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小祖宗与大魔王 > 第18章 我答应你
  小孩儿一脸认真,洛闻笙不打算敷衍他,也很认真地回答:

  “沈家这一辈没有男丁,只有两个女儿。二女儿沈怜君自幼双腿瘫痪,继承家族的重任全落在沈亦君的肩上。她做得很好,行事作风干净利落,人符其名,亦君,是个很优秀的女子。我很欣赏她。”

  “你要是问我喜不喜欢她,我的回答当然是,喜欢。”

  “不过你要问我是不是男女之情的那种喜欢,那我的回答是,不是。至少现在不是。”

  “不过为了洛家,也为了我自己,可能今后会更多地去接触她,努力培养一段感情。当然,也得沈亦君愿意。”

  宁远死死盯了洛闻笙半晌,低头开始脱身上的礼服,闷闷应了一声,“哦。”

  洛闻笙笑了一下,蹲下来,握住宁远双臂,从下往上专注地看着他的眼睛,不许他闪躲,温柔地问道:“怎么?怕我结婚了就不管你了?”

  脱到一半的小西装半挂在臂弯上,宁远把脸撇到一边没吭声。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小远。”洛闻笙愈发温柔,“我答应你,在你十八岁成年之前,我绝不结婚。嗯?”

  宁远还是不吭声。他甚至突然生出一种冲动,想让洛闻笙答应他,一辈子都别结婚。

  可他凭什么这样要求洛闻笙呢?等他长大了,他也要结婚生孩子的不是么?

  宁远不知道思考的死结在哪里,只觉得烦躁、不安。

  “我说话算话的。从小到大,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嗯?”洛闻笙耐心地哄小孩儿。

  宁远觉得自己简直神经病、无理取闹,他知道问题在于自己,却还是下意识地冲洛闻笙发脾气。

  他甩开洛闻笙的手,没好气道:“你就是明天就结婚,关我什么事。行,我给你们弹《梦中的婚礼》,祝你早日追到沈家大小姐,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说完,宁远就丢下一脸愕然的洛闻笙和同样一脸愕然的家佣们,自己噔噔噔跑上二楼卧室,把门“嘭”地甩上了。

  客厅里冻结了几秒,贝叔急忙凑过来圆场,“三爷,宁少他可能就是突然没了父母,太容易感到不安,您……”

  洛闻笙摆摆手,叹气,“我知道。陈妈,小远最近不是特别爱吃那个脆皮酸奶?麻烦你给做一份儿,我一会儿上去哄哄他。”

  “哎,好勒。”陈妈应声,麻溜地去厨房忙活。

  秦文宇在一旁默默挠挠鼻尖儿,没吭声。

  他才不会说,他昨晚上刚在他妹妹书架的小说里看见类似情节。

  这么踩线的事儿,他看准了还则罢了,现在说,轻则丢了饭碗,重则怕是要被沉尸大海哦。

  还是先默默看戏。

  宁远回了卧室,把本还宝贝似珍贵的礼服垃圾似的扒下来随意丢在床上,换上家居服,坐床边开始生闷气。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就是心里堵得慌,自父母亡故后的所有负面情绪又一下子全被勾起来,忍不住就开始吧嗒吧嗒掉眼泪。

  宁远恶狠狠地骂自己没出息,哭什么,可是越骂自己越是哭得停不下来。

  “小远,陈妈做了你最爱吃的脆皮酸奶,我进来咯?”

  猛然听见洛闻笙敲门,宁远这才想起自己忘了锁门,急忙跳下床去挂锁,结果慢了一步,洛闻笙已经不经允许,擅自推门进来了。

  洛闻笙知道如果他老实敲门,宁远这小家伙一定不会给他开,所以见门没锁,打个招呼就进了。却不想,一推门就撞见满脸泪痕的小花猫。

  两个人具是一愣。

  宁远率先反应过来,用力推洛闻笙,“我不吃,你出去!”

  “哎,小远……小远!”洛闻笙发威。

  宁远下意识地一瞬间老实。

  洛闻笙化去一身的帝王色霸气,拉着变乖的小孩儿到小沙发边坐下,把脆皮酸奶递给他,“那,心情不好的时候,吃些甜食,会缓解很多。你先吃一点,等情绪稳定下来了,咱们好好谈谈?”

  宁远知道自己作得很没有道理,只是脾气上来他控制不住自己。洛闻笙都这么屈尊纡贵地来哄自己了,他再作下去,那真是无可救药。遂把吃的接了,闷头吃了一大口。

  眼看一盘见了底,洛闻笙轻笑道:“好些了么?”

  “嗯。”宁远耷拉着脑袋,还是不肯看洛闻笙。“抱歉啊,莫名其妙冲你发脾气。”

  “该说抱歉的是我,让你感到不安。”洛闻笙反向诚恳地道歉。

  宁远突然再次心里堵得慌。

  原来真的有人会好到让人生气。因为他会让你感觉到自己是多么的不成熟、多么的无理取闹。

  宁远默默深呼吸,仰起脸来,冲洛闻笙灿烂一笑,“哎,我都不知道我刚才发什么神经。我跟你讲哦,你要是跟那个沈亦君合得来,就抓紧结婚,可别等我十八什么的。我可不想变成你的拖油瓶、耽误你终身大事的罪人。”

  洛闻笙看着强颜欢笑的小孩儿认真道:“小远,在我心里,联姻远不及你重要。我向你保证,在你十八岁之前,我绝不结婚。”

  宁远不想继续跟洛闻笙纠缠这个问题。他怕听洛闻笙说得太多,自己真的信了,最后洛闻笙却没能做到。

  爱情是个很可怕的东西。有个很出名的年迈女星曾经在采访里说,她坚持单身主义39年,已经做好了要把毕生奉献给演艺事业的觉悟,却在认识她老公一个月后闪电结婚,急流勇退,彻底退圈。直到她接受采访的76岁时,她仍然觉得那是她此生最最正确的决定,未曾有一刻后悔。

  洛闻笙现在信誓旦旦地说宁远不到18岁他就不结婚,可谁知道当他坠入爱河后会怎么样呢?

  宁远不想去想,稍微想一下下,心脏就没来由地疼。

  “既然你想跟沈家联姻,干嘛不自己去弹《梦中的婚礼》?干嘛拿我当枪使?那,别跟我说,你会害羞啊。”宁远挤兑洛闻笙。

  洛闻笙失笑,似是不知怎么跟宁远解释。

  若是按照父亲洛成弘的意思,确实是希望洛闻笙当众秀一秀的。可是……唉,这当中牵扯到的家里家外的勾心斗角,不提也罢。只把最重要、也是最直接的两点告诉宁远就好了。

  “第一,我想介绍你给所有人认识。”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第二,我不想中选。”

  虽然这第二点听起来实在自负又自大,但放在洛闻笙身上,确实是事实。

  宁远当年就是因为见了洛闻笙弹钢琴时优雅迷人的模样,才头脑发热地上了苦逼学琴的贼船。

  他一个小屁孩尚且如此,更别说那些正值芳华的千金小姐。

  到时别扯这个那个,一切艰难险阻在被爱情冲昏头脑的人面前,都是纸老虎!

  宁远没再追问洛闻笙为什么不想中选。他听洛闻笙说过,这一生有太多身不由己,至少爱情的选择权,想握在自己手里,不让它变成利益的牺牲品。在完全有能力捍卫自己的爱情之前,他不太想去碰这个东西。

  换言之,洛闻笙说他不想中选,基本等于,他目前真的对沈亦君没兴趣。

  宁远突然开心许多。

  “这都18号晚上了,不行,我得突击练琴去,到时候给你长脸!”宁远干劲儿满满地起身。

  洛闻笙跟着起身,“嗯,我陪你一起去琴房。好久没听小远弹琴了哪。”

  “哦,等等,我叫贝叔把礼服理好。”宁远一把抱起被他胡乱扔在床上的礼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