小孩子住了十几年的地方,一个护着他长大的地方,小孩子那么柔软的心,怎么能说割断,就割断的呢?

  宁远抱着一张一家三口的全家福,耷拉着脑袋站了一会儿,开始从小山里捡东西。

  照片全带走,有相框的相框全拆了扔掉。礼物再缩窄标准,重新筛选。最后,宁远指着新选出来的那一小堆告诉洛闻笙,“我就带这些,别的不要了。”

  “决定了?”洛闻笙问。

  “嗯。”宁远点头。

  洛闻笙叹气,有些不知所措地摸宁远的头毛,“我不知道,要你现在做出这种选择,对你而言,是好,还是不好。”

  宁远盯着洛闻笙的眼睛告诉他:“闻笙,我不是小孩子了。”

  洛闻笙再叹气,“是啊,你已经15岁了。”

  确实不是小孩子了。

  可也还不是大人哪。

  不过他没再多说什么。

  宁远有自己的决定,洛闻笙也有自己的打算。

  有些事,没必要让宁小远知道。

  也许是因为自己太早进入了成年人肮脏的世界,洛闻笙下意识地想保护宁远,让他即便小小年纪遭遇了这些,也还能像一个普通的孩子一样慢慢长大、慢慢去了解成年人社会的残酷。

  吩咐保镖将宁远挑出来的东西小心搬运上车,洛闻笙带着宁远重新坐进后座。

  黑色轿车穿透暗夜,再一次从紫安城驶向东都市。

  宁远看着车外飞速倒退的景色,有些恍惚。

  他默默地再一次跟自己长大的城市告别,不过这一次已经没了那么浓重的悲怆。

  因为他确信,他要去的,是一个可以重新给他温暖的地方。

  “对不起,小远,宁哥和温姐名下的公司,暂时还不能拿回来。”洛闻笙告诉宁远。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是没办法拿回来,还是故意在外边放着?”宁远问。

  “后者。”洛闻笙摸摸宁远,肯定道。

  “那行。”宁远没意见,“随你安排。”

  他父母的死,牵扯到帝都四大家族的势力斗争,且对手不明。如今洛家势力不稳,不能有大动作。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要忍。

  “将来一定完好无损地给你拿回来。”洛闻笙保证。

  “不用。你怎么用都行,搞解体了、破产了,还是怎么样,我都无所谓。能让吞了它的人死得够难看就行。”宁远冷着脸说。

  “好。”洛闻笙答应他。

  宁远突然莫名心累,身子一歪,倒在洛闻笙身上,抓过他的胳膊,抱枕一样放胸前抱着。

  车厢里很安静。

  洛闻笙以为宁小远睡着了,却突破听小孩儿半哑着嗓子跟他说:“闻笙,你教我做事吧。”

  “嗯?”洛闻笙怀疑自己没听清。

  “那天不是说了?我爸妈没后悔过跟了帝都的洛三爷。”靠着洛闻笙说完,宁远坐起来,看着洛闻笙的眼睛,说,“他们的儿子,我,宁远,还想跟你。你要不要?”

  诚实讲,那天宁远跟洛闻笙说,“只要你一句话,刀山火海,我不会说一个‘不’字”,洛闻笙虽然很感动,可他以为那是心思柔软的小孩儿看他病了,说来哄他开心的。

  虽然那时的小孩儿也是一脸认真,可是洛闻笙不会当真,也不敢当真。

  小远的父母因为帮自己做事而被人盯上,死无全尸,他怎么能再让他夫妇二人的独生子承受这种风险?

  可现在小孩儿满脸认真、满眼坚定地跟他说第二次,还如此直白地要他表态,问他,“你要不要?”

  那一瞬间,心脏像被狠狠地一箭命中。

  疼得人浑身发麻。

  疼得人上瘾。

  “要。”他应。

  得到想要的答案,小孩儿满意地靠回洛闻笙身上,“那我现在能学着做什么?”

  “好好学习。”洛闻笙说。

  “嗯?!”宁远弹起来,瞪他。

  洛闻笙抚着小孩儿肩膀轻轻安抚:“期末压住白瑜洲,等放了寒假,我带你出去应酬。”

  “小事一桩~!”宁远高兴地重新栽回洛闻笙身上,幻想寒假的时候他换上小西装,跟洛闻笙出入各种全是大佬的场合,抱着他的胳膊,下意识地撒娇般软声道,“那到时候,我的身份是什么呢?洛三爷的小助理?小保镖?还是……啊!小保镖吧!怎么着我也是黑带二段呢~虽然长得小,没劲儿,打不过块头大的……收拾一般人还是不成问题的!这外表多有迷惑性!哈哈哈哈哈!”

  洛闻笙等小孩儿自嗨完了,才揉揉他的脑瓜顶,温柔又宠溺道:“不,你不是跟在‘洛三爷’身边的小谁。你是紫安城宁家少爷,宁远。我洛闻笙的合作伙伴。”

  宁远突然没声了。

  半晌,他软软地叫洛闻笙,“闻笙,你知道我爸是怎么跟我说你的吗?”

  “嗯?怎么说?”洛闻笙很感兴趣,甚至有些紧张。

  “我爸说,这世间人与人的关系无非是相互利用。爱情、亲情、友情,都不例外。只不过在爱情亲情友情这些关系中,人们相互利用换取的不仅仅是物质,更多的是一些精神层面的东西,然后被一代又一代的文人哲人美化了而已。”

  “在这些相互利用的关系中,被有些人利用了一分,会恨不得十分讨回;可被有些人利用了一分,会恨不得把自己的十分全献给他。”

  “我爸说,你是一个很可怕的人。”

  “因为你是后一种。”

  洛闻笙:“……”

  “那时候我不是很懂。”

  “我一直觉得你是个烂好人,愿意哄我玩儿的烂好人。怎么会是一个很可怕的人呢?”

  “可是现在我不得不承认,你真的是个很可怕的人。”

  洛闻笙:“……”

  “闻笙,虽然我现在连一分都没有,可是我想给你一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