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小祖宗与大魔王 > 第20章 叫你来联姻
  洛闻筝微微颔首,算是应过,目光落向自家三弟牵着的小朋友。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这位,就是宁三哥家的小少爷?”

  “洛二叔好!我叫宁远!”宁远偏头一笑,脆生生地打了个招呼。

  小孩子一笑太可爱,洛闻筝嘴角微陷,从裤兜里抽出空着的手来,伸向宁远,“你好,初次见面,洛闻筝。”

  宁远急忙伸出双手,用力握了两下。

  洛闻筝再次冲宁远微微笑笑,上前一步,凑近洛闻笙,附在他耳畔低声道:“叫你来联姻,你却带个孩子来。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洛闻笙以笑回应,并未答话。

  洛闻筝站正,转身从桌上端了杯酒递给洛闻笙,“自家人就别浪费时间了,见你该见的人去吧。”

  借着洛闻笙接过酒杯,洛闻筝低声交代,“陈广铭也来了,你找机会跟他单独聊聊。”

  “是,二哥。”洛闻笙恭谨应过,与围在洛闻筝身边的宾客简单寒暄后,带着宁远离开。

  “陈广铭是谁?”宁远小声问。

  “一颗棋子,你没必要在意。记住我现在要带你去见的人就好。”洛闻笙一边与擦肩而过的人打招呼,一边抽空低声告诉宁远。

  宁远知道现在不方便说话,遂按下满肚子疑问。

  但走了两步,还是没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洛闻筝。

  自古天家无父子,宁老爷子过世后,宁家五子也是斗得你死我活,可偶尔心血来潮搞个家庭聚餐时,还是能看出兄弟姐妹间那种从小一起长大的亲密。

  相比之下,洛家这两兄弟的相处方式太奇怪了。

  生分。

  过于生分。

  不知是洛家环境如此,还是因为……

  “沈二叔、沈三叔,好久不见。”洛闻笙带着宁远在沈家人面前站定。

  宴会尚未正式开始,沈家家主和两位千金都未露面,是沈家兄弟姐妹们在接待前来道贺的宾客。

  “哦!闻笙!什么时候过来的?你看我这忙的,都没注意到,有失远迎啊。”沈老二乐呵呵地热情道。

  宁远:……

  胡说,刚进门时他就撞上了这人的目光,分明一直盯着门口,还要装作没看见。

  还说什么有失远迎,虚伪。根本就是在给下马威。

  “沈二叔客气了。我也是刚到,先过来拜见叔叔姑姑们。”分明最先去见了自家二哥的洛闻笙急忙躬身双手握住沈老二伸过来的手,同样内心虚伪、表面真诚地笑道:“怎么不见四叔五叔和姑姑?”

  “你沈姑姑在楼上陪亦君准备哪。四叔五叔就在那边。”沈老三给洛闻笙指指,目光落在宁远身上,“这位是……”

  “我正要给二位介绍。”洛闻笙轻轻推了宁远后背一把,让他站到自己身前,“沈二叔、沈三叔,这位是紫安城宁三哥家的独子,宁远。”

  二人闻言,脸色具是一变。让刚刚准备开口的宁远一下没了声音。

  “这就是海峰家的孩子啊。”沈二叔叹息。

  沈三叔则上前一步,搭着宁远肩膀左看看右看看,和蔼地笑了一下,“很多年前我跟大哥去过紫安城,那时候你还是个小奶娃娃。”

  他似是还想说些什么,终是没再开口,只是拍了拍宁远瘦小的肩膀,转而看向洛闻笙,“这孩子怎么会跟你在一起?”

  “宁远要接三哥的班,我当然得带着。”洛闻笙笑。

  沈家人看宁远的目光再次一变。末了又带着几分疑惑地看向洛闻笙。

  洛闻笙气定神闲地笑。

  宁远深吸一口气,伸出手,“沈二叔、沈三叔,我是闻笙新的合作伙伴,宁远。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一个身高够不着自己胸口的小孩儿,硬要装作大人的模样跟自己来个商场精英似的握手,这场面有些搞笑。

  可洛闻笙眼中的纵容和小孩儿脸上无比认真的神情,让沈家人笑不出来。甚至下意识地伸手握了上去。

  “我很期待。”沈二叔说。

  “我也很期待。”沈三叔笑眯眯,“小远,你现在多大了?”

  趁着沈三叔跟宁远聊家常,沈二叔靠近洛闻笙,低声道:“后生可畏。”

  洛闻笙撩起眼皮,“二叔是说小远?”

  “说你。”沈二叔半嗔道。

  “我?”天外来锅,洛闻笙备感意外。

  “海峰两口子死无全尸,这孩子却还要死心塌地地跟着你。洛三爷擅拢人心,名不虚传。”沈二叔道。天才一秒记住噺バ壹中文m.x/8/1/z/w.c/o/m/

  洛闻笙一笑,并不反驳,“二叔过誉。”

  “大哥让我问你一句,你今天过来,是家里的意思,还是你自己的意思?”沈二叔问。

  洛闻笙反问:“有区别?”

  沈二叔戳洛闻笙肩膀,“问你对我们亦君有没有意思!”

  洛闻笙失笑,“全看亦君。”

  沈二叔瞪洛闻笙一眼,叹气,“这圈子里全特么是些没心的。”

  洛闻笙安慰他,“有脑子就够了。有心容易受伤。”

  沈二叔继续叹气,“亦君已经背负太多,别说大哥,我们这些叔叔姑姑,也都希望能有个人,能帮她分担些,照顾好她。”

  洛闻笙几不可查地蹙了一下眉,“沈二叔跟我说这些,不知有何深意?”

  该不会,沈家已经内定了他?

  “看着宁远这孩子,我突然觉得,就算是为了利益而结合的‘表面夫妻’,凭你的手段,也定能让对方有种被爱的错觉。”沈二叔看着宁远叹息道,“若是能一直被假象蒙蔽,也不失为幸福的一种。”

  洛闻笙眉头狠狠一皱,骤然冷下来,“二叔,小远不是被我下了蛊的傀儡。”

  沈二叔一惊,偏头看向隐隐愠怒的洛闻笙。